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才逾苏小,风雅黑帮

气氛变得紧张起来,Vha的额头冒着冷汗,香水瓶枪口青烟浮荡。

它伴着街口涌来的蒸汽暖流扑向几人的面,硝火硫磺的味道十分刺鼻。

苏绫举起了手。

“我想……”

“你在想什么,苗族姑娘。”李珍妮女士拍着腿,掸去豹纹裤上点点烟灰,两眼发直,喜形于色。

陈伯坦言,字正腔圆:“维哈·阿尔弗雷德,做生意要有信用。”

小Vha攥着双拳,一对碧蓝的眸子眼中只剩下了珍妮,对那漆黑的枪口视而不见。

从路口徐徐走出四位鹧鸪帮的小哥,他们渐渐围了过来。

珍妮接过了陈伯手上的香水瓶。

她的目光从苏绫转向Vha。

“当你从东都航道的船上下来……整个五道场三教九流都在低声呼唤着你的名字。”

Vha尴尬地笑道:“哈!那还真是糟糕。”

苏绫:“等一下……珍妮姐你的意思是?”

此时此刻,苏绫察觉到了不对劲,从Vha的到场时间来看,他迟到了——但五哥从来都是个守时的家伙,就算是出门坑蒙拐骗也讲究一个天时地利人和,显然是遇见了麻烦。

而珍妮脸上吐露的点点忧心不像是装出来的。

珍妮:“全世界都想要你的命!现在,没了光环,你该躲到哪儿去呢?”

夏夏听不懂这些,她单单晓得外边儿那些个配着八哥堂青白旗的小哥哥们三三两两敲着车窗。

窗户外传来一个低沉的男声。

“大姐头,走了?”

“你还有五十秒,来做个选择题吧!维哈!”珍妮姐赤着脚行至Vha身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苏绫戳了戳夏夏的腰:“我爱死这大胸姐姐了。”

夏夏:“唔……”

空气中弥留的枪火味渐渐散去。

维哈:“我来了,如你所见,从不食言。”

“你什么时候和我说过真话?”珍妮咧嘴笑开了话:“那个充气娃娃?它也不会说话。”

维哈沉声说:“我觉得它挺帅的,肯定比我好用。”

“对,是挺好用的,你还有二十秒。”珍妮举枪瞄向维哈的眉心:“快动动你机灵的脑子,想想怎么脱困。”

维哈撑着身子半坐着,他扫视着车里车外的众人,包括苏绫和夏夏。

“情况很糟糕……你几乎喊来所有能帮上忙的家底啦——那么……”

五哥转而凝视着珍妮的腿。

啪——苏绫一巴掌扇上了脸,她有种不祥的预感。抱着夏夏去了车尾。

“你们先聊,我去泡会妞。”

夏夏:“啥?”

“别问……问就是开车。”苏绫答。

仔细想想——Vha以前的生意到底是卖人肉的,黑白两道结了无数的梁子,可人家也不会跑过相位差空间门来找无界之师的麻烦——但现在不一样了。

珍妮此次约了五哥来火星,也是想把这情郎身上的债一笔勾销,做个了结,现在听他们讲的东西,显然不止一拨人盯上了五哥的项上人头。

而且这家伙没带一个人来……

“他已经将性命托付给了大姐头,并且深信对方不会加害自己。”苏绫默默念叨着。

“我爱你的腿。”五哥一语惊人。

“接着说,还有十秒。”珍妮姐踩上了情郎的膝,洁白粉嫩的脚趾一路攀着西裤的柔顺面料往上爬。

“试着说服我,说服我不把这颗铅弹打进你的脑仁儿里。”

她的枪口却没移开半分。

“肤若凝脂,美如白玉!”

五哥比着食指,振振有词。

“我想死它了!我还想其他的!”

