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念了几句诗

……

……

5:59 S

双子楼大厦两侧楼面结构成了人工峡谷,阳光从一线天似的“险峰”中透下来,远处复古的塔楼结构里,能看见许许多多西装革履的上班族戴着VR拟真眼镜,往门禁处扣着指纹,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

他们是地球所剩无几的精英,和苏绫这帮从十三区走出来的乡下人完全不同——比天宫之上不足,比社区之下有余。

显然维哈先生跟这群失去了国界线庇护的社会精英更聊得来,他领着苏绫,满面春光,将近几日发生的倒霉事都抛在脑后。

来说说这十来天维哈先生有多倒霉?

首先,他将一位预备“花魁”送上了擂台。

而后,他拿着九十九里滨一整天的账目收支押了小姑娘败,输得血本无归。

最终,他另一号养子也疯了,瞒着他打了六个月的擂台,最终因为VENOM的核心AI早就过了“保质期”,继而死于医疗事故。

没错,还真的就是医疗事故,每一枚VENOM的医疗单元原本能代替医生的工作,但它临时出了故障,这不在保险公司的理赔范围内——维哈先生为每个“家人”都买了保险,拿不到赔偿让他心冠的肉都开始疼。

而现在……

夏夏扯着苏绫旗袍的衣袂,虽然只有一条路,她也怕把阿绫给搞丢了。

因为那个维哈先生——

——当夏夏知道阿绫的对手是谁时,也明白维哈先生为何会站在阿绫对面,最后八角笼里传出阿绫怒意滔天的吼声时,夏夏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维哈先生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坏东西。

夏夏的眼袋很深,像是这几天都没能睡上一个安稳觉。

从小,她将“五叔叔”看做养父般敬重。对于夏夏与阿绫来说,这位引路人就像是再生父母。可就在前几天……

就在阿绫走下擂台的那一刻——

——夏夏的世界观崩塌了。

那个金发碧眼的帅气阿叔,眼神淡漠,如看着一件商品,嘴角吐露着点点愤恨,看着那个红发小伙的尸体,甚至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思,但也就这么一点了……

他是个冷血动物——夏夏想到此处,不由自主地抱紧了苏绫的手臂。

“别害怕,夏夏。”苏绫说。

“阿绫……我不害怕。”夏夏努努嘴。

苏绫:“你就是害怕。”

夏夏有几分不服气,因为她自觉自己是个天宫人,怎么说都应当要高人一等,更不能被阿绫瞧不起了!不论是书里的,还是阿绫说过的——天宫比地球上任何地方都要好!

苏绫:“抬头,看看上面。站在悬崖边上的时候,往上看就不会害怕。”

夏夏抬起头,顺着苏绫所述,看那楼宇灯幅五光十色,所视大厦芸芸众生。

“我们今天去哪儿?”夏夏儒弱地问,又想起阿绫说过的……莫名嘴边泛起了笑。

“去哪里骗吃骗喝呀?阿绫?”

苏绫:“维哈先生似乎闯了祸。”

“和咱们有关系吗?”夏夏问。

苏绫:“有,很大关系。”

【你在地球的公共信息审查机关中有数条不良信息。】

【其中包括伪造ID、保险诈骗、博彩诈骗和非法搏击。】

苏绫:“都是他干的好事。”

【没错,维哈·阿尔弗雷德——117在找到了他的出生记录。】

【他通过贿赂光环的财务审计让你走上了擂台,并且在第一场比赛投注三百磅铂金矿物作为抵押品,来源不详,押你输。】

【由于他只给你安排了一场比赛,没有后续,第二场比赛的赛程明显违规,可你依然登上了擂台,毕竟是通往光环百强门票的预选赛,组委会察觉到了不对劲,但他的义子乔伊•威尔迪福于八角笼中病逝。】

【他跟注三公克人工合成锇金属和一部分C60碳素,价值大约在六千万左右,赌乔伊在七十秒内战败。】

【可惜……】

苏绫:“血本无归。”

【对——】

苏绫看向手臂上磁流体的账目读数,锁死在鲜红的【0】上,她的财产被冻结了。

【GW】

【Greed Wolf】

【贪狼】

【人们如此称呼你,你已声名远扬。】

【但你的赌资被人盯上了——】

“嘁……”苏绫面露难色,对身前领路的维哈很是嫌弃,“喂,维哈。”

“大美人儿?”维哈依然是那副商品化严重的笑容,肌肉僵硬,眼神涣散,仿佛输了钱又输养子让他感觉不到半点悲恸,只有“亏到家”的功利心。

苏绫:“你今天要和我理清的事,我心中大抵有数。”

她比着手臂上的读数,恶狠狠地叫嚣着。

“钱呢?!我的钱呢?!我的宝贝呢?能换到大房子和E奶女仆的钱呢?!”

“得了吧!”维哈心中一股无名火起,“我在给你解决麻烦!你这头养不熟的狼!”

苏绫:“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维哈先生,我和你已经清账了。”

一大一小两个“贼”,眼珠子中都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机灵,可此刻的心照不宣都成了唇枪舌剑。

苏绫:“我想你需要找一个开星舰的四十五周岁富婆,在驾驶舱和她谈谈女人更年期坐地吸土的理想和未来,开发一下罢工了三十一年的前列腺,好让你那苦命的两个养女过上幸福又快乐的肥胖生活,你看,我饿得胸都不长——哪有男人肯要喂奶都成问题的老婆?”

她的痞气超人想象,可一字一句却没带半点脏。

五哥眯着眼,还嘴时凶悍无比,可内里却有心无力。

“哈!我认识的凯子能从龙华排到福川!他们人均体重三百斤,能把你压成一块酥油饼!要不我给你安一副铬合金骨架!然后注个硅胶?别担心!你过得会很幸福!~我也会很幸福!~”

苏绫:“阁下可有教过我苏某人,做人要懂礼貌?”

五哥还了一句:“我他妈还教你念诗呢?当个琴棋书画都会的娼不好吗?”

苏绫深深吸了一口气,当场就念了一首诗。

“令堂巧艺夺天工,炼药燃灯与昼同。”

“柳絮飞残铺地白,桃花落尽满阶红。”

“纷纷灿烂如星陨,霍霍喧追似火烘。”

“后夜再翻花上锦,不愁骨灰向东风。”

【117知道这诗,大体意思是,你妈炸了,和烟花一样。】

五哥略加思索,觉得自己的阅读量大抵是比不上这死丫头的。最终只得翻了个白眼,继续带路。

直到看见公司招牌,门禁机器人朝着他们索要通行费用。

他们不约而同,面无表情地吐了一句脏话。

苏绫:“我可去您娘亲的吧。”

五哥:“我可去您娘亲的吧。”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十四章 念了几句诗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