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黄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大巴四条轮胎都叫铝热块烧了个干净,安静又诡异的城寨里躲着无数妖魔鬼怪,光靠两条腿压根就不可能走到新上海市的市政府。

丫头从巴士椅子上爬起来时迷迷糊糊的,听见巴巴哥哥呼痛的声儿,又看见其他几个老哥背着备胎忙里忙外,立马也加入了修车工作中去。

路过后车门时,她这才晓得就在刚才睡觉那点光景,车上的旅客已经多了两个,刚想打个招呼问好,阿绫用“和善”的眼神将她逼下了车。

顺儿和玛丽小姐两人叫珍妮姐绑得严严实实,两人困在同一根铁杆上,接受着拷问。

李珍妮:“顺儿爷?”

“嘿!好呀。吃了嘛?”顺儿脸上挂着贼兮兮的新人笑,玛丽小姐则是哭唧唧的旧人愁。

李珍妮:“我们这儿有拷问高手嘛?说点儿嘛!来人吱个声,这家伙问我吃了嘛,我该怎么答?”

除了伤员巴巴,其他仨兄弟带着夏夏在车外换胎,也没工夫搭理珍妮姐。

珍妮看来看去,最后目光落在了苏绫身上。

“丫,你来。”

苏绫耸耸肩,也不见外,坐在后车门靠里的位置。

她佝着腰,仔细打量着顺儿。

“嘿,靓女,你别想从我嘴里撬出来什么有用的东西,也别想知道我怎么找到你们的。很快,你就要跟着维哈一块见阎王了。”顺儿朝着苏绫龇牙咧嘴。

苏绫对李珍妮喋喋不休。

“姐,我第一次刑讯逼供,这家伙未成年,这地界有未成年人保护法嘛?虐待小正太的感觉让人心脏扑通扑通跳得好快呀。我感受到了一种奇异的情感在胸腔发酵。”

李珍妮笑道:“你开心就好~,我也去开心啦。”

说吧珍妮姐便回到了五哥的小桌,接着去会她的情郎了。

顺儿:“哈哈哈哈哈!你吓不住我的!”

苏绫:“这样,我们来聊聊天儿怎么样?”

顺儿一愣,立马回过神来。

“你想套近乎?别想了!我不会相信任何人!——”

“对对对。”苏绫点点头,打断道:“对,你不相信任何人,这次来找维哈的麻烦,你也只带了一百来个看上去刚HIGH过草的租客,一个能威胁到你生命的二五仔都没有。你没有朋友,也没有兄弟,你在黑帮的这条路上只有生意。”

顺儿的表情凝滞几许,转而开怀大笑。

“哈哈哈哈!你好有趣哦!”

“老板!生意!咱们该结账啦!”玛丽小姐用皮靴跟磕着地板。

“闭嘴!该给的钱我可不会赖账!我又不像那边那个金毛混账!我不骗小孩!”顺儿凶巴巴地骂道:“婆娘,你就晓得钱!讲讲信用吧!”

苏绫的眼神让顺儿很不自在,他的大眼睛刻意躲避着苏绫炽烈的眼神。

好刺眼……这个女人的气势,有一种……

他拧着脖子,看向车顶的坑洞,想要逃开。

——有一种莫名温暖的感觉。

是错觉吗?不是敌人吗?为什么会这样?——顺儿的心很乱,不论是复仇失败的惊恐慌张,还是所思所想叫人一眼看穿。

苏绫:“你今年多大?”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顺儿嘟着嘴,皱着眉。

玛丽:“玛丽今年十五岁。”

苏绫用锋利的指甲划开了玛丽腿上的一道绳,顺儿的脸色也跟着变。

玛丽:“谢谢阿绫~~~果然只要问了名字之后!都可以变成朋友!”

此时,车窗外冒出来个小脑袋。

夏夏听见“阿绫”的声儿就冒出来了,她抓着车窗往里龇牙咧嘴。

“阿绫!我看见了!我看得清清楚楚!”

苏绫:“边儿去!装你的备胎!”

