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钢铁新娘

……

……

【看看你,看看你,船长,你应该明白这里的残酷。】

过去的半个月里,苏绫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从归港之后,她面对的是石田的黑金大刀,警卫队的高斯脉冲步枪,和一连串的防空警报。

老汤姆对她嘶吼着。

“我告诉过你!我早就告诉过你!别提那个词!!!”

什么词?

是什么让汤姆如此诚惶诚恐?

结婚?

苏绫就像个刚到城里的乡下人,对天宫的风土人情彪悍民俗半懂不懂。

“我错过了什么信息?”

……

……

3:08 S

2072年12月1日。

在进行了简单的罪行裁定和陪审团的见证下,苏绫被押解至监管室。

两枚黑曜石手铐成了她新的首饰,为了提防老阿福,他们给苏绫安排了一间伸手不见五指的暗室。

【剩余能量:8%】

WALKMAN里播放着一首苏绫不熟悉的单曲,老阿福在跟着唱,名字叫:Here's To You。

“我似乎漏了很多重要的信息,阿福。”

【这是给你们的赞歌,尼古拉和巴特。】

“我一心想要带着夏夏回家,却错过了无数路上的风景。”

苏绫捂着脑袋,头疼欲裂,过去的七天里,审讯官将她视做杀人犯,刑讯逼供的过程可不好受。

饶是她的体感疼痛耐受力极强,也受不了水刑的痛苦。

任务编号、事发过程、凶杀现场都叫她吐得一干二净。

当苏绫将佛拉格拉克递进渡鸦的机舱时,信天翁和渡鸦都处于失电状态,没有录像,而老阿福提供的录像证词却因为宇宙真空环境下失了声,不够格成为证据。

而且,最重要的是……在影豺侵入【瓦尔哈拉】时,它还修改了录像内容,苏绫看上去就像是对着毫无防备的渡鸦号实施了致命一击。

“传递仇恨吧——贪狼。”

这句话如雾中的噩梦,萦绕在苏绫脑中挥之不去。

发生了什么?——她对外界一无所知。

夏夏怎么样了?——她牵绊着挚友的安危。

我干了甚么呀?——她看着双手,思考着自己身为克隆体的含义。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石田英二的眼神会变得那么可怕——她想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

当所有证词都指向苏绫是个叛徒,将利刃指向同胞之时。

她寻求目击证人的庇护,石田英二一言不发,走出了审讯室。

“让我们动动脑子,好好思考。”

苏绫从冰冷的铁床上爬下,两膝还因为电刑的后遗症抽搐不止,在遭受水刑之后,肺火辣辣的疼,她的声音干哑,向阿福诉说着一段故事。

“娜娜死了。”

【你说甚么?】

维哈的反应出人意料,他以往一直都是那副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的脾性,“尘归尘土归土”说得一个漂亮。

可苏绫道出这个事实时,老阿福的声音却一点都不似AI。

【你这个混账!你说甚么?】

“娜娜死了,物理意义上,死亡。”

苏绫冷静沉着地分析着原因。

“你与她分别超过三十余年,可在短短两天里,她就识别出了你的设备号码,并且清晰地认知了佛拉克拉格应答之刃的武器蓝图。”

“她的VENOM夜莺保留了数据,是一件随时都会崩溃的危险品。”

【这是心有灵犀!我养大的女儿怎样都会记得老父亲的样子!你在瞎扯淡!】

“她见面时送了我两剑,直达肾脏,就算天宫人再怎么凶残,一个七岁的孩童面对强吻时,也不会随意践踏地上人的生命,石田英二当初对我暴露出了杀心,也没有必杀的行为。她的敌意莫名其妙——那么代表她认出了我,认出我正是Maha的克隆体,也是她数据沉余的铁证。”

【这些……这……】

“天宫不允许自由生殖,想当然,娜娜的爱意是‘羞耻’的,是‘不天宫’的,也不合规。她会隐藏自己的真情实感,会将记忆都藏起来,她很害怕自己留下石田的肖像被人发现,包括她的行李里那些照片。第一次见到老汤姆时,汤姆错将我认成了男孩,也就是说,天宫根本就没有外来女人,娜娜是第一个精神性成熟的女人。”

【我的傻姑娘……】

苏绫闭上了双眼。

“她已经死过一次,我将她带回的,而她的VENOM在接受新的身体时,数据沉余过多的后果有两个,其一,是身体的排异,也指当前的物理形态无法接受VENOM,从而导致娜娜无法和VENOM产生同步——包括她越来越糟糕的飞行技术,主动拒绝了战斗单元选择留在示踪舰后勤部队效力。VENOM在接受新的身体时需要刻意去保持精神统一,就像是她时常会唱歌,因为歌曲是最能表达情感的媒介,那是娜娜十八岁至二十四岁左右体征经常唱的《夜莺》。”

