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乔治圣经

木星中继站之外,是一片不足百于公里的荒原。

在荒原中,苏绫一行人到达了第一个站点。

【哑巴山酒馆】

她们套着防护服,推开弹簧门,走向酒馆前台。

玛丽珍按捺不住回家的喜悦,抱着好奇的目光四处打量着,以前老师从来不会带她来这儿——因为未成年人不许饮酒。

如今回木星的第一件事,玛丽非常想试试啤酒的味道。

接待她们的是一位看上去四十多岁的中年大叔,脸上满是络腮胡,眼睛很大,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善良模样。

“嘿!有客人啦!”

大叔热情地给三位姑娘倒着酸奶。

苏绫看着酒馆的装潢,老式木屋上挂着各类奇形怪状的饰品,它们更像是一种种奇怪野兽的头颅骨架。

“谢谢!~”玛丽双手合十,问道:“大叔!你知道这儿最近的机车站在哪儿吗?”

“往北走,走上四公里就到了。”大叔笑眯眯地说道。

玛丽听罢扯了扯苏绫的衣袖,提示道:“问过了!很快就能回到菲兹山,老师就住在那儿!”

“你给人家通过信了吗?”苏绫问。

“还没有……我这就联系他!”玛丽按下防护服的通信频道,但从频道中传来的电流沙响表示——她打不通老师的电话。

大叔笑道:“嘿!我这儿好不容易才来了几位客人,多坐一会儿吧!”

苏绫挥手道:“行。多坐一会儿。”

夏夏疑惑地盯着阿绫,以往阿绫可从来不会浪费半点时间,阿绫上次说去许德拉监狱抓坏人也是这样——她都是单刀直入,绝不会做多余的事。

想到此处,小夏夏警惕起来。

苏绫看见夏夏小脑袋瓜不时四处观望的样子,内心也不由得产生了欣慰的感觉。

——这丫头终于会自保了,好歹也算有了点安全意识。

“哈哈哈哈!——”大叔爽朗地笑出声来:“我喜欢热情的姑娘们!是什么风把你们吹来的?”

玛丽答道:“我回来找老师!出去干了几个月活,手头有几个钱啦,想赌马!”

大叔哈哈大笑:“你一定能赚得盆满钵满!”

夏夏小声询道:“阿绫,你发现什么了?”

“我发现了很多有趣的东西。”苏绫刻意放大了声音。

这句话让在场几人不由精神一振。

玛丽疑惑地看着身边这位面容姣好,气质清冷的大姐姐。

说实话玛丽并不了解苏绫,只是在火星的中国城寨上,被掏空弹匣时有一种满腔怒气无处发泄的感觉。

而酒馆大叔也叫这句话吸引了注意力。

苏绫解释道:“没事儿,你们接着聊,我去逛逛。”

苏绫随便找了个理由,在酒馆中踱步慢行,她仔细观察着小铺子每一处装潢,各类图腾和纹章成了美利坚的文化遗留物,六芒星警徽,印第安头饰,还有桌子上一副副扑克牌和小烟壶,都像极了文物。

苏绫在意的不是这些——她的直觉很准。

要说她在意什么?

她在意的是酒馆的窗户上那几颗往外翘起的木榫。

它本来用作固定玻璃窗,但松动的痕迹看上去很新。

她还在意大堂道路中央的红地毯,它的位置很奇怪,如果用来迎接客人进门,那么它上边应该有很多灰尘。但现在光亮如新。

最让她在意的,是这位酒馆老板。

她沉声默念着此人的体征。

“三十五到四十五周岁左右,男性。”

“棕发,鼻头很大,有酒糟鼻。”

“经常剃体毛,手臂上有细微且质地粗硬的毛发。”

“手臂上没有纹身,很干净,手指有茧,有练枪的习惯。”

“衣服小了一号,有领结,但也小一号,这不是他的服装。”

“在倒酸奶时,他有更好的选择,女客虽然喜欢乳制品,但明明吧台旁有烘培展示柜,也没有做推销面包和蛋糕的意思。”

“酒馆的小卡位里,沙发上有个泰迪熊娃娃,墙上的挂饰还有一件大毛衣,是非常用心的羊毛衫手工制品。”

“洗手台上有三个空杯子,其中一个杯子里,还有半杯酒。”

“玛丽联系不上老师,是因为信号屏蔽器。”

“不对劲的地方非常多。”

“那么……问个问题好了。”

苏绫心念一动。

“老板!”

