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青铜之风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我不是那种对朋友见死不救的人。”

大大的伙房中,她的声音传到了每一个角落。

“原本我只为了你头上的赏金而来,茶茶,但现在我对你产生了兴趣。”

让常人难以理解的行为方式,她的每一次选择都叫人匪夷所思。

她没有进门——茶茶在高速思考,思考着该如何解开这道复杂的谜题。

如果挟持着红毛小子跑到主狱区,双方都会因为主狱区的磁流体烟雾丧失战斗力,可是从对方强壮的肌理组织来看,那种不可思议的肉搏能力不是他能抗衡的力量——进入断电状态的【皇帝新衣】只能通过食物或雾气来传播铜离子,毫无疑问,如果选择逃跑,自己已经将脑袋送给了贪狼。

但呆在这里,贪狼离库房大门更近,她可以选择进入大门,补充完能量再来收拾自己,而手上的这张保命王牌,无非就是再去红毛小子的喉咙上开一个洞,可是……

茶茶的手在颤抖……

第一次杀“无罪之人”,第一次越过法律禁区,让他感觉无比棘手。

就算贪狼第一时间回到红毛小子身边,让我茶茶来完成缉捕,我也没有任何能源储备调动医疗单元来治疗这个小子了。

我会上军事法庭,我会成为杀人犯,我会和我杀死的一个个小畜生一样,变成“恶人”。

——我会迷失在VENOM的力量里。

——我和他们没有任何区别,会变成囚犯。

她在想什么?为什么她的眼神那么刺眼。

她说她杀死过一位好友,她很难过……

她是杀人犯吗?

我该处置她吗?

我拥有处决权吗?

思绪戛然而止——他抓住了达里奥的肩。

“我对你很感兴趣,茶茶。”苏绫的声音就像是湖面的水波,散于无形,那是她独有的“腹语”。

苏绫:“我见过许德拉的罪犯们,大多都是未成年。”

“他们罪有应得。”茶茶说:“你是个敬业的赏金猎人,谁雇你来的?”

“我不会透露雇主的消息。这是职业道德。”苏绫答:“你每天的生活一定枯燥到发疯。”

茶茶一愣,手中的达里奥挣扎了几下,又让他死死扣在墙上,他的力气很大,不像身形表露出来的那般弱不禁风。

“和你说的一样,做饭,洗碗,收盘子,训练你的帮工,晚上挑几个熊孩子,送他们上西天。你会和他们聊天,谈心,讲故事,翻看犯罪记录,然后告诉他们这样不对,但连改过的机会都不会给。”苏绫的话将他逼进了心灵的死角。

“你喜欢行为正义,而不是程序正义。我们是同一类人,茶。”

茶茶的眼神变得狠厉。

“你知道吗?我茶某人生平最讨厌的人中,你算独一份。”

苏绫:“说来听听。”

茶茶:“素未平生,就可以把我贴上一记标签,然后说能够互相理解,能成为同一类。贪狼,你真是狂妄到了极点。”

“你可以问问你手里的鱼饵。”苏绫笑道:“问问他,他应该明白。”

茶茶又是一愣,这下连达里奥都抓不稳了,他觉得很不对劲,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了,慌乱之下开启了秘藏单元……那是他所剩不多的能量储备。

【青铜之风】

在场的两个入侵者不约而同嗅到了一股浓烈的金属异味,紧接着手脚无力的症状也开始发作。

“是很像……”

达里奥垂着脑袋,无精打采,可神智依然清醒,他感觉体内的氧气都被抽走了,头疼欲裂。

“喂,瘦竹竿,你陷入困境时的样子,想要从陷阱里爬出来的模样,心急如焚时想要想办法还手的冷峻表情,眼睛里沉静得像是一潭死水,都像极了老板。”

还有四十三秒——茶茶已经停止了任何动作,他在祈祷,在祈祷【青铜之风】的能力能使这两个敌人出现缺氧性休克。

啪——

电灯叫苏绫打开,室内回到了光照环境下,茶茶惊觉不知何时,苏绫已经站到他的面前了。

“你的能力真是温柔……我感觉不到痛了。”苏绫掂着右腿,一点点靠近目标,它叫茶茶的餐刀射了个对穿。

“他们该死。”

