第五章 Cast on 117

风俗街,烟花巷——这座城市的歌谣依然在躁个不停。

武士颌首居高临下,横眉冷眼地看着那姑娘——看着苏绫。

他放眼望去,所见之人一身黑旗袍,肌肉匀称体态健康,两手叫布带捆着扎实,身高一百七十公分左右。

普通。

太普通了。

3:11 S

可正是这种地球人的普通之处,叫武士内心浮荡起滔天的怒意!

“泥巴种!你在看什么?你刚才说的什么?!——”

怒吼激荡出浩然声波,音浪卷走大道上红枫落叶,将苏绫头发吹得横了起来。

武士勃然大怒的原因正是因为苏绫的普通,他是高贵的天宫人,是无界之师佣兵中嗜杀成性的王牌军。

因为他日遗民的血统,无界之师佣兵团的团长,给这好战的武夫推荐了九十九里滨地下城,让他回到地球修身养性散散心,这般缘由之下,这个天宫武士才回到地球这种“文明遗址”来观光。

苏绫从那人身上嗅到了危险。

武士浑身透出凌冽杀机——那种感觉就像是从人类社会回到了原始丛林,叫猴子多盯上一眼都会选择开枪射杀之。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甜味——是九十九里滨海鲜配料酱油过度发酵的味道。

五哥瘫坐在地上,半天没能爬起来。

苏绫一记摔投虽然救了维哈先生的命,也将他摔了个七荤八素,脑袋好不容易清醒过来时,才发觉他们已惹上天大麻烦!

五哥想,那个武士从天上来,他有VENOM,而刚才苏绫这死丫头居然念出了VENOM的真名!——这是忌讳中的忌讳!

每一类VENOM纳米核心都拥有不同的元素模块,代表了其人能力风格,就像是神话中所罗门王七十二魔神柱的真名一样,是弱点和软肋,不能随随便便告知别人。又好比中国古神话中金角银角的紫金葫芦,一旦知晓了名字,在这天下大乱的世界里,就像是暴露在狼窝里的婴儿不堪一击。

五哥挣扎着爬了起来,满脸油污,脑袋上还挂着面条,顾不上那身光鲜的衣装,他心乱如麻,也不知道为什么,十余年前在雨夜中看见这个小姑娘时,他内心浮现起的关爱之意,他一针一线缝出来的帆布帐篷提醒着他,在这个残酷的世界,依有人类气味的花,值得他去保护。

“快!快道歉!死丫头!快给我道歉啊!跪下来都行!你膝盖是铁做的吗?”

五哥上去拿苏绫的肩,却叫苏绫轻轻踏两步,扶稳了身子。他惊愕地看着这个小丫头——不,已经不能用小丫头来形容苏绫了。

如今这个女人神情淡然,从那对漆黑的眼眸似乎能吸收光线。

“喂,老板。”苏绫两眼直直地盯住武士,她的内心有个极为大胆的想法,可让旁人听来,实为疯狂。

她对一边的维哈先生说:“你的城市会下雨吗?”

“你在说些什么糊涂话啊!”五哥慌了神,看武士脸色全黑,眉头紧锁,两眼能喷出火来。

花街柳巷中,人群四散而逃,不过一分钟街头就只剩下他们三人,同时也赶来了十数名配枪的军人,他们是五哥的私人武装,枪口齐刷刷地瞄向那藤甲武士,军人们脸色凝重,议论纷纷。

“老板!这人干了什么?”

“BOSS,他是谁?”

“你受伤了?是这家伙干的?”

嘈杂骚乱下,私人武装中有个领头人站出来说话。

“放下武器!入侵者!让我们的大首领安全撤离!之后一切都好商量!”

武士对这群持枪军人不理不睬,两眼锁死了苏绫。

“中国婆娘!你刚才说了甚么!?”他目眦欲裂,大声吼道,“你再看一眼?你再看一眼?”

苏绫两眼直愣愣地盯着那家伙,奇怪的是,武士面部肌肉抽搐不止,眼白里的血丝快要渗进瞳孔,而年龄上来看,这不是一个成年人应有的暴躁情绪,有种莫名的熊孩子气,苏绫再看眉心中央的条形码,条形码下那一串数字——

2064417

天宫武士,是个克隆人,很可能才八岁大!

苏绫有此判断,天宫人身上的条形码是量产货的标志,他们继承着上一代前辈的VENOM,用着前辈的基因,以对应VENOM所匹配的ASKDNA密匙来解锁VENOM。而这武士如此癫狂的原因,正是因为他催熟后的身体,不能适应那八岁的心理年龄!

