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九十九里滨

他们穿过金属通道,进入了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中,黑暗中苏绫嗅到了烈性香水的味道,眉头微微一皱,捂住了口鼻。

“别担心,没毒。这是条贵宾通道。”五哥收了手电,在另一扇大门前手动输入密码。

“你还是个贵宾?”苏绫感觉到了危机,维哈先生显然不像是什么正经人,也没打算带她去什么正经地方。

“地下世界的贵宾?”

“我对你说过——我富可敌国。”五哥夸夸其谈时输完密码,伴随液压联组和气动机关咬合声,大门就像是古老城门的拉索绞盘归位,缓缓开启。

一幕奇特景象映入眼帘。

苏绫看见了一间雅室,通道四壁就像是桑拿房,橙色发亮的木板叫香氛蒸汽熏得闪闪发光,墙壁走道上都嵌着彩灯,天花板上是一副浮世绘。

苏绫认得——那是大和民族的国画,与之对应的还有一朵八重菊——是日本的国花。

“天照太阳神,这装修风格不太对。”

更奇异的一幕出现了,从木板中延伸出许许多多“枝丫”,它们无色,质地光泽如液态金属,渐渐变成了一束束花叶模样。

五哥:“战时,这里本来是北美和加拿大著民的地盘,一开始没有游戏规则,只能用信仰来笼络凝聚力,信的是阿兹特克人的太阳神——”

苏绫抢答:“因为美国的国徽是鹰,阿兹特克人的太阳神真身也是鹰?”

五哥:“没错——你很喜欢念书呀,我越来越看好你了。”

“过奖。”苏绫抱拳,避开那些探过来的无色枝丫,内心极为忌惮。“这什么鬼玩意儿?”

五哥脱了西装,挂在树枝上,就之前的问题一同答道,“无菌室的清洁机器人,它们疏水性很强。这个地方从前属于白人,后来变成了日本人的地盘,混乱的地下世界没有任何规则可言,于是十一区的日遗民将阿兹特克的太阳神,变成了天照大神——至少他们在管理新生儿的教育时,可以说信的都是太阳。”

“而现在……”

苏绫挥着双手互做“X”形,一脸认真的和那些听不懂人话的机械臂讲道理:“抱歉我没有和触手互动的兴趣!我很干净!谢谢!”

机械臂悬在半空,枝丫歪去一边,听不太懂苏绫的话。

五哥通过无菌室的检查,又让机械臂做了一次除尘处理。他耐心地给苏绫解释道:“花魁,没那么可怕,你算个清官人,喷点香水不好吗?”

苏绫眯着眼,总觉着越来越不对劲,她可是来找VENOM的,不想当什么陪酒女,之前五老板的所作所为,话里有话的样子,总感觉要把她卖去什么奇怪的地方。

“如果你有什么异想天开的点子,你知道我是谁。”

苏绫眼神中透着威胁之意,她看着五老板那身洁白的衬衣,脱下领结后,这男人的扮相活脱脱一个花街牛郎——锁骨和那点点胡渣下巴十分诱人——五哥总是喜欢以笑视人,那是一种商品化粉饰十分严重的笑容。

“我知道你是谁——苏绫。”

五哥淡定地打了个响指,机械臂应声喷洒着香水,香氛雾气带着淡淡迷幻粉色的光晕洒在苏绫身上。

“阿~~~嚏!”苏绫捂着口鼻,狠狠打了个喷嚏,咳得脸都红了,她不太喜欢这玩意儿。

五哥扔去一张手帕,叫苏绫稳稳接住。

苏绫擦干净脸:“多谢!”

做完消毒处理,苏绫内心不由得泛起一个又一个问号,传言中地下世界是个比地上还要脏乱差的地方。平时杂货铺里貌不惊人的五老板为什么会带她来这么个奇怪的地方,这地方真的能找到她想要的东西吗?

