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你看上去很好吃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嘁……一群臭鱼烂虾也来挡路,真是不知死活。”亚夫抽出两条多节铁鞭,望着茫茫多的杂鱼军。

“你这么讲话很容易变成标准电视剧里活不过一分半的反派角色的。”苏绫提示道。

巴巴问:“为什么顺儿爷要拉一大帮子租客来劫道?”

“不晓得,不清楚,不明白。”大刘说了等于没说。

“小心,他有狙击手。”珍妮姐提醒着几位:“有多少个?”

“一百三十七,当古惑仔,当然要人多才够威。”大刘两只蛇瞳微微收缩,扫过人群,望及亭台楼阁,陡然放大——

“别大意,我的身后就交给你们了。”北辰正儿八经地答话反倒是众人中唯一的清流。

砰!

2:32 S

又是一记尖啸枪鸣!

队伍里的观察员大刘应声仰倒,仿佛在看见狙击客的瞬间,就叫对方早早做好了瞄点!

北辰牙关紧咬,宽大的臂膀将几个伙伴揽在身后。

“可恶!红毛被干掉了吗?”

第一回合……他们就已经少了个兄弟。

巴巴捂着脑袋,言语动作中透露着惊恐。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的!大姐头!我会死吗?子弹能杀死我吗!?为什么呀!”

珍妮攥紧了拳头,死死盯着人群中的顺儿。

那个男孩儿咧嘴大笑,拍手叫好。

“打得准!爷爷有赏啦!维哈!你的姘头护不住你!谁都保不了你!我可是花了大价钱请来的金牌杀手,人家手下从来没有活口!”

亚夫的眼神变得异常锐利,他几次想要从北辰的腋下钻出去,都叫大哥夹住了脑袋。

他两眼发红,身后的仁义二字已经成了血红色,仿佛罗夏墨迹测试那样,标识着情绪。

“喂!大哥!说好的我们当中只有我能挨打!论挨打我可不输任何人!”

北辰:“住口啊!看看他们……”

人群渐渐围了上来,那些个租户脸上带着深深的黑眼圈,两颊凹陷,形如僵尸,都失去了灵魂一般,眼中透着畏惧的神色。

巴巴:“我好想吃大刘做的火山辣椒烩饭……”

他们尚且年轻,除了习武和修车,珍妮姐也只让哥几个出勤收收皇后大道的保护费。

大刘甚至从来没踏出过卫星城一步,对几个第三世界的下等人来说,除了陈伯的修车行和八哥堂口。

任何地方都代表“危险”。

“大哥!放开我!我不要坐着等死!”亚夫话音未落。

砰!

又一发子弹钻过北辰的发梢,直射进珍妮胸腔。

李珍妮女士在苏绫身侧直直倒下,金色的肩披散了一地,一滴血都没淌出来。

“第五大道皇后路的红花双棍死啦!死在我顺儿手下!你们还有什么法子?快用出来!快用出来呀!”顺儿牙尖嘴利,唾沫横飞,浮夸的肢体动作在他不过十二三岁的年纪看来怪异又骇人。

“混账东西!”

亚夫挣开了北辰的钳制,往好似尸潮的人群中冲去。

苏绫却在刚才枪响的瞬间,察觉到了瞄准镜的光源——依据射击方向来看,是正东,在七十五度夹角的唐式拱顶琉璃瓦上。

“他趴着……”苏绫默念道:“在观察我们,躲在太阳里,是个非常优秀的狙击手。”

仿佛身体像是婴孩一样置于狼窝中,浑身都透着危险的信号,苏绫的本能让她感觉不安,下一颗子弹会落在自己脑袋上,她就这么微微偏了半步,那瞬间——

——她感觉整个世界都变慢了。

静若处子,动如脱兔。

砰!

一朵火花在脚边炸开,跳弹划开了苏绫的眼罩,蓝汪汪的电子义眼捕捉着子弹动态,眼前巴巴叫这枚枪弹打得一个踉跄,颓然倒地。

北辰:“不是说好了!背后就交给你们了吗!你们这群家伙……”

亚夫刚冲进异人当中,两条钢鞭舞成了花,可纵使他能耐再大也是单打独斗,身上带上伤的瞬间,脸色一黑,两腿一软,叫租客齐齐按着脑袋捶得再也爬不起来了。

苏绫:“他们的牙有毒。是他吗?”

