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给我听好了!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3:39 S

“你有麻烦了。”苏绫说。

虽然看见张佰仁吃瘪,可她脸上没有半点庆幸的意思。

监管室外传来阵阵骚乱之声,他们在呼唤着皇帝的名字,就像是幼儿园炸了锅,一个个未满七岁的小孩子尚且灵智未开,寻找着“父亲大人”。

娜娜依然在公频中喊着“自由”。

【我的神!你在听吗?】

【我的胞胎兄弟们!你可曾感受过我失去肉身的痛苦!】

【请与我感同身受!】

【EVOL在二十四年前夺走了我们的一切!】

【活着的时候我们就是杀人狂!死后了还得继续轮回的游戏!】

【我们在地狱里!】

【不论生前不论死后!】

张佰仁狠狠瞪了苏绫一眼,匆匆离开,他的军队士气低落,军心大乱。

苏绫挠着脸颊,原本冰冷的眼神也恢复了常态,变成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

维哈终于能从强电信号压制中冒头。

他说。

【船长,你在想什么?】

苏绫指着张佰仁忘记关掉的小窗。

“我要是他上司,也应该让他滚蛋。”

【剩余能量:19%】

苏绫补充道:“还有,娜娜刚才说了……胞胎兄弟。影豺的诅咒也爬到了她的身上,很可能她的精神生命也受到了污染。”

【我们得做点什么!我们得做点什么船长!我不想呆在这儿养老等死!】

苏绫活动着手脚,在小窗那点点光斑之下,拉伸腰肢,适应着伤病之身。

直到WALKMAN里传来张佰仁的公网信息。

那个皇帝如此说。

“别害怕!我的孩子们!”

一声声颇有领导力的深沉音调让人自觉精神一振。

“我会与你们同爱同恨,有人藏在暗处!别让敌人分离我们的联系。”

“当Maha杀死月亮时,也杀死了我们的故乡,我在一片废墟中捡到了你们,你们都是我的至宝。”

苏绫:“感人至深。”

【小人嘴脸。】

苏绫:“不,确实是感人至深。”

【怎么会……你居然认可他的说法……】

苏绫闭上了眼,两只手攥成了拳。

她的内心有股无名火。

“仔细听,接着听。”

WALKMAN中依然是张佰仁的演讲。

皇帝说:“你们是英勇的战士,是和平的使者,战争在国与国之间成为交易,成为生意时,你们愿意为它付出毕生的努力,成为雇佣军,去演一场场编排好的决斗。这已经是千金难求的品格。”

“别让谎言将我们分开!我不是敌人!”

苏绫:“你仔细听。”

从纷纷扰扰的演讲现场,依然传递着诺夫娜的流言,三三两两的小队单元扎堆窃窃私语,声音乱得分不清谁是谁。

他们说。

“有人背叛了我们!”

“诺夫娜死了。”

“我也会死吗?”

“诺夫娜说……她爱上了黑金。”

“爱情是什么?VENOM没教我这些。”

“别说话……别说话……会被杀掉的,VENOM也会被杀掉的。”

“我们安全吗?呆在天宫里也能保证安全吗?”

“不,她说……再过半个小时,她就会关闭立场,可是流体舱和审查机关的权级不是在EVOL手里吗?”

“他要我们死?全都死?”

“我不想死……”

“你是敌人吗?你昨天说过,如果能成为EVOL那样的人多好呀!”

“别那么看着我!我才不站EVOL那边!我不是牧羊人!也不是管理者!”

“我只想打仗、喝酒、吃肉。”

“EVOL把贪狼关起来了。”

“为什么?他说贪狼是杀人犯。”

“可是贪狼救了我的命。她也救过很多人的命……”

“贪狼是Maha的克隆体,你们听说了吗?”

“哈,原来如此!难怪她那么强,她会死吗?她的那份瓶盖能不能分我一点。”

“我是天宫人,我不想给地球人卖命。”

“你这个家伙说什么?我也从光环来!我从地球来!”

“我想杀死她,我要杀死她!她炸了……她干了什么?”

