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售卖和出卖

……

……

苏绫回到了没有屋顶也没有地台的家,天蒙蒙亮。

她听得到夏夏微弱的鼻息声,她像个小偷,做贼心虚蹑手蹑脚地揭开帐篷的拉链,将身体压在那条细缝上,生怕夏天凌晨的水汽和泥尘透进去。透过通风口微弱的光线,苏绫看着那个小丫头熟睡的模样,漆黑的眼眸中有种难以诉说的强烈情感。

身后传来维哈先生的声音。

“绫,其实有个问题我想了很久很久。”

这句话还没说完,维哈叫苏绫推搡着,一路推到了云姨的面馆前,生怕吵醒丫头。

小流氓带着老流氓一块,两人蹲在街口,看着雾蒙蒙的天上那一颗明亮的北极星。

维哈先生问:“为什么会突然想去天宫?”

“因为想去。”苏绫回答简单扼要,一手朝上探去,想要把天上的星星们都握在手中。

维哈先生又问:“为什么要收留那个姑娘,她给你添了不少麻烦。”

苏绫坦诚道:“人类的本质就是复读机,云姨收养了我,我总得养点东西来完成复读。”

她打开了维哈先生杂货铺中带来的WALKMAN,插上磁带。从中复读着一百年前的单曲。

那首歌的名字叫《Gold》,译作:黄金。

维哈先生的眼睛有那么一瞬间失了神,他从未见过这个喜欢偷东西的丫头如此认真的模样。

苏绫觉得还不够,有句话叫词不达意。

此处她二十四年的“阅读量”都躺在那座帐篷外边,安静地放在那两排立柜里,夏夏说过,阿绫很喜欢读书。

“夏夏是个天宫人,我要带她回家!”

7:23 S

苏绫听见了117的声音,117的声音很好听,是个和蔼慈祥的中年女性电子和成音。苏绫听见它说。

【有一座很高的山】

【除了飞翔你无法看到顶端】

那是《Gold》的第一句歌词。

维哈先生沉思着,他回忆起十三年前,这个丫头在签下卖身契时的淡然与从容,握着笔的手四平八稳,不带半点犹豫的样子。

苏绫淡淡说道:“一开始,我只能售卖自己。”

只能是卖身,或者卖艺。

有许许多多孩子在维哈先生的地下城里工作,他们多多少少受了维哈的恩惠,尊敬着五哥,换上一副副义骸假肢,用人造的皮囊投身五哥的不夜城。

维哈听明白了苏绫的意思。他教会苏绫念书,教苏绫偷东西,让这个丫头学会如何用拳头在这个残酷的世界里保护自己。

如果不是夏夏这个丫头,苏绫一开始就将自己明码标价,卖给了维哈。

可现在不一样了——

——苏绫说:“117和我讲,它来自田纳西。是洋货,看起来很值钱!”

五哥尴尬地笑着,和苏绫一样,从通风管道里蹑手蹑脚地搬来了小电视,这是两个丫头从小到大唯一认知“世界”的通信工具。

117号VENOM,来自田纳西州,2014年诞生,学名为TS,半衰期失电呈放射性,此化学元素危险,且十分致命,是人类历史上用核反应实验量子对撞机人工合成倒数第二位的非自然元素。

电视中播放着光环赛,这是华谊区,乃至整个地球遗留地最火爆的竞技赛事。只要打赢了这场联赛,任何人都能登上天宫,加入无界之师,成为新的宇宙住民。

不过很可惜,这项竞技只属于男性。

五哥按下小电视的电源。

苏绫看见荧幕中血沫横飞,拳拳到肉的画面。

听见WALKMAN随身听里,播放着CN华人电台33579的实时广播,正是来自于“光环”的擂台,从解说员那一句“挑战者的下巴叫这一击打得裂开!看来他倒了血霉!”来听,这不是什么女孩子家家能参与的游戏。

五哥:“你会毁容。”

“天生丽质难自弃,毁容打个五折上门排队提亲的还是能从龙华排到西街口。”苏绫耳旁只剩下了《Gold》里乐队成员的和声欢唱。

她想,石田是个天宫人,从天宫回到地球,也只为了看一眼故乡。

而她的故乡在哪儿呢?

