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Born To Die……

……

……

1:57 S

废弃铁路已让杂草盖过道基,铁轨锈迹斑斑的样子,一脚踩下去能听到它不堪重负的哀鸣。

苏绫坐在铁轨上,感受着脚踝与草叶碰触时,那一点点瘙痒。

“阿绫,今天是七夕喔,好像有个奇怪的阿叔一直跟着咱们。”夏夏依着她,蹲在她身旁,她玩着狗尾巴草,把根茎那一节的嫩皮剥开,尝那点点翠枝鲜甜的味道。

“嗯,别管他。”苏绫眺望着“家”的方向,她解了马尾辫,头发盖住了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夏夏摇晃着手臂,上面天宫人的象征——条形码格外醒目,“阿绫阿绫!你说我爸爸妈妈会不会很着急?我可是离家出走了十年呀。”

“你走吧,我没你这个女儿。”苏绫语气平淡,模仿着长辈的口吻:“大了,不好带了。我觉得也挺尴尬的,要是哪天令尊令堂看见你大着肚子回家,一副‘妈,他不要我了,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的态度,我想妈妈会很伤心的。”

夏夏两眼发直,仿佛想到了很可怕的一幕,连忙甩了甩脑袋,将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清了出去,又埋怨道:“阿绫你在想些什么呀!我我我我我……我不是那种放荡的女人!”

苏绫:“从你归心似箭的态度上看,你显然不太把我这个干妈放在眼里,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哭。”

夏夏眯着眼,完全没觉得苏绫这座冰山哪里有哭的迹象,反倒是轻飘飘的语气显得有几分俏皮。

“阿绫你又逗我。”

苏绫:“Hiu~~”

两人不约而同沉默不语,夏夏盯着苏绫的侧脸,总觉得阿绫好像有事瞒着她。

虽然夏夏是苏绫带大的,但是夏夏也向往天宫的世界。

她们的苦日子过了太久太久,阿绫从前在矿山工作,一开始伴随她的是一枚冲击钻,从龙华的工业园往北走五公里,每天推着矿车,往工厂赶,阿绫一直都这么干,干了三年,越来越穷,因为薪水都不够去医务所看粉尘肺的钱。

后来,阿绫开始偷东西,夏夏一开始不知道阿绫怎么弄来的钱,只晓得她什么都往家里带,首饰、皮包、衣服、子弹。

正是因为贫穷,夏夏才会如此眷念天宫,阿绫给夏夏带来了很多很多书,都与天宫有关,夏夏也一直都潜移默化地将自己视为天宫人,她是个落难的公主,在“凡间”认识了一个很好很好的姐姐,夏夏一直都这么认为,坚信不疑。

虽然夏夏有些笨,阿绫很多话,夏夏都听不太明白,但夏夏知道,阿绫是为了夏夏好。

——可现在,阿绫真的要把夏夏送走了,夏夏反而有些无所适从。

她真的能在天宫好好生活吗?如果找不到父母,能不能把阿绫也带上天宫呢?

光环的冠军——真的那么容易就能拿到手吗?

这些夏夏心中都没有什么清晰的念想,只晓得阿绫她……阿绫她,她一直都要夏夏好好念书,不然回了天宫还是要捡垃圾的。

阿绫一直都这么说。

“喂,丫头。”苏绫开口了,声音很轻,“我有些累了。”

“嗯。”夏夏拍着旗袍的下摆,生怕叫铁轨的锈斑沾上,毕竟这是云姨给她们做的,除了阿绫,云姨对夏夏最好。

小心翼翼地坐在道基石条上,夏夏推搡着阿绫的身子,让她靠在自己腿上,两个姑娘看着夕阳,依然在回想今天发生的事——在擂台上,在擂台下的事。

苏绫扣下WLAKMAN的开关,依是那首老歌,夏夏听得迷糊。便问了一句。

“阿绫很喜欢听歌吗?我不懂——”

苏绫急不可耐地打断道:“一般般。只是觉得VENOM自带的音乐播放器太LOW,别人听不见的音乐没什么意义,做一个自带BGM的女人多好。”

“噗……”夏夏忍俊不禁道:“阿绫你真奇怪。”

“很多人这么说,我想他们需要一个心理健康物理疗程。”苏绫漫不经心地搭着话,脑袋枕在夏夏的大腿上:“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心理和生理需求,你看,就和你的腿一样,我这辈子就指这个活了。”

“哈哈哈哈哈哈。”夏夏乐出了鼻涕泡,这丫头一直都没什么注意形象和人设崩坏的自觉,“行,我的腿,我的腰,我的手臂,我的脑袋都是你的!”

