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忘恩负义,真实流氓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夜深了,火星公转的自然日时间比地球多三十七分钟——落日的余晖在天边留下了一片白。

4:17 S

它透过冰冷的玻璃窗洒在北辰身上,映着这硬汉薄情寡义的唇,刀削斧凿的脸。

“我没有什么苦衷。”

不等两个小弟多问一句,北辰捂着腰上让鼠大仙劈开的伤,步子沉如山岳,一手抓住了大刘,毫无反抗之力的侦查员被北辰绑了个严严实实,嘴巴也叫胶带封上。

徐亚夫眼睁睁看着同伴受缚,可怀中的软鞭却怎么也抽不出去,珍妮姐告诉过他,永远别向北辰大哥动手,哪怕北辰大哥要他亚夫的命。

维哈打开车门,算是按照“合规手续”下了车,他拍打着身上的尘土,收拾着门面,蓝汪汪的大眼睛里透着深邃的神。

他养过很多孩子,记得的不记得的也有很多,也记不得北辰的脸,但那壮汉身后的刀伤却令他记忆如新。

“我想起来啦……你是。”

“对,是我。”

北辰见徐亚夫不反抗,索性扯了兄弟的软鞭,将亚夫也绑了起来,吊在电扇上。

“背上插着刀子的小孩。”维哈摸着袖口,将腕表取下。

北辰所见,那个金发男的神情和当年无异,一改之前的嬉皮笑脸,就像是褪下了平易近人的伪装,家养的调皮猫咪重新换上了狮子的尖牙和利爪。

北辰:“你不问问题了?”

“他们都问了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很多问题。”维哈伸了个懒腰,活动开手脚:“无非关于钱、命、权,这些玩意儿说了一遍又一遍,我听得耳朵生茧,无所谓啦。”

北辰:“那就好,你也不想死个明白。”

“每天都有无数个人到死都不明白自己的死因,如果凡事都要追根究底,我也活不到今天。”维哈沉声答。

他们不过十二步的距离,身高相仿,年龄差距有十二岁。但对于维哈来说,北辰看上去就像个压根无法正面击败的敌人。

北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香烟,和一支枪,他抽出一支抛给维哈,自顾自地点上,又将打火机从地板上滑去维哈那头。

钢制打火机撞上维哈的皮鞋,伴着一支滚动不止的卷烟。

“我有很多问题想问,维哈先生。”

北辰吊着眼,青烟浮上他的头发,聚散不定,伴着窗外蓄水槽反射进来的浮光掠影,蝴蝶发卡透着妖艳的紫。

五哥捡起了烟和打火机,也给自己点上。

“有话直说。”

北辰:“当初你救下我时,在想什么呢?”

五哥:“我没有救你。”

这话让北辰鲜有失礼之色,脸上的肌肉不自然地抽搐着。

“那为什么要给我吃的?”

五哥:“珍妮喜欢一个讲信义有爱心的人当做她的生意伙伴,你刚好给了我这个机会。我当然不会放过你,我会给你吃喝,会帮你处理伤口,力所能及之事举手之劳,换了一单生意,这很好。”

烟叶燃烧时作细微的脆响,北辰捏着香水瓶枪械,几次想抬起枪口,又放下了手。

他接着问:“陈伯说过,做生意要讲信用。”

五哥道:“对,这是见面时,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他在提醒你,要对珍妮姐守信。”北辰说。

“珍妮在合同上私自添加条款的事儿大家心知肚明,这不符合契约精神,我提倡自由恋爱。”五哥耸耸肩,抱着双手作无所谓的态度。

北辰:“你爽约了许多次,但她依然心心念念着你这个金毛混账。”

“我并不是个优秀的男人,如你所见,胆小怕事,懦弱无为,坑害亲友,连女儿都能利用一把。”维哈细细数着自己的罪行。

北辰举起枪,直指维哈的眉心。

“是这样吗?”

维哈左右偏转着脑袋,可避不开北辰的枪口。

“就是这样,我教育着每个养子养女,要做忘恩负义的流氓,如果在这个世上太实诚,是很难活下去的。”

北辰:“但我从珍妮姐那儿听来的不一样。”

维哈:“她说什么了?”

