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通通销账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苏绫从通天塔中走出来时,步子虚浮眼神迷离。她感觉身体累极,一阵恶心干呕,喘得越来越厉害。

夏夏扶着苏绫的伤臂,像叫人抽了两板子,仿佛不光是苏绫疼得龇牙咧嘴,夏夏前几秒乐出的鼻涕泡合着眼泪和扬尘糊在脸上,全都叫这丫头揉成了“小花猫”模样。

“阿绫,阿绫!赢了!”

夏夏两眼睁得大大的,还不能相信这件事。

不能相信身后擂台上阿叔躺得四仰八叉。

不能相信身前手臂旁苏绫喘得嘶声力竭。

除了身后五老板输了钱闷闷不乐的模样,和苏绫欠了他几百万似的——夏夏看见的听见的都像是着了魔,发了疯。

身后,通天塔里的观众席传开了“无声瘟疫”,人们一言不发,死死盯住了苏绫,就像是看见“一匹好马”时那种眼神。

“嗯。”

苏绫应了一声,她视线开始模糊,眼中扫过夏夏的条形码时,内心总有种莫名绞痛的感觉,那种感觉,是她与梦想的距离过远所致。

天宫的大门就在身后,

苏绫思考着她的小半辈子,脑海中卷过一幅幅画。

6:10 S

帐篷、管道、电线、石山、矿场、脏巷、钱包、云姨、夏夏、维哈。

还有成堆的书——

——这几乎就是她的全部了。

“阿绫……我们去哪儿?”夏夏不晓得苏绫想干什么,只知道苏绫受了伤,可平时夏夏生了小病都是阿绫帮忙照顾着,也没去找医生,她哪里晓得要怎么治好阿绫。

苏绫:“找个地方坐着,像我这种明日之星,怎么想总会有一群像嗅着腐肉的秃鹫来送福利。”

“可是,阿绫不是不喜欢卖身嘛?”夏夏想到此处,眼泪如断线珍珠一样落了下来,当初可就是因为夏夏一场低烧,叫小阿绫签了卖身契。

“我要让它通通销账。”苏绫狠狠瞪了一眼维哈先生,那男人闪烁其词,眼神发虚,仿佛身上的钱包叫苏绫盗走了,又是惊讶又是愤怒,还有点恍然无助的感觉。

五老板:“你……你……”

苏绫:“请杯咖啡吧?”

五老板一阵咬牙切齿,心头无名火起,可看见通天塔里那群赌徒炙热的眼神之后,却变得畏首畏尾,苏绫在他心中的地位不似一开始那般无足轻重,渐渐变得稳如山岳,无法撼动。

这死丫头——他内心暗骂,计划超出了他的预期。

回到杂货铺里时,他将几个上门买旧货的年轻人打发了,给苏绫倒了一杯咖啡,又往里撒上晶莹剔透的蓝色粉末。

苏绫抱着暖暖的杯盏,问:“你想毒杀我啊?”

五哥挤出一丝笑容:“电解质……没毒。”

【百分之八的电解质溶液,能补充医疗单元的能量消耗,百分之一癸酸诺龙,为合成类固醇兴奋剂。百分之一——唆麻,无害激素毒品。】

唆麻是什么?苏绫自然是知道的——而服用唆麻会变成什么样的人?

苏绫回想起老街里一具具横在下水道井盖旁的“活尸”,他们双目无神,嘴角泛着白沫,清醒的时候就在找唆麻,混沌的时候活在梦里,一周只用两个小时来寻找食物和排泄。为了弄钱,不论是亲人还是爱人,都能出卖。

苏绫问:“未成年人不能喝?”

五哥显然听不见117的解说,他依认为自己的投毒计划天衣无缝,从前他可没打算给苏绫喂这类依存性极强的药物——毕竟这死丫头穷得很,离了他维哈,活下去都难,可现在不一样了。

“开玩笑的!别当真别当真,赶紧喝了吧,喝了它,喝了VENOM就能把你治好!”

五哥脸上依是那份商品化严重的笑容,他有意无意地瞄向苏绫两臂,青一块紫一块的伤叫他拧着脸,扮作一副心疼的模样。

“看看你,总是活得这么认真,我给你念书,让你学着打扮,是叫你去打架的吗?嗨……”

“给丫头也倒一杯,她没喝过咖啡,虽然咖啡很苦,我觉得她应该喝,从前我有什么吃的都会分给她一份,现在也一样。”苏绫面无表情,捏着杯耳,咖啡奶泡荡出了螺旋形状。

“好。”五哥应道,又给夏夏倒上。

当夏夏颇有礼貌给五哥鞠躬,脑袋差些撞到收银台,她是个很有礼貌的姑娘,她觉得今天阿绫能上擂台都是五哥的功劳,她们能去天宫可仰仗了五哥,既然给人添了麻烦,又受了恩惠,自然要道歉行礼。

夏夏做完这些,摸着阿绫的手臂,抱着点好奇的心思,想去抿一口咖啡,又叫苏绫打断。

“等一下,夏夏,烫。”

五哥内心就像是藏了只吠春的野狗,有那么一瞬间,他感觉自己能用指甲挠破合金桌面。

他想,哪怕是夏夏这死丫头抿了一口带猛料的东西——苏绫这般在意夏夏丫头,那她下半辈子也是我维哈所有,是我维哈的私有物!是财产!眼下谁能想到这个华人姑娘能有这般能耐?她就是一颗摇钱树!