“一言为定?”苏绫眼皮跳了跳,依是面无表情:“我不是个太能分辨真话假话的人,也不会说谎。你知道的,你看我真诚的大眼睛。”

夏夏故作鄙夷,满脸嫌弃:“阿绫你天天骗我,有什么事都是一个人担着,还说真诚呢!”

“Hiu~~”苏绫吹着口哨,从擂台上下来时她身心俱疲,这种机械劳损的感觉会持续七个小时,在VENOM的纳米核心完成自检之后消退,因为她受的物理伤害太过严重。

夏夏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一只手搭在苏绫脑袋上,轻轻摸着苏绫的头发。

“阿绫……阿绫!不睡觉!”

“嗯。”苏绫轻轻应了一声。

“阿绫有想找个汉子吗?”夏夏努努嘴,一张小脸挤出了褶子,和小老太太似的:“这世道,险恶得很!得找个凯子背锅!你自己说过的。”

“没那个想法,请叫我绝育型拳手。”苏绫直言不讳,“找那玩意儿干嘛?在某一天大着肚子回面馆,云姨看见我哭哭啼啼地说‘他不要我了!孩子怎么办?’,搞成这样大家都会很尴尬的。”

“嘿嘿嘿嘿嘿嘿……”夏夏笑出了声,“我养你呀!我还能养小阿绫的!”

“阁下的思想很危险呀。”苏绫回了句嘴,似是很不服气,直起身子凶着夏夏,四颗小虎牙亮晶晶的。“吓!”

夏夏扮着鬼脸,不一会又消沉下来,“可是……可是阿绫不能一直这么下去呀……你觉得那个送你VENOM的家伙怎么样?你说过的!他叫石田,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喔!五叔叔都不敢动他!”

“那是个宝才,我要认了就是捡到鬼了。”苏绫一点都不淑女地吐了口唾沫,“我和一个脑袋里除了肌肉就是积水的十一区人聊不来的。而且看起来他还很弱的样子。”

“很弱!?”夏夏惊呼,故作夸张地说道:“他可是军人呀!阿绫你凭啥说人家弱!”

苏绫坦言:“确认过眼神,是可以打爆的人。”

夏夏一阵恍惚,不太明白苏绫在想什么——或许在拿到VENOM的那一刻,阿绫的心态已经变了。

【你确定?受体你的狂妄自大再一次刷新了我的数据库。】

苏绫:“打到石田从生到死,我确定。”

【你正面战胜C60机关【黑金】的几率是0.00000041%,该纳米核心拥有完整的ASK密匙,石田属于克隆人,而【黑金】是上个时代遗留的作战单元,和心宿一那种量产货完全不在一个水平面,如果你有与之为敌的想法,我会……】

“会夺取我的自主权,你要说多少遍呀?整天一个夺舍,两个灭魂,三个控脑,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把‘大反派’仨字儿挂在脸上,我说117同志,你的思想觉悟能高点儿吗?”苏绫一通自说自话下来,夏夏知道这是阿绫在和那个她听不见的“117”斗嘴。

苏绫紧接着说道:“你看,我坐拥一座金山。”

她将军阶评级上金灿灿的“SSS”调了出来,手臂上的磁流体读数验证着她的资质。

“还有另一座。”

磁流体又变成了账户八百万的读数。至于三亿存款还剩下这么点的原因……

……

……

此时此刻,彼时彼刻。

冰云的面馆早早打烊,这位妇人正蹲坐在后厨,捂着嘴,抱着奶猫,淌着眼泪。

她看见私人账户上的两亿余存款——还有一个小坛子,上面贴着她亡夫的名字,里面盛着骨灰。

以及一封信。

她一字一句念着,念到视线模糊,想到痛彻心扉。

是苏绫写的,下笔如刀。

“致冰云。”

“你就像是我的母亲,虽然我只有一条头带能证明我拥有过母亲,你教我应当穿裙子,我一直都不太喜欢那玩意儿,因为露出膝盖的装束在龙华相当危险,特别是长大之后。”

“你给我做了两条旗袍,一条我穿着很合身,一条穿着不合身,我想是因为我没有长成你想象中的那种样子——前凸后翘的样子。”

“和你一样,我也捡来了个姑娘,她很好,你也很好,你们都很好,但是妲绫我不好,我知道我给你添了很多麻烦,我把另一条旗袍送给了她。”

“你给我挡了四十一次上门寻找失物的受窃人,给我煮鱼骨面,让我刷脸。”

“我不知道该把这封信如何写下去,冰云,我的眼睛在流泪。我想我得走了——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

“如果我说我要走,冰云你肯定会跟上来,但我希望你离开,毕竟你已经过了那个能漂泊四海的年纪,我想这是一件好事,请你不要往心里去。”

“对了,补上一句,小皇上也很好,维哈先生也很好。虽然他不喜欢猫,却喜欢狗,也许他只需要听话的人,但我不准备听话。”

“对,苏绫我一点都不好,因为冰云,我要告诉你——”

“——阿叔的确是死了。”

“我找到了他的尸首,八年前就找到了。”

“这两亿,是每一次我任性刷脸的费用,冰云,带着阿叔去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去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你不能对每个流浪汉这么好,也不能对每个流离失所的小孩子这么好,更不能对猫猫狗狗都这么好,你会过得很累,过得很辛苦,稍稍自私一点。”

云姨紧紧箍着猫咪,骂一句又哄一句,笑一句又哭一句。

“小傻瓜……你在想什么呀……死丫头……嘴上这么说,其实你才是很辛苦的那个吧!可恶……要走也要把人弄哭才甘心……可恶!”

