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V Has Come To

【贪狼!】

信天翁的鸦翼在完成武器搭载的一瞬,操纵杆炸成了碎片,它划开苏绫两臂,割开皮肤,从动脉中泼洒四散出无数的“星光”,血液里的纳米机械全都涌了出来。

苏绫的伤口在朗姆酒的治疗下渐渐愈合,可她却对VENOM有了新的认知——

——这是什么?

——也能算是机械吗?

它们就像是空气中微不可寻的点点薪火,将操纵杆的碎片重组聚合,解析再构。

身体中的纳米机械离体而出,仿佛缠绕在体内的亡灵在尖啸,突然从朗姆酒减效的虚脱感中,感知着每一处肌肉组织传达而来的疲惫信号,那种感觉可不好受。

越是远离VENOM,苏绫对自身驱壳的了解就越多,可离它越远——看清它的模样之后……

点点荧光离散不定,恍若人形。

它有了一个模糊的轮廓,但绝对不是维哈·阿尔弗雷德!

那是个凹凸有致的女人!

3:08 S

【看看!这是我的女神!】

【我惊叹于维京勇士悍不畏死的坚毅之心。】

【他们曾对我说,他们拥有一座英灵殿。】

【而天上的神使,会将他们带回瓦尔哈拉,在殿堂中用仇敌的头盖骨痛饮美酒。】

它成了一枚倒置V型的手柄,和回力标的构造一样,一长一短,风格华丽又浮夸。

【让他们见识见识你的能耐。】

苏绫:“信天翁。”

冰冷的钢铁微微颤动,它墨绿色的装甲爬上了一道道裂纹,就如生物骨骼肌下坚实的骨架,一道道纯白的精神光缆亮起,绽放出刺目的光,一路爬到了武器架上。

红旗上的星辰,开始发亮,发光。

【主武器:C-14高斯电磁脉冲步枪】

【预估舰载火力支持:14H17M】

此处显示的是时间而不是弹药,电磁脉冲类热源武器的弹药则是穿梭机的舰载能量储备,但对这台VENOM来说,只要能见到太阳……它就能火力全开。

【副武器:RedWolf红狼III型反舰立场电浆导弹】

【剩余舰载火力:6】

【格斗武装:应答之刃——佛拉克拉格】

信天翁冲出了残骸地带,霎时整个天地都亮了起来。不论是苏绫,或是每一个身处战场的人,都感受到了异样。

脱离了残骸阴影之后的信天翁,苏绫所见天幕之上,这片宙域叫三三两两的穿梭机反应堆爆炸照亮的悲壮景观。

这台脱缰野马登场之时,从机器引擎“轰鸣”的强电信号宛如太阳,三色豺海盗舰队中许许多多老旧的通感侦电雷达在瞬间报废。

【V Has Come To】

5:02 S

密集的火力网在瞬间将信天翁吞得一干二净,各式光棱热源射线朝它尽情释放着炮火。在它登场之势展露出的能级叫豺狗们吓破了胆。

仿佛那不是什么单兵穿梭机,而是一艘歼星战舰。

它来得那么快,就像是幽灵——凭空出现在这片宙域,出现在眼前。

可是……

三色豺的督军副官脸色阴沉,他已经无暇考虑旗舰去了哪儿,头领的信号中断之后,无界之师的反击渐弱。

“喂!撑住……我们输不起了!”

这群海盗在旧盟的围追堵截下烧杀抢掠,几近弹尽粮绝,直至回到故土,还能从天宫啃下些物资当做补给,流民的生活浪漫又真实,许许多多的同志为了适应新的身体,新的VENOM,抗异源过敏药剂也不够用了。

“他们的示踪舰已经被咱们击沉了!加把劲!加把劲兄弟们!他们找不到咱们的!如果没有那艘示踪舰来捣乱,我们能藏起来!我们能躲在暗处,他们追不上咱们!”

“我们是一群无家可归的豺狗——”

“——但现在,要拿个新窝就那么难吗?”

突然!

雷达上的强电信号消失了,那艘古怪的信天翁空天两用航船,仿佛叫刚才的协同攻击蒸成了烟雾。

督军的眼神渐渐变得恐慌,眼中闪过无数的炮火光点,高压之下他也无暇去思考这艘穿梭机的来头。

“它完蛋了?就这么完蛋了?它连聚变核心都没有吗?”

【听好,贪狼。】

苏绫精神一振,她安静地观察着战场上每一处风吹草动。

【记得这个礼吗?】

眼前光铸人形,朝她比着九十九里滨的礼仪,一手平举,竖着大拇指。

信天翁隐形了。

和三色豺到来之时所用的“变色龙机关”一样,迷彩扰光装置将它藏了起来。它的引擎停转,跟着实弹炮火爆炸时掀起的气浪,往战场中心飘去。

【二零四八年,发生了一场爆炸。】

苏绫听见WALKMAN里,老阿福给她讲述的故事。

【它将月亮,分成了一千三百余万份。地球失去了月亮牵引的潮汐力,海洋抹掉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所有人都失去了国境线。】

【这支大拇指意义非凡。】

苏绫观察着信天翁的整机姿态,她听见来自渡鸦中队的通信。

“它们太快了!我需要示踪!”

