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囚徒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从这里要另起一段。

僵尸行星一词,在天文用语中通常用来代指南鱼座的北落师门B,难以用红外波段搜索这颗行星,又因其宇宙尘埃残骸的“体质”,也被称为僵尸行星。

【大当家,我们的目的地是冥王星的冥卫三,又名许德拉,名称源流自罗马神话中的九头蛇怪。】

许德拉也同样被称为僵尸行星的原因则是,冥王星的五颗卫星在太阳系联邦的改造之下,变成了一颗颗大型卫星基站,而体量直径不超过五千公里的小型卫星,都变成了夹杂着人工尘埃云的殖民地,在红外波段显示下,它们就像是幽灵一样,难以直接观测。

【穿过相位差空间门,你能清晰地看见它的模样。】

通往火星大气的天基电梯异常牢固,它能对付火星上时速超过四百千米每小时的季风。

苏绫和大刘看着隔离门外,渐渐往下沉降的通信大楼——

“头儿,我第一次搭电梯。”大刘的脸上带着隐隐兴奋的潮红,大男孩的内心冒险因子在作祟。

通信大楼顶端的传送带上,电梯支架中仿若有一颗流星迸射而出,万事万物在飞逝下落。

苏绫:“你去过监狱吗?”

他们此行的目的地就是监狱,一座全太阳系联邦国的公共监狱。

“没去过,不过应该和区管所差不多?”大刘年少无知,哪里晓得劳动改造的地方和牢狱的差别?

苏绫:“我去过。”

大刘:“什么时候?头儿犯过事?多大的罪过?”

他们需要半个小时来突破火星稀薄的大气,登上火星天基空间站的太阳系铁道系统——上次苏绫前往火卫六也是搭的“银河火车”。

苏绫:“见过遗址。”

在地球上,第三次世界大战之后,依然残留着许许多多战前建筑的遗址,苏绫以往打工的矿场,便是以一处牢狱的劳役广场为基础建造的。

她见过许许多多的牢房与审问室,在会议室的黑板上依然残留着多年之前的会议记录,至于内容大多为管理牢犯的生活起居和安排娱乐活动,非常充实。

大刘:“能给我说说嘛?”

苏绫:“不行,你未成年。”

大刘:“唔…真的是因为未成年?”

大男孩眼神中吐露出委屈,两只手也不自觉地捂着肚子。

“假的。”苏绫歪着脑袋,眼神瞥过天基电梯外的“火车站”,“因为很无聊——如果我不告诉你的话,你能保持神秘感和新鲜感。”

“哈……谢谢头儿!”大刘听见苏绫“敷衍又认真”的回答,两眼一亮。

很多时候,小孩子就是这么好骗。

苏绫在牢狱中看见的东西,除了会议记录还有犯人们的手记,她是个很喜欢念书的人,更喜欢去阅读别人的日记,别人的思想。求知欲与好奇心在她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更别提那双明亮的眼睛里,能看穿大部分人内心的“特异功能”了。

两人买好了太阳系铁道的单程票,穿过人来人往的候车室,登上站台时已经是火星时间凌晨三点。

空港上除了他俩空无一人,天基平台上供氧系统呼出的暖风给人一种懒洋洋的感觉,也没有正常的旅客搭乘这班开往冥王星的班车。

大刘:“头儿,你说的是真的吗?”

“我对你说过一句真话吗?”苏绫反问。

她拉上眼罩,VENOM通信频道中放着上个世纪的滚石黑胶唱片。

大刘挥着双手比划,头巾跟着一抖一抖。

“就是……咱们是去找一个虐杀犯人的赏金目标对吧?”

苏绫:“没错,你应该好好看一下任务简报……我瞅瞅,附近的ID……大眼猫?”

“没错!那就是我!”大刘听见苏绫念出了自己的开元通宝ID,兴奋得手舞足蹈,他一直都是个喜欢把情绪表现得淋漓尽致的人,外向、热情又容易生气。

“那……那头儿真的会把我卖了嘛?”

苏绫:“具体是指?”

远方飘来了一艘穿梭机,机身像是一只蚕蛹,憨实浑圆,它身上不时涌现着磁流体立场护盾的淡黄色光泽,没有搭载舰炮,只是单纯的运输机,机身上还用中文写着四个大字。

【火星快车——】

苏绫:“谢谢话痨伙伴的友情播报,我是瞎了,但还有一只眼呢。”

大刘追问道:“赏金目标喜欢虐杀十一岁到二十一岁的青少年罪犯!所以……头儿说过的,要用咱们哥几个当诱饵,把他引出来,没错吧?”

苏绫:“你想听‘是’?”

大刘脸上立马露出害怕的表情,他抱着两肩,紧紧跟在苏绫身后。

“可我还不想死呀……”

苏绫:“要不我稍稍打扮一下,装作你们这类十来岁的鬼火少年模样,以身作盾去钓条大鱼,你来补个刀?”

大刘黄澄澄的眼睛转了又转,跟着苏绫钻进了穿梭机。

他说:“那可不行!我没头儿能打!要是头儿出了什么岔子,那不得一尸两命?”

“成语用错了。”苏绫随便找了个位置,反正这趟列车也没有其他乘客了。“那个词叫一箭双雕。”

大刘不好意思地笑了,用笑嘻嘻的样子给苏绫端茶倒水送咖啡献殷情。

“哎,头儿别笑话我啦!”