所见顺儿手上有一枚翠玉扳指,就像是VENOM的纳米机关一样,不时浮现着磁流体读数。

北辰回过神来时,身边横着几个兄弟,心中倍感凄凉。

不过一呼一吸,身侧的苏绫也没了踪影。

“可恶……一群靠不住的烂仔货色。”

北辰一声怒吼,身形像是鼓气球一样胀了几分,眼角带着泪花,很难想象这八尺的壮汉能在众目睽睽中哭出来。

“都是你的错!维哈!大姐怎么会看上你这样的孬种!”

“好不容易我才认识这几个烂仔!好不容易才收拾好身体和心!我努力了多久才学会的开车啊!大姐连方向盘都没让我碰过!”

“我还有好多好多想做的事情……”

咚——

一脚踏上钢铁路面,他像一头熊,肌肉虬札拧结,端着拳樁,望着齐齐涌上的“杂鱼军”,拳脚并用,每一下都是催筋断骨!

一个个租户如脱线木偶,让这莽汉打得横飞出去。

此时此刻,琉璃瓦上趴着的狙击手捂着大帽子。

她看上去不过十五六岁,是个很精神的姑娘,戴着一只金丝单镜,金发,身上套着长皮靴和大衣,皮裤勾出了下半身性感的曲线,地上划着一个“正”字,还差一笔。

手中握着一柄复古的拉杆撞锤枪,红包木,枪管很粗。

“三百块……我~!来~!啦~!”

砰!——

“嘤!”

她惊慌失措地看着天空。

手中的烟枪叫一个大姐姐握着枪管,红得发烫,青烟飘上天,往云朵去。

那是玛丽第一次见到苏绫——她今年十五岁,也是第一次射失。

她看见那个大姐姐遮住了太阳,拳头攥得紧紧的,有汗水从手肘滴下来,落在她脸上,一片清凉。

那个大姐姐在笑,笑容里透着寒。

玛丽不知道这家伙怎么爬上三十三层高楼的,也不知道对方何来的勇气,吹着高楼风,踩着一双奇异的粗高跟,敢在琉璃瓦上和自己作对。

但那些都不重要……

“给我放开……放开!”玛丽扯着枪,震声道:“你放开!”

苏绫不动声色,扣着拉杆,一声声铿锵,将子弹卸了个干净。

“如果我是你,我不会留在一个位置开两枪。”

“你!你这个阴险小人!”玛丽的玩具叫苏绫抢去,开始蛮不讲理。

“嗯,多谢夸奖。”苏绫比着手中精美的枪械,仔细端详着包木上的金丝花绣,另一只手紧紧抓住了玛丽的头发,叫玛丽疼得浑身发抖,不听使唤,可乱动几下,脚边就是深渊万丈。

“把它…把它还给我!然后站好咯!给我站好咯!让我打烂你的脑袋!”玛丽拍着苏绫的臂膀,她可没阿绫那么高。

苏绫:“嗯……除了不让你好好射的,都算阴险小人?”

“没错!”玛丽应道。

“还给你。”苏绫松开了手,将枪还给玛丽。

玛丽小姐站直了身,有了底气。

她恶狠狠地盯着苏绫,口中念念有词。

“三百块!你不值三百块!老板要杀的人没你一份!我才不浪费子弹。”-

说完她又屏气凝神,瞄准了楼下的北辰。

从亭台上往下看,北辰的身姿好似一头巨熊,浑身散着汗水蒸腾而发的白雾,身形矫健,十字路口已经躺了不少租客,多是骨折吐血,不省人事。

玛丽认认真真瞄着那壮汉,可额头上的汗却越来越多。

身边那个家伙!真碍事!——玛丽想着,却没法回避身侧来自苏绫的目光。只要有人盯着她,她就没有安全感,连瞄准的集中力都无法保持了。

“你!你能告诉我名字吗!?”玛丽又急又气的。

苏绫:“苏绫。”

“谢谢!苏绫!”玛丽刚想开火,又叫苏绫喊住了。

“为什么要这么做?”苏绫问。

玛丽答:“如果不是陌生人,我就能握紧枪。”

苏绫凑近了,停在玛丽的耳侧。

“可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呢。”

从耳旁吹来的妖风弄得玛丽内心发痒,她憷了半天没回过神来。

“玛丽!我叫玛丽!你起开!”

这方言倒是挺可爱的——苏绫摸着下巴让开了道。

见玛丽凝神静气,端正了枪,两眼露出凶厉之色。

“三百……三百块!”