VENOM已经夺走了他们的一切,一些刚做过数据清除的家伙甚至忘了苏绫是谁。

猜疑链诞生了,每个人都提防着对方,每个人都在试图谋害,每个人都想获得利益。

原本天宫为众生平等,但是当孩子们认知到“高低差”时,天平就会彻底朝着倾覆的方向倒去。

“剑从光中生——”苏绫一手虚握住,在能量达标时紧紧抓住了佛拉格拉克,它似热刀过牛油一般切开了监管室的大门。

“你干甚么!罪人!”警卫刚换好裤子,撞见苏绫夺门而出的一幕。

可苏绫单单瞪了他一眼,警卫不由得身子一颤,两手发软,扔下了步枪。

她的眼里有种极为可怕的神——是野兽的肚子饿得咕咕叫时,两眼透出青光的凶厉之色。

“换岗了,新兵。”

苏绫拍了拍他的肩,两手绷直,黑曜石锁扣成了碎片。

警卫贴着墙,好像在躲避瘟疫一样,他的舌头打结浑身哆嗦,仿佛在基因图谱上回想起了Maha……一个严厉又好战的母亲。

此时此刻,他只想藏进VENOM的碳素装甲里,藏到穿梭机温暖的座舱去。

——他恐惧得说不出话。

直至苏绫攀上监管厅的楼梯,没了踪影,他才从如潮的压力中浮出水面,感觉好受一点。

“那是什么怪物啊……”

苏绫跑到了居住空间站的大街上,天宫此时的天幕立场呈淡黄色,仿佛随时都会消散,能源供给不知道何故,全都往农业实验园灌输。

看头顶空港投影,种植园的紫外线大灯亮得刺眼,大部分作物都已经叫灼热的光晒死了。

“你看到了吗?维哈。感人至深——”苏绫提着短剑,走在空无一人的百花大道上。

【我不明白……我不明白……Maha,你一直都在说些Vha听不懂的事,不论是月亮还是光环,从前还是现在。】

“整个天宫共计三十六单元,每一组别三至五人,加上后勤与遗民,共计一千三百四十一人。” 苏绫撕下了任务布告栏上的便签,指着上面的无界之师军徽:“全部都是克隆人。”

【我不明白。】

“也就是说,张佰仁玩着一个千余NPC的游戏,玩了二十四年。”

苏绫此言一出,手臂上的磁流体读数变得血红——维哈的情绪已经跌至冰点。

“你的汤姆·克兰西,你喜欢的游戏,在一场婚宴上受到了不可言喻的精神创伤。”

除了张佰仁,老汤姆是整个天宫唯一的自然人,他在一点点老去,他搬出了居住空间站,只愿意留在空港上吹太阳风。他将自己的军服当做礼物,送给了夏夏。

一切的薄情寡义,都成了时间长河中的白驹过隙。

“往往最在乎你的那个,才会最恨你。”苏绫捂着额头,体感健康状态非常糟糕。“你一定很喜欢和他玩游戏。”

【别说了……】

“一块抽烟,躲在妈妈看不见的地方,偷偷玩游戏。”苏绫一点点将“洋葱”剥开,会发现最不愿意向人展示的,往往最令人心酸。

【别说了……】

“给我听好了!!!——”

苏绫的声音震耳发聩,如平地惊雷。

“你听见了一个念旧的家伙,一个和你一样幼稚的男孩,想留下一件件玩具,不论是地球还是光环,亦或是一个个VENOM。”

【我听够了……】

苏绫转进中枢,街道上密密麻麻站着数百人,更多的天宫人躲在自己的小窝里,等着下一个“命令”,下一次“任务”。

“你在他最需要你的时候离开。”

苏绫默默念叨着。

【你也在我们最需要你的时候!逃走了!】

“于是,他和孩提时代一样,用张百忍的名,要成为无情的神。”

老阿福内心只有无尽的负罪感,不论是对友人或养母。

苏绫远远望见婚礼祷台上,张佰仁故作镇定地安抚着战士们的情绪,依然在执行着执政官应有的责任,他激情昂扬的演讲喋喋不休,可台下驻足聆听的人却越来越少。

一旁娜娜的机械驱壳如同死人,连眼中的警示信号都不亮了。后勤发来的报告一条比一条糟。

娜娜窜进了无界之师的内网,她遵照着影豺的命令,要一点点啃开这头“白龙”的鳞。

石田英二回到了小摊,在做料理,他年仅七岁的神智不够支撑大脑去思考这些复杂的问题。仿佛只要做好了吃的,他的新娘就会回来。

苏绫说:“打起精神来,Vha。”

【你在说什么?你在说什么……】

张佰仁看见苏绫出现在道口时,脸上的神色明显变了,慌张之意一闪即逝。

“我们一直记录生活!通过文字、图像、符号、从竹子到纸,从纸张到信号!”

人越来越少——

“……但不是所有讯息都可以传递。”

——他的长篇大论已经快到尽头,他依然在试图说服自己,说服民众。

“……只有一小部分,极少的!有用的信息能活下去!就像是你们!你们是精英,这与基因大不相同!基因不会放过任何可以传递的东西!不论好坏,它们没有经受筛选就传递下去了,事实证明我对诺夫娜做的是对的!抛下了肉体,接受VENOM才是更优秀的做法!”

