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V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张佰仁微微张着嘴,他与Maha分别了二十四年,如今重逢之时,却有百味杂陈堵在心口。

“你真是个不可思议的人。”他撕下了无界之师的军徽。

不过短短几秒,仿佛蛰伏在近地宙域的豺狼们接到了进攻信号,炮火声传来时,躲在家中的战士们第一时间跑了出来,仿佛刚才背信弃义的话从来没说过——他们不约而同领取完任务纲要,开始用VENOM建立新的单元组别,第一时间赶去了空港。

他们一路上骂骂咧咧,匪气十足,没有正规军的架势,也没了纪律严明的军纪,可目的却只有一个。

【扣动手中的爱国者之枪】

2:48 S

张佰仁狠狠吸了一口烟,呛得他满脸是泪,他已经很久没碰过这类“古董”,尼古丁对脑组织的损害是不可逆的。

“东方和西方。”

轰隆————

居住空间站叫炮火炸开了天坑,阳光撒了下来。

“左边和右边,对与错,意识形态,阶级斗争。”

张佰仁看着双手,一只钢铁,一只肉掌,它们的掌纹一模一样,指纹也是,为了维持完美的“手性”,又完美对立,互不相同。

“我到底是为了什么?成为Maha的孩子?为了什么扣动扳机呢?”

苏绫一声响亮的口哨,信天翁从着弹坑飞了进来。它像是鹰隼归巢,俯冲而至,迫不及待要回到主人身边。

“人得忠于自己!EVOL。E等生!吊车尾!E-VOL!”苏绫翻身爬上驾驶座,靠在沙发上的感觉让她精神抖擞。

VOL,也有音量之意,而E等,是VENOM对任务评级标准的最低等。

【没错!我就是看不起这种没天赋没才能连勇气都没有的家伙啦!哈哈哈哈!】

老阿福爽朗的笑声直冲天际。

【每次惹出了麻烦都要叫Maha来解决!挨骂就会躲起来装可怜!令人作呕的性格!阴沉柔弱的娘炮!】

【可是……】

苏绫:“可是,我觉得EVOL不好听。如果是LOVE,会好很多唷。”

【要是他没了我,得惹出多大的麻烦呀……】

“你们在看不起我吗!”张佰仁额头冒着青筋,“在可怜我吗?在说什么呀!”

信天翁的引擎开始轰鸣,宙域战已进入白热化阶段,这算三色豺的最后反扑,他们失去了两位首领,只为了从无界之师手中夺走地球,资源所剩无几。

“来吧!”苏绫给张佰仁点了个赞。“游戏结束,任务该开始了。”

【哈!他连穿梭机都没了!他早就忘了怎么飞!】

苏绫说完,便驾驶着信天翁冲出了空间站。

张佰仁呆呆地看着双手……轻轻拨开机械臂上的辐射开关,双眼紧紧盯着头顶上的破洞。

……

……

十三岁时。

张佰仁在越南边境的一个大树洞里,同样仰头看着星星。

他的父亲是毒枭,种植园的老板,母亲是毒贩,还做着军火商的生意。

在边境的武装冲突中,父母将四十公斤的孩子丢下,换成了一袋罂粟,两支枪。

他藏进了树洞里,陪伴他的还有一支口琴。每每听见枪声,他都害怕极了,并且开始吹口琴,想用口琴声来盖住那些可怕的枪火声。

他感觉有虫子在咬他的腿,潮湿闷热的环境里,他的脚板烂了个干净,他饿得头昏眼花。

直到有一天枪声渐弱,他再也不用吹口琴——至少他不用害怕了。

他才意识到,自己离死亡已经近在咫尺。

就在这时,他想:“至少我得开心的过完一生。”

于是他爬出了树洞,可刚冒头。

他便看见了Maha蹲在树洞旁……准备解裤子行方便的样子。

还听见了一句……

“死小鬼!你居然敢躲在坑里偷看老娘撒尿!——这几天夜里闹鬼感情都是你对吧!”

