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贪狼

苏绫站在小帐篷外,大通风管道里悬着个倒吊的人偶,里面灌满了工地用沙石,粗到能划破沙袋的尼龙叠层。

而阿绫挺直了上身,离人偶贴得极近——几乎只用了上半身的力气,像是敲钟似的,一下下捶打着它。

沙袋人偶的脸上贴着张纸,上面写了“维哈”二字。

那个女人微微嘟着嘴,呼出如箭白雾,拳头一下下印在“维哈人偶”的身上,打得它轻轻摇摆起来。

管道口吹来季风带着外面街头巷尾的垃圾臭味——苏绫额头冒着细汗,眼神无比炙热。

【你需要休息——贪狼,你需要无梦的,健康的睡眠,距离你上一次休眠是一百七十三个小时之前。】

“呼——偶尔开个仙人模式也挺好的。”

苏绫单以玩笑话置之,她没有多少时间来备战,这一周以来,五老板的脸色是越来越差——还没能见识“光环”的真容,仿佛这个“经纪人”内心就已经开始打起退堂鼓。

管道一侧小木桌上,放着两瓶菠萝啤酒,一盘子花生,还有一把枪和一台小电视,电视里正播放着光环的赛事直播。

两位选手套上了背心,就像是所有格斗赛事中最常见的配色,一红一蓝。

砰——————

凶悍的直拳将沙袋打得撞上管道顶壁,钢索发出一阵阵哀鸣。

苏绫深深吸了一口气。

电视中,两位选手经过漫长又痛苦的近身缠斗,最终以一击直拳结束比赛。其中一位的动作与她刚才做的“假想战”一模一样。

【你不能一直停留在学习阶段,关于光环,关于它的故事,它不是一个临摹者能谱写出来的诗。】

手背上残留着纳米碳素留下的黑渍,苏绫缓缓开口……

“关掉我的疼痛抑制器,117.”

【拒绝。你的权限不够。】

苏绫抓来枪,那是一把样式很老的手枪,木柄上写着它的名字——M1991.

她举着枪,抵着自己的太阳穴。口中像是半开玩笑似的威胁道。

“关掉我的痛觉抑制器,关了它。”

她感觉不到疼痛,明明知道以往的身体,不可能挥出那种量级的拳头,更不可能做出之前如此协调的动作,仿佛每一条神经都叫117好好整了一遍——就像是……有另一个人,在抓着苏绫的手脚,在她的身体里,教她如何挥拳。

苏绫难以接受这种“指导”,就像是有个不存在的父母在训教孩子。

太阳渐渐爬上远方老旧水塔,高压线上几只飞鸟从视野中掠过,它们每半小时就会往下抛一次粪便,让这片脏乱的社区变得更加臭不可闻。

唯一不同的是,在这条小管道里。挂着几件干净的衣裳——苏绫和夏夏的旗袍,

117很久很久都没回话,就像是忽略了受体的任何命令。

尖锐刺耳的枪声响起——霎时苏绫的脑袋歪在一边,半张脸染得漆黑,碳素装甲第一时间保护了她。

她头晕眼花,开始产生轻度脑震荡,好不容易回过神来。

【你可以另外找一把枪,带全自动模式的,对着眼睛扣住了扳机,看看第二天会不会梦见羊?】

117所述,是菲利普•迪克所著图书《机器人会梦见羊吗?》里的典故。

“我喜欢你的幽默感,如果你有个碳基生物的形态,我想我们会成为很好的朋友。”苏绫眯着眼,语言中透着明显的恶意。

VENOM里的117,就像是一位看不见摸不着的“亡灵”,它存在于苏绫每一滴血每一寸肉里。

咔——

苏绫关上了电视,漆黑的屏幕中是她自己的脸,碳素装甲像是墨水一样浮荡在刚才受到枪击的肌理皮肤组织上,又渐渐散去。

她和另一个“自己”做着无声的对峙。

“117,我们得谈谈。”