北辰:“她说……”

【听风怒吼……】

库房门外传来了歌声!

是WALKMAN播放磁带的声音,是苏绫……而那首歌也正是《The Chian》

【地球绕着太阳转了一周。】

咚——

大门猛然叫苏绫撞开,又叫这莽撞的丫头死死拉上板门,她看见仓库里的一幕,脸上满是“你他妈在逗我?”的表情。

【在暗影中狂奔——你的爱,你的谎】

大刘和生鲜扔在一块,绑得和要上烤架的鸭子一样,天花板吊扇上挂着亚夫,眼睛里还叫北辰蒙上了。

【如今你不再回首。】

“你们……”苏绫眼神微妙,“玩监禁PLAY啊?”

【如果现在你不爱我了!】

不等她多说一句,门外匆匆忙忙跑过十几号人,步子杂乱,停在仓库门口。

【也不用再爱我一遍!】

“喂!你跑不掉了!乖乖出来吧!”

“我们五仙会的人不会放过维哈的!”

“至于你,那么能打,不如投降做个堂口的太太,保你下半辈子衣食无忧!”

就是他们看到的那样,苏绫给几个老哥把五仙会的主力军全引来了。

北辰快步上前,死死扣住了维哈的脖子,用枪指着维哈的太阳穴。

“滚出去!苏绫。”

不过短短几息,从两个小哥玩绳子的高难度姿势来看,苏绫也想明白了七七八八。

“你要一个人吃掉维哈?还是说你不想让他死,要偷偷放走他?”

此情此景,眼前这个家伙肯定就是埋伏在珍妮姐身边的暗桩,依照五仙会的五仙来排,那柳、灰、黄三人已经现身,分别代表东北萨满教中的蛇、鼠、黄狼。

而眼前这位北辰,看来就是刺猬,是【白】了。

北辰:“听话!小姑娘,给我出去!乖乖听话!这样大家都会平安无事,你不会少半根毫毛。”

“我不会放弃他。”苏绫答。

北辰:“你也缺钱?”

苏绫:“因为他要我做一个忘恩负义的人。”

北辰眼神闪烁不定,仿佛做贼心虚。

维哈:“听他的话,小丫头。”

“你的恩情我都忘了,因为一笔笔账记下,我的脑袋瓜再聪明也没法清账,可你的义气我要背在身上。”

“做个选择题,维哈。”北辰遇上冥顽不灵的苏绫很是苦恼,索性将这个问题丢给了五哥:“让她滚出去,乖乖投降,我会带着你离开这儿,换一份赏。”

五哥:“我会死吗?”

北辰:“谁知道呢?”

苏绫:“第二个选择是什么。”

“你出去引开那群追兵,我带着维哈离开这儿,和珍妮碰头,我放过你了,你死了珍妮姐会伤心。”北辰道。

五哥:“她会死吗?”

苏绫:“谁知道呢?”

看苏绫身上伤痕累累,一条臂膀已经完全废了,眼神浑浊,吐着寒气,浑身因为疼痛而不自觉地痉挛抽搐着。

就像是一道简单又复杂的伦理题。

不等维哈开口,苏绫已经做出了行动!

“我选第三项,把你弄残废了,然后带他走。”

她的【开元通宝】所做护臂已经攀上了臂膀,一个劲的朝着北辰冲去!

“别过来!我知道你很强!贪狼……”北辰锢住维哈往后退了几分,手中枪械已经叩开了撞锤。

可撞锤要击中底火之前,就叫维哈一指塞进了膛尾,堵得严严实实。

“我不会坐以待毙,北辰。”

眼看苏绫的拳头越来越近!北辰拧着维哈的脖子,猛然转身,将毫无防备的后辈留给了强敌,两口死死掐住了维哈的动脉。

苏绫一拳捶上北辰的背,原本完好无损的右臂生生迸出血来……震得她退开好几步,急喘不止。

“哇……果然是只刺猬。”