见武士神情激动,军人们手中的突击步枪齐齐上膛,打开保险。

“我说。”

苏绫轻轻推开了五哥,语气四平八稳。

“你的ID,BlackGold,黑金。”

她复述了一遍,好像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那眼神中有咄咄逼人之意,仿佛只为了心中诉求之物而来。

“VENOM很漂亮,我也想要一个。”

五老板惊呆了。苏绫居然是认真的,她真的想要一个VENOM,想要登上光环搏击赛的擂台。

原本五哥还以为苏绫只是小偷的日子过不下去了。想找个借口来投奔他维哈老板——可能小姑娘碍于脸面又不好开口,最后索性找了个压根就不可能的理由来给自己添麻烦——但现在……但现在…

从那丫头片子胆大包天的模样。

镇定的表情,自信的眼神。

她哪里有开玩笑的意思!!?

“你在说什么狗屁话?”武士的心彻底沉了下去,咬牙切齿喝骂着。

地球人与天宫人最大的区别在于ID和VENOM,如要问他现在怎么想的?那感觉好比看见了一只猴子,往人脸上吐了两口痰,还想学人穿衣服。

嘶嘶——嘶嘶——

武士拔出了腰间佩刀,伴着出鞘清音,刀背黑中透着暗红色,材质似铁非铁,刃口如VENOM的ID一样,在漆黑的刃口,只露出了一线灿金。

在一群荷枪实弹的私军面前拔刀,一百年前依然是不可思议的滑稽事,但是时代不一样了。

“老板!小心!”有军人看出了蹊跷!

武士紧握佩刀,刃口直指苏绫,另一手端着那草莓布丁。

那一刻,苏绫感觉这条烟花巷的空气都热上不少,扑面而来是炽烈的杀气。

“喂,移开你的视线。”武士下着最后通牒,在天宫人的世界里,地球人连“看”的权利都没有。

“为什么会回地球?是因为想家……”苏绫话音未落。

砰!

枪声尖锐刺耳!

"了…吗。”苏绫眼神变得惊诧,疑惑,匪夷所思,逐渐兴奋、释然,仿佛看见了不可思议的一幕,震惊于VENOM的神力,这才把话说完。

私军中有个小年轻过于紧张!情绪激动之下已经扣了扳机!

苏绫离得最近,看得清清楚楚!

点三三半披甲软尖弹先是打上武士的脸,铅弹头一瞬间炸开了花,火星四溅,裂成无数片四散而飞。

弹片扯开邻家饭店的纸窗,将金鱼旗撕得粉碎——射进红木大门柱里。

而武士的脸已经大不一样,着弹点成了一片黑色,就像是有一层绵密又不可见的黑色装甲在保护着武士。

子弹都无法破开天宫人的皮肤,这就是VENOM的能力!

五哥不可思议地打量着这不速之客,士兵们叫这一幕惊呆了,他们的世界里根本就没有这种东西。

“那是什么东西?是什么?”

“妖怪!他是妖怪吗?”

正如武士认知中的,猴子不会明白人类有多强。

“那是C60吗?”苏绫眼神愈发炙热,她明白武士为什么会有这种神力!

武士脸上的黑渍逐渐消退,就像是墨水一样,仿佛保护完了某块区域,它便重新藏匿起来。

“你说什么?!”武士握刀步步紧逼,眼看走到了苏绫面前,刀尖所及,快要触碰到苏绫的鼻头。

“我说。”苏绫半步不让:“C60,碳60,金刚石同素异形体,形似足球,又叫足球烯。”

大刀高高举起!腥风扑面而来!

一时枪声大作!打在那武士藤甲之上却尽数失效——落在他皮肤体表,又叫一团团炸开的“墨汁”挡了个干净。

2010年,海姆和洛沃肖诺夫发现了C60这种金刚石同素异形体,并且依靠着它获得了诺贝尔奖,它的莫氏硬度为10——强度拉伸延展性是钢铁的两百倍。

武士漆黑的刀口落在苏绫额前,纹丝不动。

枪声骤停。

——诡异的安静。

苏绫:“我想登上你的擂台!”

武士惊疑不定,又用蹩脚的汉语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不躲开?你不会害怕吗?猴子都会因为生死之惧而奔命逃亡!”

“为什么?你是个疯子?和我一样?是我的同类?不会害怕死亡的人?”

“看。”苏绫不带丝毫犹豫,当即答道:“看看这座城,它像你的故乡吗?你想家吗?”

