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上帝是个女孩

十二年之后。

二零七二年二月二日。

华谊十三区广元西的中华街上。

3:34 S

某个中餐馆的后厨里。

有个姑娘双手叫厨头反绑,穿着身大红旗袍,身材丰腴有料,嘴里叼着一条冻咸鱼。但和十年前不同,姑娘没能再一次往烤箱里塞上一罐可乐。也不知道如何脱身,模样楚楚可怜,眼神无辜无助,手臂上印着一串条形码。

她饿得头昏眼花,肚子咕咕叫。

中餐馆的前门张灯结彩,天上的烟火炸出一朵朵龙凤呈祥的图案。

今天,依然发生了一场爆炸,后厨防火板门叫燃气管道爆炸产生的冲击波轰得扭曲变形,一声闷响传来,声势如天雷滚滚,地动山摇。

胖主厨秃了头,中年危机和后厨危机一并涌上心头之时都化作了一句粗口。

“干他妈的!是那个女人!她回来救人了!”

咚!

后厨大门叫人一脚踹开!苏绫依是那身黑旗袍,上边绣着四尾金蛟,单马尾干净利落英姿飒爽,她长高了,也长大了,唯独没长胸。

她面无表情地吐着狠话。

“小崽子们!我又回来啦!让我看看……”

绑在厨台边的夏夏急得叫出了声。

“阿绫!阿绫!!阿绫!!!”

一声比一声高,一声比一声响。

咔擦。

厨房里十来个厨师不约而同地从厨台下掏出了枪,开保险,拉枪栓,声响清脆悦耳。

苏绫:“这就很尴尬了。”

不过一息,苏绫脚底抹油一溜烟跑得无影无踪,留下厨师们面面相觑。

胖主厨抹了一把冷汗……像是劫后余生。

他惊魂未定骂骂咧咧:“小兔崽子……”

“她……就这么跑了?”有人问。

“这就是十三区的头等天灾大祸?也没那么厉害嘛?一个女人而已。”有人反问。

“小丫头,现在没人来救你啦,咱们把账单结一下?你可是偷吃了不少东西呐?~”有人佝着身子,拿着剔肉刀吓唬夏夏。

“闭嘴!都给我长点儿心眼!”胖主厨觉得没那么简单,苏绫是谁?那个十年就在这条街兴风作浪的混世魔王,她绝对是块硬骨头!

就在众人放松警惕之时,就在明晃晃的厨刀和枪口都微微垂下一刻。

“你们要记得这一刻!广元西的厨子们!”

苏绫嘹亮的嗓音从窗外传来,窗户叫石子砸得稀碎,落下几个布包。

动静惊得厨师们退了几步。

“什么东西?!”

“她又回来了!她又回来了!快去叫保安!”

“完了!全他妈完了!厨头我警告过你!不要去招惹那婆娘!”

“她扔了什么进来!是炸药吗?!是……”

有厨师吓得屁滚尿流,一路往大堂跑,也有好事者要去碰那黄布包。

“别动它!”胖主厨又惊又怒,可话说出去时已经晚了!

布包开始燃烧,发出难以直视的强光——其中的锂电容废料遇见空气快速氧化,点燃了布包里的另一部分镁粉——它是个简易的闪光弹!

听屋内枪声大作!厨师们纷纷叫彼此手中枪械射出的防暴橡皮子弹打得嗷嗷叫。

而苏绫已经带着夏夏跑到了后门外。

夏夏还想解释几句,怪不好意思的,“阿绫……对不起……我饿得慌,一饿了心里就瘆得慌,一瘆起来就想出门找吃的……”

她越说头便越低,差些要哭出来。

“我叫他们逮住了……他们就要用我来抓你,说要把你卖去十六区——他们讲你好看,能卖个不错的价钱……我一生气!就从冰柜里跳出来啦!你平时讲我笨,可我这时候哪儿能笨呀!”

苏绫:“那你很不错哦。”

“嘿嘿……”夏夏歪着脑袋,挠着后脑勺,还真的觉着阿绫在夸她。

苏绫跟着微微歪脑袋,像是听见了什么极为有趣的事。她单手叉腰,一手搂着夏夏的肩,声音一如当初那般清亮。

她朝门内嚷嚷,如一朝帝王。一个个所指打量过去

“你们要记得这一刻!广元西的厨子们!”

“高的矮的胖的瘦的!”

“俊的美的憨的丑的!”

有人拥了上来!叫她随手一把辣椒粉泼了个满满当当,捂着眼睛哀嚎不止。

“新年快乐!中国传统佳节给我这穷光蛋包个红包吧!我今年十七岁!”苏绫敲打着门框,就像是老师给学生上课,敲了敲重点。

夏夏犯着迷糊:“阿绫你不是二十四岁了吗?”

苏绫打了个响指,食指指着天空上的璀璨群星,拇指弹在夏夏额头,夏夏疼红了脸,眼里满是委屈。刚想开口说理,一副忿忿不平的样子,又叫苏绫从领口抽出来一块板糖塞进嘴,甜得眯着眼,笑出了两个小梨涡。

苏绫改口道:“好吧!我今年十七岁!零八十个月!是个…”

“稍微有些奇怪的女孩子!”