珍妮:“接着说。别停下。”

五哥:“我想抱着它,它就是我人生的终极梦想,我愿意花一辈子的时间去护着它,让它告别皱纹和色斑,我爱它,爱它小腿矫健的肌肉纹,爱它的脚踝,想看看它套上黑丝袜的样子,说起来有点下流。”

珍妮踩在了Vha的哔——————上,脸色潮红,笑颜如花。

五哥脸色一变。

“我……”

砰————

香水瓶将巴士车顶开了个大洞。

从车下徐徐走上来四个小哥,其中正有巴扬——见巴巴吊着眼,满脸阴沉地盯着Vha。

“喂,乘客请系好安全带,为你的生命着想,巴巴会让你安全到站。”

说完这句他便坐上了驾驶室,其他三位小哥一一向大姐头鞠躬行礼,便朝着苏绫而来。

一脚油门下去,巴士陡然提速,忽如起来的推背冲击叫五哥的命根子和珍妮的玉足充分产生了面积饱和的挤压、蹂躏。

“哦哦哦哦哦哦!!!——”五哥的脸色苍白。

苏绫:“我突然不想当海盗了。”

珍妮姐扔了枪,叫三个小哥其中一位稳稳接住,那哥哥卸了火药,随手便插进了胸里。

没错!

就是“胸”里。

眼前所见三位老哥的装扮各异——

持枪人上身是一套奶油色深V马甲,肌肉鼓胀托起了肩衬,他将袖子高高卷起,露出强壮的小臂,两只半指手套之下的指节满是刀伤。

而枪,正是从V字领慢慢塞入了内袋。搭着他一条紧身的紫色七分裤,以及胸口青白章印旁的粉色小骷髅头。

他的眼窝很深,有个大鼻子,嘴唇薄得像是寡义之人,约一米八左右,穿着一双马丁靴,七分裤与靴之间露出的小腿皮肤上,腿毛剃得干干净净。

一头漆黑的卷发上别着蝴蝶刀发卡,将他的额头完完整整露了出来,更显两眼神采逼人。

“唷。新人。”他如此说道,声线低沉,温文尔雅。

苏绫的目光完完全全被眼前三个老哥吸引去了,她感觉自己早就入土的少女心像是白昼行僵的暗夜魔王——它在砰砰跳个不停。

夏夏:“你醒一醒!!!”

虽然早就觉得这间车行里的小哥哥们身材都好得异于常人,但从近距离观察时,扑面而来的荷尔蒙味道总归有些过于刺激了。

一旁五哥叫珍妮姐从地板上拉了起来,这没出息的家伙脸色极为难看,让陈伯拉去一旁。

珍妮大声颁布着命令。

“我们要去给这黑户上户头,往新上海市中心的路上,会蹦出各路妖魔鬼怪,这是你们的姐夫!他干过不少糊涂事,也留了不少糊涂账,想要他命的家伙比天上的星星还多,记得护好他!”

“要是他少了一根手指头……”

珍妮语气一变。

“那就少了吧——不过我会很伤心的。”

四个小哥应着珍妮的话。

“明白,大姐头。”

“没问题!~头儿”

“他看起来像个大娘们。”

“我要加速了!抓稳!前边儿是城寨,我可不想在这儿待太久。”

珍妮姐吆喝着。

“都见过面了?自我介绍一下。”

深V领男转而向苏绫说。

4:08 S

“北辰。”

简简单单的名讳,简简单单的风格。他说完便挑了个合适的位置坐下了,就在苏绫面前的位置,背向苏绫。

“嘿嘿!别在意!”另一个小哥凑了上来,衣着风格也是诡异又迷人。

他有着一双橙黄色瞳孔,如同野兽,瞳仁里成了一条线,从眼白的编码来看和苏绫的左眼一样,是义骸。

鼻梁很高,身形瘦小,皮肤呈小麦色,给人一种孩子气的感觉,及肩红发,叫头巾抚去后脑,扎了个小辫,也将额头露了出来。

他穿着背带牛仔裤,上身是一条短袖T恤,满是蝴蝶花纹,上边儿的荧光涂料写着“替天行恶”四个大字。

“嘿!我不是华人!珍妮姐把我捡回来的!”这小哥一口汉语倒是说得字正腔圆:“我也不知道自己哪国的,只晓得叫达里欧!叫我大刘(Dario)就行啦!别看北辰冷冰冰的,他就是那个样子!其实很关心你的,不然也不会坐在你前面啦。”

苏绫两眼都快冒出小星星了。

“你好!~”

夏夏:“快醒一醒啊!~阿绫!你怎么了!”

