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不死的东方之血

——一片黑暗孤寂的星空中,头顶好似白龙的环状空间站叫一头头夜幕里的“饿狼”叼走了肉,变得满目疮痍。

【小妞!你见过这种阵仗?】

苏绫觉得冷到了极点,身体脱离超低温环境时,神经元在传递着“火辣辣”的痛苦,她疼得浑身打颤,几乎握不上信天翁的操作杆。

她的身体飘了起来,舱内的模拟重力因为缺失了中控电脑根本就无法启动。浑身血压失常,头晕目眩。

“没见过,一辈子都没见过。现在看见了……”苏绫又问:“我进了棺材吗?这玩意儿看上去挺贵,能算是厚葬。”

头顶上方的保险开关闪着绿灯,它看上去就像是百余年前的飞机结构,苏绫好不容易才找回手臂的控制权,按下了开关。

冰冷的灯光照亮了驾驶舱,同时亮起了好几个故障灯。燃料储备停留在冰冷刺眼的红线之下。

【再等一等,再等一等。】

苏绫:“我等不了多久啦,维哈!”

又是一阵汹涌的气浪从空间站涌出,将这架古董抛得更远了,它载着苏绫朝远地轨道越来越远,即将脱离地球的引力。

【万事万物之间都有引力。】

【我记得有个人和我说过——】

【——地球是人类的摇篮,可人类不能一辈子都生活在摇篮里。】

苏绫沉默了很久很久,她望着极远处的光点,索敌雷达上数十个友信号与数百个敌信号。

锁定警报安静得令人不安,几乎没有任何人任何物注意到这架古董,它连太空垃圾都算不上,就像是一块小小的碎石。往外飘去。

“我想做点什么,维哈,从一开始就竭尽全力去做,直到现在我才发现,人力有时穷的道理。”

信天翁上的红旗叫航机信号灯照亮了,如血一般的红——它令人心醉神迷。

【请说些令人开心的事吧!如果你能唱!】

苏绫:“除非我死了,或者你死了。我可不想让一个死了好久好久的老鬼嘲笑我五音不全的事实。”

【啊~~真叫人沮丧,船长有船长的烦恼,水手也有水手的烦恼。你听——他们也有他们的烦恼。】

通信频道亮了起来。

从无线电中传来各种各样的声音,电波频段频频切换,苏绫发现这台老古董的“收音机”倒是挺好使,可仔细一看——

——那哪里是信天翁传出的声音,分明就是腰间的WALKMAN在作祟!

它明明只是一台“复读机”呀!

“呼叫空港11213,渡鸦一单元受损严重,夜莺被击沉了!”

“他们有多少人?为什么?为什么能穿过索敌网信号!?我们的电脑呢?它们在干甚么!”

“是新涂装,有人把‘变色龙机关’卖给了三色豺!他们躲进了矿藏的通信屏蔽区里,伪装成陨星飘过来的。”

“没时间闲聊了!报上名来!可恶的豺狼!”

自从苏绫与老阿福接触之后,WALKMAN就一直在放着新歌,这奇异的VENOM甚至能听见敌人的电台。

“红狼!地球的奶娘们撑不住了!加把劲!”

“把这‘避孕环’给拆了,让故乡的土壤和女人怀上我们的孩子吧~?”

“Hooooooo~~~~ha!”

【听见了吗?我听得一清二楚。没人能在阿尔弗雷德大帝的剑下说谎。】

“动起来……”苏绫憋着一口气吐不出来,从地球往外涌出的“光”,星星点点四散飘洒的穿梭机如萤火虫一样,扑向了漆黑的夜空。

“动起来。”

她向VENOM下令,但老阿福却提出了一个古怪的要求。

4:14 S

【聆听每一个声音。】

【安静地等待。】

【等待日出。】

【然后抽一口烟。】

【割开你的手腕,让我尝尝你的血。】

【揉揉你的秀发,在性感慵懒的芳华之年,释放出你所有的魅力。】

苏绫身体兀然一沉,模拟重力系统重新运作,设备开始通电,它们就像是睡醒了,呼吸灯忽明忽暗像真的在“呼吸”一样。

她听见了。

“喂!第三空港的无名舰!你是谁!没见过的狗牌信号啊!还愣着干什么!”