苏绫:“记得我们刚来这里的时候,我和你说过什么吗?夏夏。”

门外报童向门里扔来一份《太阳报》,上面油墨印子还没干,大标题正是刚发生的事——《击败心宿一的无名贪狼》

五哥的额头冒着冷汗,他已经能看见杂货铺外面慢慢汇起了人流,一个个伸长了脖子往里打量。

在十三区,旗袍很显眼,这俩姑娘的打扮就像是夜里的明灯,给一群“搏击星探”照亮了道路。

夏夏迷糊了,她的记忆力很差。

苏绫提示道:“我说,我做什么,你跟着做什么。”

夏夏想起那两支眉笔,突然没来由得笑出了声,觉得这类玩笑挺对不起阿绫的,于是她点点头,嗯了一声。

苏绫举起咖啡杯,往嘴边抵。

“喝咖啡讲究一个小资情调。”

夏夏跟着做。

苏绫:“小资情调呢,就像是七十年前,我们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坐在四足集群式木椅上,手中捧着一本KnowsVioce出版社的读物,吃着中国漯河声名远扬的小食特产。这叫一个舒服。”

夏夏:“那是啥?”

五哥额头冒着黑线:“坐板凳,看知音,吃辣条。”

夏夏自然知道这七十年前的古董,阿绫的书,她也经常看,她噗嗤一下笑出了声。

“然后……”苏绫对着咖啡吹着气,吹去飘在上面的奶沫,动作叫一个讲究,“夏夏你是天宫人,以后回了故乡不能这么野,要懂礼貌。”

那一刻五哥的心脏骤停,脑袋里的想法只剩下一个。

——喝下去!快他妈给我喝下去!

夏夏跟着苏绫的动作照做。

苏绫:“以及,感谢维哈先生的馈赠,我们吃人家的拿人家的——毕竟他给我们做了帐篷,平时也给我们送书,还送了我一支竖笛,虽然我一直叫它竖笛,维哈先生执意叫它箫,但维哈先生给我的书上说,那玩意确实是竖笛。”

说罢,苏绫又放下咖啡杯,朝五老板鞠了一躬,这下可真的是脑门撞收银台,撞得杂物架上的玻璃杯都摔了下来,碎了一地。

夏夏突然明白了什么!

她的表情在瞬间变得凝重,从嘻嘻哈哈变成若有所思。

从那一记狠厉的头槌里,夏夏察觉到了阿绫的“大情绪”。

阿绫从来都不会伤害自己的。

可这下——她满头的血,连那纳米装甲都没来得及保护她。

“五老板,我们得谈谈。”

苏绫用手肘杵着夏夏。

夏夏跟着说:“维哈叔叔,我们得谈谈。”

五哥脸色变得煞白,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养大苏绫是个错误,这是一笔赔本的买卖,任何议价都是血亏不赚。

苏绫:“你还给多少小女孩缝过帐篷?”

自苏绫一纸卖身契生效时,维哈先生将她带到九十九里滨,五老板明明不穷,一个量产货VENOM也就一万来块,他却和苏绫说着“碰碰运气”的玩笑话。实然是想将苏绫就地卖个好价钱。

要不是遇上了那个碍事的天宫人,说不定他就成功了,他的花街会多出一位花魁。

后来,苏绫拿到了VENOM,维哈先生又以女性不能报名参赛,他来找后门的理由,要求让他担任苏绫的“经纪人”。可一周准备时间里,这位经纪人口头上说“能参赛”,却一直在给苏绫帮倒忙,连电解质溶液的钱都不肯出,维哈认定只要这姑娘上了擂台,一定会被横着抬下来,话中处处关心,无微不至,背地里却偷偷用全身家当买了苏绫输。

直到现在。

苏绫咄咄逼人的眼神叫他无处藏身。

“五哥,谢谢你。谢谢你这十余年的照顾,你几乎将我那混账老爹没做到的事做全了,但有些事我苏某人无法答应。”

夏夏跟着说。

“五叔叔,谢谢你。”

五哥脸上带着尴尬的笑容,似乎觉得事情还有回转的余地,现在他可没什么心思来压榨苏绫的剩余价值,今天发生的事太过离奇,他只想从中分一杯羹,哪怕是今后和苏绫沾边的事,能让他说一句“从十三区走出去的贪狼,是我维哈养大的”也行。

苏绫眼神淡漠,语气沉稳。

“你用一手针线活骗走了一个小女孩的卖身契。”

夏夏跟着复述。

“你用一手针线活骗走了一个小女孩的卖身契。”

