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三人成虎

……

……

夜晚八点的新上海市。

“喂喂喂!给我让开!”

徐亚夫握方向盘的手上全是汗,破车一路开进了新上海市的老城区,它本是破冰而立,后来河床重新灌进水,旧城河道错综复杂,道路规划一团乱麻。

路上的行人看着这辆横冲直撞的老爷车躲都躲不及,看它绝尘而去,身后尾随着十数辆摩托,车上的追兵个个人高马大,凶神恶煞。

大刘喊道:“这老哥到底惹了什么人?为什么这么多人都想要他的命!”

徐亚夫两眼透着猩红血丝,一夜没睡加上疲劳驾驶,高度紧张的精神状态叫他的身体苦不堪言。

身后不时响起的枪声让几个兄弟成了惊弓之鸟,亚夫小哥怒到了极点,抽出手来给了大声嚷嚷的达里奥一个耳光。

“闭嘴!安静!这时候别给我添乱!”

他差些抓不住方向盘,一路险象环生开进了巷道,撞翻了一个个垃圾桶,流浪狗的窝棚成了碎片,飘起的碎屑成了漫天的烟花,冲出小巷时,引发的交通骚乱响起了刺耳的喇叭。

当亚夫回过神来时,大刘站在后座上,手上拿着刀子,抵着他的后脑勺。

“你他妈居然敢打我?!珍妮姐都没打过我!你居然敢打我!?”

亚夫红了眼,他骂道:“好呀!来捅死我!来吧!你就是那个卧底对吧!?”

道路两侧的霓虹灯牌美极了——那是几兄弟从来没见过的美景,卫星城的工业区只有起重机破冰的噪音和油泥,连理发店的招牌上都染着灰尘,每一天的伙食除了清肺消火的凉茶,便是带着沙子的食堂糙饭。

“你在说什么?亚夫!为什么我听不懂?”大刘咄咄逼人道:“我是个外国人,所以你会看不起我?会冤枉我?哥哥们很多话我都听不懂!我已经很努力在听了!”

徐亚夫:“我不知道……”

刚过了北京路的路牌,商业街上的行人来来往往,身上戴的金银,手里捧的小食,都像是一个个精雕细研的艺术品。

“我也不知道!看看大哥!”大刘的刀指向了别处,后座上,北辰脸色苍白,因为失血过多依然昏迷不醒。

“想想贪狼!”

徐亚夫运动服背后的“仁义”二字也变成了血红色,仿佛他的【开元通宝】在全力运转。

“我感觉我无处可逃……”徐亚夫眼中是熙熙攘攘的人群,他们看向自己时仿佛在避着洪水猛兽。

他们是匪帮,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都怪这家伙!”大刘拉住了五哥的衣领,刀子比着那金毛男的脖子,要戳出血来。

五哥嬉皮笑脸道:“冷静,嘿嘿,冷静点儿。”

反倒是这副不上心的态度将大刘心中的火药桶彻底点燃了!

“你这窝囊废!真想不明白珍妮姐到底看上你哪点了!”大刘的唾沫星子喷了五哥一脸。“我这就把你的脑袋拿去换了钱,找几个男人把大姐伺候得舒服了!之后什么都好说!”

亚夫:“大刘!”

“闭嘴!要是大哥死了,我一定让他赔命!”大刘攥紧了五哥的衣领,一点点将刀子递了进去。

“饶了我吧……”五哥面露难色,脖颈的撕伤叫他面部肌肉不自然地抽搐着:“我也快奔三的人了,早就不是你们古惑仔的年龄,动不动就使刀子见血也太刺激了。”

维哈这副软弱的态度反倒叫大刘怒火中烧,刀子又往皮肉里去三分。

“大刘,珍妮姐不会原谅你的!”徐亚夫额头满是冷汗。

“喂!你在紧张什么?”大刘的眼神变得冰冷。

“按照五仙会的说法,活的维哈是五百万赏金,会说话的一千万。活蹦乱跳的两千万……你在害怕我割开他的气管吗?”

徐亚夫:“你怀疑我?”

“不是怀疑喔……”大刘冷言冷语道:“你说我是叛徒,我就不能报复一下吗?”

为了躲避追兵,徐亚夫推着方向盘驶进了河湾区的小道。

徐亚夫反问:“咱们几个谁更需要钱?”