后来,他叫Maha捡走——被人称作毒枭的崽种孩子,好色的小鬼,不知天高地厚的张百忍。

Maha总是对大儿子关爱有加——他这么想着,咬下了Vha的耳朵,Vha拿着军刀砍掉了他的胳膊。

但是……

……

……

由于VENOM需要人体中的线粒体来汲取能量,EVOL只更换了一条机械手臂,其他还能算是正常的人体内循环组织。

因为他的机械臂中,藏着一颗托卡马克聚变装置。

它开始运转……

“我和你的仗,如果你能赢,我把我的名字倒过来写。”

漆黑的军服因为高能防弹蛛丝通电而渐渐泛白,碧绿云纹爬上它的衣袂,宛如超凡入圣。

【Cast On】

尘封多年的VENOM机关再次开始运转,他在张佰仁的手臂上显现出AI的真名。

【太昊】

一呼一吸之间,仿佛阵阵寒流都开始听他的指挥,涌向了街道另一头,将商铺的招牌吹得东倒西歪。

他飞了起来——

——张佰仁的VENOM元素核心为【氙】,同位素氙133也是优化肺功能的重要纳米材料。托卡马克装置中的氘聚变时刻为它提供着强大的供能。

他跟着信天翁的踪迹,一路飞了出去。

另一头。

近地宙域的星空中,没了立场护盾的保护,天宫叫豺狼们扯得四分五裂。他们藏匿在月球碎星带的每一个角落,等待着猎物上勾。

通信频道中——苏绫听见了来自各个单元的求助信号。

“我们需要示踪!”

“报告受损情况,七组!”

“我快撑不下去了,我看不见他们……可恶……如果渡鸦还在。”

“让我来!”

示踪索敌的信号亮起瞬间,叫四处潜伏的野狗扑上分而食之!

一片寂寥的黑暗里,谁都不愿意先露出破绽,偶尔能从零星的对空港攻击中探查到敌人的位置。

“看起来很棘手。”苏绫驾驶着信天翁,安静地藏匿在某个岩洞中,“漫天的星辰,都是敌人。”

【看见那些光了吗?】

老阿福说着曾经说过的话。

【我也曾是他们的一员】

太空中打着一场寂静的反潜战——直到某个光点亮起。

所有无界之师的穿梭机上,索敌雷达瞬间布满了高亮的敌信号!

“天哪……这是什么?”

“信号来源呢?可信吗?”

“是EVOL!团长!”

“我艹!有一台在我脸上我都没看见!”

“它们有光学迷彩!”

苏绫拉伸着视窗的视频信号,空港的升降台塔楼上,站着个人……

那正是张佰仁,他张着双臂,仿佛将肉身双臂与眼睛当做了索敌雷达,每一处强电信号都逃不过氘元素的示踪感应。

终于有人按捺不住,开了火!

紧接着就是漫天绽放的烟花!

一艘艘穿梭机追逐狗斗,太空中失去了大气的束缚与地心引力,他们只需要做到比敌人更快,更准。

立马有人盯上了塔楼上的高亮信号!聚变反应的能量源在战术地图上清晰无比。

不少豺狗舰朝着空港而去。

“是时候了——”苏绫说。

信天翁爆发出耀目的辉光,突然加速让苏绫视窗外的景色都开始扭曲变形。

它飞跃至塔楼前,机身骨骼裸露在外,热源武器尽数叫【瓦尔哈拉】吸收折射,成了四散的光棱。

紧接着就是实弹协同打击——漫天的花雨落了下来。

集束炸弹喷洒着焰尾,又分裂成无数的子母弹。

“休想再进一步!!!”

空港的密集阵爆发出阵阵枪火,老汤姆重启了天宫的防御阵列,一个个瓶盖丧钟坐上了机炮的操作台,对弹头进行着拦截打击。

实弹冲击波到达塔楼时,热流扑面而来。张佰仁感觉自己像是被卡车撞了一下,吐血当场。

“头儿需要帮助!”

“要去帮一把吗?”

“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它离我那么近。我们回家吧?”

地球近在咫尺,仿佛轻轻推一下杆,它就能捕获穿梭机,让它重新回到母亲的怀里。

数只豺狼舰在接近塔楼,它们的出力夸张,仿佛没想过回头!密集阵的火力根本就不足以撕开它们的自适应电磁护盾。

它们高速从信天翁身边掠过,从十二点方向来的敌舰让苏绫连扣动扳机的反应时间都没有。

要撞上去了!