“苏绫的想法很简单。”

“阿绫的想法很简单。”

“夏夏生病了,没有帐篷,会死。”

“我生病了,没有帐篷,会死的。”

夏夏说到此处,攥紧了阿绫的手,之十指连心。

“虽然对十二三岁的苏绫来说,维哈先生算不得什么好人,但为了夏夏,自由不算什么。因为这里是十三区,是个钱能换到血,换到肉,换到骨头,换到脏器,换到命,换到自由的地方。”

苏绫一眼盯上杂货铺的帆布帐篷,售价标签上写着:

【六颗子弹,只需要六颗子弹就能买下你吗?贪狼,我想买下你,现在你还是这个价吗?】

苏绫同时回答了两个人。

一个活生生的,站在她面前的“恩人”。

一个轻飘飘的,藏在她脑中的“仇人”。

:“抱歉,我不是假货。”

夏夏此时涨红了脸,像是气急了,喘得说不出话。

她从未想过阿绫面对的是这种家伙,那个平时笑嘻嘻往帐篷里送书的维哈先生,会是这种人!

“跟我做。”苏绫捧起咖啡杯。

“跟我做。”夏夏重复着人类的本质,如复读机一样说道。

苏绫:“我恨死了这些天然呆。”

夏夏这才反应过来,跟着苏绫举起了杯子。

五哥内心还抱着一丝侥幸,或许苏绫妥协了?她晓得知恩图报——哪怕是当年滴水之恩?用太平洋这种海水的容量来报?她会喝下去?

苏绫将咖啡泼在了维哈的脸上,动作轻描淡写。

维哈愣了,仿佛不敢相信那女人做了什么,恼怒涌上心头,却不好发作。因为苏绫在他眼里还有价值——比起气急败坏撕破脸皮,维哈更想去讨好她。

可夏夏跟着这么干时,滚烫的咖啡洒进了他的眼睛里,粘膜吸收了那些激素药物,他的脑子跟着药性一热。

“妈的……”

他挥手提着壶朝夏夏泼去!就像是个闹脾气的小屁孩。

可是……

苏绫站在夏夏面前挡了个干净,夏夏抱着脑袋,满脸惊惧蹲了下来。

VENOM机关处理着咖啡中的酸与能量,为医疗单元提供着电力——苏绫两臂和额头的伤渐渐消去,湿哒哒的头发散发着雾气,眼神却一如当初那般明亮。

“维哈,谢谢你。”

维哈先生的表情很精彩,他又好气又好笑,唯独这笔买卖让他感觉到自己身为资本家彻头彻尾的惨痛失败。

他从来都搞不懂这个奇怪的姑娘到底在想什么。

苏绫:“我当初说。”

“我能售卖的只有我自己。”

她真的想过在九十九里滨度过下半生,明码标价的“售卖”下半生。

“有一时荣华富贵,有一时人老珠黄。”

“但我比较倔强,不想当个姘头,只想做个王侯。”

五哥:“你……你……”

苏绫衣物上的脏污都随着117的自洁而焕然一新。她掏出当初从五哥这儿顺走的WALKMAN,里面已经有一盘磁带,播放着那曲《黄金》。

【每个人都想卖出已经卖出的东西】

【每个人都想说出已经说过的事情】

【你不打破常规的话钱有什么用呢?】

【就算在火焰的中心也有冰寒】

【闪光的,不一定都是黄金】

“出道成为搏击明星也是不错的想法,但舞台和擂台都一样。”苏绫的眼神中透着难以言说的说服力。“我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维哈先生。六枚子弹的账已经销了。”

等五哥那阴桀倨傲的眼神消散了,夏夏这才敢冒头,她躲在苏绫身后,半天不敢吭声。

“我偷了十年,一分钱都没敢花,共计一百一十八万。”苏绫展示着手臂上的VENOM账目读数,一赔三百二的赔率让她拥有了三亿存款。

“来一场豪赌吧!Vha!”

“我能出卖的只有我自己!”

如今她看着夏夏手臂上的那串条形码,只能选择倔强地将自己“出卖”。

五哥略加思索,他换了副神情,他叫嚣着,终于有了点海盗的模样,如他的“船长”。

“好啊!坑蒙拐骗可是我的强项!”

“下一场,我的对手是谁?”苏绫问。

五哥:“我压根就没为你安排!因为第一场你就倒下了!”

苏绫:“现在你可以去安排了,把他给我安排得明明白白。”

五哥:“我该押哪边?”

苏绫:“当然是我这边!我可不是假货!”

五哥:“我该领命吗?船长?和你一样?内心没有后悔的立锥之地?”

“人和人之间需要距离,而我和贫穷的距离可能要远那么一点,是四点七尧米。”

维哈先生问。

“全身家当?”

苏绫直指那金发汉子的鼻梁,一手搂着夏夏的肩。

“Yet!我的水手!”

夏夏看着这俩人,心想你们读过书的果然不一样。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十章 通通销账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