最后一位看上去普普通通。

没错!就是普通。

比起前边三位,包括巴扬在内,三兄弟的衣着搭着气质仿佛像是一颗颗钉子,能打进人的脑袋里。

而最后一位穿着套简简单单的连帽运动服,板鞋,黑白条纹,身材虚胖,脸却很正常,是典型的华裔——直碎发,大眼无神。

他给人一种非常阴冷的感觉,仿佛情感都藏到了心底,微微隆起的腹部和二十出头的年纪都像极了某种六十年前的奇异生物。

也叫“家里蹲”。

“徐亚夫,认识你很高兴。”

说罢,这小哥转过身去,苏绫才看见他背后的荧光涂料,所写两字。

“仁义”

紧接着那家伙刻意大声嚷嚷着。

“喂!我们堂为什么会有新来的女人,她身上的味道真是难闻……大姐头一定是瞎了眼,她还是个瞎子,真的不会拖后腿吗?”

亚夫话语中的嫌恶之意溢于言表,仿佛不是珍妮姐提点一句,他都懒得来和苏绫打招呼。

咚——

苏绫两眼瞳孔微微缩,她看见……

北辰强壮的臂膀按着亚夫的脑袋,狠狠撞上了车窗,亚夫满头是血,脑袋已经叫北辰抵出车窗,依能见到那华裔小哥眼中怨毒的眼神。

“你在说甚么?”北辰阴刻狠毒地说:“你在说甚么?我把后背都交给了她!你居然在说这个?”

夏夏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着了,她捂着脸,透过指缝看着这一幕……又害怕又好奇。

坐在他们对面的大刘小哥哥笑开了花。

“他们关系一直都这么好!别害怕!新来的!信赖的!”

谐音词他也用得很好。

“哈!你生气咯!北辰你要杀了我咯!”亚夫的脸色依然是那般平静,仿佛他的情感已经被人杀死了。

北辰:“对!我生气,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我不能把后背交给她!难道你们都在玩儿我吗?”

苏绫眼神一变……

这哥仨……话里有话的意思不像是善茬。

等北辰将亚夫从车窗外捞进来,两个家伙不约而同盯着苏绫。

北辰:“喂……新人。”

“不能信任你呢。少了一只眼睛,大病未愈的柔弱身体。”亚夫说。

“喂~喂~~别吵架呀!?”大刘就像是刚睡醒,这才意识到两人之间的肉体冲突。

怪异……有种说不出的怪异。

“大姐头认可了你——”北辰说:“但不代表我们能接受你。”

亚夫附和道:“要不…让她陪我一夜?就一夜?我喜欢一夜情的感觉,是互相信任的感觉。”

“我也想要,但不是她,是她身边那个,她很丰满,能生健康的孩子。”大刘这时反倒是跟上了谈话的节奏。

苏绫的脸色渐渐由“花痴”变成另一幅模样。

车窗还在往外撒着碎玻璃,一路狂飙的大巴士车尾淌了一路血。

“嗯!都是很精神的老哥!”

夏夏:“阿绫……我害怕……”

比起夏夏担惊受怕的样子,苏绫脸上的表情简直“和蔼可亲”。

苏绫:“别担心!大家都是很好的朋友!”

“他们哪里像是朋友了!”夏夏努着嘴。

轰隆——

车顶裂开了一个大坑,有异物从天而降!

