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夜狼死九·Ring Star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

……

火卫一是整个太阳系最小的行星,它是一颗极不规则的天体,长得像一颗土豆,长约二十七公里,二十二公里宽。

每一天,它都会绕火星转三圈。

每一年,它离火星以九米的速度靠近。

直到四千万年后,它将和月球一样,要么被巨大的潮汐力扯得粉碎,要么撞上火星。

在火卫一上,有许许多多东亚成员国的殖民地,它们拥挤在这座太阳系的“荒岛”上,和它最终总要毁灭的命运一样,过着有一天算一天的日子。

在它最大的斯蒂尼克陨石撞击坑道里,布置了两条贯通全星的地铁线,在不过二十七公里直径的行星中来回穿梭,为整颗行星上不超过四万的常驻人口提供着便利的交通。

这是一颗拥堵到极点的星星。

六千公里平方的活动面积里,每个人只能分到150平方米的地上空间,而斯蒂克尼撞击坑中,四国地铁站便是整个火卫一小世界的商业中枢。

让我们从陨石坑外往里看。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束冲天而起的校准激光,为空港到访的穿梭机接引航道,地上拥堵的工业设施中,多处高耸入云的建筑群里,有那么一处长达十五米的“停机坪”,它在每一分钟都在变幻的日光中格外显眼,当你下了穿梭机之后才发现,这个世界上还有比穿梭机要小的机站塔楼。

通常会有三个机组人员来进行接洽,其中一位是机场航空公司在火卫一的总负责人,另一位是翻译,还有一位是保安。

保安的工作通常是为了防止客人被停机坪两侧违章建筑里的居民骚扰,居住在这儿的人热情好客,从苏绫的遭遇来看……

她下了穿梭机,便和停机坪两侧的城寨老哥们老姐们互相比着下流的手势进行无声的人身攻击。

单身汉们常常会在这里游荡,攀上老楼的脚手架,从高处和访客打招呼。

原因无他——能放下身段坐穿梭机跑到火卫一的都是来谈生意的有钱人,而有钱人中也有大小姐公子哥,如果能看上自己,是最好不过的事,谁不想从枝头麻雀飞上天变成凤凰呢?

苏绫是一个人来的,难有外来人跑到火卫一来观光,特别是在传统春节的日子里,火星的华人们都在过年,哪里有闲工夫来这种地方?

于是,苏绫马褂下边儿那对光溜溜的白大腿成了机站闹市区单身男女们眼里唯一的光景,直勾勾的眼神吐露着渴望“富贵多金”四字,却不曾想过苏绫她自己也是个穷光蛋。

今天的保洁工人的工作又多了一个,清扫停机坪上的纸飞机情书——这儿的居民的声音难以直接传达的情感,通常都用这种方式传递了。

“日本语里的初次见面请多关照。”机长给苏绫介绍着火卫一的生态。

“念来叫做,yo——ro——si——ku。”

2:21 S

苏绫搭了一句:“谢谢指教。四国的地铁在哪儿?”

机长指着陨石撞击坑下边,接近两百余米纵深的大盆地中心。

好几条钢铁龙骨成了地下城的主要交通干道,沿着它们搭建的“违章建筑”密密麻麻的挂满了整个撞击坑。

“你在停机坪等上四个小时,每天会有两班空中巴士送你去地铁站,至于其他时间……”机长用戴着白手套的手捂着鼻子,仿佛多吸上一口火卫一的空气都会令他致病:“其他时间只能步行了。”

苏绫:“多谢指教!还有其他的吗?”

机长爬上穿梭机【宇宙列车号】的主驾驶室,合上门之前还交代了一句。

“你得过安检。”

看着越来越近的三位地面机组人员,苏绫的心情复杂,那三位怎么看都像是从监狱里跑出来的,个个长得歪瓜裂枣恶人样貌,还能从安保身上看见条纹牢犯服。

机长叮嘱道:“这儿属于文化遗产保护区,每一个人口都是活生生的历史书,我们华夏出于人道主义,为他们留下了这片地,搭建地铁,帮助开矿,不希望这些民族文化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所以禁止一切热源武器和弹道武器在火卫一上流通。”

喔,禁刀令呀?——苏绫稍加思考也明白其中含义。

就如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的殖民运动那样,世上只有一颗火星,发现后到的殖民国不把这些家伙当做太空垃圾处理已经是最大的仁慈,还给人家建工厂搭地铁,真是信了孔圣学生孟子的话——仁者无敌。

三位地面机组人员领着苏绫进了安检通道。

地面通讯员看上去三十来岁,鹰钩鼻,眼睛很小,嘴上时常挂着贱兮兮的笑,和维哈不同,那种笑容是苏绫见过的,地球遗址里,地下世界的人经常有的笑容。

翻译则是个二十五上下的大姐姐,她穿着一身行政装,裙子却过了膝盖,盘发上染了尘,看来忙得很,毕竟这里的四万来人里掺杂了至少四种民族语言,一天不知道要跑多少场翻译公务,看向苏绫时,眼中透着紧张,而且两颊时常有奇妙的红晕。

安保则是四十来岁的大叔,大腹便便,眼睛很大,外表憨实,圆脸,但身上的牢犯服可骗不了人,几人闲聊之下,也只有他的汉语最标准,看来是在火星上犯了事,流放到了这儿。

直到苏绫走到安检口,整个停机坪也就这三位官方人员。

通讯员开口道:“过检吧,女人。”

他们站在大厦楼顶,吹着火卫一不知道东南西北的红沙风,说着苏绫听不太明白的话。

翻译姐姐接道:“我来吧。”

安保大叔立马急了眼。

“你不专业!我来!”