“回到N13区作战,我们的阵型乱得像是整备班里螺丝都不会拧的新兵蛋子!”

“别逃!别逃!身后是家啊!”

能听见石田英二的声音——

“——娜娜呢?渡鸦号呢!?”

【他们说,这会是个新家,新的规矩,新的开始。】

【我——维哈·阿尔弗雷德,从无界之师出走叛逃的一个老兵,在此请求你。】

【贪狼——】

【——我的机师。】

【我将与117一样,透析你的思想,解读你的肉身。】

【并将生命倒数计时,完成我最后一项未竟之业。】

【扣动扳机,这是你的——】

【爱国者之枪】

“时辰已到!”

苏绫叼着烟斗,喉舌喷吐着恶火烈焰。

引擎轰鸣,信天翁的骨架再次亮了起来!

它的攻击来自正下方,是穿梭机最不想应对的伏位!

督军舰叫高斯步枪的脉冲光束射爆,机体的聚变反应堆在宙域中炸开了一朵新的烟花。

信天翁的机舱视窗上再度亮起血红的锁定信号,她的眼睛里映出了无数花火。没了旗舰和督战指导舰,它们虽然成了一盘散沙,但依有复仇的怒火,肆意将火力倾斜而来。

【你察觉到了。】

【V的意义。】

【Vengeance】

【协议I】

【复仇】

……

……

天宫的总指挥室里。

张佰仁面色凝重,观察着近地宙域中每一个分战区的细节,三三两两的无界之师战士叫扎堆的野狼搅乱了阵型,要分而食之。

这是一次有预谋的进攻,他们精兵强将,有备而来。

“臭名昭著的海盗团。”张佰仁握紧了拳,两眼中隐隐透出翠绿的光,仿佛VENOM跟着情绪要开始运转。“三色豺……”

三色豺,又称非洲野犬,是一种族群等级分明,家族团结性极强的生物,它们拥有三千多种发声方式,近似人类的“语言”。

而这支海盗团则以比得上正规军的军纪与执行力闻名。

张佰仁两眼失神,因为刚才——就在刚才,战局瞬息万变的一刻,几乎所有豺狼都往N13区扑了过去,不论在还在缠斗匿踪的狗斗机,还是蚕食空间站的劫掠机,仿佛彻底失去了理智,失去了指挥,齐齐往战场中央而去。

“这是……”

张佰仁将局部战区的投影放大,再放大……

那是一台信天翁,它的鸦翼就像是一个标准的罗马数字。

“……”张佰仁团长笑了,与那双古稀之年的眼睛不一样,仿佛孩童一般。可不过短短一瞬,又变得脸色凝重,眉头紧皱,他轻声呢喃着。

“V”

没人知道这位“皇帝”心中短短数秒的情绪经历了怎样的变化,可能是看见了另一位“帝王”,看见了盎格鲁萨克逊人的大帝。

“团长!那是什么?!”有年轻的空指在大声喧哗,面带疑惑问,“那台舰!是我们的吗?”

投影中,那艘古旧的信天翁在做着不可思议的微动。豺狗们像是嗅见了腐肉,数十条曳光喷流缠绕着那艘舰船,开始狂轰滥炸。

副官喊道:“它没有立场?是什么玩意儿!谁在那台废铁上!?那个飞行员的瞬态反应……那家伙是妖怪吗?”

实弹攻击叫信天翁偏转身形,如人体摆肩侧身一般轻轻避开,光棱射线命中时,却让一道道机身上的骨架给偏转开,鲜有攻击友军的风险。

而它不时射出的高斯脉冲,一击就能带走一艘,弹无虚发好似巨龙的呼吸。

张佰仁对着空指总频大声下令。

“掩护它!英二!带上你的神风队,从左翼撕碎这群野狗,它们没了指挥舰!”

“所有无界之师的援护机型,它是我们的僚机!是我的秘密武器!它会为你们拉开火力网,尽情射击吧!”

……

……

与此同时,三色豺对苏绫的火力封堵已经度过三次轮换,它们的武器冷却时间让信天翁偶有喘息之际,就开始往外泼洒着高斯电磁脉冲。

直至天际划过数十颗“流星”。

那是无界之师匆匆赶来的增援,就像是骑兵队冲阵一般,一连串爆炸成了数十艘豺狗舰最后的回响。

“再来一次!”