直到五哥再次输入通行密匙,无菌室的花鸟屏风缓缓打开,苏绫这才睁大了眼睛,嘴微微张着,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她看见宛如神话的一幕。

门后两侧是深浅不过半米的水池,一条石板路绵延出去,排列着三座鸟居山神大门,上面挂着三枚牌匾。

分别写着。

桃源

九十九里滨

歌舞伎町

苏绫额头上冒着青筋……

“我说,老板你是不是一开始就准备把我卖了?”

五哥捂嘴偷笑道:“不不不,这次你信我,我不是那种喜欢骗小孩子的可恶家伙。”

苏绫:“当初你塞给我卖身契的时候良心就不会痛吗?”

“我是个很有契约精神的家伙。”五哥顾左右而言他:“绝对不骗人——”

从这家伙一言一行中透着深深的恶意,不由得叫苏绫驻足深思。

他们站在这通向“乐园”的石板路上,就像是进入了永夜的世界,鸟居本身泛着微微光亮,电离气制作的灯柱为它添光加彩,在小石桥上朝远方眺望,能看见深水区之下的流光溢彩——有许许多多荧光藻类生物为这一方水土的旧城画卷点上了新色。

以及远方不夜城中,唐角拱顶和风建筑之下,华灯繁星里喧哗热闹的景色,不论是浅湖还是山城,成片的山竹和枫叶将它映得柳绿花红。

在最高层建筑上,那一座七层玲珑塔的塔顶,能看见一个悬浮着的“人工太阳”——

——这才是苏绫最为惊叹之处,那是可控聚变技术,为整座地下城邦提供供暖和建筑热能。

它照亮了地窟的天顶和岩壁,一幅幅浮雕彩绘将这如梦似幻的地下世界描得五光十色。

而水域更远方一侧,能看见地下火山群不断喷涌而出的岩浆,冒出的水泡烟气在水面炸开,黑烟叫二十余条甬道抽出地窟,能瞅见甬道远方的搭建的双晶流体管,有雷光浮动,将热能转化为电能。

这些换气通道上,描绘着日本神道教中的雷神——鸣神。

而另一侧,苏绫头顶便有一尊风神——仁王。

它吐出了凌冽寒风,为整座城市的自循环系统提供着不同温度,自然城市也有了一年四季不同的景色。

巨大的油轮停驻在湖港旁,从城中传出播音广播,电子乐和鼓点还有清澈的女声,唱着苏绫叫不出名字的歌。

这一切……

这宛如仙境的一幕,都叫苏绫惊叹着人力的巧夺天工。

“欢迎来到温柔乡,一个意乱情迷的销金库。”五哥侧过身朝苏绫伸出了手,“你……噗——”

苏绫一脚踹在这无德之人的屁股上,让他赶紧带路。

“这儿很棒,老板,但不适合我。”

五哥踉跄趔趄,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子,满脸不爽,咬牙切齿恶狠狠地盯着苏绫。

“一点都不可爱!”他憋了半天就吐出这么句狗屁,开始给苏绫带路。

苏绫抱着双手,跟上了五哥。

她眼中透着好奇,对地下世界一无所知:“为什么地下看起来比地上好了一万倍?”

“不像地上,有清洁的地下水脉,就算没有阳光,拥有可控核聚变技术的组织能造人工太阳。金属矿藏中收集到足够的资源,有氦、氧、氢为基础,地下水脉要是连着海,海水中还能提制出氘,这些元素都是非常棒的聚变反应堆原料。只是……”五哥从衬衫口袋中掏出一个盖革计数器,是用来侦测辐射的,他将探针指向那个耀眼璀璨的橙色低温太阳,“它依然危险,而且足够致命。”

指示器发出急促的“滴滴滴”声,城市中央“太阳”所在的区域,普通人难以生存。

五哥接着说道:“你要知道,天宫里有‘神’,地下有‘魔’,人间才是普普通通,地上世界光是一份清洁的水源就能让凡人争得头破血流,但在这,资源丰富得能让你吃成一个千斤大小姐。”