苏绫:“如果你没准备好——现在还有机会下车。”

“我可不就是准备好了!才把哥哥们都甩开的嘛。”大刘揉着脑袋,坐在苏绫身侧。“绫!我有事相求。”

窗外,火星快车渐渐离岗,矢量引擎将它推向了天基平台的相位差空间门。

“关于丫头的。”苏绫一语道破了大刘所想。

大刘笑得露出两排白皙的牙,眼睛眯成了缝。

“嗯!果然什么都瞒不过头儿,头儿是很聪明的人。”

苏绫:“谢谢夸奖。”

相位差空间门离远了看,由六十四个高能曲率节点链接而成,其中的可见光映出的景象,是无数星光高速运转的奇异空间,它们是人类在广袤的太阳系航行必不可少的“近路”。

——至此,在火星快车被空间门吞噬的瞬间,万事万物都安静下来,在超光速旅行的途中,透过窗户能看见万千璀璨飞逝而过的星辰。就像是电视机的雪花点那样。

苏绫第一次在相位差空间中保持清醒地观察着这个奇异世界。

而在大刘眼里也一样,他俩像是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趴在穿梭机的小窗上,看着外面的世界。

苏绫:“你能不能从我腿上下来。”

“刚才说到哪儿了?”大刘这才察觉到失礼之处。

苏绫:“你对丫头图谋不轨。”

大刘的脸上冒着冷汗,尴尬地笑着:“哪儿有!按照中国的说法,应该是明媒正娶!”

苏绫:“所以当了小跟屁虫,想跟我一块赚钱?早点弄足了嫁妆?”

“嫁……嫁妆?”大刘虽然不怎么懂中文,但这个意思还是明白的。

苏绫砸巴着嘴,数着指头,眼神中透出的光都叫做“贪财”。

“不不不!别算这个!我知道头儿很喜欢算账。”大刘在老大报价之前就连忙结束了话题。

苏绫:“那说点别的,太阳光照到冥王星需要五点五个小时,我们的车程不算意外的话,需要三个小时左右。”

她话锋一转。

“至于你这只鱼饵……实话和你说吧,我们会遇上太阳系中最狡猾的罪犯。”

大刘吞着唾沫,总觉得自己已经半截身子入土。

苏绫:“他是个男人,从生理上来说,头脑健全,思维敏捷,能使罪犯死得不明不白,有用的信息都留不下来,是非常难缠的对手。”

大刘笑得尴尬。

苏绫:“我不喜欢和聪明人作对。”

大刘连忙接道:“但是头儿你也很聪明呀。”

苏绫云淡风轻道:“对,我很聪明,从客观事实能推断出很多东西,达里奥,你早上特地刷过两次牙,你的牙龈受损,从门牙上的血丝看得出来,你不喜欢夜总会的老女人,急于换一份来钱快的工作。”

大刘越听越是不自在,就像浑身赤裸裸地暴露在老板面前。

苏绫接着说道。

“你是个洁身自好的人,但也会听从我的命令,你很喜欢讨巧卖乖,不论你对丫头是否忠诚,你都知道我很宠爱这个小女人,只要拿到了丫头,你就拿到了我的一半财产。”

“——我没有这个意思!头儿。”大刘捂着脸,心虚又做作。

“你的衣袖特地洗过,还有领口,你害怕让丫头或者我闻到上面的香水味,以免见面时留下坏印象,你的头巾没换,但上边有纸币的腥臊味,昨夜玩的很疯,你忠于自己的生理欲望,也有很高的精神诉求。”

“你说这些我可听不懂啦……”大刘索性坐到列车的另一边,离这危险的老板远一点。

苏绫翘着食指。

“意思就是,你又想舒服的活,又想有个真心爱人。很贪心喔。”

“而且……”

大刘:“而且什么?”

苏绫俏皮地笑出声来。

“你在临行前说,想要娶丫头。这种行为要是出现在一般向电影里,结局必死无疑!”

大刘脸色一变。

苏绫的脸在穿梭机的客舱冷光灯下,表情显得格外阴森。

“你说我会怎么使唤你呢?小鱼饵?”

“头儿!饶了我吧……我没有什么非分之想了!”大刘脸上满是委屈。

“达里奥,你要记得,我会卖了你,你也可以随时卖了我。”

苏绫说。

“我们要去的地方是一座囚牢。”

“这架列车也是一座囚牢。”

“人生也是一座囚牢。”

“许德拉囚禁了一万三千余位联邦罪犯。”

“相位差通道里,囚禁了我三个小时的自由时间。”

“人生囚禁了我们能用肉身做到的任何事——它叫人力有时穷。”

“它也囚禁了我的视角,这双眼睛就是我的囚窗,我透过它来看世界。”

大刘听夏夏说过,这位首领经常说一些似懂非懂的话。

但……就和亚夫讲的一样。

他一开始不明白亚夫为什么会说出这些话来。

“她是个爽朗的人。”

“就算是立马去死,也感觉毫无遗憾。”

可现在……

“——试着出卖我,达里奥,如果你想要什么,就伸出手去抓住,如果你能做到将我出卖,并且得到好处,也尽管试试。”

苏绫揉着腿,是刚才达里奥观察窗外风景时,不经意撑上去的压痕。

“我突然改变了想法!”

达里奥说。

苏绫:“嗯?”

达里奥退了半步,脑袋撞上了行李架。

他说。

“我想娶你!贪狼!”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三章 囚徒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