茶茶察觉到危机来临时为时已晚——贪狼从来就不打算和自己再做纠缠,在双方的能量储备到达红线时,她早就决定用肉身来决一胜负。

“谁都知道,杀人犯该死。哪怕法律文书上写着,还得让他们再活几年。”苏绫说。

茶茶只能看着苏绫一点点靠近,她努着身体,仿佛将浑身的力气都要汇聚在拳头上。

苏绫说:“你会和他们说故事,来,给我说个故事。”

“哈……”茶茶沉默了很久,呼出一口浊气。

他停电了。

“我的父亲是个海盗,母亲是个娼。”

“他们连避孕药都买不起。”

“我在海盗避风的窝棚出生,一头狼收养了我。”

“它对我很好,皇帝新衣找到了它,让它成为了VENOM的宿主。”

“它教我如何做饭,如何思考,如何保护自己,直到有一天,它说它活不长了。”

VENOM的一生,只有七年。

“狼用纳米机械的发声单元告诉我,一个族群中,必须要有头狼,而新的皇帝,要杀死继位者才能登基。”

苏绫:“你做了?”

“不,我没做。”茶茶断电之后,四周的灰色迷雾渐渐散开,他像是溺水者得救一样,累得气喘吁吁。

“我不肯杀死它拿走它的VENOM,于是它在等待着自然死亡,在我十二岁那年,我为一家中餐馆打工,那时,它已经垂垂老矣。”

“它一直都喜欢在后门等我,它会用舌头卷着培根三明治,给我准备晚饭。”

“在后巷我见到了它的尸体。”

“它被几个大孩子用铁锹打死了。”

“为什么?”达里奥问。

茶茶说:“因为好玩。”

苏绫:“它不是个好老师,茶茶。”

“我认为它做得很出色,把最后一点点时间都用来对我做仇恨教育,它本可以用獠牙和VENOM,把那几个小畜生的脑浆子都啃干净。”茶茶的语气冷静得可怕:“但它知道,这样做比较好,这样,我就知道该如何保护自己。”

茶茶说:“我们都能站在更高的位置,告诉别人,我能做得更好。”

“可是往往到了现实里,大家都会明白,有一座无形的牢笼束缚着身体,捆绑着思维,让你我活在规矩里。”

苏绫扼住了茶茶的脖子:“谢谢你的故事。你是个聪明人。”

“你出不去的,贪狼。”茶茶威胁道。

“那可不一定,我苏某人最擅长做的事,就是见所未见,无所不能。”苏绫说。

茶茶的瞳孔失焦了那么几秒。

苏绫:“你听……”

时钟指向午间十三点四十五分。

这是犯人们的午休时间。

伙房外,传来主狱区的朗朗诵读声,大部分少年犯似乎已经习惯每天的生活,就算是偶尔死去一两个同伴也习以为常。

有人在娱乐区打着篮球,完全无视了整个狱区的红色入侵警报,他们大多在想同一件事——什么时候能迎接审判。

有三三两两的年轻男女相拥在食堂的小桌板前,问出那几句。

“我们能不能永远都不长大?”

“长大了才能结婚吗?”

“如果再来一次?亲爱的你还会选择犯罪吗?”

“那可不行,这样我就遇不上你了。”

这座“城堡”里,除了几个脾气古怪的死刑犯以外,茶茶已经处置了大部分罪无可赦的大孩子。

“过来!二五仔!”苏绫喝道。

达里奥这才回过神来,细细思索之下不免惊出一头冷汗,刚才他内心可是屡屡犯禁,差些就做出出卖老板的决定。

可看老板的眼睛,怎么都像是将自己内心的小算盘看透的样子。

这女人是个妖怪!——他内心无比确定这件事。

“别打什么鬼主意,用你们的欢迎语来说……卸下你的武装。”

话音刚落,茶茶便脱光了身上的衣服。

“你会怎么处置我?”