【你无权向我下令。】

【复检Ask密匙,发生严重错误。】

“我要登上天宫。”苏绫语气平静,脖颈依然残留着点点“墨水”。小背心让汗水浸得湿透了,露出那身矫健有力的肌肉线条。

“这不是我一个人就能办到的事,我需要你的帮助,而不是你来代替我生活。”

“你是我的骏马,我是你的骑士。”

“你的缰绳应当在我的手里。”

【………】

颅内传来低沉的电流噪声,就像是117不愿意做任何交流。

“天宫上,说不定能找到你原来的主人。”

兀然,墨迹从苏绫的脖子延展到了侧脸,逐渐变成了一只蝴蝶的模样。

这很像是罗夏墨迹测试中用来检测人格心理状态的小把戏。

苏绫把玩着那支口红。

“关掉我的痛觉抑制器。”

【拒绝。你无权向我下令。】

……

……

3:07 S

三天之后。

三个人站在了一座高塔大门之外——苏绫,维哈,还有夏夏。

中国人,英国人,天宫人。

他们站在通往“天宫”的大门之外。

参赛队伍排成了长龙,身后一个个粗鲁的糙汉前推后搡,想要窥探高塔里的光景,每一个人都在展示着手背上的VENOM,八面六方体中,展示着他们的VENOM磁流体品级读数,好的坏的,从E到S,每个选手胸前都配着五角星徽,这是他们击败过对手的荣耀象征。

而苏绫的VENOM唯独没有任何分级,它像是一件超老的古董,五哥也说过,像这类以前跟随过其他主人的VENOM,是无法分级的,它承载着上一任主人的战斗经验和作战记录。它的黎曼思维模型,电子大脑里,已经有用了通过图灵测试的能力,作为战术执行官来说,它已经跳出了这个分级框架,变成了一位拥有情感的顾问。

“阿绫……”夏夏攥着苏绫的衣角,左顾右盼心虚的模样,她皱着两片小眉毛,不时凶一眼身后那些想伸咸猪手的陌生男人,“阿绫……我害怕。”

苏绫:“我都没害怕你怕个什么。”

夏夏见过那些拥有VENOM的人,几天前就活生生在她面前出现过,她怕极了,“就是你不害怕我才害怕的,如果阿绫稍稍害怕一点……”

“我怕得要命,小祖宗。”苏绫撇撇嘴,眼神淡然,她们看着层层叠叠的观众席,一个个穿金戴银的土大款挥舞着手里的钞票,吐着唾沫星子,抱着身边的廉价“人造美女”。发出令人发毛的怪异嘶吼。

这是离天宫最近的地方,每一个月,只要冠军卫冕成功,这位幸运儿将会直接由平流层直达通道,由一座强劲的外部空间电梯带到天上去。

但这里,也是最接近地狱的地方……

观众席一片哗然!——原因是某个场地中已有一位选手叫对手开膛破肚,强大的VENOM机关成了凡人手中的神力,台上站着的已经不是什么人类,而是有机体和机械体组成的野兽。

“请D13区选手苏绫就位。你剩余三分钟时间来调整状态。”

这是从VENOM公共频道中传来的召唤。苏绫不紧不慢褪下一身旗袍,露出小背心,背心上还绘着夏夏的歪歪扭扭的简笔画,夏夏看得脸红,因为那是她九岁的时候一时调皮涂上去的。

没工夫去想阿绫这么多年雷打不动的胸围能与这件背心有如此高的契合度,夏夏眼中,在观众席泛着一片逗趣的口哨声中,跟着五哥去了擂台。

那是一座冰冷的八角笼,和所有无限制格斗赛一样,谁能保持直立站着到最后,谁就是赢家。

这里是梦想的中心。

这里离梦想遥不可及。

他们已经看见了这次赛程的第一位对手,远在牢笼另一角的,一个普普通通的棕发男人。

场下的“格斗宝贝”递来一瓶水,苏绫一把夺走,好好嗅了嗅味道,117分析道。

【百分之十三电解质溶液,能保证你一天的体能消耗。】

117提示完,苏绫这才拧开瓶盖大口大口灌完了整瓶。

她毫无淑女风度地打了个嗝,落下一句。

“希望等会不是什么膀胱赛,要是拖上四十分钟大家都会很尴尬。”

