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液体爸爸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Bittersweet Symphony——The Verve的一首名曲,选自他们1997年09月30日发行的专辑《Urban Hymns》。The Verve主唱Richard Ashcroft改编自滚石乐队的《the last time》而成。

5:59 S

“117,你在唱歌吗?”

苏绫脑袋里回响着117清冷淡薄合成音。

她、她们,还有维哈,站在加油站旁的孩子们。

秋日清晨的空气中透着甜味,和苹果熟透的味道一样,香气沁人心脾。

小雨洋洋洒洒落在泥巴路上,荒废的庄稼地,开裂的黄土,还有一个高个儿金发男,提着锹,一铲一铲往下掘土。

墓碑上的名字写着。

【乔伊·威尔迪福】

【爱哭的Joe】

夏夏揪着阿绫的旗袍尾,当做擦鼻涕的手绢来用,阿绫皱着眉,漆黑的大眼睛里映出维哈先生忙碌的背影。

她很难去理解维哈先生的心情。如一对冷战多年关系僵硬的父女,维哈也很难理解苏绫。

但是这时——

孩子堆里有个领头的娃娃哭出了声,如果说那算个孩子王。

夏夏拭着眼泪,再也忍不住了。

“胶卷哥哥…哇!~——”

紧接着,送行的队伍中开始产生骚乱,而苏绫眼中,只有那一行行简简单单的墓志铭。

墓志铭上写着。

【一个像是液体的软弱混账。】

【我亲爱的养子。——维哈·阿尔弗雷德】

“喂,死丫头。”

维哈转过身来,一身体面的西装叫泥巴染得没有半点体面可言,满脸嫌弃的表情变得一点也不嫌弃。

他嘴上恶毒,动作却轻得过分。将另一把锹交给了苏绫。

他们对身后照片里的孩子们不管不顾。

他们对眼前照片外的大男孩说三道四。

苏绫接过锹,一把泥巴撒上棺木,嘴上抱怨着。

“喂,水手,他的骨头里还有过量辐射,你就这么让我干活吗?你的良心就不会痛吗?”

维哈还嘴道:“你就算是受了化疗,肿瘤也撑不起你的胸脯。”

“我开始喜欢你了。”苏绫朝维哈竖着中指:“因为刚才我脑袋里想着,如果我把你埋了是一副怎样的光景。”

维哈:“怎样的?我盼着那一天,不过我想我更盼着白发人送黑发人。”

话题戛然而止。

大流氓看着小流氓。

一如当初——

流离失所的小女孩。

看着会针线手艺的大哥哥。

苏绫说。

“维哈,你说…这算什么呢?”

“你问的是什么狗屁?和那个天宫人一样,都不讲人话。”

苏绫听着117的歌声…

Bitter Sweet Symphony的歌词从WALKMAN里传来。

每一句都是落寞倥偬,都是震耳欲聋。

歌词如此道。

【生活就像一首甘苦交响曲,为了生计,你成为金钱的奴隶,直至死去】

“墓志铭,是什么意思。他可不像你。”苏绫对着那几个“液体混账”的大字问着。

“软弱,无力,爱哭。”维哈回答时有他一份独特的冷血无情。

苏绫铲得更加卖力了,仿佛每挥一下铁锹,都像是在挥拳。

“那你算什么呢?一滩黄尿吗?液体爸爸?”

【我将导引你走向那条我唯一走过的大道,那条将你带往多姿多彩世界的大道】

“我想说一个我自己听起来都狗屁不通的道理…”维哈先生擦着汗,泥巴印上那张冷峻的恶心帅脸,像是印第安人。

“生活从来都是狗屁不通的,从来没有什么道理。”苏绫答。

维哈:“对,对。”

苏绫:“说来听听,说说你的狗屁。”

维哈:“是道理。”

苏绫:“我觉得那就是狗屁,除了船长我的话以外,都是狗屁。”

那种语气,就像是女儿在向父亲逞强撒娇。

那种眼神,就像是维哈先生的小秘密叫苏绫看得一清二楚,不留分毫余地。

“你说,一滩尿撒出去,它会去哪儿呢?”维哈问。

雨渐渐停了。孩子们的哭声也渐渐弱了。

苏绫:“不知道,下水管,渗进土里吧。”

“对,它会渗进去,变成养分。”维哈说:“然后,它变成了土地里的一部分,变成草,变成树,被动物吃掉。”

“嗯,生物书上写的。”苏绫补充道。

他们就像在复习着幼时的一课一练。

维哈:“动物会撒尿,会出汗,会流泪。然后又会回到土里。”

苏绫:“有一部分会到天上,变成云,变成雨,变成雷霆。”

“那只是很少的一部分。”维哈说:“很少很少。”

苏绫:“一滩尿也可以上天。”

“对…”维哈答。

苏绫:“那么?为什么我不行?”

维哈盖上了最后一把土。

“我…”

苏绫将铁锹还给了维哈。

这个男人,每一次,都在买孩子输。

每一次,都在期盼家人能知难而退。

每一次,都思考着退路与活路。

苏绫:“你真是个液体混账,水手,和船长对你的称呼一样。”

“我想我会白发人接着送黑发人,这不是冷笑话,也和血统无关。”

他满头的金发,已经有点点鬓角染上霜白。

两人语气淡漠,有一万种方式将情感藏在心中。

【不用改变,我无法改变,我无法改变,我无法改变】

【这就是我,这就是我的性格】

117唱着歌。

苏绫抱着夏夏。

维哈在想家。

孩子们望着星星,手中拿着最初的照片。那是最真实的自己。

他们释放着假眼中的组织液,释放着神经元的自然反射,释放着生物激素,释放着思念。

【但我却是个朝夕变化不定的人】

维哈:“我是个坏人吗?”

没人应他。

苏绫牵着夏夏的手,一路往城区去。

夏夏的额头发热,手脚发凉,为了这场葬礼,她可能又要高烧了。

就和十三年前一样。

【我无法改变我的性格,我不能】

她们走过垃圾山,走回通风管,苏绫给夏夏换了衣裳,脱下那身不合苏绫身的红旗袍。换上软趴趴的睡衣。

夏夏意识恍惚。

她问。

“阿绫…五叔叔怎么了?”

苏绫答。

“他应该是脑子瓦特了。”

夏夏又问。

“为什么呀……”

苏绫说。

“大脑正常的时候,不会给人挖坟。”

夏夏又说。

“我觉得……五叔叔……五叔叔他是个坏人。”

苏绫:“我也是。”

夏夏:“阿绫才……才不是。”

十三区,地球遗留地。

每一个人的一生,终点都不是坟场,而是有机化合肥料工厂,因为辐射土壤的失肥与破坏性,人工种植园对于尸体这种东西,通常会开出高价购买,所以也不会有墓地。

“嗯…我有些困了,阿绫…”

“我去给你买药。”

“好。阿绫最好了…”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十六章 液体爸爸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