大刘收了刀子:“我是很缺钱,我想回家,火星是你们中国人的地盘,想回家得要一大笔钱。可你不也一样吗?”

“对……我也一样。”徐亚夫喃喃道。

“你说过,你想要个大庄园,有几个保姆天天能伺候你吃喝,有一片田,只要每天干干农活,娶一个漂亮老婆就行了。这些得花上不少钱吧?至少修车是绝对拿不到的。”大刘振振有词:“珍妮姐不许我们杀人,也不许我们贩毒,一切暴利相关的黑帮生意都不许沾,我们是什么玩意?披着臭虫的皮,却要像蜜蜂一样辛勤?”

五哥捂着脖子上的豁口,还好只是皮肉伤,大刘下刀的位置很精准,是个老手了。

亚夫驾车一头钻进了某个超市仓库的库房,停车的瞬间熄火灭灯,他跳下车迅速拉上了大门。前来询事的保安叫他一拳放倒。

听门外徐徐驶过十来辆摩托,引擎声就像是催命铃!知道它们走远了,亚夫才松了一口气。

“甩掉了……”

大刘意外地平静,他那头红发在库房冷光灯下格外刺眼。

“你会是叛徒吗?”

车上五哥抱住了脑袋,脸色铁青,气氛沉重得让他喘不过气来。

徐亚夫的声音极小,怕将敌人引来,但大刘听得清楚:“我和你当兄弟八年多,从来没有背叛过你们,挨打的是我,吃苦受累的也是我。”

“你委屈了?过够了这种苦日子了?你把他们引走是想独吞赏金吗?”大刘句句诛心。

徐亚夫:“你那么大声是想把敌人引来?大哥会死的!”

“这会儿你开始关心大哥了?”大刘从腰间掏出枪来,直直指着徐亚夫的眉心。

“你!你居然会用枪指着我……”徐亚夫兀然间两眼失神。

大刘脸上满是委屈,他差些哭出来,“大哥说会把背后都交给我们,可我们几个总是照顾不好自己,我总得留点保命的手段!不能再给他添麻烦了!”

“我说……”

五哥这时候从车里冒出头来。立马叫大刘用枪指着脑袋。

“别别别别别!”

五哥紧张道。

“别激动!”

大刘红着眼,他多希望像往常一样,有个人能来告诉他该做什么,以往这个角色要么是珍妮大姐,要么是北辰大哥,现在这男人的内心一片迷茫。

“我说……”五哥此时倒是冷静下来了,“咱们一直叫人跟踪,反倒是现在人家跟不上来了。躲在暗处的二五仔要么是不在我身边……”

“要么……”

三人不约而同地盯向了后座上,昏迷不醒的北辰。

大刘的眼中异色频频闪动。

徐亚夫捂着嘴,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喂……贪狼有联络过我们吗?”大刘问。

徐亚夫:“刚发了消息,在问我们的位置,路上遇见了好几拨敌人,比咱们这儿要多多了。”

“也就是说……在分岔路口匝道之后,他们就丢失了我们的位置。”大刘推测道。

徐亚夫眼神凛然:“如果贪狼是叛徒呢?”

五哥仿佛变了一个人,恶语相向。

“崽种,注意你的言行,请不要侮辱我的女儿。”

大刘怒道:“我不相信是大哥……我不会相信这种事的!”

徐亚夫问:“你的眼睛能看穿许多电子设备,咱们中没有被植入异常GPS定位的信号对吗?那只能是活体用语言传述的信息了!”

“不会的……不会的……”大刘的思绪乱成了麻,“我们离市中心有多远?”

徐亚夫:“三公里。”

大刘放下了枪,他扒着库房的门缝,听见外边嘈杂的警铃,他们呆不了多久,车肯定是不能用了!

“我……”

“亚夫,我不是叛徒。”

“我也不是……”徐亚夫的解释显得非常苍白无力。

“我去引开他们。”大刘刚想提拉卷闸门,叫亚夫一脚踩住了手。

徐亚夫:“不……我去,说好的,论挨打你们都比不上我。”

五哥耸耸肩,这对难兄难弟的境遇实然让人颇为无奈。

“辛苦你们了。”

维哈·阿尔弗雷德的语气平静。

他想过无数次自己的死法,就像是他做过无数次亏心事时,早早埋下的伏笔。

“上个户头这种事儿,还是我一个人自己去吧?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十一章 三人成虎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