苏绫想象了一下自己胖如千斤的模样,赶紧甩了甩头,把这可怕的一幕清出脑袋。

“那地下世界的传闻呢?恶人的天堂?罪犯的故乡?无名无姓的尸首连一条凉席都没有,死无葬身之地?”苏绫又问。

“这里不同。”五哥应道:“这条街属于我——很遗憾,我这个人有洁癖,见不得什么过街老鼠带着瘟疫进入我的地盘。我是这里的‘皇帝’。”

“嘶——”苏绫抽了口凉气,随即抱拳:“皇帝!我,可爱,打钱。”

“呵呵。”五哥用上一章结尾时苏绫那声嘲弄之笑应道:“卖身吗?”

“卖不起卖不起……”苏绫一手掩面做无奈装:“卖不起卖不起……”

“那就是卖艺?”五哥挑着眉,话中带着严重性骚扰的意思。

“看你要什么艺——”苏绫振臂一挥,拳头掀起了劲风,在平静的水面划出一道道浅薄波纹。

五哥:“我不缺打手。”

两人穿过三道鸟居山门,地势走高,到了九十九里滨的外围花街。

这里能说的东西就更多了。

苏绫看见了许许多多奇奇怪怪的招牌,她大体能理解招牌上的意思。

“人造器官移植,人工智能开发,武器制备维修,地理水文勘探,饭店,小食摊,服装店,整形,还有更多的……更多的……”

从店铺里透出的桃色光晕和门口站街的女郎与帅哥就知道,那不是什么正经生意,更多是出卖自己的皮囊。

小食摊和面馆饭店门前一般都配着一位迎宾,他们见了五哥都会比来一个大拇指,就像是必须要做的礼仪一样。和寻常客人不一样,他们见了新客人最多躬身喜迎,尊敬有礼,可唯独对五哥是比拇指。

“这是啥意思?”苏绫也用拇指戳着五哥的脊梁骨。

“测试。”五哥解释道:“我的养父将这座城市留给我了,这个手势是对大首领的礼仪。”

“给你点赞?”苏绫问。

五哥掀开了一家店面的门帘,回头答道:“不,我的养父经历过三战,他是个逃兵,这个手势用来测试核弹爆炸时产生的核弹云高度,来测算冲击波到达的时间。”

门店的招牌上书着。

《唐居》

“哦……”苏绫看着自己比作“点赞”的手,总觉得意义非凡。

五哥将她领到了一间茶水屋旁,和门口的老妈妈聊得很开心,但苏绫越听越不对劲。

“这是Boss带来的新人?”老妈妈笑得脸上褶子能成千层饼。

“对,嘿嘿,怎么样?”五哥答得两眼微咪好似上弦月。

“哎哟!看上去不赖嘛,就是…胸脯不太好,如果能换一个人造的……”

因为五哥压根就没提任何关于VENOM的事,这样苏绫感到莫名焦躁。

那老妈妈的眼神在她身上扫来扫去,却有种毛骨悚然的冷。

不对劲!很不对劲!

似乎这条街上所有人的皮囊都是假的,所有人的心脏都是凉的。

就在这时。

就在此刻。

苏绫鼻尖一凉——

她本能拉住了五哥的肩,狠狠将他甩在一旁!

咚!

一条人影从茶房玄关横飞而出,重重地摔在对街门店招牌上,合金所铸墙面跟着裂开凹陷进去。

苏绫细看——受伤之人是个店员,口鼻溢血不省人事,两眼翻白有气进没气出,五哥狼狈地爬了起来,叫苏绫这一手抓投摔得七荤八素,撞在面摊推车上,汤汤水水浇到狗血淋头,但要不是苏绫这一摔,他可能跟着这倒霉的店员一块砸进对街的墙上,变成一副挂画了。

“有人在你地盘上闹事呀,老板。”