女郎和五哥脸上都冒着黑线。而女郎侧脸还有着细密的标签号,虽然很不显眼,但依然证明着她在使用人造器官,她很漂亮,还不时刻意地在五哥面前搔首弄姿,每一个参赛选手都是潜力股,只有在这种时候能于这些“将来的贵人”面前留下一个好印象。不论是观众还是女郎,几乎都默认了维哈这个一米八五的壮汉,即将登台厮杀。

“是她……”

苏绫:“没错是我。”

一时,不论是刚爬上擂台的对手,还是格斗宝贝,包括观众席正嚷嚷着要下注的观众们,不约而同地愣住了,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

“喂喂喂!那个黄毛丫头脱了衣服啊!”

“怎么回事?她要上台吗?她要打一场?”

“你们押谁?押谁?!!!我兴奋得说不出话来!她会死吗?”

那是一座冰冷的八角笼,和所有无限制格斗赛一样,谁能保持直立站着到最后,谁就是赢家。

直到苏绫慢慢悠悠爬上擂台,平地布鞋跺在擂上,发出一阵似悍雷般的闷响。

“丫头!把我的旗竖起来!”

“嗯!”夏夏闻声从手提包里掏出碳管和旗,不一会就挥了起来。

那是一面很奇怪的旗帜。

白底,上面什么都没有。

“还没开始就举白旗是什么意思?”五哥也搞不明白苏绫的想法。

【你的对手ID为:天蝎】

苏绫双手互抱于胸前。

【六年之前开始参与光环无限制搏击赛,实力不俗,但奇怪的是每次连胜数超过九次就会被人终结,却没落下什么伤痛。】

“关掉我的疼痛抑制器。”苏绫喝道。

【我拒绝,你会因疼痛痉挛,无法控制身体被他打死。】

“搞什么东西……”棕发男吊着眼,看向裁判。裁判耸了耸肩,也不知道为何一个小姑娘会跑上来,而且八角笼的VENOM检测显示为蓝色,也就是合规。

夏夏在那一刻脸色变得惨白惨白的,没错,那就是她见过的阿叔,不许她喝电解质的那个男人,超凶的!

“喂!东张西望的。”苏绫喊道:“你的对手在这里。”

“哈……”天蝎有些气短,他不太能理解这华裔姑娘的动机。“滚回家,好好躲起来,你会做噩梦。”

嘘声此起彼伏,场下的观众们骂骂咧咧,坏了一场赌局让他们十分不爽。

“我该押哪边?”苏绫抬起手,对着VENOM核心说着,声音传到了D13的整个赛区。“是押我自己,还是押你?天蝎?”

天蝎脸色一变,仿佛内心的想法叫眼前这古怪女人猜了个透。

【受体,你的意思是……天蝎,他曾打假赛?】

117在苏绫脑内传出阵阵电流杂音,仿佛在做着十分复杂的运算。

【A+级VENOM,量产型,VENOM核心ID:心宿一】

【它性能优秀,且经久耐用。】

【天蝎,男,三十一周岁,日耳曼人种,体长一百九十三公分,体重一百一十八公斤,体脂量百分之十四。】

【军阶评级:A】

分析完对手的数据,117陷入了很长时间的沉默当中,仿佛在测算着整个会场所有选手的身体数值。

【受体你的判断力超乎了117的想象,不过天蝎的竞技状态来说,保持十连胜不是什么难事,他确实有假赛嫌疑。】

“阿绫!!!阿绫!!!快逃!快他妈的逃!”夏夏涨红了脸,在台上没羞没臊的喊出了这句。

可台上苏绫一句话却生生叫她抱着脑袋不知所措。

“喂!男人!”

“来一场赌局吧!”

“赌注是那个天宫人!”