夏夏说,想回家。

那就从带夏夏回家开始吧!

五哥:“你可能下半辈子都下不了床。”

苏绫:“生在床上,死在床上一直是我的毕生梦想,我相信也是大部分人的毕生梦想。这符合普世价值观。”

五哥捂着脸,十分无奈:“我觉得我做了一笔血亏的买卖,我未来的花魁要去撕人脸皮,还可能会把自己的小命给丢掉。”

苏绫的眼神愈发明亮:“这不是买卖,维哈,来一场豪赌吧!我知道你想干什么。”

维哈砸着嘴,苏绫的强硬态度让他感觉十分棘手,光是女性登记参赛就得让他花上一大笔钱,这个商人眼里只有利益,此时,他脑内的算盘已经敲过无数个算珠,权衡着利弊,评估着风险。

最后。

“我答应你,就这一次,绫,我会把你弄进场馆,安排一场比赛,但你…真的想好了吗?你可以安安稳稳在我的花街吃成一个千斤大小姐,我有完整的抽脂手术,我也有人造器官,它们都比你的VENOM值钱,我还可以给你换一张脸,我也能让你变成另一个人,你没有必要为了一个来路不明的…”

五哥瞥向那座帐篷,里边睡着苏绫最为关心的人。

没等他说完,苏绫打断了这“资本家”的长篇大论。

“现在,我能出卖的只有我自己。”

不论是卖身还是卖艺。

夏夏像是让阿绫这一句肺腑陈词给闹醒了,她迷迷糊糊地拉开拉链,穿着睡衣,踩着拖鞋摇摇晃晃走到苏绫身边。

丫头问了一句。

“阿绫…你不睡觉的嘛?快到被窝里…来。”

没说完,夏夏一脑袋栽进了苏绫怀里,开始打呼噜。

“资本家”维哈先生给苏绫算着明账。

“我绝对会用全身家当都押你输,你的豪赌我接下了,五哥我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石头和黄金我一眼就能认出来,绫。你的那个天宫小公主……”

他指着苏绫怀里中熟睡的女孩。

“绝对是个假货!”

苏绫挑着眉毛,面无表情但语气颇为俏皮。

“你看,我这辈子就指着她活了,只要找到她爹娘,我要让这死丫头在我这白吃白喝的十年欠下的账,通通吐出来。在那之前!

——她的脑袋是我的,腰子是我的!手是我的腿是我的!通通都归我!”

“而且…”

VENOM中,口红里,117和苏绫撵着《Gold》的最后一句歌词。

“闪光的,不一定都是黄金。”

【闪光的,不一定都是黄金。】

……

……

夏夏从未想过这些事,也难以思考另一个世界的模样。

她醒来时,阿绫说,要去光环,夏夏知道光环是什么,也知道登上光环之后,阿绫会遇见什么。

夏夏很害怕,怕得哭出声来。但是她攥着阿绫的手,她说。

“阿绫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人!——阿绫每天都能找回来好多好吃的,每天都能带回来好多好玩的。阿绫和我说起,这些都是偷来的!”

但谁在乎呢?——夏夏只知道,阿绫是对她最好的人,为了她,放弃了很多很多……

“喂!大副,给我听好了,站直了。”

夏夏浑身不由自主地一颤,又绷直了身子。

“嗯!”她擤着鼻涕,雨带梨花的模样,眼睛通红,脸颊也通红,心脏扑通扑通跳得极快,有那么一瞬间,她感觉眼下的阿绫很奇怪——仿佛变得不太像是以往那个说着糊涂混账话,叫人半懂不懂的阿绫了。

苏绫:“海盗的眼泪都得留给海洋,海水的盐份没了这一人,就撑不起万吨的船。战士的眼泪都得留给天空,天上的流星没了这一颗,就画不出千样的梦。”