苏绫:“有事儿没告诉你……那个,你好像。”

玛丽一口气卸了大半,她恼怒又害羞。

“妞!你别说话!你咋这么多话!你是咕咕吗!”

见十字路口的租客倒的越多,玛丽就越是着急,老板的脸色越来越差,听不见枪声,那钱也没有了!吃的和穿的也没啦!

玛丽跺脚满脸通红。

“闭嘴闭嘴闭嘴!”

苏绫:“哦……其实……”

“闭嘴闭嘴闭嘴!”

玛丽歪脑袋瞄准,狠狠扣下扳机。

咔嚓——

苏绫:“你忘记上子弹了。”

玛丽的脖子根渐渐爬上红霞,一路往脑门去。

她摸向腰上的小包,想掏出弹药。

苏绫的手探向悬崖边,松开双手掌心。叮叮当当数十枚子弹落了下去。

“我提醒过你的……你自己又不听,听了也不做,做了还做错,错了又不认,认了也不服气。”

苏绫说。

“你这样真的让我很难做呀。”

“你!你这个怪人!”玛丽气得刚想摔枪,又想这可是宝贝,花了不少钱呢!又小心翼翼地抱在怀里。

“我哪里怪了?”苏绫一言不合上来搂着小妞的肩,一块推搡往崖边走。

玛丽慌了神,“别别别!”

直到两人看见这城寨里最靓的景,听着午风凄厉的音。

苏绫:“看……”

玛丽闭着眼,透过指缝,看见十字路口那头熊收拾了老板的小喽啰,提着老板像是提着一只鸡仔的样子。

“完蛋啦!没钱了……”

苏绫:“你还没说呢,为什么我是个怪人。”

“我杀了你的同伙!还杀了你的老板!你不杀我,也不放了我!你要干嘛!?不是怪人嘛?”玛丽嚷嚷道。

“嘁……”苏绫翻了个白眼,两腿轻轻一点,珍妮姐送的高跟鞋带着她的身子,抱着玛丽小姐跳到了另一座矮楼的脚手架上。

几个纵跃,就带着她们回到了地上。

北辰站在十字路口,身旁“尸”积如山,他颇感苍凉,内心悲恸。

“喂!!!你们就这样丢下我了?”

“喂!!!喂!!!说好的……我的背后交给你们了呢?!”

他手中的顺儿昏迷不醒,像是让这头悍熊捏得背过气去了。

苏绫落了地,踢了踢地上的大刘。

“好了好了好了,差不多行了。”

原本中枪倒地的大刘抽冷子起了尸,嘴里咬着一颗子弹。

“哇!吓死我了!”

珍妮姐翻了个身,手指间落下一颗捏扁的弹丸。

“啊……刚才头有些晕了,可能是月事来的比较早。”

亚夫从一堆租客里爬了出来,面有愠色。

“可恶……如果是一对一的话……我不怕任何人!”

北辰脸上的青筋越来越多……最后他抓起巴巴!怒不可遏。

“你也在装死吗!!!”

巴巴冷静道:“不不不,我确实中弹了。”

他从身后摸出来一把血,抹在北辰脸上。

“你闻闻,你闻闻看,是不是真的。”

北辰:“哦。不好意思,错怪你了。”

玛丽越听心里越不是滋味。

“原来……我不厉害的呀……”

不是顺儿请来的杀手也次了些,只是这哥几个用碳素装甲拦截弹头的动态视力过于恐怖,唯一中弹的巴巴也是叫地面的跳弹弹道打了个措手不及,在背脊肩头肉开了个孔。

“哈!哈!哈!”

五哥听见了几人的谈话声,这才冒了头。

“刚才是谁叫我滚出去的?带种讲多次啊!”

可这家伙刚叫唤几句,就让几个兄弟姐妹和善的眼神齐齐逼回了巴士里。

苏绫腿上的粗高跟靴变形归位,重新变成了船靴细跟的样子。

她感受着下肢的肌理变化,刚想开口却叫珍妮姐的眼神逼得将疑问吞回了肚子里。

“你胸小,腿也细,比我适合它。”

珍妮姐的话叫苏绫颜艺了一回。

她难得颜艺一回。

要用丫头往外看的心情,就像是见了鬼。

丫头看见阿绫翻着白眼,表情狰狞,歪着嘴巴吐舌头,脸上全都写着“想吃人”。

“我一定在做梦。”

丫头打了个哈欠,倒头接着睡下了。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五章 你看上去很好吃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