呜——

磁轨炮的声音低沉又刺耳,可在苏绫耳中听来是如此动听。

“别走神,贪狼。”石田英二的溯风III炮管还留着曳光痕,将它们蒸成了雾。

“这次轮到我当僚机了。”

【大马猴还有这种本事?】

通信频道中传来异响,苏绫低头一看,索敌雷达上的敌信号密密麻麻,丝毫没有减少的样子!

“怎么回事?为什么又多了这么多!”

“是增援吗?是假信号吗?”

“不知道……不知道……”

【小妞!能为我唱首歌吗?】

苏绫:“除非我死了!或者你死了!我可不想一个老色鬼来嘲笑我五音不全的事实!”

【那你可以开嗓了!我早就成了亡灵!】

莫名多出来的敌信号是诺夫娜所为,她潜藏在无界之师的内网中,给战士们提供着错误的信息,为了扰乱军心。

“夜莺~夜莺!请你他妈别再唱了!”

苏绫轻轻摆着机头,躲开重力钨金弹丸,呼啸而过的实弹让她换气都有点儿难。

“让战士们~~再睡一会儿吧!”

不知是娜娜受到了歌声的影响,亦或是其他原因,影豺在内网投射的假信号源瞬间少了大半。

“哈哈哈!他们命不久矣!”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不会撤退,以往都会跑的!”

“别想那么多——”

噗嗤……

最后这句伴随着电流音戛然而止。

【游戏结束。】

4:44 S

同样拥有VENOM的三色豺,也许也厌倦了这场游戏。

二十四年的时光,近地轨道的有色金属矿,各类气体资源,燃料能源,一切关乎物质的东西,都叫VENOM中的精神消耗得所剩无几。

它们在对天宫做最后的反扑,开始攻击反重力引擎。

饶是无界之师的战士如何英勇,也无法同时保护这么多目标。甚至有豺狼舰直接钻进了天宫的矢量喷口里,化作了一把劫灰。

【维京人相信他们的灵能回到天上,将会有瓦尔基里女神领去英灵殿。】

【用敌人的头盖骨痛饮美酒。】

“抓住你了——”苏绫在一干稀稀疏疏的信号源中,肉眼侦测到了唯一没使用光学迷彩的旗舰。

它像是一个新宇宙时代民族的标志——是这片寂寥星空中“草原”上的头狼。散发着点点蓝色幽光。

“我们……要打回家乡。”

这是《夜莺》的某句歌词,可放到现在,却是给敌人唱。

伴随着天宫钢铁和火焰的烟花绽放开来,归港的战士连门都进不了。它像是一头苟延残喘的“巨龙”,渐渐往地球沉去。

【船长——我还有多少时间?】

苏绫一直都不愿去看手臂,在老阿福启动秘藏单元时,它和117做了相同的选择,给自己的生命做着倒数计时。

和每一件VENOM一样,它会“冬眠”几十年,也是为了能让自己还有“复仇”的力气,等待着儿子长大,等待着另一个满是复仇心的家伙,将自己重启,然后登上天宫。

没能打开失电空间站的空港大门,寂静的“巨龙”之外,是一个个燃料即将用尽,即将归于尘土的在世亡灵。

“我们在下坠!”

“我们在下坠!”

“呼叫空港!呼叫汤姆船长!”

老汤姆安静地靠在空港仓库平台上,他静静看着那一亩三分地,从远方吹来的暖风,大麦田一片金灿灿。他捂着胸口叫血染红的白衬衫,还有一张旧照片。

“到了秋天的时候,我要去给丹妮放风,那条狗喜欢钻进田里,我追不上它——老师很高,很壮,他知道怎么抓住丹妮。他一直都知道……”

“老师……”

他的手比着落地窗外的信天翁。

“老师,你这个狡猾的混账。”

手指并做大拇指的模样,是九十九里滨,也是无界之师的军礼。

“老师……老师……你在哪儿?”