频道中传来一个陌生人的声音,被掩盖在杂乱的信息流中。

“狼头儿!那个是伙伴吗?看样式好旧呀,和咱们土到掉渣的复古机型一样,如果它能往空港开一炮,我们能立马突入生活区。”

“闭嘴!打完这场!让你换上最时髦最新的舰!”

这位是三色豺海盗的某个狗仔,话语中伴着电流声。

【我们处在敌阵的十一点钟方向,以地球的南极为坐标系中心,以公里为单位,XYZ轴标识都写在了仪表盘上,你应该找得到他们。】

苏绫两眼扫过密密麻麻的数据,两眼中透露出的情感不似人类,已经成了一台高速运作的机械那般。

【你的位置在无界之师第二梯队的火力掩护中,渐渐往战场边缘飘行。按照地球坐标时间,现在是凌晨五点四十七分。很快……】

【很快我们就能见到第一束光。】

【看见从地球往外飘的那些光点了吗?我曾经也是他们的一员。】

视频信号投射至机舱的玻璃上,是一串串流转的穿梭机尾喷曳光,无数的钢铁碎片,和一个个残破的六方八面体,一个个战败之后,在太空中发出莹莹光点的VENOM。

【你真的做好准备了吗?】

【杀人者人恒杀之——】

【——你手中握着的不是钢铁,不能铸成高楼大厦,不是火药,不能炸在天空欢度新年,更不是冷冰冰的按钮,按下它可不会亮起一盏温暖的日光灯。】

【它是兵器。】

苏绫亮出她用来割钱包的指甲,它锋利又漂亮。

“让我大闹一场吧!”

血从手腕冉冉淌出,落在沙发上,滴在表盘上,

【在你亮起信号的一瞬间,你能感受到一阵风。不论是敌人还是友人,都能感知到你的存在。】

太阳渐渐从地球边缘“爬”了出来。

【没有地球磁场的庇护,每个飞行员都得通过这一道风的考验,它也叫太阳风,是一种带电粒子流体,它的时速是两百到八百千米,蕴含的能量超人想象。】

苏绫脸颊一热,超乎想象的刺眼阳光直射着信天翁的驾驶舱。

那一瞬间,她感觉自己快融化了,失血与连续失压的超然体感之下,她的思想与肉身都在经受着常人难以忍受的摧残。

不过一瞬。

【Cast On】

整个天地都亮了起来!

有什么东西撕扯着她的头皮,再次睁开双眼时,她感觉万事万物都在往后飞退,不论是星光、战舰、空间站和地球。她就像是一架失去控制的跑车,往更远处狂飙不止。

再仔细看时,手腕上的伤已经不见了,虚拟重力系统停运,驾驶舱中飘散着点点血珠,透着阳光的色彩,刺眼夺目。

其中还有许许多多活体纳米机械在工作……那就是老阿福要让她做的事。

与钢铁合为一体!

从透明的视窗反射出来的倒影中,她看见了自己的模样。

头发呈半透明的白色,就像是一条条通信硅化光缆,紧紧扎进了沙发里,她能感受到新的“肢体”,每一处铁块结合件与嵌合关节,引擎就像是狠狠吸了一口气,将她抛射而出。

再看身后的地球,已经成了一个小蓝点。

【这是我的巡航模式。】

【要来点更刺激的吗?】

【我已经迫不及待啦!船长,握住我的‘把柄’。我将与你融为一体,享受鱼水之欢。】

虽然它像个过气的色情狂。

【来吧!更快些!更深入!有点节奏感!】

但是……当VENOM开启的单元越多时,苏绫却能从老阿福的思维模型中感知到更多的情感。

【同步率:55%】

情绪沉重,百感交集,重回故里,心神激荡。

这就是维哈现在所思所想。

“你这家伙年轻的时候一定骗过不少姑娘。”