“历史如此!”

他的面前,只剩下苏绫一人。

“Ops!——你从来不愿意读历史书,EVOL。”苏绫笑着打了招呼,可手中的剑没放下。

“到了数字时代……”张佰仁原本激动的神情逐渐冷漠,变回了不知七情六欲的“仙”。

“无用的信息随时随刻都在传递,累积,就像是你的VENOM。不做数据清理,这些信息永远都不会消失,你的纳米机械比脑袋可靠得多。”

张佰仁走下祷台,与苏绫遥而相视。

“它会误导你,造成不实的误解与恶意中伤。这只会拖延社会的进程,就像是现在。”

“我已经快要完成生命数字化,就差最后一步……”

“……这是一种全新的交流方式,为什么你会在这个节点出现呢?”

“人们一开始只愿意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认知片面又刻薄,但VENOM会给他们带有缺憾的大脑补完这些知识,并且产生同理心。”

“后来会形成一个个小圈,往小了说不论是社区团体,还是民营组织,都会选择性地接受自己偏好的‘事实’。VENOM中的信息也会从一开始就告诉他们……情况有多么糟糕。”

张佰仁的语气冷漠得像是机械。

可苏绫和维哈都知道,他的额头没有条码,他的大脑,依然是碳基生物组织。

“三战之前,我们花费了数百亿资金来制造武器。可依然有人因为没有房子,没有饭而死去。”

“我们对罪犯的权益无比重视,就像是监牢里一个厕所堵住,都会有人跳出来说这不人权,可受害者的隐私却叫信息时代传得漫天飞。”

“我们知道有很多人在挨饿,但还有许许多多温饱且有余粮的人,会将钱捐给动物保护组织,VENOM能纠正这些认知视差!”

“我们每个人从小都被灌输——要做一个成功者,要乐于助人。”

“可是……”

张佰仁扔掉了蓝牙耳机。

“往往活下来的,只有金字塔顶端,干掉对手的少数人。”

“请相信我……请相信我,请不要复读他们犯过的错。”

天宫回到了凡间——每个人都回到了自己的小圈子,害怕在这条百花大道上讨论自己的想法。

“你会如何选择呢……Maha……你会怎么做?”张佰仁攥紧了拳头,右臂是钢铁义骸,嘎吱作响。

【你会怎么做呢?Maha。】

“你感受到了吗?”苏绫说:“想让一个人认真地阅读和聆听有多么难。”

从风道涌来的“非自然风”,拂着苏绫这“非自然人”的头发。

她将玉米烟斗抛了过去。

“我一直认为自己是货真价实。”

张佰仁接住了它,原本满头的白发,已经开始爬上点点灰斑。

岁月在他脸上划着刀子。

“关于你们的故事我没空听,因为我可不想当某个人的影子。” 苏绫俏皮地笑出了声,像是Vha一直做的,五哥一直教的,“哈哈哈哈——人生苦短。”

空气中涌来了寒流,冻得这“暮年老人”开始发抖。

空间站产生了剧烈的震动,天顶荧屏上显示一艘无界之师的舰船贸然冲出了空港,撞上立场变成了烟花。

张佰仁眼中尽是惊讶与惋惜,可看苏绫的表情没有半点动容。

“也许你会觉得我冷漠无情——对你的长篇大论不感兴趣。”苏绫耸了耸肩,“我一开始就和你说过,我想当个自私自利的海盗。”

【船长,我们要去哪儿?】

苏绫捡起了地上的蓝牙耳机,佩上。

“给我听好了!”

“都是我干的。”

“没错,克隆人快玩完了!”

“来地球吧!三色豺的胞胎兄弟,你们一定也在听!”

张佰仁:“你在干甚么啊!”

【我知道啦!我知道啦!船长!你可真是个小天才!Vha有活干啦!】

“打的你们溃不成军的是我。”

“杀死渡鸦号单元夜莺示踪船领航员的是我。”

“杀死红狼旗舰舰长的也是我。”

“关闭无界之师居住站防御立场的还是我。”

“都给我听好啦!”

“我的名字叫苏绫,ID:贪狼!”

“我今年十七岁零九十个月。”

“是个稍微有些奇怪的女孩子。”

【我知道该怎么做!让我来!让我来吧!】

“击败你们的舰船……它来自四十五年前,空天两用的信天翁号穿梭机,你们的技术真是烂透了!我一百多岁的妈妈一只手就能把你们全打趴下!”

说完苏绫摘下耳机,将它捏了个粉碎。

“EVOL,我如假包换。”

“你躲在老房子里玩游戏,现在,妈妈要来查房啦。”

“游戏结束!”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十六章 给我听好了!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