咚——

苏绫的拳头敲在她那平坦又不知何时才能开始发育的胸膛。

“夏夏,我不想再挨饿了,我是个馋嘴货,每一天——我穷得只能喂饱你,却喂不饱我心里的狼。”

她的语气平静得可怕,眼神中有种难以说服的倔强。

“虽然不知道这玩意儿是什么……”

她举起手臂,手背上已经佩上了一枚八面六方体造型VENOM机关,中心磁流体读数盘静静地显示着她的ID。

【贪狼——】

【我重申一遍,我的名字叫117号】

苏绫振振有词:“但我知道,从那份协议书来看。”

【协议I:让117活下去。】

【协议II:找到117的原受体。】

【协议III:保护贪狼。】

苏绫脸上带着微妙的容:“它好像不太喜欢我,似乎对那个‘前女友’,对它上一任的主人念念不忘。”

夏夏听到此处更紧张了。

“大副,别这么说,你这样会让船长很为难,因为船长会觉得……”苏绫几乎咬着夏夏的耳垂,朝着那丫头的耳蜗吹着气:“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啦。”

苏绫不知道石田送来的东西是好是坏,因为——

【贪狼,你拥有一副优秀的智人身躯,它的军阶评级为SSS,我不知道你为何能保持如此强悍的神经系统与肌理结构,或许它与你的DNA有关——】

这可算是好话,但是!

【但是,在你失去战术执行力,并且拒绝履行协议I与协议II时,我会依照危险评级,对你的神经系统进行再构,我会夺走你的自主权。你的身体将会属于我——】

【——当然,这是分阶段性的,如有违反协议中任何一条,我将会于你在反抗之前,将你身体中的电解质能量供应系统暂时关闭,你会陷入短期的休眠。紧接着——你会渐渐失去意识,我的黎曼思维模型将会彻底代替你的大脑皮层叶——你会拥有一段我的记忆,会变成另一个我。】

几个小时前,当苏绫脑海中响起这段话时,她当即抓住了五老板的衣领,这奸商可从来没和她说过VENOM还会这一招——还会借尸还魂。

那时天微微亮,他们蹲在云姨的面馆外面。

阿绫脸上咧嘴笑开了花,拽着一米八五的金发俏男人,男人脸上同样报以尴尬的笑。

仿佛一切都像是一辆超速运转的列车,朝着脱轨的方向而去。

如今,夏夏听不见那AI冰冷的机械读数,只能听到苏绫嘴里的一句……

“别怕,夏夏,五老板对我很好!你出落得可比我水灵多了。”

夏夏想,夏夏看,夏夏的阿绫眼睛里好像有着千万颗星星。

“我带你回家!那可是看中你千万的身价!你知道,我这个人可是贪心得不得了!”

夏夏听着听着,头越埋越低,鼻子一酸,虽然阿绫总说她笨,连十三区这条黑巷子里所有的臭小鬼都说她笨,笨得太好欺负,虽然每次阿绫都会用拳头好好教他们做人,但夏夏觉得,这一次……

阿绫在说谎——

——阿绫对她说了很多谎,夏夏知道,那些都是为了夏夏好,但阿绫说的这个谎,让夏夏哭得稀里哗啦……

她能听见帐篷外面此起彼伏的电子乐,还有打火机的声响,一针针唆麻下去,人们发出轻微的沉吟,落在梦里,再也不肯醒来的声音。

她不想变成这样的人,也不想阿绫变成这样的人……

“你手上的条形码过了收银员的扫码机,那是明码标价!我最爱的东西!就是有价之物!它也叫宝贝!闪闪发光的!扑棱扑棱的宝贝!”苏绫振振有词,形容得绘声绘色:“我是个江洋大盗,夏夏,我也是个喜欢读书的人,从'天真纯良'的维哈老板递给我第一本书,我记得……”

“那是一本漫画。”

五哥捂着脸,总觉得哪里不对,他似乎将幼时那个“还算过得去的未来花魁头牌”,养成了完完全全不同的模样。

苏绫:“叫《海贼王》。”

夏夏抿着嘴,显得沮丧——如鲠在喉说不出话。

苏绫:“117号——”

【请说出你的指令。】

“——去见见光环的擂台!”