“你们要记得这一刻!”

“因为你们差一点!就差那么一点!”

她随手抓过两把剔肉尖刀,分了一把给夏夏,将涌过来厨子的高帽射在墙上,吓得他们尿了裤子。夏夏扔过去的刀子却好射在某个可怜家伙的大腿上,夏夏慌了神,躲去苏绫身后。

“——差那么一点就抓住了苏绫船长的大副!夏夏!”

她们着前院拥来十数个保安,不约而同脸色一变,夏夏跟着苏绫有样学样,朝这些家伙扮着鬼脸,一溜烟跑了!

平底布鞋踩在湿滑的苔藓路上,她们跑得格外踏实。旧城区的风景飞也似地在视线中退去——夏夏能感受到源源不断的生命力,从阿绫的手心中涌现出来,她跑得稍稍慢些,叫阿绫牵着手带着跑。

十年来,阿绫一直都把最好的那一份留给夏夏,不论是衣服还是吃的,她长得很好,可阿绫一直都说夏夏是个肥妞,夏夏心里明白,阿绫这是为镜子里两人的身材对比,发着可爱又可敬的无名火——连抓住夏夏的厨头都说,如果夏夏不是苏绫带大的,真想招到餐馆里当个帮工,说不定还能去“天宫”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天上的碎星带下边,那一层居住空间站,和华谊贫民区一个天一个地的富人区。

——它的名字,就叫“天宫”。

“呼——呼——阿绫!你慢点儿!我跟不上啦……”夏夏冒着汗,她拄着膝盖,在原地穿着粗气。

她们好不容易跑回了云姨的面馆,苏绫也没歇着,抽了条板凳坐下。

“云姨!两碗牛肉面!”

从面馆里走出来个暮年妇人,正是冰云,她抱着一只奶猫,算是“皇上”的种,笑答,“没有……”

不等冰云说完,苏绫抢道:“刷脸!”

冰云捂嘴笑,“阿绫的脸,不好用了。”

苏绫扯来夏夏,“刷丫头的!”

冰云放下猫,满脸宠溺的模样,无奈道:“你们呀……真是没办法。”

说罢,冰云去了后厨,里边传来灶火燃气锅碗瓢盆的声音。

夏夏和苏绫去洗了脸和手,洗得干干净净的,夏夏乖巧地坐在苏绫身边,小皇上跳去她膝盖,趴着睡着了。

苏绫趴在桌上,那模样像极了熟睡的猫咪,脑袋枕着双手,不知在想什么,嘴里哼着夏夏没听过的歌。

夏夏好奇,便问:“阿绫,你在唱什么?”

苏绫答:“猛听得金鼓响画角声震,唤起我破天门壮志凌云,想当年桃花马上威风凛凛,敌血飞溅石榴裙……”

夏夏又问:“那是什么呀?”

苏绫:“穆桂英挂帅。是一百多年前的曲,五百多年前的词。”

夏夏知道阿绫她很神秘,有故事,不一般。因为夏夏没见过阿绫这样的人,阿绫喜欢念书,那座排水管的小帐篷里,除了她们平时睡觉的地铺,还有一大堆夏夏喊不出名字的书,阿绫她好像什么都知道,又什么都懂,是个聪明得像妖怪的人。

十年前,阿绫从人贩子手里把夏夏救出来,一直在为夏夏寻找父母,虽然没找到,但夏夏依然很感激阿绫。

夏夏觉得——阿绫是世界上最好的人了,没有更好的了。她用崇拜的眼神看着那个大姐姐,两眼里满是小星星,像看见了世上最珍贵的宝物。

苏绫的脸深埋在双臂中,虽然看不见夏夏,但她仿佛不用眼睛就能观察到夏夏的一举一动,她说:“就算你这么盯着我,我也是要带你去天宫找你那有钱爹妈算账的。”

夏夏在苏绫身边白吃白喝了十二年,这是苏绫贫困潦倒的主要诱因,而夏夏手臂上的条形码,则是苏绫愿意养大夏夏的执念。

这个丫头很值钱——她一直这么认为。

咕~~~~~

苏绫的肚子开始叫唤,夏夏偷笑道:“阿绫你饿啦?”

苏绫:“穷,自然是要饿的。”

夏夏又说:“阿绫没想去工作吗?”

苏绫:“长得又丑,不像你前凸后翘,说不定还爹力十足——”

夏夏的条形码就是爹力的象征——是天宫人ID的身份证明。

夏夏趾高气昂地打断道:“那当然啦!虽然不知道爸爸去哪儿了,也没想着来救我!但夏夏我可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未来呢!毕竟夏夏可是天宫人!是流落人间的公主喔!阿绫实在没办法的话,可以找个好男人嫁了呀……”

苏绫:“不存在的,嫁人也是不可能嫁人的,能娶我的男人,要么比我能打,要么比我聪明,不然他凭什么娶我?”

