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不打女人而已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

……

3:38 S

第二天,夏夏起了个早。提着塑料袋,里边满满装着百来个硬币。

她带着阿绫给她的一百来块现金,避开了龙华主干道人来人往的出工高峰期人流,选了一条偏远的小道,要给阿绫买电解质溶液。

每一个拥有VENOM的家伙都少不了这种饮品,它看上去透着纯净的蓝色,其中蕴含的电解质能为肌体和VENOM的纳米机械提供能量,是每一个天宫人生活的必需品,在地球,电解质溶液也算不上什么稀罕货,因为需要它的人很少很少,它很难喝,可用于人体吸收的能量少的和一个玉米棒差不多,但VENOM却很需要它。

夏夏抱着强烈好奇心,思考着自己今后的人生。

她的手臂上那串条形码一直在提醒着她,她与地球人不同,今后也是要依靠着这种“饮料”来生活。

“——喂!小崽子!你还要倒腾多久!?我赶时间!”身后传来一句粗声粗气的喝骂。

“很快的…抱歉,很快。”夏夏回应着身后的大叔,她特地挑了人烟稀少之处来买电解质,就是想尝尝未来生活里的“必备饮品”,没想到这种地方还能撞上人。

夏夏小心翼翼地拧开瓶盖,刚想喝上一口,叫身后之人狠狠拧住了腕。

“喂!”那大叔眼神冰冷:“你在干什么?死丫头。”

夏夏害怕极了,她这才看清楚那大叔的模样,从眼神中透着一股狠厉劲,是个外国人,手臂上有着和阿绫一样的磁流体读数,那是VENOM的象征。

她颤颤巍巍地答道:“我…我想试试…”

“你没有爸爸妈妈吗?”阿叔说:“难道你父母没告诉你,喝了这东西会生病?会疼?会死?”

夏夏小脸变得煞白,但比起阿叔口中的毒药,夏夏还是觉得阿叔可怕一点。

“滚回家!别在这儿碍事。”阿叔满脸嫌弃,将夏夏扯到一旁,电解质溶液扔去她怀里,“要死也别死在这儿。”

夏夏仿佛吓傻了,她呆呆地抱住了广口瓶,拧紧了瓶盖,一路往家的方向去,远远还听见那阿叔喝下电解质的饱嗝声,以及那一句……

“心情好一点,姑娘当在花季盛开,毕竟我不打女人。”

夏夏皱着两片小眉毛,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对她来说,每一天都抱着对故乡的好奇,每一个夜晚都希望能在软床上醒来——在天宫上的居住空间站,在大房子里,在阿绫软趴趴的腿上,腰上,小肚子上醒过来。然后像大人一样,喝一口这种一点都不值钱,但是很管用的饮料。

蓝色的瓶子里,纯净的溶液对这个好奇宝宝产生了致命的吸引力。夏夏看着清晨朝露朦胧之后的太阳,想起来老街还有一间酒吧。那里面有一种饮料叫做蓝鹦鹉夫人,是鸡尾酒,但酒精的部分就用电解质来代替了。

“我要喝!!!”夏夏和人来疯似的吼了一句,引得路人捂着嘴,让这犯傻的丫头逗笑了。

“Rua!”夏夏抱紧了瓶子,凶了一眼,就像是让那阿叔凶了好几眼,她得还回去才解气,朝着那些个叔叔阿姨们亮着虎牙:“我不管!就要喝!哼!”

她开始奔跑,跑向记忆中的那个灯红酒绿的街口,跑向那张大招牌,跑到了柜台前,看着浓妆艳抹的大姐姐,看着大姐姐手里的小招牌和亲切的笑容。

不过她马上就开始害怕了……

倒不是夏夏怯场什么的,这小丫头十六瓦电力供应的大脑还不足以点亮一个冰箱里的灯泡,她大部分时间都在放弃思考与大脑关机的两种状态中,能让她害怕的事物,是酒吧圆桌上,那个熟悉的声音。

是刚才朝她凶形恶相,大声嚷嚷的阿叔,他手里捏着一把扑克牌,脸上没什么好颜色看,可身上却有亮闪闪的东西。

她看见那阿叔身上撒了亮晶晶的橙色荧光液,还有招待小姐姐花容失色,鞠躬不止的道歉模样。

阿叔朝着那小姐姐吼。

“你怎么搞的啊!让我很为难呀!出门碰见个晦气的死丫头,没想到霉运会跟着我一路跑到酒吧来!今天我肯定会把内裤都输掉!”

“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酒保姐姐退了下来,小声对夏夏问道:“嘿!你成年了嘛?”