通讯员点点头。

“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来,我得陪同。”

苏绫一个好奇宝宝的心,举手问。

“你们不是要安检吗?怎么个检法?”

翻译姐姐脸上的迷之红晕散不掉,她往前走了两步,说道:“要脱衣服的……”

说罢,其他两个男人眼中不约而同吐露着猥琐的神。

“你们没见过女人嘛?”苏绫大大方方问道,“回家看你老婆去。”

“这是公务!”通讯员的口气一下子不对劲了,变得正义凛然,“谁想占你便宜了,小姑娘,你可别自作多情。”

安保附和道:“没错!我怎么知道你身上有没有藏武器?”

没想到火卫一上的安检也这么原始,连检测非法电子设备的仪器都没有。

翻译姐姐难为情地说道:“你跟我过来……去楼下超市的厕所,我帮帮你。”

苏绫也不见外,当着三人面脱了马褂,她是赤脚来的,身上只剩下条四角裤和裹胸。

一时两侧的居民纷纷吹起了口哨。各种苏绫听得懂的听不懂的话都冒了出来。

“脱光了查!”

“你们这些税金小偷!干活认真一点啊!”

“可恶!记得拍下来送我几张!”

感受着俩男人如火的眼神,苏绫不免皱眉道:“赶时间,老哥。”

“把你胸衣和裤子脱了……”通讯员道。

安保:“没错!”

翻译姐姐憋着红脸,走路都不太顺溜。

“我也……我也赶时间。”

“嘁……”苏绫的眼神变了。

“喂!都说了是安全条例,谁愿意看你那荷包蛋啊!”通讯员刚说出这句……

“对啊对啊!没料到我都懒得看。”安保紧接着跟了二连。

“Yo——Ro——Si——Ku是什么意思。”苏绫抓着马褂给自己套上了。

翻译姐姐答道:“是……请多关照的意思。”

“它在日文里还有另一个念法。”苏绫伸手拿住了安保胖大叔的犯服圆领。

“音译——叫夜狼死九!”

狠狠地扔向了隔壁吵得最凶的一栋楼!难以想象这小女子身体里藏着如此强大的怪力。

脚手架的竹片踏板散得稀碎,某个刚起床准备看好戏的大爷叫这胖哥哥砸得不省人事,从另一头的窗户飞了出去。

“来,我俩过个签证。再怎么说这都算出国了。”

苏绫一手挽着翻译姐姐的腰,不老实地往上摸。

“别…别这样……”翻译姐姐的脸上红得能滴下血。

“那我往下一点儿。”苏绫放低了手,轻轻揉着翻译小姐的腰,直到摸上她丰腴的臀。

一步步朝着通讯员逼了过去。

通讯员哪里还有刚才“执行公务”的勇气?眼中满是慌乱之色,瑟瑟发抖。

“你……你……你这样也会被流放到这儿来的!你逃不过的!”

“我是个好色之徒,男色和女色都喜欢,案底很多。”

苏绫一字一句念着过往。

“杀过很多克隆人,但克隆人从来不算人,不是个人道主义者。”

“我喜欢吃刺身,喜爱肉食,也是动物保护主义者的天敌。”

“我是个黑帮,如今从良做了赏金猎人。”

“以前最大的梦想是当海盗,要问为什么?答案也很肤浅,因为它太酷了!”

她一米七的身高,言语与眼神中透来的精神与气势难以言喻。

彷若一团似烈焰般的玫瑰花!满是倒刺!

苏绫轻轻拍了拍翻译姐姐的屁股。

翻译小姐又羞又怒,心急之下当场晕了过去。

“你们的民风彪悍,人的身上充满了动物性。”

光是猎人的眼神,已经让猎物吓破了胆。

通讯员一屁股坐在地上,紧紧捂住了双眼,仿佛多看一眼,就会让那可怕的女人开膛破肚,架上烤肉架。

“出国旅游总要有个外国名字,这叫入乡随俗对吧?”

苏绫光着脚丫,夹着那枚按摩器材塞进了通讯员的嘴。

“我叫苏绫,以前是个擂台上的搏击手。艺名叫贪狼。”

紧接着,一脚踩碎了通讯员的鼻子。

“和这里的土著一样,我的妈妈也是个少数民族,姓妲,我喜欢别人叫我Darling。”

“但现在……”

在惨叫声中,还有数百人众目睽睽胆战心惊的眼神下。

“你可以叫我Ring·Star。”

【译法一:星之环】

【译法二:明星戒指】

【译法三:拳击台偶像】

“夜狼死九!——”

苏绫转着圈,和每个人都问了声好。

“——请多关照!”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十五章 夜狼死九·Ring Star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