而第二个后果……

“她的VENOM再也认不出身体了——ASKDNA密匙失效。”

【怎么会!不可能的!如果是这样……】

“如果是这样,石田才会饶我一命,如果娜娜的VENOM情理机关彻底崩溃,她迎来了精神层面的死亡,什么都没留下,石田的PTSD会让他发疯,他会杀了我,但目前我看到的,只是充满了怨恨与仇视的眼睛。”

苏绫的语气冷得可怕,仿佛失去了个人感情,只是单纯地描述着事实。

“娜娜从来都是称呼我为老师,她没将贪狼放在眼里,又将溯风III换成了信天翁,她讨厌我,想让我死。”

【她真的是这么想的?但我还在……】

“你是VENOM,你可不会死,是烦人的亡灵呀。”苏绫瞥了瞥嘴,她开始感觉到脱水症。

“那么,为什么她会讨厌我呢?或者说,为什么她会讨厌Maha?”

思绪中,脑内汇聚出一个年长女性的阴影。

苏绫就像是她的影子——一直都生活在这个情感谜题之下,苦苦挣扎。

天赋、血统、能力、成就,仿佛只要牵扯上这些,都逃不开DNA。

就像是天宫所作所为,每个人都认为自己破译了DNA之后,就能突破血脉的限制,成为真正的“超人”。

“这段故事,得由你来说了,阿福,如果你不说,我会用自己的方式猜出来。”

“你唱着尼古拉和巴特的故事,而我饱读诗书。这首歌的故事来自一九二七年。”

“美国处决了两名意大利裔移民,名字分别是尼古拉和巴特,被指控持枪抢劫,没有任何证据,陪审团和法官即宣判有罪,两人在遭受电刑之后身亡。让我想想…你在传递什么信息呢?老阿福,我们之间撒的谎够多了。”

【我……我……】

“张佰仁最放心的佣兵是石田英二,而石田英二的秘藏单元能通过十二水明矾和C60来放电。他……就是张佰仁的电刑椅吗?”

“决定人类意识的是VENOM授予的记忆吗?”

“还是‘我’的意识?我根本就不存在的‘灵魂’?”

“现在——”

苏绫语气清冷,仿佛就像是数十年前的Maha化作了亡灵上身,谍报与反谍报技能炉火纯青,逻辑思维和推理能力匪夷所思。

她用阿福曾经对她说过的话,沉声提问。

“——你能听见我的声音吗?”

……

……

6:08 S

此时此刻,彼时彼刻。

“今天,我们将见证一对新人的诞生。”

EVOL穿着神袍,在天宫的主干道上,街道两侧人满为患,所有人都注视着婚礼上的新人。

“他们是无界之师骁勇无匹的战士,我亲爱的孩子,黑金。”

石田英二应声上前,红西装整洁又漂亮。

EVOL接着说:“我亲爱的孩子,夜莺。”

而娜娜……

“她”坐在一架轮椅上,裸露的金属色皮肤上盖着一层婚纱,戴着假发,面颊上印着【闪蝶】的符号。

两眼绯红,因为VENOM还不能适应这具钢铁之躯呈警报信号。

她的VENOM在说话。

【您在惩罚我吗?EVOL……是您在惩罚我吗?】

张佰仁的眼里看不出半点感情,他本该苍髯暮年的身体如今生机焕发,就像个冒失莽撞的年轻人,和团员们开着玩笑。

“我等这一天好久啦!能看见你们成婚,也了去一桩心事。”

婚礼很简单,与爱人牵手,与爱人接吻,与爱人交换戒指。

一切顺利成章——正如EVOL所想,他的得力战将不会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他军队里某个冒失的小姑娘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他的机械人偶也有了新的实验进展。

他的噩梦……关进了笼子里。

婚礼结束,张佰仁匆匆离场。

比起庆祝,还有更重要的事等待着这位皇帝去处理。

……

……

此时此刻,彼时彼刻。

“娜娜会恨我的原因只有一个,Vha,可能和你的恨意一样。”

苏绫敲打着监管室的铁门,试图唤醒警卫。

“Maha是第一个尝试用克隆的方式来繁衍后代的人,你说过,她在核爆试验场遭受辐射而失去了生育能力,她的ID是:EGOHO2,‘绝育的自我’。”

“她也是领袖。从此,天宫认可了这种繁衍方式,因为VENOM只认ASK密匙,除了血脉以外,它不相信任何新人——那么娜娜想要和石田英二成婚就成了无稽之谈。”

“她对Maha的恨意传递到了我的身上。”

“而你呢?Vha。”

……

……

此时此刻,彼时彼刻。

名为金属永不灭的杂货铺里,小阿福在金库没头没脑地翻着杂物。

“24305……24305……”

他在寻找养女从天宫传递的信息,这一串数字叫他这十来天魂牵梦绕,因为……

女儿需要他——仅此而已。

这是维哈先生能帮上的仅有的一点忙了。

“可恶……老头子你是仓鼠吗?就这么会藏东西?”