在空港落入地球大气的瞬间,汤姆开始燃烧——原本广袤的作物也变成了光秃秃的钢铁平台,变得一无所有。

信天翁孤零零地飞到了塔楼,靠着它的庇护,塔楼区域依旧完整,分离出来一小块救生平台。

许许多多穿梭机悬停在塔楼之外,等待着首领的命令。

过了很久很久——

——很久很久。

张佰仁说。

“回家吧。”

【Maha最后对我说。】

这个世界不需要节育环,也不需要基因筛选。

【这个世界不需要EGOHO2,会更好。】

且有余力的穿梭机往地球而去,而失去了大部分固态燃料的同志,向着大气自由落体,不过短短几秒,就成了一簇微不可见的火花。

直至张佰仁拖着半残的身躯,踩上滚烫的甲板,漫天的火焰与残骸入眼。

他才醒了过来,从一场春秋大梦里醒来。

信天翁晃晃悠悠落在这艘“小船”上。

苏绫一跃而下,稳稳当当。

张佰仁听见苏绫由异于常人的脑波,传递出Vha的怒吼。

【为什么我要在这儿!踩着艘沉船的几片破甲板,和你跳一支舞呢?】

苏绫一言不发,抽出了剑。

张佰仁的能量等级在UI视窗中呈致死信号,危险评级已经超过了S。

他的物理形态强大到匪夷所思,肉身经受了穿梭机的炮火之后依然能保持完整……已是非人。

“我失去的手臂,我失去的情感,都在隐隐作痛。”张佰仁展示着机械臂,它的磁约束聚变装置上,磁流体读数跳个不停,仿佛已经坏了。

“哪怕过了十来年,二十年,五十年,它一次又一次给我带来噩梦,你听见了吗?盎格鲁萨克逊人的大帝。”

【啊!我听得清楚,死得明白!】

“这笔账!我们该算算了!”

张佰仁脱下了军衣,他没有任何碳素装甲,实弹的攻击只能依靠这件蛛丝军服来抵御,可维哈也没有枪。这身无界之师的军服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现在……

失去了国界,失去了妈妈,失去了挚友,失去了一切。

直至维哈的VENOM读数还剩短短的四十一分钟,它已经将全部的信息都化作了情理机关中的爱与恨。

【我只想和你做个了断!LOVE!】

“我的同志,我的过去,都化作亡灵,想要把这笔账讨回来!”

张佰仁从迷彩裤中抽出了四枚试管,里面飘荡着液态金属,正是汞。

命运让他们再次重逢。

一个固态金属,人体中的元素,能燃烧出最耀眼的可见光。

一个液态金属,人体难以适应,但称为仙丹神药的皇帝饭。

【CastOn!】

佛拉格拉克所指敌人咽喉,敌信号立刻显示着设备名称。

【VENOM:太昊】

【秘藏单元:玄穹形态】

汞气在张佰仁周身由【太昊】的秘藏单元化作了四枚实体利刃!

它们形态不一,但苏绫认了出来。

UI显示着武器蓝图的名称。

【武器模组:龙渊】

【武器模组:太阿】

【武器模组:工布】

【武器模组:湛卢】

四口宝剑神锋环绕,吞吐着颤人心神的光。

Vha的女武神形态应声而发,苏绫只觉身体一轻,光幕所做的衣装已然加身。

“来吧,老东西!”张佰仁咬着牙,身形渐隐。

苏绫:“他会隐形?”

【不……他能用水银造镜,汞气的玻璃体能反射各种光,加上【太昊】对空气的精密操作,这种级别的光学迷彩还是能做到的。】

【不过……】

当空四柄利刃宛如浮游炮,又似恶鬼索命一般射来!

苏绫抵剑相抗,可在那瞬间!

佛拉格拉克所触刃身就像是化作了液体,缓缓融化,又在苏绫的喉舌间凝固成型,绽出点点星辉!