“不知道,我没见过故乡。”武士藤甲衣袍之下,那个八面六方体VENOM依然在做着机械读数,磁流体在盒子里变成各种形状,就像是反馈着受体的思想,最后变成一朵八重菊的模样。

他问:“你叫什么?”

苏绫:“在问女人名字之前,请自报家名。”

他答:“无界之师No.60,ID:石田。”

苏绫:“我叫苏绫,ID:贪狼。”

石田,姑且这么叫他。

“你见过我的故乡?”

苏绫:“在书上见过。”

“它是这个样子吗?”石田收了刀,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之前的郁郁不乐都抛到脑后,因为他这个天宫人回到地球时,发现了一只很像同类的“猴子”。这个“男人”像是孩童一样,两眼的血丝褪去,眼神变得清澈又单纯。

石田:“和这城一样?”

苏绫:“不太一样。”

“假的!都是假的!用汉语说,地球是一群邯郸学步的冒牌货!抱着遗址里的书,有样学样!”石田攥紧了拳头,两眼又开始充血,是在无界之师征战时留下的老毛病,下了战场,士兵多少都有一种叫做PTSD的精神疾病——叫创伤后应激障碍。

石田喘着粗气,过了好久才发觉自己的失态,他感觉这个女人不一样!很不一样!

“你说,你想登上我的擂台?!”

“来一场豪赌吧!石田!”

苏绫回头朝维哈支声道。

“老板!下雨!有个客人嫌你的景点还原度不够高。”

五哥当即掏出无线电给后勤部门下令。地窟中,这座城的人工天气系统开始降水。

“你想见见故乡,现在它稍稍像了那么一点。”苏绫扬手给石田展示着雨中的九十九里滨。

远方低温的人工太阳在那巨型隔离皿中将雨露蒸成了雾,而玲珑塔就像是雾中的巨山,绵延开来的八条主街与交错的运河汇成了一副神秘华美的古代京都的旧城云图,满城绿竹红枫在雨雾的映照下成了一片迷幻的仙境。

石田两眼发直,眼神中有几分憧憬,嘴角渐渐上扬,露出了笑容。

团长要他回到地球好好养神,没想到迎接他的不是什么山水画卷,却是一帮不知年岁,移植人造器官售卖皮囊的陪酒女,这才是令他火冒三丈的原因。

“女人。”石田兴奋地回过头来,仿佛之前的狂躁不安能在瞬间抛之脑后,他确实像个有精神疾病的患者,心理年龄表现得像个孩童。

苏绫:“我有名字。”

“贪狼——我记得你的ID。”

石田收刀入鞘,浑身藤甲就像是河豚收刺那样,慢慢融入了他的皮肤里,等到这位天宫人的纳米核心机关脱离了战备警戒模式,变成一身红西装的扮相时,他从西装内袋里掏出来一件意义非凡的物品。

“苏绫。”石田说。

苏绫接过五哥递来的油纸伞,可身上已经淋得湿透了。

“我在这儿,我就在这儿。跑不了。”

她听见那天宫人叫自己,回头应了一句,却发现有东西飞了过来。

等接住之后才看清,掌心是一支口红。

苏绫只觉掌心微微一疼,就像是让蜜蜂蛰了一口。脑内立刻响起了提示音。

【Cast On……】

【Take New ID】

【基因蓝图确认——亚洲人种,所用语:汉语言】

【AskDNA匹配失败!拒绝访问!】

【生理体质监测中——】

【体力、肌理纹路、记忆力、念写能力、反射神经、额前叶储备区、小脑复查、中枢神经——综合匹配检查中……】

【访客军阶评级为:S↑上升中,SS↑SSS——】

于此同时,电子合成音就像是犹豫恍惚了一会,冒出一句情感极强的疑问来。

【你到底是谁?】

不过半秒,又恢复了正常。

【评级通过——】

【录入中……】

【同步率40%】

【目前可用功能——石墨烯自适应装甲。】

【你好!我叫117,是你的VENOM人工智能AI——你可以直接称呼我为117.】

【以下协议I为最高级。】

【协议I:让117活下去】

【协议II:找到117的原受体】

【协议III:保护受体,ID:贪狼】

一声响亮的口哨,众人眼前一花,石田腰间那柄佩刀快速变形,已成了一辆重机车,他就像是古代的骑兵,踏镫上“马”,开上波光盈盈的湖面,一骑绝尘而去。

远远能听到那武士的嘱咐与祝福。

“登上我的擂台!贪狼!”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五章 Cast on 117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