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白

……

……

《The Chain》是一首歌的名字。

它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名垂青史的摇滚乐队佛利伍麦克合唱团。

这首歌由乐队五位成员的边角料糅杂而成,就像是捡来的东西一样。

……

……

4:27 S

北辰并不姓北,这个姓是他的养父赐给他的——是一个学识极为渊博的人。

记得北辰小时候很爱打架,他壮得像头小马驹,常常在珍妮姐的地盘和人逞凶斗狠,用拳头挣吆喝和饭菜。

他的脸上常常带着泥污和血,那是他的战妆——他觉得这样很好,有一大帮追随者跟着他。

他对看不顺眼的家伙们拳打脚踢,逞能示威,对追随者们关爱有加,喂饭送衣,小跟班们偶尔玩刀不小心弄伤了自己,北辰都得训上半天——仿佛他就应该是个天生的领头人。

直到有一天,小北辰的背后多了一把刀子——在某条小巷里,来自身后追随者们嫉妒又恐惧的眼神将他逼到了悬崖边上。

没有什么能将他击倒——他一直都这么认为,直到那一天,他像条丧家之犬夺路狂奔,身后是成片的喊杀声。

他打得过身后那群半大的孩子吗?

——显然,他能做到。

那为什么要逃呢?

——因为北辰有生之年第一次尝到了背叛的味道。

是一种毫无防备,触及内心最为柔软之处,而且没有还手能力的感觉。

尚且年幼的北辰不知道莫大的仇恨从何而来,也不知道身后的刀子从何而来,这才是令他丧胆的原因。

他慌不择路地钻进了垃圾堆,屏住呼吸,壮硕的身子往更里边钻。

他闻见塑料袋垃圾和食物腐烂混合的焦臭味道,他知道自己宽大的背脊会暴露出来,于是要往更里边钻。

他听见世上难闻的恶声毒语。

“他死了吗?”

“流了那么多血,要是不死就难办了!”

“我害怕……我怕他!他对咱们那么好,对他讨厌的那么狠!他是不是……”

“他肯定想从我们身上得到什么,就和养猪一样。”

“他想割了我的肾!拿去换钱!一定是这样!”

“我们得先下手!”

——北辰听见这些话,蹬着双腿往垃圾堆更深处钻。

直到他看见饭店的通风道和排污口,是一条狭长的隘口。

脚步声越来越近,他感觉到死神前来索命,别无选择。

他钻了进去,身后的刀子都没拔。

北辰爬得很慢,壮实的身体在管道中蠕行,抬起膝盖的动作都做不到,脊梁上的刀柄刮着铁板,一路从背肋拖到了后腰。

他两眼通红,从饭店的垃圾桶后钻出来时痛不欲生。

身后的血淌了一路,刀子已经在背上刨开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

玄关上的服务生姑娘见着他,连尖叫都没发出来就叫他打晕了。

饭店大堂的经理见着他,正准备按报警按钮,指头叫他揉碎了骨,疼得晕了过去。

几个保安上来拿着甩棍和防爆盾,都让他一手一个收拾得干净利落。

食客们涌向大门,争先恐后要离这煞星远一点儿。

北辰看见的是愤怒、恐惧、嫉恨和仇视。

唯独有一桌客人坐在原位。

其中一位是珍妮姐,她二十四岁。

而另一位,正是维哈。

李珍妮作为鹧鸪帮八哥堂口的少当家,刚刚接过父亲的担子,今天和来自地球的土大款维哈谈一笔废品生意。

——没错,就是废品生意,维哈最早便是个收废品的,从无界之师退下来的武装和地球遗留地的设备,通通能专卖到火星来。经由此处的工厂再加工,变成各种商品二次售卖。

这一单决定了珍妮姐今后在帮派中的地位,以及八哥堂日后的主营生意。她不想再当人人喊打的黑帮了,所以至关重要。

而对于维哈来说,火星是个稳定的货架,他能将各种废品变废为宝,更是不敢有半点怠慢。

处于这种微妙的氛围下,两人谁都没对突然造访的不速之客做出任何表示。

仿佛命运的牵引之下,北辰一步步朝着这两位走去,留下了一个个带血的脚印。

“能帮帮我吗?”小北辰问着二人。

李珍妮:“你第一次来这儿,知道这儿不太平。”

维哈:“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小北辰又问:“能帮帮我吗?我的背很疼……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能看看它吗?那是刀子吗?”