【将他找出来也很简单!】

噗嗤——

苏绫微微摆头,身上已经多了四处刀伤,脖子叫太阿捅穿,血流不止。

【干得漂亮——你避开了要害。】

【气管切开了,不要紧,那没关系……我马上就可以治……】

太阳依然挂在天上,可朗姆酒单元没有半点反应。

苏绫感觉到了穿心腕骨之痛,水银的毒性开始流向身体各处,虽然避开了颈静脉,但这种诡异的攻击再中一次定然是必死之局。

【可恶!】

天上的“飞剑”飒飒直响,发出阵阵清音,仿佛它们在观察着苏绫的伤势,只要她稍显疲态,就能将其生命带走。

苏绫的双眼捕捉着天空中剑刃的飞行姿态,不敢有半点大意,对藏在暗处的敌人踪迹也毫无头绪。

小腿肌腱断裂,隔膜撕伤,肩头的软组织已经开始停止流血,眼睛模糊不清。

加上喉咙这处不算致命的致命伤。

血,全是血……

地上的,身上的,眼里的。

只有一片鲜红。

当四枚飞剑再度袭来时!

金属碰撞的杂音此起彼伏,信天翁的机炮轰鸣作响——剑刃做着微动,它离散聚合形态变化多端,在空气中留下了一道道浮光,直至一一击散!

于此同时,苏绫动了……

这是她第一次动,也可能是最后一次!

唯一还能用的右腿猛然发力,跳到了右手不过五米的位,那个位置靠近信天翁的支架,也是背向太阳的位置!

飞剑们像是失去了锁定目标,在空中悬而未决。

手中的应答之刃直指半空的四枚利刃,在【形态锁定】生效之后一一击落。

【是热源锁定!他依靠体温来追踪你!光学迷彩也会让他丢失视线,会蒙蔽他的双眼!】

【真是聪明的姑娘!】

他们又陷入了僵局,信天翁的机炮火力剩余四十三枚实弹,也足够将张佰仁轰成渣,可苏绫的状态不容乐观。

她在等,在等她亲爱的血小板能发挥作用,能让体力流失的速度稍微慢一点,也在等肾脏在朗姆酒的帮助下,能好好对付这些水银毒素。

但实际情况容不得她再等!

咚——

兀然间,苏绫感觉热风扑面!一个翻身,原本留在鸦翼之下,那个位置已经多了一个凹坑。

躲在暗处的张佰仁闭着双眼,依靠着血腥味寻到了苏绫,刚才那闷响便是用托卡马克聚变反应堆的出力,完成的拳击。

没打中……

他一步步小心试探着机炮的俯角,往血腥味更浓烈的地方摸去。

直到——神灵意识到大事不妙。

“你上勾了。”苏绫的声音传来。

一个个血液浸染的脚印,成了苏绫最好的示踪剂。她抓住了信天翁的起落架,陡然升到半空,机炮直指着张佰仁脑门。

可不过半秒,这台老旧的机体又落回了地上。

发生了什么?

苏绫惊愕之余,才发觉地板已经开始发烫。救生平台正在往下落,信天翁叫引力压得低下了头,它的燃料也不够了……刚想向信天翁下达射击命令——就听见信天翁的弹仓雷汞传来超温警告的信号!

砰——砰——砰——

一声声走火炸膛叫苏绫的心凉了半截。

“运气也站在我这边了?哈哈哈哈!运气居然会站在我这边?”张佰仁解除了迷彩,也恢复了视力。

他刚想挥手控剑,夺走这可爱可恨之人的性命,怎料飞剑在半途上就变成了沙末。温度上升的同时,汞也很难维持它的固态和液态转换。

奇妙的引力——奇妙的缘分。

【万事万物之间都有引力。】

【就像在宇宙的无重力环境里,我们依然会下落一样。】

【引力让我遇见了你。】

他们一同向地球落去。

张佰仁说。

“Maha作为宇航员飞上了宇宙。”

【也许在那时,她说的……】

苏绫的肝肾一点点为她缓解着水银之毒,她感觉气力上涌时连忙爬了起来,从雷汞诱爆现象来看,塔楼平台的铁板已有三百余度的高温。

“地球,在外太空看,它没有国境线,就像是一块完美无瑕的玉石。”

【对。】

朗姆酒治疗着她的肌理组织,在这个小小的擂台上,三个人打着一场奇妙的拳击。

他们扭打在一块,用着最简单最直接的方式。

【LOVE!】

凶狠的直拳是苏绫的看家绝技!