北辰受了这一下也不好受,脸色一白,一个踉跄松了手,腰上重伤未愈的裂口又开始流血。

五哥滚出去好几圈,手中亮出了打火机。

苏绫:“哈!二五仔,你的好运到头了。”

北辰这才发觉,身上已经沾染上【青丘】的稠液,这些烈性酒精进了眼睛,火辣辣的疼,也能在瞬间让他变成一只烤刺猬。

【哈哈哈哈哈哈……小主可别逗他们了。】

3:07 S

门外响起了枪声。

北辰:“你的女儿会死……”

维哈:“你可别吓唬我,我这人一害怕就手抖。”

打火机的火星子叫晚风吹得左右摇曳。

苏绫:“快!~快烧死他。”

【小主……你够了呀。】

苏绫小声道:“不然?你真觉得给他上个城里人的户头就能万事大吉了?”

【嗯……我也没想太多。】

咔——

“我明白你们的意思了。”五哥合上了打火机的盖,在北辰惊愕的神情下。

【第一次就和你说过——】

这个普通人慢慢爬了起来。

他理着头发,拍干净身上的尘,但每次都会染上新的。

【——本家是个很肤浅的人。】

维哈·阿尔弗雷德,他曾经想过无数次自己的死法,每一次都不算寿终正寝。

【看见漂亮的,就喜欢了。】

他慢慢走到板门前,给养女理好头发,一点点为虚脱的阿绫擦着血。

维哈:“你总是照顾不好自己。”

苏绫:“得亏您关心咯,混账老哥哥,你先把自己管好了再说这句才有说服力,我们华人讲究一个修己,自己管好自己了才能管别人。”

“你说得没错。”

维哈眼神温柔了几分,而苏绫看来这家伙就像是被鬼上身了一样。就像是照片里的老阿福,变得成熟起来了,“以后好好照顾自己,我得去照顾另一个人了。”

【要说喜欢个嘛?看上哪儿了?】

维哈说。

“别忘了你和英雄一样的童年。”

他对苏绫说,也在对北辰说。

对每一个孩子说。

维哈打开了大门,慢慢走了出去。

他看见的,是一个个黑帮杀手冰冷沉静的眼色,黑洞洞的枪口。

他看见人头攒动的巷口,黄福顺站在小巷的空调风箱上,朝他挥着手。

“嘿!五哥。”

维哈热情地回应着。

“你好。”

黄福顺:“不躲啦?”

“躲不过去了,躲不过去了。”五哥笑得自在。

【大人才做选择题……】

黄福顺:“谢谢啊!维哈,谢谢你的一块钱!让我渡过了人生里最难熬的冬天,我活下来了!”

维哈教会了顺儿如何保护自己。

柳楠西:“客人,你还记得我吗?”

维哈点点头。

“记得……记得……给我刮胡子的小娘皮。”

小西推开身旁的几个兄弟,站了出来,手中也举着一把枪,直直朝着维哈。

“给我的差评,叫老板训了我一个礼拜。我可真是要感谢您的大恩大德,我不会再低声下气了,BOSS。”

维哈:“我和你说过,你不能剪一辈子头。”

维哈教会了她做出改变。

鼠大仙骑在一号兄弟脖子上,朝维哈挥着手。

“嘿嘿嘿!嘿看这里!”

这回……

维哈:“你谁啊?”

鼠大仙满脸不爽!也不说话了,只用枪口作答。

北辰提着香水瓶,指着五哥的后心。

“这支枪是珍妮姐给我的,被背叛的感觉是什么滋味?”

维哈:“很奇妙……就像是恋爱了,将自己交给了一个刽子手。”

维哈教会了北辰要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最后是……

李珍妮,她站在队伍当中,对着大哥大,远程语音通信,一句句说给苏绫听。

【大人才做选择题,小孩子当然是全都要。】

李珍妮:“谢谢你,维哈。”

狐狸、老鼠、黄狼、刺猬、蛇。

“咱们俩还讲什么客气话?不都一家人了嘛?”维哈插科打诨。

李珍妮:“你这个狡猾的骗子。”

维哈:“彼此彼此。”

维哈给珍妮的第一单生意原本是军火交易,可最后珍妮收到的货品却是一列列畅销的日用百货杂品,就像是苏绫刚来到东方夜巴黎时看见的茶叶——一开始珍妮气得发抖,可地球的新奇货还算畅销,这让珍妮干起了正经行当,如果没有维哈,当年的珍妮会重拾父亲杀人放火贩毒赌场的生意,也没有今天的五仙会。

他满嘴假仁假义。

活得却像一尊佛。

“今天我是非死不可了?”

