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⑨章 复杂人生

厨房涌进来阵阵寒风。

苏绫的一只手插进了茶茶的腹间,从伤处落下的蓝色液体血流如注。

她神情坚毅,处事风格一丝不苟。

“我说过,我随时都会卖了你,你也可以随时卖掉我。”

茶茶眼神频频闪动,眉头紧皱,他对疼痛的耐受力极强,可此时此刻对方抓住了他的命门——整个第二性征器官毁了一大半,如果得不到VENOM的修复,他会在短短的几分钟里失血过多而亡。

达里奥眼神中一片死灰,他听得清清楚楚,感觉到意识正离他远去,万事万物都因喉管里迸出的蓝血,变成了黑白二色。

“头……头儿……”

他呜咽呢喃着,呼唤着老板。

“我不该……不该跟来的……对不起……头儿……”

此时此刻,如果苏绫放开这到手的猎物,两人将会陷入极度危险的处境当中。

苏绫用一臂死死挣开了衣装的钳制,茶茶两眼霎时失了神。

“达里奥,圣经上说,我们每个人都生来有罪。”

那是一只拳头,碳素装甲包裹的,黑漆漆的拳头。

钻开风,带着扑面而来的腥气,狠狠砸在了墙壁铁板上。

轰鸣而发的强音慑得茶茶产生了轻微的脑震荡。

“你不敢杀我!”茶茶两眼中透着得逞之色,苏绫收手之时,他腹下的剧痛也在渐渐在消退。

“在拿着活蹦乱跳的赏金目标,听见玎珰作响的入账音效之前,我不会杀死你。”

苏绫推开了敌人,再看他身上的衣装尽数裹住了驱壳,正全力修复着肌理损害。

而她第一时间跑回了达里奥身边,远离茶茶VENOM的有效射程时,黑金也重新上线。

【我们完蛋了,主子。没有能源供应,你为他治疗消耗的能源会让小姓停机。】

苏绫低头看着纳米核心的磁流体读数。

【4%】

这是她最后的依仗,从神变成凡人的过程。

茶茶扶着墙喘着粗气,疼痛让他的身体产生了过量的肾上腺素,他的身体正在消化这部分“求生欲”。

“我不知道……不知道你们之间的情谊,但是我赢了!贪狼!”

苏绫:“没事了,达里奥,你安全了。”

从手臂上延伸出碳素装甲正一点点修补着达里奥脖子上的窟窿。

达里奥的眼神变了又变,从感激、不忍、惊慌,慢慢化作了不解、疑虑、狐疑。

直至他两眼清明,这个大男孩才稍稍回过神来,好好看了一眼他的老板。

一个女人,下巴带着点点汗渍,万年不变的冰冷表情,口是心非的骗子,两条臂膀正紧紧抓着他的肩,仿佛从中能感觉到生命力磅礴迸发的力量。

达里奥:“老板……我们会死的……”

“每个人都会死。”

苏绫慢慢站了起来,身子微微偏转,躲开茶茶射来的三把餐刀,一招一式中都叫试探。

“我讨厌和聪明人作对,也讨厌杀人。”

回过头时,茶茶的衣装已经扑到了咫尺之距。

它张牙舞爪,宛如一头矫健的狼。

苏绫:“上个月,我杀死了一个好朋友。”

【剩余能量:1%】

苏绫手中利刃化形,碳素铸造的刀剑与野兽碰撞之下,巨大的冲击力迸出了耀目的火光。

“他和其他克隆人一样,不能算自然人,让我难过得说不出话来。”

皇帝新衣让苏绫一刀劈做两半,撞在两人身侧的橱柜上,又像是史莱姆的软泥躯体,慢慢做着愈合。

“罪犯,伏法!”茶茶挥着手,熄灭了伙房的大灯。

瞬间四周变得一片黑暗,苏绫的体能已经难以支持电子眼的夜视功能,而身体状况也伴随着敌人VENOM的特殊之处,在维生素C缺乏的状况下,陷入了夜盲症。

“我见到他时,他空有九岁的心,身体却像是九十岁的老人。”

苏绫依然在喃喃自语,冒着暴露位置的风险,在达里奥的夜猫视角中,一点点后退。

“我不确定自己能走多远,达里奥,我是个很穷的老板,我对你说过。”

“我们要去一座囚牢。”

“列车是囚牢。”

“许德拉是囚牢。”

“伙房也是囚牢。”

达里奥捂住了嘴,他浑身冒出了冷汗,害怕得不敢发出半点声响。

就像是平时嘴上说着“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的小喽啰,通常到了上场砍人时,是溜得最快的那一个。

他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敌人正一点点在接近苏绫,从她的身后,谨慎又小心地迈着步子。

