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固体爸爸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6:20 S

第二天。

夏夏起的很晚,她感觉四肢无力头疼欲裂,枕边没了以往那个不好抱也想抱着的骨感阿绫,小丫头四下张望时不免心慌意乱。

很快,她看到帐篷外有个身影。

可小丫头开始紧张,因为那并不是阿绫,而是一个…陌生人。

她开始紧张,伤风感冒的身子抓紧了小被子,死死抱在怀里,阿绫不在身边时,她不知道如何去对付这些陌生人。

于是夏夏虚张声势。

“你站在哪儿多久了?”

夏夏以声扬威。

“你…你别以为不说话就有用了!我不怕你的!”

不等夏夏用出最后一招“放弃思考”完成智障三连,帐篷外的人说。

“报纸,我是送报纸的,下雨了,借个地方躲一下。”

是个男孩子,很年轻很年轻,好像还在变声期,听上去比夏夏还小个两三岁。

夏夏想了想,她好奇地揭开了帐篷拉链,她看向通风管外面,坐在管缘的那个小兄弟。

那人有一头漂亮的棕发,回了次头。

夏夏看得真切,小哥那对眼睛很漂亮,但他也很瘦,报纸皮囊鼓鼓的,像是刚出门时,就遇上了雨,一份都没送出去。

“谢谢你。”小哥挥了挥手。

“不…不客气…”夏夏红了脸,也不知道是真感冒,还是假伤风。

那个家伙…长得很好看——夏夏想。

应该是个欧洲来的男孩——夏夏回想起阿绫书上对于西欧白种人的描述,她小心翼翼地换上了棉拖鞋,裹着被子慢慢走出去。

她觉得好看的人都不是坏人——阿绫就很好看。

虽然五叔叔也很好看,但昨天夏夏的脑袋昏昏沉沉的,阿绫说五叔叔不是坏人,那夏夏就信阿绫说的。

她晃了晃脑袋,把这些感冒带来的奇思妙想都抛在脑后,一点点探着身子,摸了过去。

……

……

同一个城市,不同的光景。

龙华路某处医务所,工作日来看病的人少之又少。

旗袍姑娘双手互抱,搜索着猎物。

苏绫所有钱都让张佰仁冻结了,此时想给夏夏买药只能另寻他法。

很快,她就盯上了一个老哥。

那人的背影很熟,一只手包着绷带,看起来行动不方便,苏绫正是盯上了这一点。

她小心翼翼地绕过公共区长椅,躲在医患示例图公告栏后面,往那老哥的裤兜里偷偷抽出来一沓现金,神不知鬼不觉。

随后,苏绫像只优雅又安静的猫咪,坐回了原位。

药房的工作人员喊了号,两人一块进了门。苏绫看了他的正脸才发现。

——那是天蝎,满脸忧心忡忡心不在焉的样子。

可他不像个病人呀。

苏绫思索再三,往诊疗所玄关走,这段不长不短的路上,将那沓纸钞又塞了回去。

“喂。”

苏绫说。

“你怎么在这儿?”

天蝎惊觉,回头详看,脸上露出了错愕神情。

“唔…我来买药。”

面对对手,苏绫倒什么敌意,只是天蝎慌乱的眼神与惊愕的态度,就像是藏了许许多多小秘密,不愿被人提及。

“你不像是个病人。”苏绫说。

“你也不像…”天蝎手中握着病历和处方,脖子上的石膏已经卸下,他康复的速度很快。

苏绫:“买给谁的?”

天蝎警惕心起:“为什么要告诉你呢?”

苏绫眼神瞟向那张病患历史单据,天蝎立马背过手,他的便装服饰上,歪歪扭扭用水彩笔写着一串英文字母。

【Solid Dad】

苏绫低头,透过过于宽松的旗袍领口,看见自己的小背心胸口上,夏夏丫头留下的儿童简笔画。

“固态爸爸?哼…”苏绫笑出了声。

天蝎霎时脸红透了,做贼心虚左右观望,生怕有人听见似的。

苏绫也不介意,因为她的小背心上,丫头也写过一串英文。

【Draling!】

还有个Q版的感叹号。

“男孩儿还是女孩儿?”苏绫招手,示意天蝎接着往药房去。

天蝎像是松了一口气,抱着万分感激的神情,继续走。

“是个男娃。”

“叫你固态爸爸可还行。”苏绫调侃道:“从小直男的黄暴教育就很足呀。”

“在华谊区,要学中文。我告诉他…”天蝎突然停住了。

苏绫察觉到那汉子情感中的微妙变化。

“嗯?”