五哥笑弯了腰。

李珍妮:“给我弄死他。”

黑帮众扣下了扳机,从枪口中喷出了无数的彩带!

唯独几位大仙手里是荷枪实弹。

它们喷洒着火舌,弹丸将维哈的身体打了个稀巴烂——它碎成了无数片,喷出来的却不是血。

那是维哈送给珍妮的“充气娃娃”,一个仿真人。

“我就知道……”苏绫摸着下巴,满身是伤:“他不会那么老实的。”

库房大门一片狼藉,珍妮又将大哥大抛了过去。

“丫头!给他打电话!”

苏绫接住了,在拨号码时又问道。

“姐,你不会折腾了我吧?我鞋子里那追踪信号……”

李珍妮笑道:“没了!我晓得他的心思了。”

苏绫:“我需要治疗——”

李珍妮:“先把话说完了。”

苏绫指着快变成三明治形状的伤臂。

“我需要治疗——”

珍妮眼神示意之下,几个老哥这才上去好好伺候着未来的帮会“公主”。

苏绫叫珍妮姐手下颜值堪比风俗街牛郎的小哥哥围住了,搭了人椅,坐得舒服了,等维哈接了电话。

“喂~在吗?”

维哈:“我在呢。”

苏绫:“我让人绑了,你再来一次,如果还是充气娃娃,你知道会怎么样。”

“嗯,了解。”维哈将电话挂了。

苏绫轻巧地将电话扔了回去。

“搞定!”

如此试探下来,就像是恋爱中的攻防战终于有了结果,不过半个小时,从隔壁街区的某家咖啡厅里钻出来个鬼鬼祟祟的人影,正是维哈。

他开着一辆婚车到了现场,穿着身新郎礼服,备着一颗鸽子蛋大小的钻戒。

“我是躲不过去了对吧。”维哈依然是笑着对那十来支枪说道。

李珍妮二话不说,这位成熟的大姐头一个飞扑撞进了他的怀里。

维哈:“你怎么认出我的?”

“我认得你身上的味道。”珍妮眯着眼,仔细嗅着情郎脖颈的味道,恨不得啃下一块肉。

陈伯在街口摆着个小摊,喝着茶,吹胡子瞪眼。

“算逑!”

……

……

一个月之后。

珍妮卸下了黑帮的差使,和维哈结婚了。

在新上海市的卫星区新开了一家事务所。

它的名字和五哥的店铺一样。

叫【金属永不灭】。

店长正是苏绫,前台是夏夏,门面是珍妮友情赞助,苏绫寻思自己也没那修车手艺,带丫头回家的承诺也兑现了。

认识了珍妮姐姐之后当海盗的心思也淡了,于是维哈给她介绍了新活儿……

【赏金猎人,你确定?】

苏绫双手抱着后脑,躺在老人椅上晒太阳。

她对青丘说。

“嗯……这个月租都不够交,总得想办法填饱肚子呀。”

眼前是希腊平原的滚滚红沙,郊区荒凉得连只家畜都看不见。

【我真担心阿绫你会饿死。】

苏绫给自己架上了墨镜,一身马褂大袍叫大风扯得猎猎作响。

【但是我想……】

“要是阿绫过不下去啦……”夏夏努努嘴:“我就回去修车!养你哦!那时候说什么阿绫都得听我的!”

【这个故事和以往一样。】

身后丫头拄着下巴,打着瞌睡,货架上摆着口红和手电,都是一件件旧物。

很快……

生意就上门了。

夏夏来了精神头,提起电话。

“喂,你好,金属永不灭!”

【才刚刚开始。】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十三章 忘恩负义,真实流氓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