老板说过,

他们要去对付全太阳系最狡猾的罪犯,

“人生囚禁了我们能用肉身做到的任何事,也叫人力有时穷。”苏绫依然在说话……

噗嗤——

一柄剔肉尖刀射进了那女人的小腿。

她一个趔趄,险些站不稳,踏定了身子,往前滚了出去,因为看不清,一头撞上了灶台。

“人生也是一座囚牢。”

正当茶茶要乘胜追击之时——门外响起嘈杂的人声,叫他止住了动作。

达里奥愣了,他不明白为何敌人会在此时束手束脚。

但苏绫明白,刚才那一拳轰在伙房的承重墙上,声响传到了主狱,也引来了狱卒。

如果此时前来探查的狱卒发现茶茶的正体,发现了茶茶正试图杀死嫌疑犯,那么——他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他是皇帝,一个囚禁在城堡里的囚犯。”

达里奥的野兽视觉中,能清晰看见敌人的额头冒着冷汗,呼这寒气,仿佛害怕到了极点,生怕引出半点动静来。

信息素挥发之下,那家伙的体力也在高速消耗着。

不过一瞬间的光景,门外匆匆跑过几个狱卒的身影,几秒过后,黑暗中两人不约而同地往库房踱步而去。

他们的能量消耗得一干二净,就像是争夺食物的野兽,只要先人一步到了库房,就是胜利。

“当我杀死朋友时,他开心得像个小孩子。”

苏绫的话语声如夜里的游魂野鬼,萦绕不止。

“他希望糊涂的一生,有个清白的结束。”

“仿佛一生的夙愿得到了报偿,化作圆满的轮回。”

“我知道这不是什么坏事,就像是一个坏的开始,有了好的结束。”

她手臂上的磁流体读数透着荧光,微微闪了一下。

【谢谢你,主子。】

“我喜欢钱,喜欢丫头,喜欢路上的风景,喜欢冒险。”

“但对我来说,伙伴是世上最珍贵的事物,要我放弃一部分,去得到另一部分,有舍有得这种事,实在太过痛苦。”

“只有大人才做选择题,我十七岁当然全都要。”

茶茶像是被无休止的语言惹得火气上涌,失去理智的瞬间,他抄着菜刀便向那女人蹒跚的背影砍了过去。

达里奥几乎要惊呼出声,可是心底的恐惧却像是一只大手,死死掐住了喉咙。

他在害怕,害怕那把明晃晃的刀子劈向自己。

此时此刻,达里奥清晰地认知到,只有自己能帮助老板渡过难关。

而他却退怯了。

有那么一瞬间,他的内心甚至产生了将老板出卖的想法。

如果在这一片黑暗之中,自己能帮上敌人一点忙,那身上的罪责是不是就会少一点?就会从“死刑”变成“无期”?

这想法让他不寒而栗,整个身体都像是投进了冰冷的湖泊中,沉到了水底。

本就是因他冲动行事,让老板陷入了生死攸关的绝境当中……可如今……

哗啦——

茶茶脸色剧变,手中刀子劈中软肉的感觉,却是轻飘飘的。

一件马褂叫刀刃扯做几截,而衣袍下的“人体”,却变成了好几个木厨刀架搭起的人偶。

弥陀切大刀插在地板上,还有一台WALKMAN正努力播放着苏绫的录音。

被骗了!——被骗得好惨!

就在茶茶回头探查狱卒动向时,苏绫趁这个空档造了一座“衣冠冢”,完完全全引走了他的注意力。

“我们会被眼睛欺骗。”

“会被耳朵欺骗。”

“会让鼻子和自己欺骗。”

“这就是我们的囚牢。”

WALKMAN中依然播放着录音,可黑暗中库房大门打开的声音,却像是黑白无常手中的催命铃铛。

茶茶不可思议地望着地板上,绕成一个大圆弧形状的蓝色血迹。

那是苏绫的血,也正是自己,唯一一次给苏绫小腿带上的伤。

整个厨房整洁如新,连一只蟑螂都看不见,在千人计的伙房中,这种现象简直不可思议,这也是苏绫所思考的——这个敌人,有严重的洁癖。

而茶茶刚才的行进路线中屡屡变道,潜意识中也在规避着这些肮脏的血迹,离目标地点行进的速度极慢,也导致了他失去理智的瞬间,做出了砍杀木桩人偶错误判断。

而贪狼在一片黑暗中,依然能记住伙房的大致格局,库房的大门位置,各个厨具的摆放,完成布局,最终计算出逃脱路线。

这一切……

——这一切……你都算好了吗?

真是可怕的女人。

茶茶眼中闪过一丝决绝。

他朝着达里奥而去。

“喂!你要逃到哪里去?”

“你的朋友还在我手上——你不是那种见死不救的人,对吗?”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⑨章 复杂人生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