“到我的回合了!孙贼!我一直在想!——”

张佰仁那张俊脸的鼻梁骨断成三截,他紧紧扣住了苏绫短小的出拳腕!

“Vha!!!”

锤拳轰中了苏绫的脑袋,太阳穴咚咚咚跳个不停,她感觉腕骨要被那只钢铁义肢捏碎!秉着打人先打脸的道理,一记头槌砸上了这“俊小子”的面门!

【这是我学到的最新招数——叫来而不往!】

“你怎么可以比我还性感火辣?姓张的!”

【非礼也!】

张佰仁两眼失了神,脑震荡带来的瞬间昏厥让他无力还手,刚想上前叫苏绫一脚蹬上了软肉下腹。整个人像虾一样弓起了身。

没有什么漂亮的招数。

也没有什么难懂的元素。

她想这亡命之徒流血。

他却因疼痛应激流泪……

【海上的船歌短短长长——】

维哈在为船长唱歌。

咚——

苏绫一把将张佰仁推在甲板上,骑上了这老头的身,挥着拳左右开弓!一下比一下狠!

“我们得忠于自己!”

【橘子朗姆摇摇晃晃——】

“听好了!我在和你讲道理!(物理)”

【太昊】机关在关键时刻救了他一命,聚变装置坏电迸出了火花让纳米机关卷起的风,带进了苏绫的眼睛。

【我见,我听,我嗅,我看,我心想!——】

霎时战局逆转,张佰仁两腿卷着苏绫的腰,将她甩在一旁,眼中满是凶厉。

“我要杀了你,我已经杀过一次。这么简单的题,我还能再做一遍!”

【阿尔弗雷德大帝喜欢漂亮姑娘!】

【可美人里有一个叫我闻风丧胆!】

苏绫挣扎着爬了起来,两手叫炙热的铁板烤成了碳,她神智恍惚,已经叫高温高压的环境逼得处于崩溃边缘。

“LOVE!!!——”

“贪狼!!!——”

张佰仁喊出了她的真名,不由父母赐予,也非自然而生。

【她是乌鸦!是雷霆!是巨浪!是灾荒!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狼!】

女人的拳头拧紧,扯动肌肉的感觉就像是身处刀俎地狱。

拳头狠狠亲上了男人的肝。

男人呕吐不止,泼出好几颗玉米代餐,他死死掐着女人的喉,想从已经愈合的伤口中放出来血。

【她是我可爱又可敬的苏绫船长——】

宛如交际舞的亲密距离,张佰仁只觉下巴一凉。

如此近的位置,苏绫依然能挥拳!这对他来说匪夷所思。

羚羊拳冲顶着这执政官娇贵的下巴,让它的软骨彻底分成了两半。

【——我说!如果没有这场仗!】

张佰仁的脸上,因为高温蒸出水分,肌理皮肤的皱纹越来越多。

他感觉到自己在变老,肉眼可见的变老。

他躺下了,再也爬不起来。

他低声呢喃着。

“老东西……你还在吗?”

【如果没有这场仗……我们都会成为英雄。】

……

……

Vha出生在斯洛文尼亚边境的一个小村庄。

与南斯拉夫的十日战争让他成了Maha的养子,可身为孤儿的他早就知道,杀人凶手是谁——正是Maha本人。

他在杀死父母的凶手怀里长大,听着故国独立的喜讯,望着太平洋无边无际的大海,思考着战争的含义。

当Maha死亡时,大仇得报的感觉并不好过——他抱着这份羞愤又解恨的心情,放弃了过去,回到了故乡。

从此,LOVE也变成了EVOL。

……

……

【我们的时代结束了。】

LOVE的脑袋昏昏沉沉,自然寿命走到了终点,他恍惚间从满是血污的双眼中。

——看见了养母的模样。

“你是谁?”

【V】

【VictoryVoice】

胜利之声

【ViolentVirtue】

暴力美德

【Vigor Virus】

躁动病毒

【Vogue Volcano】

时髦火山

【Veteran】

老兵

【Vengeance】

复仇

【Venom】

毒液

【Vha!】

维哈!

【V】

“我叫苏绫。我的母亲是个苗族人,也姓妲。”

“D——”

“Darling”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十七章 V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