天蝎:“我告诉他,要当个硬汉。不光是男人也好,女人也好。要当个硬汉。”

……

……

“男人也好,女人也好。要当个硬汉。”小哥如此说着,给丫头看着手中报纸。那是天蝎在擂台上流汗的模样。

冷峻的眼神,矫健的身姿。

无比认真的模样。

“哦!阿叔!我见过的!”夏夏一下子提起精神,因为感冒伤风,红彤彤的小脸能滴下血来。两眼睁得大大的。

“这是我爸爸!他很厉害的!”报童小哥哥晃着手里的报纸,神气活现。

夏夏眯着眼,满脸的得意,从身后也拉出来一份《太阳报》,上边是贪狼战胜天蝎的战报。

而主标题视图,正是天蝎惨败的一张定格照。

小哥一下子憋红了脸,笑容僵在脸上,管道外的雨变得更大了。

“你!你…这不算的!”

夏夏捂嘴偷笑着:“哦?!有什么不算的!阿绫是最厉害的人!”

小哥哥皱着眉,他的身材像支过分纤弱的竹竿,脸上写着“女孩子气的委屈”。

“我爸爸才是最厉害的!还有,这个家伙…这个家伙是你爸爸吗?你得意个什么劲!?”

夏夏愣住了…因为她看见……

那个报童小“哥哥”因为情绪激动,挺胸抬头怒而振臂时,破破烂烂的小皮夹克下边,一点点束胸布料的边边角角。

那是个女孩儿…

……

……

“那是个女孩儿……”

苏绫和天蝎坐在疗养所的花园厅堂里,拉了两条板凳。

一大一小,身形差距巨大。可背影却神似一对好兄弟。

“嗯…当男孩子养。”天蝎揉着医疗器械和罐装药的充气外包装,发出嘶嘶的异响,他在减压。

“她自己都不知道吗?”苏绫问,“听你说的,她好像性别上认知有障碍。”

天蝎挠着脑门,从衣服里拿出一枚电子烟,狠狠吸了一口水蒸气,尼古丁溶液在肺里翻卷,都变成雨水中如梦似幻的雾气。

“她出生之前,受了辐射。我在拳台上,做着想要去光环的梦。”

苏绫:“你妥协了?”

天蝎答:“不…我只是个喜欢搏击的家伙,喜欢试试自己的能耐,也许这样的我…才会吸引她吧。”

苏绫明白,此处的“她”,说的是天蝎的妻子。

“然后…”天蝎说:“我经常一身伤病,痛苦不堪地滚回家,像一头野兽,找爱人舔舐伤口。拿不到钱,只想让他们看看,我有多大的能耐。直到有一天,她告诉我我要当爸爸了。”

苏绫点点头,“那是个悲伤的故事。”

天蝎笑出了声,想去摸苏绫的脑袋,就像是他经常对女儿做的那样。

“你他妈才会被人戴帽子呢!死丫头!”

苏绫轻巧地歪了歪头,避开那只粗糙又满是伤痕的大手。

“Hiu~”

天蝎:“从你的战术执行力来看,你是个聪明的姑娘,我想你应该能猜到。”

“嗯…”苏绫点点头,“我猜得到。”

后来…

天蝎失去了爱人,因为他沉迷光环的比赛,因为他没有注意到,家中的盖革胶片指示器年久失修,更没有注意到爱人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差。

他得到了一个不健康的女婴,和一具难产致死的女尸。

【他开始打假拳。】

苏绫斜眼盯着天蝎怀里的药品。

“大多是补强剂。”

天蝎擤着鼻子,这个日耳曼人的脸和他的心一样,异常坚毅。

“我也知道,这年头,早就没了真药,我想让她健健康康的,她出生时体质就很差劲。”

“嗯。”苏绫拍了拍天蝎的肩,“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不会手下留情。”

她抚摸着天蝎老哥肩章上,顺位一百二十八名的名次星徽——那正是苏绫的下一场对手。

天蝎准备好了,他要一雪前耻!

“你呢?你也生病了吗?”天蝎问。

苏绫:“是个小丫头。感冒咯。”

【117不能理解。】

“感冒特效药可贵得多。”天蝎咂着嘴巴,“我想让女儿有个好身体,让她去当个报童,每天都可以按照老城的主干道,一路跑过去。这样她也很少生病。”

【不能理解目标的所作所为。】

在天蝎讨论着育儿经时。

苏绫突然感觉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与心宿一交换数据流之后,117得出了结论,如若天蝎此人的DNA蓝图源流本身不适应自然环境,即为劣等人,劣等血,劣等基因】

【必须自然淘汰。】

“嗯。这是好事。我也想叫丫头多锻炼锻炼身体。”

苏绫笑着,从领口,从那贫瘠的胸脯和裹胸夹缝里,好不容易掏出了一张纸钞,塞给了天蝎。

【贪狼,你在做违反117逻辑回路的事,那是你今晚的晚饭,主要的能量来源。】

天蝎盯着那姑娘胆大又妄为的动作,看了很久很久。

苏绫:“从你那儿偷来的,还给你了,听你说得这么惨,当我同情你,记得把这份羞辱感带到擂台上。这样……”

“谢谢……”天蝎垂着眉眼,冷血硬汉都变成了绕指柔肠。

皱巴巴的纸币上,还写着夏夏练笔多年的“签名”…

“Draling!”

……

……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十七章 固体爸爸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