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嫁妆

气泡晃晃悠悠吹上了天。

它来自苏绫的【开元通宝】。

【青丘】中的纳米机械往机车中输送着能源,而阿绫拿着一瓶电解质溶液,装作一副人间不值得的样子,往她这肉身做的油箱中输送着能源。

“头儿!我们要去哪儿?”玛丽小姐和夏夏在后座上抱着阿绫的腰。

“去见见你的老师。”

阿绫狠狠踩下机车的电门发动阀,奔向中继站之间的卫星通路隧道。

……。

……

菲兹是木卫三十三上的一座小环形山。

它的环境很棒——我们站在山口能看见环形山中的一大片绿地牧场,天顶上的隔离层为它的人工稳态环境加固了一道健康的自然生态圈大气。

绿地中心有三座宅邸。

靠小湖泊边的,是一座库房,里边整整齐齐放满了二十余张床位,是学生宿舍。

而靠牧场那头的屋子,是乔治的武器库。

最后是在正中靠近中继站通道的大屋子,它通体由杨木搭建而成,刷上了一道鲜红的漆。

这儿,就是乔治·安德鲁的故居。

从大门看去,门上贴着无数赏金犯的通缉令,叠了一层又一层,仿佛任务失效过后,乔治先生也懒得去打理这些广告,任由它们在门上变成一层层厚实的“防弹衣”。

从一楼的小窗里,有只健壮的臂膀搭在窗沿上。

“你应该去看医生。”牙医敲着小桌。

乔治用食指敲着窗户玻璃。

“我老了,但是还没到需要买一个移动棺材的年纪,你应该知道这点,福尔斯。”

牙医道:“故事是故事,你早已不复当年之勇。”

医生清点着护理牙具的账单,一并推到了乔治面前。

透过窗外的木星阳光,能看见这位老者棱角分明的脸,他的面庞上爬满了岁月的痕迹,花白的胡子和凌厉的眼神,还有一对指节粗大的双手。

乔治说:“请心理医生还会安慰我几句,福尔斯先生收了钱回头能让我一天都没心情吃东西,你能有点医德吗?”

“我听够了,你好自为之,如果你在本周内还觉得练枪和晒太阳是比你生命更重要的事,别叫牙医来看你的老年病了!乔治!”医生草草收拾好工具,准备离开:“我说过!乔治,你需要医生,专业的医生,不是牙医!”

“好吧!~好吧~”乔治耸耸肩,挥着双手,笑容似春风满面,露出他满口金牙。

金牙上一个个镂空花纹印着他的英文名缩写。

【JoJoe】

牙医推开了门,从门外涌来阵阵暖风,他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仿佛避着瘟神。

老乔治收拾好桌上的酒精试剂和餐点,他看着空荡荡的学生宿舍和库房,他很享受安静的时光,就像是年轻时的热闹喧嚣都化作了一缕缕值得细细咀嚼的过往。往往一个人呆着的时候才最真实。

他开始思考起人生的含义。

他结束了思考。

因为他的手中握着一把枪。

点四五口径,致敬柯尔特公司,【铭刀匠】产,黑檀木把长管左轮手枪。

他将枪管慢慢伸进了嘴里。

他看着那个【死亡准心】。

仿佛在看自己的一生。

“故事永远是故事。福尔斯,你说的一点不错。”

房间里,陈列着许许多多的奖杯。

所有的,关于乔治此人的英雄事迹,几乎都写在了奖杯上。

《纪念第三次月面战争——美利坚英雄奖章》

《诺贝尔和平奖——无害武器研发者——乔治·安德鲁》

《木卫三十三可交互中继器高速通路技术——乔治安德鲁神盾奖》

数之不尽的荣誉几乎将这位老人描绘得神乎其神。

可如今,他却对着自己最爱的枪械,想要亲手终结这荒诞又糊涂的一生。

一个月之前,他就遣散了所有学生,因为他不再教授射击了,枪械在这个纳米装甲时代造就落伍了。

——而就在此时。

“老师!”

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自杀行为。

玛丽小姐从机车上一跃而下,如乳燕归巢,扑向了老人的怀。

亏得乔治多年的枪手技艺才没把枪口第一时间塞进这金发傻妞的脑袋里,他叫玛丽小姐扑了个满怀,一头扎进了稻草堆。

“老师!老师我好久不见你了呀!”玛丽小姐抓着乔治先生的马甲,捏着那一寸寸虬扎壮实的肌肉。

乔治:“你又胖了,珍。”

玛丽小姐这才从老师身上爬起来。

苏绫:“如果我没看错的话……”

显然,苏绫用Vha的电子眼来看,刚才能清晰地看见库房大门前,老乔治举枪吞枪管的动作。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其中缘由苏绫也不会多问。

能将玛丽及时送到这孤寡老人身边,也是一件幸事。

“嘿!你好…”想到此处,苏绫上前去笑着打了招呼。

可是——她面对的是乔治先生黑漆漆的枪口。

夏夏警惕起来,她抓着阿绫的衣服,将她扯到身后,第一时间这个小笨蛋却雷厉风行地将阿绫护得严严实实。

玛丽不知其中缘由,急忙道:“老师!你干什么?这是我的新头领!”

“看起来像某个过气明星。”乔治面无表情,拉动撞锤。

苏绫:“你可能对过气这个词有误会。”

她指着大门前的通缉令,其中一条正是苏绫自己的太阳系联邦线索征集令。

乔治侧目瞥视,确认过图像上的人脸。

“那就是模仿秀上的怪咖表演。”

苏绫自然知道乔治在说什么,她和Maha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如果说这两人是老相识,当然会有恩怨债务在。

“我的品味还没那么差。”苏绫举起双手,示意投降。

“做得很好。”乔治放下了枪,“我不向和平开枪。”

夏夏闭着双眼,过了老半天没反应过来。

直到乔治退了枪膛的子弹,那老人一米九左右的身高好似一座大山,他微微欠身邀请三位淑女进屋时,才明白——这个老爷爷不是敌人。

夏夏扯着苏绫的衣袖。

“阿绫!他这是怎么了?”

苏绫小声说道:“你记得maha吗?”

“是阿绫的妈妈。”夏夏说。

“对,黑金那个娘娘腔说,这位枪械匠人,知道我生母的来历,很可能是共事。”

“唔……阿绫很在意妈妈吗?”

“问这个干什么?”

“因为!因为!”

夏夏举手说道。

“我还没准备好嫁妆呢!”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五章 嫁妆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