苏绫一手所指天蝎,又指向夏夏。

“如果你能打赢我,那么她就归你了,她从天宫来,我想她应该很值钱。”

苏绫的另一只手指着自己的脑袋,就像是举枪自毙一样。

“你不是假货吧?”

她声势咄咄逼人,她眼神灼灼其华。

“你……”天蝎阴着脸,仿佛内心的小秘密被人道破的感觉十分致命。

【117无法理解受体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恰巧天蝎正准备打一场假赛,受体为什么会选择激怒对方?从而放弃胜利呢?】

苏绫:“因为……”

“我也不是假货!”

夏夏抱着旗杆,在场下哭丧着脸。

“阿绫……你为啥要卖了我呀!”

“稍稍等我一下,我去去就来。”苏绫回头应了一句。

场下的气氛突然热了起来……

因为赌徒们面对的是一场从来没见过的盘口,他们跃跃欲试,两眼放光,内心的天秤开始倾斜。

赔率最后来到了……

1:320

一个毫无作战经验与历史成绩的女人,以及一头鏖战疆场六年的野兽。

“心宿一的一等星,你的徽章会印在我的旗上!”

苏绫缓缓开口,眼中映着八角笼外代表游戏开始的彩带礼花。

“解开……”

【我拒绝。】

“解开我的枷锁,117.”

【我……】

砰————

苏绫只觉脑袋承受了难以想象的巨力!回过神来时,左眼已经是一片血红,仿佛半张脸都变形了……

她吃了一拳,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中了拳。

观众席中传来一阵阵感同身受的“噢~~~”。

夏夏原本哭丧的脸变得惊恐无比——她想过这么一刻,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苏绫一头撞在铁笼上,叫铁笼原本自带的轻微电流激得意识朦胧,恍惚间听见一句嘲弄。

天蝎:“花儿应当在最美的时刻凋谢,真当我不打女人?”

耳旁响起了VENOM核心发动的噪声,那只“天蝎”就像是蛰人如电,完完全全看不到拳头的轨迹……

回过神来时,是那个男人在擂台上留下弓张有力的出拳姿,还有浑身慢慢浮出的高温水雾,那是VENOM全力运作时,体表高温蒸出来的汗水。

苏绫咬着牙,从大电视转播里看见了自己的脸。带着碳素装甲的脸颊已经开始红肿,仿佛跟不上对方的速度。它可是连子弹都能弹开的东西啊!

那是什么怪物?

天蝎抱着冰冷的眼神,两拳抱架奇特,一手似镰刀一样挂在腰的位置,仔细观察着苏绫的模样,仿佛依然在观察伤情,好做致命一击。

【医疗机关自检中……】

【你需要治疗。】

【完成自检,电解质利用率百分之六十。】

【剩余能量:17%】

苏绫感觉得到,脸上的淤痕正慢慢消散,可四肢却传来一种脱力感,这是体内的纳米机械在做体能调整。

伤痛虽然好了,但一点力气都使不上……

“我再说一遍……”

【我拒绝。】

“关掉我的痛觉抑制器。”

苏绫咬破了嘴唇,吐出一口血来,溅在VENOM核心上。

【…………】

【Ask……】

【AskDNA密匙发生严重错误。】

这种时候117居然还在做DNA检测验证,它的思维僵化,叫苏绫狠狠耍了一把。

“喂,你在东张西望什么?”天蝎报以开局时苏绫那一句嘲弄人的话。

苏绫:“我在想你那么高,等会应该从哪里下手。说实话,打架我还没输过。”

天蝎脸上带着暧昧的笑,佝下腰。

“不如从下巴这里……”

【痛觉抑制器关闭。】

【最高权能级移交完毕。】

【时限:一分三十秒】

苏绫原本笑眯眯的眼睛睁开了。

那两眼中透着猩红色的奇异凶光。

如墨水一般的碳素装甲爬上了她的脸,变成了战妆。在背心上,在歪歪扭扭的儿童简笔画上,留下张扬狂放的草书中文字……

【贪狼】

苏绫摆出了正架樁拳击姿态。

眼神凌厉无比。

“好,听你的。”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八章 贪狼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