“呜呜……”夏夏松了手,满是油污的脸蛋上都写着委屈两字,回去忙了。

莫非这个女人真的会放了我?——顺儿想着……等待着苏绫下一次发问。

苏绫:“你从何方来?”

不等玛丽开口,顺儿立马抢答道!

“奥林匹斯山环形山!洛阳新城!”

玛丽跟着喊道:“木星!木卫三十三!”

苏绫敲了敲玛丽的额头,说道:“说慢了。”

顺儿神气活现洋洋得意地看着一条绳上另一只“蚂蚱”,扭着腿往苏绫身边靠。

“喂!轻一点,给我温柔点儿,要像咖啡厅里的服务生小姐那样,慢慢解开!”

苏绫两手一送,从玛丽腿上解的绳儿又绑在了顺儿腿上,绑得严严实实的。

“你在干甚么!婆娘!你!你松开我!你到底在想什么!?我说了呀!我先说的!为什么还绑我!”顺儿怒道。“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家伙!也不讲信用吗?”

玛丽小姐:“哈哈哈哈!——阿绫不打算和你做朋友咯!”

“你在骗我,小老弟。”苏绫指着顺儿的鼻梁,“奥林匹斯环形山的海拔有两万余米,看上去你今年不过十二三岁,长期住在高原地区的孩子们都会因为面部角质层过薄,毛细血管表现出红血丝的症状,又叫高原红,但你的脸很干净,也很白,是个俊小子。”

顺儿嘟囔道:“我……我没有……”

“你从哪儿来?”苏绫又问了一次。

“鑫都!”顺儿立马答道。“我……”

“我问一句,你答一句,不许多说,也不许说谎。”苏绫打断道,又将他腿上的绳解开一道。

“怎么知道维哈来火星的消息的?”苏绫问。

“有人放出来的!谁晓得呢?他来火星做生意一开始就没打算讲信用,大家都恨透他了,不少人都想要他的命,传来传去都知道咯!”顺儿答。

苏绫解放了顺儿的双腿。

她接着问:“维哈和你有什么仇?”

“你听到了!”想到此处,顺儿恨得牙痒痒:“我八岁时,还在卖芝麻丸子和红薯,开着个小摊,但赚得不多,通常要有一百来个客人才能弄到三四块钱的样子,因为这活儿谁都能做,我就压低了价,也有很多人因为我压价的原因来找我麻烦……维哈在这时候找到的我,他说只要给他三块钱,就不用给其他地头蛇保护费了,我每天都能留下至少三块钱。”

苏绫:“嗯,他做到了吗?”

“当然……做到了。”顺儿言及此处,似有难言之隐,他瞥了瞥苏绫眉眼,就个纯情的小处男那样,姐姐靠的太近,难免让他有些不太适应。

“你远点儿……你远点儿,有点闷,这巴士就像是猪圈,人多了不通风。”

苏绫挑着眉,重新坐回座位上。

“接着说。”

顺儿接着说道:“他一开始只要三块,也确实只拿走了三块钱,再也没有其他的小混混来找我的麻烦了,我能留下的积蓄比以前多得多,直到两个月之后,维哈他……”

“他要走了?保不住你了?”苏绫笑道。

“嘁……”顺儿面露狰狞之色,“骗子,他还洋洋洒洒讲了一大通道理,说什么要是能跟着他回地球,能一块赚大钱!顺儿爷我在火星过得开开心心,谁要和他回那种鬼地方!他当夜就跑了!晚上那些让他教训过的地痞流氓都来找我泄愤!把我的摊也砸了,一分钱没留下!”

苏绫摸了摸顺儿的脑袋。

“唔……”顺儿脸上浮起了红霞,又像是孩子脾性作的,满脸嫌弃:“那天夜里他还假惺惺地来看我!留了一块钱,给我过冬……还问我……”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

“问我要不要和他回……回地球……”

就像是自己都无法说服自己。

“他不讲信用……”

“他……他还说……”

“你这么天真,是很难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去的呀。”

从此,顺儿——黄福顺就没有相信过任何人。

玛丽小姐听得嘟着嘴,郁郁不乐。

“这个故事不好听!不好听!~”

苏绫:“我明白了,最后一个问题。”

她给顺儿解开了腰绳,紧紧盯着顺儿两只手腕,还有手指上,一枚翠中带黄的玉扳指。

那就是他的VENOM,或者说【开元通宝】,也是苏绫一直忌惮的东西。

“你有什么能力?”