小夏夏皱着眉,总感觉大阿绫已经在绝育的边缘疯狂试探。

二零七二年,她们坐在小面馆外面,隔着一座水坝看见那排水渠后面的通风管道,那座换了新帆布的小帐篷,是她们的家。

“阿绫想干什么呢?”夏夏疑惑道。

“我想去上面!”苏绫指天,指着那繁星点点的碎石带,它曾经叫月亮。“去天宫,去富人区。”

“可是……”夏夏突然陷入了苦恼中,她想到将来自己在天宫的“公主”生活要是没了阿绫,该怎么办,“阿绫没有ID啊……公民ID都没有。”

天宫富人区里所有的住民都有ID,只要拥有一张合法的ID卡,就能住进云端之上的空间站,享受到富人区合法公民的待遇,包括教育、工作、学位、婚姻、医疗与住房。

但如今的地球已经失去了“国界线”,成了民族的大熔炉,核战之后的贫民区与空间站有一条看不见的隔离带,这片辐射废土上的遗民没有任何越界的机会。

“难道……阿绫准备……”夏夏想到了唯一的可能性。

对苏绫来说,只有一个机会——

“对,我要去‘光环’的擂台,用拳头打上天宫。”

虽然地球已经失去了国界线,成了一个无法地带,但太阳系里武装组织和国家依然存在。而天宫目前属于一个叫做“无界之师”的佣兵海盗团,他们通过无限制搏击竞赛来挑选新兵,吸纳新血。

——这项残酷的运动,叫做“光环”。

——这是地球人,进入天宫唯一的方式。

“可是…可是……”夏夏慌了,她深知“光环”代表着什么,那是没有规则的无限制格斗赛事,除开危险性不谈,也不对女人开放,“阿绫可是个女孩子!没有参赛资格的呀!”

苏绫素手一挥。所指远方的高楼大厦霓虹琉彩广告灯牌。

“夏夏!”

“人类历史上的第一场战争,属于男人与女人,《圣经》中说,亚当与第一位发妻夜妖莉莉丝产生了分歧,莉莉丝如此说‘女人为何要在男人之下!’。”

“《封神》中说,妲己牝鸡司晨,女人祸乱朝政,可抟土造人,炼石补天的女娲也是女人。”

“1987年《人类生殖》杂志第12期,英国剑桥大学生物研究院发表的一篇文章;性别决定和性别发育开始于妊娠早期。如果Y染色体上有SRY基因,受激活后就会触发一系列复杂的激素反应,最终诞生的男婴具有男性必备的全套器官。如无SRY基因,妊娠结束后会分娩一个女婴。”

“但是夏夏,每个人出生之前,在胎儿形态时都是雌性,在双潜能期时,决定XX女性染色体具备变成XY男性染色体的潜能,但这个过程绝不可逆。”

夏夏听得越来越迷糊,“阿绫……”

“也就是说!”苏绫指着天空上的“月亮”,那串属于地球的光环,眼神愈发炙热,“上帝是个女孩。”

“吃面——”云姨打断了苏绫的长篇大论,一筷子塞进苏绫嘴里。

“唔唔唔……唔……呜呜!”苏绫吞下面食用意义不明的呜咽声道出抗议,过了一会——

——夏夏对阿绫的执念颇为无奈。

她说出了残酷的事实。

“阿绫,你很能打,这个我知道……但是——你没有装备呀。”

光环格斗赛的准入条件,选手必须拥有一件纳米核心——也就是战斗装甲VENOM。

它是士兵们值得依赖的伙伴,价格昂贵且千金难求,拥有了纳米核心,哪怕是个不经训练的普通人,也能从人工智能的指引之下挥出漂亮的拳头,选择正确的战术,打出一场胜仗,更别提它带来的保护和攻击效果了。

它有一个更笼统的名字——这项装备来自二十一世纪初的一家国际武器公司,公司名为“铭刀匠”,以纳米材料为基,依附于人体的神经网络开发出了纳米机器人这种肉眼难以察觉的高新技术平台——

——他们称它为VENOM——译作:毒液。

它是根植在人体内的中枢纳米核心机关,成了太阳系里各个军事组织士兵体内的“毒液”。

这项技术沿用至今,也正是十年前广告牌上依旧没被时代淘汰的那一句:

【石墨烯纳米装甲——一身体面的衣裳,让钢芯子弹划过你的“钢之心”。】

在贫民区,子弹依然能当做货币使用,但在天宫,轻便的枪械弹道武器已经被这种装甲所淘汰——子弹甚至无法划开天宫人的皮肤。

换而言之——这是一个使用拳脚和热源武器作战的年头,是另一个“牛仔时代”。

“丫头,我要去那个地方,我要找到你的父母!还清你白吃白喝十年的债务!”

苏绫握紧了拳头。

“因为我很穷!”

夏夏抿着嘴,低着头不说话,她真的欠了阿绫很多很多,不知道如何报答,但她知道,光环的失败者,很少能肢体完整地走下擂台。

“阿绫……你会死掉的……”

苏绫握紧了拳头,看着远处连接天宫的跨平流层电梯,它直冲云霄,就像是一座连接人间与神界的“彩虹桥”。

“我能做到。”

“因为我是苏绫。”

“苏绫没什么了不起的。”

“但我想让苏绫了不起!”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一章 上帝是个女孩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