夏夏怂成了团,她蹲了下去,尽量不让人发现,一点点往门口挪。还能听见暴躁阿叔的牢骚。

“喂喂喂!道歉有用的话!我划了你的脸再道歉就行了吧!?”

“你委屈巴巴的样子像什么话?现在委屈的应该是我!”

阿叔喷着唾沫星子,一旁牌友似是看不下去,出来提点了几句,侍应生抿着嘴,好像随时都能哭出来。

“喂,天蝎……你好歹是个男人。”

“男人就该让着女人了吗?!”阿叔扔了牌,抱着手一副理不直气也壮的样子,满脸嫌弃地对小姐姐说。

“心情好一点,姑娘当在花季盛开,毕竟我不打女人。”

侍应生听不太懂这一句,好像是……放过自己了?她收拾着盘子和碎酒杯,小心翼翼地退得更远了。

夏夏全程目睹了这场小插曲,心中对电解质的好奇心也没了,只想早点儿回去。可她听见……

“天蝎,你多大的人了,和小孩子似的。好歹是个站上光环擂台的人,你也有一等星的腰带呀。来来来,下注。”牌友道。

这句话勾起了夏夏的小心思,她想多听一会,哪怕听到任何一句有关擂台上的情报,都能帮到阿绫一点半点。

那个阿叔看上去很壮,看上去三十来岁, 眼窝很深,第一眼所见就是那种狠厉的“社会人”,不是华裔,看上去有典型的西欧帅哥的感觉,夏夏凑了过去,想继续偷偷听几句。

可是——

——夏夏显然高估了自己的智商,她就这么光明正大的凑了过去,用瓶装饮料挡住了脸,从夹缝里看着阿叔打牌的样子,听着一句又一句无关痛痒的家常,她没事儿走来走去的举动显然被对方发现了。

天蝎——一个光环擂台上普普通通的打手,此时内心火气上涌,他左右观望,狐疑地盯着身后那个小丫头,看着对方一副“假装四处看风景”的样子,做贼心虚又好奇宝宝的神态。

他的内心就像是让蚂蚁蛀了孔,有无数“大情绪”要流淌出来。

“喂喂喂!你看什么呢!”

夏夏让这一句震声厉喝惊得一屁股坐在地上,疼得两颊泛红。她揉着眼睛,想起阿绫说过的话。

“你要受欺负不慌,坐地上就是哭!如果没人帮!尥蹶子撒丫子跑路叫一个讲究,他要敢动手,谁怂谁是狗!”

夏夏这时依据这套理论做出了最合理的应对。

“唔……呜——汪!”

天蝎脸上的表情变得很精彩。

他看着那小丫头就这么坐在地上,瓶瓶罐罐撒了一地,还汪了一句——

“——我真是受不了女人。”

天蝎眉头紧皱,牌友却笑得人仰马翻,调侃着。

“你的小粉丝吗?”

“不知道!”天蝎嘟囔着。

“不给个签名?那你可真绝情唷。”

天蝎回道:“我管她死活。”

夏夏看阿叔没反应,这才试着从地上爬起来,可就在这时——隔壁的牌桌闹出了大岔子,某个阴暗的角落里,夏夏听见嘈杂的酒吧里爆出一声刺耳尖锐的摔杯子声。还一句粗声粗气的喝骂。

“你他妈出老千!”

紧接着就是惨叫声,呼痛声,欢呼声和叫骂声。

天蝎:“聒噪。”

乱象蔓延开来,那一角围满了看热闹的人,就像是秃鹫见了将死之人,好事的家伙们齐齐涌了上去。

不消一会,几个呼吸之间,声音渐弱,夏夏刚想回家,把一个个瓶子收拾好,抱在怀里,又听见那头传来一声惨厉的惊呼!

人群像是退潮顺流的游鱼散开!当中亮出了一把漆黑的手枪!它扫过每个人的脑袋,都跟着抱头低下去。就在这时——

——枪走火了。

牌友抬抬手,用手中的树脂酒杯挡在身前,酒杯让弹丸击中,一瞬间碎成了无数块,那人表情镇定又淡然,仿佛已经见过无数次这种阵仗。

而夏夏张着嘴,仿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听见了水滴声。

她看见那个暴躁的阿叔,强而有力的手臂挡在了自己的小脑袋前边,好几块裂片扎进了阿叔的掌心。带着子弹弹丸擦过VENOM装甲的黑痕“墨迹”,从伤口淌下血来,她听见的声音就是这个。

天蝎骂骂咧咧的。

“滚啊!滚回家喝奶去吧!看见你就烦!”

夏夏“怵”了一声,头也不回地跑了。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七章 不打女人而已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