这时,有人敲响了杂货铺的大门。

维哈回过神来时,红婆婆已经抱着熟睡的夏夏站在他的身后。

夏夏睡得很深,仿佛经受了熏香治疗。

面对母亲的突然来访,小维哈显得有些措手不及。

“她……她怎么回来了?死丫头呢?死丫头呢?不不不……丫头呢?她没死!她一定没死!”

红婆婆微微歪着脑袋,面纱之下嘴角透着微妙的笑意。

“来试试看吧!”

维哈:“试试什么?!我快急疯了!”

他这时的反应倒是像极了老阿福——一个无理取闹的小男孩。

红婆婆掏出一沓塔罗牌。

“抽一张。当你不知所措时,命运会给你答案。”

“命运?”

维哈愣住了。

他的手缓缓伸向那一沓卡牌,就像是某种神圣的仪式,透着莫名的致命吸引力。

“你的父亲从天上来,他驾着神鹰……将天上的事说给凡人听,将天上的神迹分享给凡人用。”红婆婆将卡牌递了过去,“他是个流氓混账,花心大萝卜,我好不容易才用熏香睡了他,可他翻脸不认账。”

红婆婆叙述着往事。

“直到十个月之后,我告诉他,你要出生了。”

维哈的手一颤……一张卡牌落了地。

红婆婆:“他说他讨厌天上,要在地上造一座国,一开始,他称那儿为黄金城,太阳国。后来来了更多的亚裔,十三区变成华谊区,你的父亲也大大方方接纳了许许多多东亚人,变成了九十九里滨。”

卡牌牌面:女祭司

“他造了一颗太阳,婆婆我不晓得那些新奇玩意,只知道那是神灵才有的伟力。他也因为搭建聚变装置染上了病,死在了辐射里。”

红婆婆介绍着自己男人时,语气兴奋得发颤,就像是依然沉浸在热恋之中。

“他说,他想将这座城给你,将名字给你,将手电给你,唯独……不想将‘眼睛’给你,不想让你窥伺天上,如果有一天你看见了他的精神遗产,一定会抑制不住血脉里的冲动,想要和他一样,成为天上的人。”

收银台的广播频道也调到了24305,依然是苏绫提到的那一串广告。

“三分之一!让VENOM排异与你彻底说再见!只需三分之一的睡眠,就能赠你无限活力!抗排异补强剂!马上订购吧!——”

“三分之一?”五哥头脑立马清醒了过来!线索昭然若揭,他翻找着金库,从二十四号保险柜的隔间……三分之一的位置,抽出了一盒磁带!

磁带上印着FMC三个字母。

FMC的含义为“飞行管理计算机”,也是每一架现代飞机上必备的航电系统。

但是……

“For My Child(为了我的孩子)。”红婆婆点出了它的真意。

……

……

此时此刻,彼时彼刻。

“维哈·阿尔弗雷德,你是第三子,我可以向你阐述这个故事。”

【谢谢您能信任我,我的船长。】

“我,苏绫,出生自二零四八年六月三日,华谊十三区的一间疗养院里,护士们说我的母亲很漂亮,也希望我能爱我的母亲,她冒着生命危险将我产下。”

苏绫将关于自己的故事娓娓道来。

“我一开始不明白‘生命危险’的意思,但后来我明白了,她应有百岁高龄,也正是你的养母Maha。”

【Yet,当我第一眼看见你时,你应当听见了那一句。】

“Oh——My——God!”苏绫扯着嗓子大喊大叫。

“喂!安静!”这声呼喊惊动了警卫。

苏绫装腔作势道:“我在流血!朋友!我感觉我要死了!给我点儿水吧!”

【你想干什么?!】

“喝完了还给我,别想用它自杀,我明白你们的伎俩,砸碎了水壶用碎片割腕什么的…真是烦人。”听上去警卫已经处理过许许多多受不了刑讯而自杀的囚犯了。

从小窗中递来一个水壶,苏绫接过痛饮一番,紧接着她咬破了嘴唇,朝窗外狠狠吐了一口血沫,都泼在了警卫的裤子上!