石田冷静地给分队下着指令,侧目所视近地轨道,信天翁藏在了太阳里,很好的规避了热源锁定,它的速度在这片宙域中无人能敌,所有来自身后的实弹几乎追不上这如风的幽灵。

“它且有余力。”确定了这点之后,石田补充道,“全力射击。”

信天翁的座舱中。

【这支大拇指意义非凡,贪狼。】

【看看……看看那些光。】

窗外一闪即逝的光点,是一颗颗舰载聚变反应堆炸开的模样。

【和太阳风一样,这是核的神威。】

【而它,最初用来测试安全距离。】

光铸人形的手臂扫过,比着窗外一个个圆形火球。

【发生核战争时,你看见了可视核爆炸,用大拇指比一下,要是蘑菇云比你的大拇指还要大。】

那瞬间,苏绫感觉时间都变慢了。

【那就别跑了,你死定了。】

机身翻转,留下道道残光,它受到了地球引力的牵引,差些做错微动规避,与一枚磁轨炮擦身而过。

【阴沉噩梦挥散不去,细微理智留在了我的手中。】

【我分不清血的颜色,是红还是白?】

【举起枪,却不知道该将枪口对准谁。】

三色豺的残党停止对信天翁穷追猛打,它们叫无界之师的火力搅得七零八落,组成了六角阵型,齐齐张开了立场。

“要逃!它们要逃了!”英二的声音格外激动,逃过一劫的喜悦冲昏了脑袋。

【你们称我为英雄】

宙域静得可怕,信天翁关闭歼灭模式之后,穿梭机的骨架也收进了装甲,重新变成了“古董”。

它失去了主要动力源,矢量喷口中涌出微弱的火苗,安静又乖巧地游荡在残骸里。

“喂!喂!追不上了!队长!”依有声响从WALKMAN里传来。

“可恶!可恶!可恶!杀!杀!杀!”

就像是石田英二的PTSD症状复发,他像个得不到玩具的熊孩子,对一片超出射程的蓝汪汪的立场护盾,扣着机炮的扳机。

“想想娜娜吧!”小队一句话如冰水浇灭了他的战斗热情。

“娜娜?夜莺?夜莺呢?!她的VENOM……她的VENOM呢!!!”通信频道中传来英二急切的询问。

有人说:“等后勤组的人来回收。”

有人忧:“真的要这样吗?这次他们带了电浆武器……VENOM的话……承受不了这个能级的辐射……”

有人答:“还能怎么样!难道你要跳出去用手捞回来吗?!”

【看一看,听一听,他们就像是一帮长不大的小孩子,最大的才八岁。】

VENOM的寿命,也只有七岁。

苏绫轻轻推着“游戏机手柄”的摇杆,将信天翁推往更深处,她看见一个个六方八面体漂浮在尚且完整的舱体内,响着警报,有些已经开始产生初步的坏电现象。

它们是无界之师的“英灵殿”。

很快,她就找到了弗拉米基尔·里奇·诺夫娜。

她的渡鸦号很显眼,额头的条形码更显眼,她像是睡着了,安静地漂浮在宇宙中,皮肤因为失压失水皱巴巴的,变得像个古稀老人。

【你想干甚么?】

“和你说的一样,维哈。”

苏绫语气平静,眼神笃定。

她一点点扯开座舱的密封胶体,打开应急弹射灯罩。

“她给了我一艘穿梭机,我看她盯那俊小子的眼神,他俩肯定有一腿。”

【嗯!很浪漫的故事,但和你……】

“和我有关!”苏绫压根就没打算停下,用力拍下应急弹射按钮。“俊小子给了我VENOM,我也应该还他一个!这句话……”

小夜莺的VENOM不时闪过点点电光,就和117的口红临终将死时一样。

【放弃吧,你将面对太阳风。它能在瞬间带走你身上所有的水分。这叫因果业报,如果小夜莺给了你一艘医疗舰,说不定还能配个勾爪,用来回收VENOM。】

“不……”

苏绫一脚踹开了座舱的玻璃天顶!纳米碳素装甲和冰霜齐齐爬上了她的脸。一瞬间她双眼血丝满布,紧紧拽住了娜娜的VENOM。

【等一下!等等!我的船长!】

维哈·阿尔弗雷德此时想起了一位故人。

与张佰仁一样,对这个金发小子来说,同样重要的人。

“这句话叫!来而不往!”

他忘了自己也是个船长。

【我再也不耍流氓了!等一下】

他的声音青涩得就像个十六岁的大男孩儿。

“非礼也!”

他和117一样,做了个莽撞的决定。

那一刻,苏绫保持着往上攀登的姿势。

她浑身不能动弹,就像是僵死的尸首。

还没来得及回到信天翁里,失去了抗热源辐射的战舰装甲,一瞬间她感觉自己身处炼狱之中,极寒的宇宙低温又让她失去了上半身的知觉。紧接而来的失压也没能夺走她的意识。

【Cast On】

【开启秘藏单元——】

【女武神】

“那是什么东西……”石田英二透过视窗看见了一个虚影。

极远处的残骸堆中,有个姑娘从信天翁的座舱中钻了出来,而她身后飘荡着一个由光凝聚而成的人形……

它扑打着灰黑色的双翼,蒙住了双眼,紧紧抱着那个姑娘。

就那么一瞬间!

她钻回了座舱,驾驶着信天翁回到天宫的空港通道中。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八章 V Has Come To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