冰云坚持开面馆做善事的原因是,她相信亡夫还会回来。

可七夕这一天,情人们约会的日子里,小阿绫把钱和骨灰都还回来了。

她接着看信。

“我想去天上,不是天宫,也不是光环,是更远的地方,丫头让我带坏了,她好像一直都觉得从出生起,我们的起点就决定了终点,条形码变成了人与人之间最大的区别。还有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十一区人和我说,地球人,是一帮邯郸学步的假货。”

“我觉得很奇怪,因为书里不是这么说的,我想书里的范式答案也许有误,但比起理论,我要去亲自验证它,往更高处,往故乡而去。”

“我不知道我会遇见谁,更不知道终点是哪儿。”

“我的VENOM告诉我,如果我做错了任何一件事,它就会夺走我的身体,我的思想,我的记忆。”

“我对它说。”

“来试试看吧。”

“从生到死。”

……

……

苏绫手心是一条鲜红的头带,这条布带上印着一串字码。

204863——

——这就是她的出生日,她曾经拥有过母亲,拥有过家人的证明。

彼时彼刻,此时此刻。

铁道的远方慢慢走来个人。

他脖子上套着石膏护颈,两眼有神。

棕发,高鼻梁,很高,眼神冷若冰霜。

正是苏绫第一场光环赛的对手,天蝎。

他走到夏夏身边,坐了下来,却久久没开口。

夏夏和苏绫都提防着这个不速之客,可是天蝎哥一句话说出口,那高冷的模样崩得一塌糊涂。

“我……我第一次向女孩子搭讪,也是第一次被女孩子击败。不知道怎么问好。看你俩……长得还算正常。”

正常?

什么叫正常?

天蝎你别扭的样子哪里正常了?

夏夏心道:“这家伙怎么傻乎乎的。”

天蝎:“也不像是第一次被搭讪的样子,所以我就擅自坐下了,我……”

苏绫抢答道:“你很不服气?”

“没有。”天蝎立马将内心的真实想法改了口:“输了就是输了,但是……”

苏绫接着抢答道:“还想打一场?”

天蝎立马又否决道:“不是……我不是那种死缠烂打的选手。”

这三十一岁的中年老哥那傲娇别扭的模样也是没SEI了。

“只是……有点不甘心……能不能……”

苏绫:“抱歉,不约,就算你把那碎成碳酸钙拌饭的下巴治好了,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但三个月后也没时间,我不卖身谢谢,你太菜,菜得不能看。”

天蝎涨红了脸。

“我不是假货!”

苏绫歪着脑袋,朝天蝎眨巴着眼睛,那模样在夏夏看来是……苏绫在说“他真有趣。”

可天蝎看着不是这个意思,就像是贪狼朝他抛媚眼,脸是更红了。又气又惊。

苏绫:“我没说你是假货,我说你菜而已。”

一时,苏绫和夏夏都听见了那男人咬牙切齿的磨牙声。

苏绫:“过了青春期十六年,没想到磨牙的毛病还和青春一块跟过来,大兄弟,有些事情就和晨勃一样,超过了那个年纪,没有那个能力是正常的。”

“你!”天蝎怒目圆瞪,叫苏绫一串不带脏字的脏话激得还不了嘴。

苏绫:“我——目前于光环的顺位七百八十三名,两个月内,除了你的一等星,我还要拿下三颗——他们分别是现阶段能挑战能够着的对手——四百一十八位,一百零六位,和第一位。”

天蝎瞳孔失焦,他明白苏绫话中的意思……

这个女人,真的想用拳头打上天宫?

他自认为自己是个带着量产货VENOM的假拳选手,想都没想过的天宫?

“喂,心宿一。”

“喂,天蝎座。”

苏绫两声淡漠唤名叫天蝎冷静了下来。

他们互视着对方的眼睛,气氛焦灼且燥热,夕阳从地平线沉下去,漫天的繁星如恒河沙数,璀璨闪耀。

“在台上再会时。”

“我随时奉陪。”

“如果要定个期限。”

“由生到死。”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十一章 Born To Die……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