【哈哈哈哈哈!干得好!】

“你!你这婆娘!快给我!还给我!”警卫气急败坏扯着水壶的绳,苏绫撒手一放,壶盖都没能留下。

说罢,警卫匆匆忙忙离开监管室去收拾裤子了。而苏绫安静又淡然,擦干净嘴角的血。

她说:“他忘了关窗呢,老阿福。”

【如果我是他的头儿,第二天他就得滚蛋。】

苏绫感受着小窗透来的点点灯光,它的能量缓缓为【瓦尔哈拉】充着电。

“继续那个话题,维哈。”

【我想……如果臭小子敢打开手电,我就带着他的身体,来毁掉这个天宫。】

苏绫:“不对……你在说什么糊涂话,我看你抽着EVOL大烟的时候挺开心的呀。并非是彻骨之恨。”

【我讨厌这儿,讨厌他们的冷酷无情。】

【你的故乡中国在三十年内,从工业水准倒数变成世界前列,天宫有更好的技术力和资源,为什么不回去试试呢?有许许多多人在地上挨饿,受冻,相继死去,可天宫依然将驱逐海盗当做一场不会死亡的游戏!】

【我……】

苏绫:“只为了这个?”

【不……还有……我们杀了……】

“你好呀!小姑娘。”

张佰仁站在铁窗外,从窗口往里窥探着,他的影子挡住了大半的光。

“你好呀,老家伙。”

苏绫眼神如冰,身为阶下囚,但嘴里没有一句好话说。

“你输了,阿尔弗雷德。游戏该结束了。”张佰仁淡淡说道:“我不希望手上有一柄无法控制的剑,就像是Maha犯过的错误一样。我会收拾好你留给我的烂摊子,并且继续蹒行。”

“接着说,阿福。”苏绫趴在铁窗前,与那位近似“神灵”的皇帝对视着。

【我们杀死了Maha,杀死了大首领。】

【在二零四八年七月十八日。】

【大首领决定重启射月计划的一刻,她就要求让我们杀死她。】

……

……

射月计划:

1958年,美国空军启动了一个绝密计划:在月球上引爆核弹。他们的目标也很明确:在冷战背景下彰显军事力量。虽然这个计划和“卑鄙的我”里格鲁(Gru)的“偷月计划”如出一辙,不过在美国空军眼里“卑鄙的那一个”当然不是自己,而是刚发射人造卫星的红色苏联。

物理学家们被带进绝密办公室,要求研究这个项目的可行性以及科学性——如果有的话。不过在空军指挥部里,将军们更关心这些在月球上的核爆能不能被人从地球上看到。

……

……

【世界笼罩在核恐惧之下时。】

【她说,她要成为全人类的罪人。】

【我们在月亮的中空结构中安置了七千于件核弹头,结合地球的潮汐力将它推至1.8万公里之外,随后它被各种引力撕得粉碎。】

【别认为这很夸张,全世界在二零一一年就拥有了两万余件核弹头,其中俄罗斯和美国占有百分之九十五。】

【然后……无界之师中大部分人都失去了国界,失去了故乡。失去了生活下去的意义。】

“我们给她举办了一场婚礼。”张佰仁说。

【然后踢下烛台。】

“我提着刀,他抓着手。”

张佰仁的语气急促,就像是回忆起了揪心的往事。

【头发都没撩起来。Maha珍视的第一生命和第二生命。】

……

……

老汤姆躲在整备间里瑟瑟发抖,嘴里念叨着。

“婚礼……别提,别提那个词……不要……不要过来……”

……

……

“我们砍下了妈妈的头。”

【大家团结起来——画出了光环。】

苏绫的手指挠着铁壁,要抓出血来。

“地球是人类的摇篮。”

她终于明白了维哈所述这句话的含义。

“而人类不可能一辈子都生活在摇篮里。”

【直至我看见你。】

【我想我明白了命运的意义。】

【命运!】

【Destiny!】

【Darling!】

【D!】

突然张佰仁和苏绫的脑内VENOM中枢都开始响起异样的歌声!

苏绫:“娜娜?”

“是她!”张佰仁眼神凛凛,怒目所视,就像是计划出了不可预估的变化!

娜娜在用公共频道唱着歌!

她在唱夜莺!

不过一会,她又开始说话……

【你们好……同胞们。】

【我是弗拉米基尔·里奇·诺夫娜】

【我是个俄罗斯人,父亲用一位伟人的名字给我起的名字,他叫弗拉米基尔·伊里奇·乌里扬诺夫。】

【这位伟人有另一个名,你们熟知的名】

【他叫列宁】

【善良的人们,是否应该警惕呢?】

【这是他的主义。】

【可我想说的是……】

【亲爱的母亲,我就像个畸形,一个突变的人类,到底我出生是为了什么?】

【为了带着钢铁之躯衣锦还乡?】

【为了心爱的男人生儿育女,幸福美满?】

【为了自我的一己之私,留下最珍贵的宝贝?】

【我连回忆的权利都没有,我连触摸爱人的资格都得不到。】

【我失去了心跳,失去了脑,失去了肉欲,失去了一切。】

【我有一架渡鸦,和朋友,还有爱情,可0和1真的能明白什么是爱意吗?】

苏绫所视,张佰仁额头满是冷汗。

“你有麻烦了。”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十五章 钢铁新娘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