苏绫收了VENOM,将伙房里落成三截的马褂收好,语气轻浮又俏皮。

“当然是换钱买新衣裳啦,老哥,你要知道我们这行经常打生打死的,也穷,天天腰带别在脑袋上过——”

达里奥举手:“头儿,你说错了,是脑袋别在腰上……”

苏绫凌厉的眼神让他说不出一句话来。

她接着熟门熟路扣着茶茶的双手,反绑在背,用马褂打了个蝴蝶结。

“你怎么不学学人家脱衣服的功力,空有一副好皮囊,没事儿给我卖卖福利也好。”

她一路押着监狱的大厨子回了主狱区。

“你知道该怎么说,聪明人,我讨厌和聪明人作对,但喜欢和聪明人做生意。”

茶茶:“悉听尊便。”

他们通过了主狱区的内卡,茶茶在一片狱卒惊愕的眼神中,赤身裸体给两位入侵者按了通关指纹。

面对一排排黑漆漆的枪口,这家伙遛鸟的脸皮也是够厚的,整个女子狱区的传来的口哨声不绝于耳。

“唷!这不是茶大厨嘛?”分区小队中跑来一位队长,对着养活整个监狱的茶大人敬礼,又不是朝这边使眼色,就像是支会茶茶随时准备保护好身体,只要一声令下……

“ε=(´ο`*)))唉……”苏绫的表情变化得相当快,都快出颜文字了。

“这家伙,好多年都不回家了,留我一个人守着空房,前阵子这孩子才跑回来问我爸爸去哪儿了,会不会唱小星星之类的话,俺寻思这娃应该是和他爹一样傻了,可叫我这单亲妈妈怎么办嘛……还不是只能到这儿来要人。”

此话一出,茶茶倒是没有任何表情,达里奥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

狱卒们的表情也是如此。

“那……”小队长看了看苏绫,又看了看茶茶,最后看见那一头红毛意大利裔的达里奥。

突然脑补了十来万字的“故事”。

虽然咱们大厨挺好说话的,平时也是个话不多的内向家伙,突然多出来俩孤儿寡母……怎么看都不像……

苏绫狠狠跺了一脚,正好踩在达里奥脚背上。

当时达里奥的脸就绿了,谁让117老师指导过的巴子拳套路踩脚指威力太大呢?

“爸爸!~~”疼了好一会,达里奥这才喊出声来。

苏绫一副市侩婆娘的模样,笑嘻嘻道:“怎么着?军爷?我抓个负心汉回家?没犯法吧?”

这让狱卒们犯了难,一个个愁眉苦脸,总觉得几个支队叫一个家庭主妇这么正面突破,实在是太没面子。

通讯员上来和小队长支会两句,确认了伤亡信息。

死亡数:0

小队长这才陪着笑脸:“嗨呀……茶夫人。”

“怎么说话的?”苏绫眉头一皱,“我家在半人马座α,那地方兴女尊,应该叫我苏先生。”

达里奥琢磨了半天,陈伯也叫她先生,这说法没错。

“那茶太太?”小队长改了口。

苏绫怒道:“不许叫老了!”

小队长:“您的意思是?”

苏绫:“我们那地界兴和风,叫茶茶子。”

“真是够了……”茶茶…不,茶茶子已经接受了这种设定,搭上话也好办事。

“以后拜托你了,我离岗回家。麻烦请辞报告帮我交给典狱长,辛苦了。”

小队长半天摸不着头脑,不过看那苏先生没事儿逗着茶茶子的命根子,一副熟门熟路的样子,心想着也只有夫妻才会这么亲近——其实纯属绫傲天不要脸而已。

队长看着苏绫腿上那刀……

苏绫:“夫妻吵架,老婆脾气大见见血是好事,我们中国管这个叫见红冲喜。”

“神他妈……”达里奥刚想开口,叫绫妈妈一个耳光闭上了嘴。

“我让你开口了吗?”苏绫说。

茶茶子:“对不起,老公,是我不懂事。”

话已至此,安全保护机构组也不好说什么。

一路上苏绫押着茶茶子回到空港平台,暖流吹着三人的面颊,在等车的十来分钟里,茶茶子一直都没开口。

苏绫拔了刀,给茶茶松了绑,用马褂布条绑住伤处止血。

“你要放我走?”茶茶问。

达里奥一听急了眼,“老板!不能这样呀!咱们的钱!我可不打白工!”

苏绫:“不然呢?”