顺儿脸色渐白,他低下了头。

玛丽不假思索接了一句。

“射!射!射!我打得很准!”

直到车外“咚”得一声,巴士跟着晃了起来!

苏绫:“是你吗?”

顺儿的嘴边浮现出一抹冷笑,玉扳指也在发光。

陈伯还在帮巴巴包扎伤口,听见这动静手中的纱布都拿不稳了。

车外,不知何故,亚夫叫北辰死死抓住了头发。

而亚夫两眼无神,仿佛叫人夺了心智,刚才在与租客肉搏时留下的抓伤渐渐发黄,更令人担心的是,他掐着夏夏的脖子,嘴里却说着。

“怎么回事!我的手脚不听使唤!别揍!这次别揍我!”

夏夏让亚夫掐得喘不过气,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北辰:“你疯了吗!”

而车里——顺儿低头呢喃道。

“那个小姑娘,你们关系很好的样子。”

苏绫默不作声,可眉头渐渐拧成了川字。

顺儿:“你不会让她死,对吗?这就是我的能力,我能通过纳米机械制造神经毒素,让人患上癔症,它很像寄生虫,受到控制的人只会听我的意愿。”

苏绫:“我改主意了。”

“我们五仙会的人,都想要维哈的命,不管他是你什么人!阿绫,我只知道你叫阿绫,你都保不住他。迟早有一天你会被这背信弃义之徒害死,你是个好人,那么小丫头也是个好人,我不想伤害好人。”顺儿谆谆告诫,慢慢站了起来。

“放开我,否则我要她的命。我是个讲信用的人,说到做到。”

车外熙熙攘攘,很是热闹。

北辰已经开始用扳手去撬亚夫的手了,可亚夫两手肌肉就像是注了铅,硬如钢铁,表皮开始发紫,就算是伤害肌理也要执行神经命令。

“你他妈放手!”北辰骂道。

“我也没办法呀!大哥!它不听话!”亚夫急得满头是汗。

车内。

苏绫说:“我改主意了,顺儿。”

顺儿抬起头,看着这身材高挑的姐姐。

“你想干什么?就算跪下来求我我也不会答应的,我得活下去!”

苏绫:“我有四种方法使你在瞬间失去意识,我知道你的纳米核心能力多会与心灵控制有关,也不会差到哪儿去,所以准备了这些,原本我想用最温柔的一种。”

顺儿:“哈!想吓唬我?”

苏绫给玛丽小姐解开束缚,玛丽原地蹦跶了两下,开心极了,又随便找了个位置舒舒服服地扭着腰,仿佛刚才把她骨头都绑麻了。

可不过两三秒,顺儿眼神一变。

玛丽仿佛提线木偶一般,提着桌上的餐叉往苏绫后脑刺去!

那一刻由身后而发的攻击,叫苏绫如脑后长眼,她捏了腕,靠了头,轻轻掐点玛丽的后颈大穴,刹时动静脉大血管闭合,挤压气管之下,玛丽陷入了深度昏厥中。

苏绫:“这是最舒服的晕法。”

连声儿都没发出来,玛丽就好像没有意识到自己受到了攻击,睡得像个乖宝宝。

顺儿的额头冒着冷汗。

“你……”

“我虽然是第一次刑讯逼供,还不怎么熟练……”

顺儿感觉一只手爬进了他的衣服里,顺着肚皮往上摸,等他反应过来时,腹中已传来剧痛!

阿绫透过薄弱松弛的腹肌层,摸到了阑尾和十二指肠,轻轻揉搓它们,并且捂住了顺儿的嘴,让食管闭合,让下肺的横膈膜充分挤压它们。

伴随着持续剧痛和血压升高,顺儿的脸在瞬间变得通红,他的心率飙升到了两百一,疼得呕吐物都从鼻腔喷了出来。

就这样,他昏了过去。

苏绫说。

“这是最疼的晕法。”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六章 黄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