苏绫眼神变得冰冷,只要遇上这种事,她立马就能进入备战状态。

五哥阴着脸,还以为是城中家奴闹出了什么幺蛾子,他低声喃喃,“路边的狗吠得再凶,也不敢咬主人一口,你……”

“叽叽喳喳的吵死了——”

苏绫应声看去。

店铺门里站着个黑发男,体格健壮,手中捧着一杯布丁,和他肌肉男的画风格格不入,用着一口蹩脚汉语骂骂咧咧道:“人生得意须尽欢,春宵一刻值千金——”

口音很重,语速很慢。

“你们这些家伙就没有一点自觉吗?就没有羞耻心吗?”那男人瞪大了眼睛,怒不可遏,仿佛受了极大的屈辱。

“给我道歉啊!要像历史书上空姐递咖啡那样!笑着道歉!我是天宫人!”

五哥脸色变了——这不是他管理范畴之内的人物!

虽然地下世界如此繁华,但和天宫依然隔了一个人间那么远,尽管九十九里滨的技术力与城市化程度要远超地上的贫民窟,但依然不能与天宫相提并论。

他是谁?天宫人?

五哥内心惊疑不定,虽然天宫也会放下部分基础建设的体力活给地下世界,但很少有人直接“下凡”,毕竟他们压根就看不起地球的任何产业,任何设施!

“九十九里滨,人间快乐园?”男人嗤之以鼻,随地吐口了唾沫。

五哥:“您是……哪位客户?”

门店里很暗,男子身形高大,佝头从门里出来时,苏绫才看清楚他的模样。

那人束着个小辫子,一张脸上全是刀疤,嘴里叼着根狗尾巴草,额头有一串条形码,和夏夏手臂上的一模一样。

嘴唇很厚,眼睛很小,典型的亚洲人。一身红配绿的“竹条藤甲”。

竹斗笠下,眼神像是刀子,能让人流血,能使人丧命。

“什么情况?”苏绫小声相询,因为那男子脸上的表情很不自然,就像是非自然人一样!他的面部肌肉抽搐,情绪极不稳定,就像患了精神疾病。

五哥陷入了恐慌当中,可一言一行中不自觉将苏绫往后推搡,生怕这丫头触怒了天宫之人。

“不清楚…快逃…快逃。死丫头,别出声,快给我逃。”

再看衣装,没错,就是竹条藤甲,类似日本古代武士的简陋盔甲,但没人会认为那玩意真的是竹子做的,在这个时代,武器和装备都依托于VENOM智能纳米核心,它能让盔甲变成任何造型。

草鞋踏在花街大道上,男人吊着眼,冷漠地看着地上狼狈不堪的五哥。还有一旁那陌生的旗袍妹苏绫。

男人缓缓开口了,“你们地下世界询问别人真名是大忌——规矩是你们定。难道自己都不能遵守吗?”

男人侧目,看向苏绫。

“喂!还有你,收起你傲慢的眼神。女人。”

苏绫的表情变得非常精彩。

她笑得露出了十六颗洁白的牙齿,如一轮弯弯新月。

“你听不懂人话吗?”男人嘴角抽搐,仿佛这些贱民的目光直视他天宫人,就已经是罪该万死的大忌,他的嘴角神经质地抽搐着,可握住腰间佩刀刀柄的手却稳若泰山。他像个疯子,又像个魔王。

“再看一眼,我要把你的眼珠子挖下来!”

“黑金——”苏绫念出了那男人手臂上的字符,念得非常清楚,念出了那头人形恶魔手臂上,她迫不及待想要拥有的,那个VENOM的真名。

“你的铭牌上写着——黑金。”

武士的手按着腰间佩刀,宽大的水袖衣袍之下,有一枚棱角分明的六方八面盒体,上面的磁流体如浸泡在水中,时而幻化成各国语言,一闪而过的英文显示出VENOM的型号。

【Black Glod】

显化出两个大大的中文字。

【黑金】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四章 九十九里滨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