“Vha!!!!!!!——”

见大巴中部站着两个全副武装的家伙,一胖一瘦,一高一矮。

“我们来报仇啦!”瘦的声音尖锐,嘶哑难听。

“哈!看起来你们还在内斗?咱们顺着血一路追了上来!逃命还有时间干架,果然是一群蠢猪!——”胖的憨实可爱,中气十足。

北辰:“上勾了。”

大刘:“欢迎光临!”

亚夫:“虽然说起来有点不好意思……”

阴沉的华裔小哥从沉甸甸的“肚腩”里,抽出了两条多节软鞭,回头提点了苏绫一句。

“我还是想睡你,你愿意……和我一夜情吗?”

苏绫搂着夏夏的肩:“你看,人生就是这样——总有意外之喜不期而遇。”

车中两人察觉到不对劲,再想做亡命一搏为时已晚……

夏夏两眼一花,那首当其中的高个胖子叫两条窜出的虚影砸了个结实,整个车都震了一下!

只见北辰和大刘拳脚齐上,恍惚间臂膀染上了墨色——他们都有VENOM。

而紧跟其后的矮小瘦子手里舞着环首刀,跳上座椅,身形灵敏地朝着车尾蹿来!

亚夫眼神凛然,与之交错而过!

“不好!新来的!”

两条软鞭似是灵蛇缠住了刀,也绑住了那矮个瘦猴,可不过半秒,只见瘦猴两眼暴凸,嘴里呢喃着怪声,又像是脱了皮一样,彻底褪去了皮肤模块,露出义骸的肌理组织,使着金蝉脱壳直奔苏绫而来!

“哈哈哈哈!让我钻进你的身体里!让我钻进去!她是你们的同伴对吧!你们也不会朝女人下手对吗!?”

“鹧鸪帮!红花双棍就是个女人!”

“我可是清清楚楚!”

“谁要是敢欺负女人!都会叫她剁了手脚喂狗!”

瘦猴裸露的肌理狰狞可怖,四体已经露出了神经元插孔,随时准备好“入侵”。

“喂——”

苏绫微微偏斜身形。

她单单踏了一步,从侧方靠里的位置站在了巴士走道上。

“你遇上了……”

“什么?”瘦猴眼神一变……他所见眼前女子掀了眼罩。和其他三位一样,露出了额头。

而一黑一蓝的眼睛里,透出的眼神能吃人!

“你遇上了我们当中最厉害的那个!”

不等他做出反应,奔驰而去的身体早就失去了控制,猛扑之下只觉鼻尖一凉,下巴就像是让羚羊狠狠顶了一下!

亚夫股间一寒:“卧槽……”

一颗断牙敲上车顶的钢皮,弹射而发,好似流星,扯开了他的运动裤,他的大腿根在淌血。

那个女人,微微嘟着嘴,眼中透着暴怒,眉宇似剑,在第一发勾拳命中之时,拉伸着腰肢……

纵然半空中打着旋的“妖怪”如何灵活,早就叫初见一击轰得头晕目眩。

不过一息,待他稍稍有下落的趋势!

势如雨点的拳击像是落花!一声声爆响如同枪械奏出的音乐!

砰——

“我都说了!绑好安全带!”

巴巴叼着雪茄满脸不爽,等那轰飞的敌人像是子弹射出车窗才反应过来……

“喂……阿北。”大刘拉了拉哥哥的衣袖。

北辰一脚将从天而降的胖哥哥踹出车门,狠狠关上。

“到站下车,记得补票。”

“阿北……”大刘又念叨着。

“嗯?”

哥仨和珍妮都盯着车尾的姑娘。

她的面颊潮红,体表都因高速的连携拳击调动了全身的肌肉冒着高温烟雾。

北辰又将亚夫的脑袋按了出去。

“喂喂喂!这次不用演了吧!”亚夫惨叫着,头上多了一道伤。

北辰:“混账!我已经把后背交给你了!你怎么能交给别人!”

苏绫坐了回去,而夏夏也不害怕了。

因为她听见阿绫说……

“嗯!都是很好的朋友!”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三章 才逾苏小,风雅黑帮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