李珍妮:“我不喜欢和外来人做生意,虽然他们守信,但是不够聪明,古板唯物的西方思维会给我添很多麻烦。”

维哈指北辰:“这个狂野的男孩你喜欢吗?”

“得看他的表现,目前直观的感受来说。”李珍妮品着茶,瞥见小北辰浑身血污的狼狈样子:“像极了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亡命徒,天真又傻哔。”

“喂!婆娘你在说甚么!我叫白辰!杀神白起的白!”北辰一巴掌拍得桌上的茶壶翻倒在地。

“为什么我要帮你呢?”五哥转而将话题递进。

李珍妮顺水推舟一句:“如果你晚点说这句话,再让这可怜的小孩子多流点血,我就不会谈这单生意了,维哈,你很有同情心。”

“因为……因为……”北辰一愣,“因为你们……不怕我?好像只有你们……不怕我。”

五哥起身,用他娴熟地针线手法给小北辰拔了刀,缝了伤,这家伙的力气大得北辰难以反抗,他惊觉世上还有比他强大的存在……

就像是做了毫不起眼的小事,维哈去洗手间洗净了双手,衣服一点血都没染上。

期间北辰偷偷瞄着珍妮姐,她脸上带着微妙的笑,两眼吐露着仰慕的光。

她问:“小家伙,你喜欢这个大哥吗?”

北辰没有回答,他不知如何回答,他喜欢别人称他为大哥,可从来没认过什么大哥。

维哈匆匆赶回了座位上,步子很稳,每一步的跨幅都很大,仿佛他就是这么一个急躁又稳健的人。

他回来便说:“你还是改个姓吧,看这五大三粗的样子,改姓北。”

“为什么?”珍妮挑着眉,饶有兴致地问:“你还懂姓了?”

“‘北’源自蚩尤的姜姓,这小子是个煞星,挺搭。”维哈将餐盘推给北辰,“找个好东家,你能出人头地,跟着珍妮就不错,她是个懂礼的人,长得好看,很有规矩,也不会越界。”

李珍妮听得心花怒放,手指绕着头发转了一圈又一圈。

小北辰听得一头雾水,拿了餐食囫囵吞了一口又一口。

小北辰遭遇了很多问题,其中一个最想问:“如果你是恩人,也有受你恩惠的要杀你……要以德报怨吗?”

维哈当即答道。

“以德报怨,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那一天,李珍妮给了维哈一张生意来往的合同,而合同背面,珍妮姐悄悄为维哈写下了一条终身卖身契,和维哈说的不一样,这一点都不合规矩。

那一天,维哈成了北辰的养父。

……

……

北辰醒来时,他看见两个小老弟针尖对麦芒的模样,内心不由一紧。

“我是五仙会的内应,你俩别掰扯了。”

这话说出口时,亚夫和大刘的脸上去了几分紧张,来了几分失落。

反倒是维哈先生云淡风轻,刚准备推开库房大门,叫北辰像是提着鸡仔一样,扔回了车上。

维哈尴尬地笑道:“哈哈哈哈……有事儿好商量。”

“大哥……”亚夫心情复杂。

大刘眼神中吐露着怨恨:“你背叛了珍妮姐的信任。”

亚夫言道:“他肯定是有苦衷的!”

“不——就像是演烂了的电视剧永远是戏,不可能是真的。”

北辰直言。

“我没有什么苦衷。”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十二章 白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