茶茶:“你一点儿都不敬业。”

达里奥愈发焦急,他绷着脸,抓着茶茶子的手,可他的力气又怎么比得这身经百战的狱卒,估计人家收拾的小流氓比案上的咸鱼都要多,一不留神就被茶茶子反制在手,动弹不得。

“你的助手真是个菜鸟。”茶茶子嘴上没留半分情面。

苏绫:“他还有时间,还有很多很多时间,生活就是这样,我们留一点人情味,总会在世界某个角落再次遇见。”

茶茶子一松手,达里奥摔在空港平台上,使劲揉着屁股。

“哎哟……”

“你帮我逃出来了。”苏绫敲着重点,把衣服递了回去。

【皇帝新衣】攀上了茶茶子的身躯,严丝合缝地完成着装,他理着领口和袖子,一丝不苟。

“是你挟持我,逃出来的。我迫于无奈,生死之间做了苟合之事。”

达里奥还在喋喋不休,嘴里嘟囔着什么“到手的鸭子飞了”“老板还真是个见色忘义的家伙”“钱啊,都是钱。”之类的。

苏绫指达里奥,问茶茶子:“你给他解释一下?”

茶茶子:“用你的话来说……”

苏绫:“以你的智商我很难跟你解释呀。”

话音刚落,茶茶子却一改之前的阴霾之色,开心地笑出了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苏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茶茶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达里奥看着这对狂喜不止的“父母”,实在是很难理解二老的心情。

苏绫:“准备换什么工作?”

“不知道,和你一样!去当个私家侦探吧。”茶茶子戴上了大风帽:“你说得对,贪狼,我们是一类人。谢谢你。”

苏绫:“哇……同行呀,你要抢我生意?”

“我想明白了,和你的任务一样。”茶茶子说道:“有时候,杀死一个人很容易,雇主会雇佣一些赏金猎人来要我的命。”

“他心系儿女,孩子们也许也犯了错,在等待着审判,他害怕自己珍视的东西遭到我的毒手。”

他会选择另一种生活方式,至少不是现在这种——每天听听歌,养养狗,去看看更多的地方,更多的不公平,像以前一样,像贪狼一样,去伸张他自己的“正义”。

“你有没有办法搞一具尸首来?毕竟没人见过你的样子,随便来个替死鬼,我好交差呀。”苏绫问。

茶茶子:“不行,说好的不杀人了。何况是无辜的人。”

达里奥刚吐出几句不满,都叫这一声“尸首”给堵了回去,当了个安静的乖宝宝。

不像达里奥那般悲观,其实整个任务中,只要许德拉监狱风平浪静,苏绫就能拿到赏金。

“在这里分别吧!我的丈夫。”茶茶子拉紧了衣服,尽管它在苏绫面前如赤身裸体,“苏先生,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你可以叫我妲绫。”

“Darling——”茶茶子咀嚼着这个词汇的含义。

“你有梦想吗?”

苏绫捧腹大笑道:“对!我有。”

茶茶子:“说给我听听。”

苏绫指着天空。

“这片天空上有一千万颗星星,我要踏遍每一个宙域,找到外星人。”

茶茶子:“很浪漫的想法。”

前往木星的星际快车停在空港。

“再会,贪狼。”

苏绫朝茶茶子比着大拇指。

“再会!我的发妻。”

……

……

火星,《金属永不灭》。

五哥站在柜台前,抱着双手。

“任务完成了?”

苏绫:“当然!”

五哥:“人呢?证物呢?”

苏绫指着身上的伤处留下的疤痕。

“诺,这儿。”

五哥捂着脸,很是为难。

“这可让我怎么交差啊……”

【小姓觉得你是被漂亮男人迷了眼,没眼看唷。】

老电视传出一条新闻报道。

“前日,太阳系联邦最大的监狱许德拉星遭受不明来历的访客入侵,据守卫人员提供的线索表示,入侵者为年龄在十七到二十五岁区间的亚裔女性,使用汉语。”

“与入侵者同行的还有一位欧裔红发青年男子,该事件导致四十八人受轻度伤害,没有人死亡,警报期许德拉监狱呈现了良好的警民协作氛围,尽管内部设施遭受破坏,但没有一名犯人产生越狱动机。”

“经查实,该女子的公网ID为:贪狼。”

“全太阳系联邦政府决定悬赏一千万加币,搜寻此人的线索。”

苏绫笑嘻嘻地看着养父。

“你会搞定的对吧……”

五哥脸上也是一副笑嘻嘻的表情。

“赏金的事儿肯定吹了。不过……”

“妞,你看上去挺值钱。”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十章 青铜之风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