【检视贪狼体能储备,观测五脏六腑及线粒体活跃度完成。】

【剩余体能:73%】

【你需要充足的睡眠——】

【——搜查关键词:光环】

【一项以VENOM核心为准入条件的无限制搏击赛事,它的冠军是通往“无界之师”佣兵团非法私人武装殖民地“天宫”的资格证明。】

【赛制属于轮换制,你将经历为期三十天的攻守擂循环赛。】

【在击败第一名之后,正式开始计时,每天将会有顺位之下的选手轮番向你挑战。】

【抱歉!贪狼!你的生理受限!】

【严重错误!】

苏绫:“因为我是个女人!?”

【赛制规则表明,不接受女性——】

【——尝试通过攻击以太网关修改协议,修改失败。】

【请另寻他法——】

五老板轻轻咳了一声。

“我去想办法——小姑娘……”

苏绫:“老流氓你什么时候这么斯文了。”

五哥立马换了一副嘴脸,满脸不爽又恶狠狠地威胁着。

“哈!大美人儿!我可是说过!我全身家当都会押你输!你就等着我赚得满盆满钵!然后看你哭着喊着回来求我,求我把你卖进烟花巷!求我榨干你最后一点价值吧!”

苏绫:“Yet!水手!”

【117号不认为这次行动能通过风险评估。】

【从贪狼受体的肌肉结构和体重来看,并不适合这种车轮战。】

【你最终卫冕的几率为0.00000357%】

小帐篷里是一份静谧安宁,小帐篷外是一份天下大乱。

夏夏念叨着:“阿绫……我只想,我……我……”

她结结巴巴,和当初那个没有自主思考能力的被拐丫头一模一样,好像还没长大。

WALKMAN里放着《茉莉花》。

“你想普普通通的,想开开心心的,和我继续过下去。”苏绫替她说出了这句话。“可我还抱着点小小念想,就好像你现在听见的,那个偶像唱的!——如果有一天,这华裔播音频道里能发出我的声音,我还不得开心得嗷嗷叫?”

夏夏颤颤巍巍点了点头,又叫苏绫这“嗷嗷叫”的说法逗得喷出了鼻涕泡,她跟着苏绫的说法,对着天上淡到要消失的月亮。

她在喊。

“嗷嗷叫!嗷嗷叫!嗷呜~~~”

苏绫大笑,震声喊着,如雷贯耳。

“你以为我是谁?”

夏夏猛地抬起头,她看见的是苏绫那笃定有神的双眼,眼中仿佛有火在烧。

【新壁总域、真核域、单鞭毛生物、后鞭毛生物、动物总界、蜷丝生物、动物界、真后生动物亚界、副同源异形基因动物、浮浪幼虫样动物、两侧对称动物、肾管动物、后口动物总门、脊索动物门、有头动物门、脊椎动物亚门、有颌下门、真有颌小门、真口类、硬骨鱼高纲、肉鳍鱼类、四足形类、四足总纲、爬行形类、羊膜动物、合弓纲、哺乳形类、哺乳纲、真兽下纲、胎盘类、北方真兽高目、灵长总目、真灵长大目、灵长形上目、灵长目、简鼻亚目、类人猿下目、狭鼻小目、人猿总科、人科、人亚科、人族、人亚族、人属、人种、晚期智人亚种、黄肤人种、苗族、汉族】

【人类——】

【——雌性人类】

117喋喋不休地报出这串进化列表。

夏夏愣了好久好久,才说出那句……

“D……”

苏绫:“对,蒙奇•D•路飞的D。”

“Darling!”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六章 售卖和出卖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