【哈哈哈哈哈!我开始喜欢你了!】

“这一句也是谎。”

【哇哦!】

【哇哦!】

【哇哦!】

【被你识破了!我第一眼就喜欢上你咯!难道还不许我害羞一回?】

苏绫抓上了操纵杆,信天翁的单口尾流喷洒着彗尾一样的异光。

它潇洒地转了个头,整个机身都开始嗡鸣。

【索敌中——】

【——缺少主武器。】

【——缺少副武器。】

【——剩余火力:0】

“有些尴尬?你射不动了?”苏绫用维哈的方式在调侃这老流氓,信天翁从出仓起,就没搭载任何武器。

它依靠着老阿福这台VENOM机能吸收太阳能的特质重新动了起来,可现在手中却无可用之兵。而苏绫也明白了VENOM剩余能量【100%】的秘密,老阿福是一块太阳能“电池”!

【启动劫掠模式——】

苏绫应声推下了操纵杆,她感觉背脊一凉,叫沙发紧紧“吸”住,身体承受着五马赫以上的突然加速,可她的眼神如入定老僧,无波古井。

“那是什么东西……”战场某处,三色豺的旗舰机发现了这个奇异的信号,机长透过窗户往外看,四散的穿梭机残骸成了这片宙域里的“地雷”,这类实弹性质的障碍物是每个飞行员的噩梦,可现在——

——有个人!在里面飞。

乱如线团的尾流曳光和立体机动,那个家伙的动态视力和瞬态反应就像是妖怪……

“是电脑吗?地球奶娘最新的AI?不……要是有那种东西,我们压根就不是对手。”

“狼头儿!那是什么鬼玩意儿!宇宙幽灵吗!它的出力不对劲!”

“别慌!他们还有最后一口气!”头领狠狠按灭了通信灯,调转旗舰,往那艘古怪的“古董”而去。

【你飞得真漂亮!】

不知不觉,苏绫身上的“卢恩符印”在太阳光的充能之下愈发明亮,空气中的血沫叫加速力带飞贴在了她的身上,泼出了一个“V”形符号。

她不知道自己刚才干了什么,心中逐渐清明起来。

原来天宫上的人,每天都要面对的,就是这些家伙吗?

原来外面的世界,如此残酷吗?

原来……

等不到她思考下一个“原来”,一艘暗红色的旗舰大个头穿梭机已经到了她雷达索敌区的红线高亮处。

WALKMAN电台中传来敌机的低语。

“到此为止了!古怪的古董!不管你是什么秘密武器……等…”

嗖——

没等那电台说完,苏绫微微推挪拉杆,信天翁的鸦翼狠狠划开了敌机的侧翼,它连自适应立场都没来得及展开,燃料罐应声而炸,坏电和失压一并让它变成了宇宙里的大号烟花。

【Vha击坠了人生中第一千六百七十三台穿梭机,功勋章得多一个!】

身子一踉跄,苏绫感觉自己像是被拖住了!

她所示信天翁的机身让强磁牵引力拉住,而刚才击毁的旗舰上,数枚舰载武装受着引力挂在了鸦翼上!

【万事万物都有引力!】

【就像是我遇见了你!】

【我的副官名叫汤姆克兰西!~也就是小汤姆。】

【他是我的得意门生。】

【这个名字来源于一位作家,你一定知道他的作品。】

汤姆·克兰西,美国军事作家,当今世界最畅销的反恐惊悚小说大师,1947年生于美国马里兰州巴尔的摩。

代表作《猎杀红十月号》、《惊天核网》、《细胞分裂》、《彩虹六号》

【我曾经在地球上玩过游戏,是一种非常古老的娱乐方式。】

【别担心,他们的生命力极强,你却只有一条命。】

【VENOM能带回他们的核心数据,能再造成人,从苗床中复生。】

【而你得开始一场紧张又刺激的游戏啦。】

苏绫握紧了操纵杆,她能看见数十个光标齐刷刷地锁定了自己。

【开启歼灭模式。】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七章 不死的东方之血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