正和玛丽谈着家常的大叔突然一愣,笑呵呵地问道:“客人,什么事?”

苏绫问:“洗手间在哪儿?”

老板眼神不由自主地往左上方窥探,就像是在努力回忆着这间酒馆的旁捎末节。

“后边!往后走,在后门旁边。”大叔笑嘻嘻地答道。

苏绫:“哦,这里有客房吗?”

大叔:“没有,这是一间酒馆。不提供住宿。”

苏绫像是明白了,又坐在吧台的高椅子上。

夏夏心领神会,像个小机灵鬼似的跳下椅子,自觉无法好好保护自己,于是干脆往门外去了几步。

苏绫又问:“这里有空房吗?平时你住在哪儿?”

大叔像是被问得烦了,一改之前笑嘻嘻的态度。

“我这是酒馆!不是旅店!我一个人住!”

终于……玛丽小姐也意识到不对劲了。

大叔像是做错事的小孩子,意识到几个女客人的警惕之心,连忙赔笑。

“啊……哈哈哈,抱歉,不好意思,人年纪一大了,就会犯浑,几位大美女愿意和我这懊糟的叔叔一块住几晚,也不是不行……”

他自顾自地将话题引去其他地方。

“客人,你不是要去洗手间嘛?就在后门,就在后门那儿!”

苏绫答:“我知道在后门,我在外面就看见了,在这种恶劣环境里,厕所要有隔离室那种环境,想上个厕所得脱掉防护服,必须有一条输氧管道。”

“哈哈哈……”大叔的笑容僵在脸上。

苏绫淡然说道:“时候不早了,我们该走了,玛丽小姐。”

玛丽握紧了背上的烟枪,警惕地观察着酒馆老板的脸色。

桌上三杯酸奶一滴未动。

过了很久很久,玛丽开口了。

“愿每个生灵,都看见你在天上的国。”

“听见你在天下的音。”

“窥见你在地上的事。”

这段话玛丽小姐和苏绫念叨过。

这是玛丽小姐敲过的重点,是她的老师,每次授课之前,都会念叨的话。

也叫【乔治圣经】。

“许你在地下的善行。”

络腮胡大叔慌乱道:“她想干什么……客人,您……您管管她……”

苏绫耸耸肩,按住玛丽小姐的肩,偷偷从玛丽小姐的杠杆步枪里,卸下一颗子弹。

“我真要去厕所了,玛丽小姐。你好好照顾夏夏。”

十五秒之后——

——玛丽死死盯着酒馆老板的双手。

而苏绫走到后门前。

轻轻敲着门。

连续敲了三次。

门外,有两个拿着枪的蒙面人,正满头大汗地做着准备。

厕所里,是一家三口。

男人穿着侍应生的服装,胸口挂着身份牌和酒馆的工作证,胸口开了四个窟窿。

女人衣衫不整,已经死亡。

女儿和她妈妈一样美,一样惨。

两位劫匪紧张地听着门里的异响。

“妈的……那娘们为什么要敲门?”

“不知道……中国人的习惯?”

“你去过中国吗?”

“没有。”

“那你怎么能肯定是中国人的习惯?我见过挺多法国人会这么做。”

“不对!一定是中国人。”

“你就那么肯定?”

“老大都说了!是两个中国娘们儿!”

“她们有武器吗?”

“不知道……”

“那为什么咱们要躲起来?”

话音未落——

——厕所传来了轰鸣巨响。

苏绫站在侧道,手中拿着缝衣针和一枚黄澄澄的弹壳。

她面无表情,看着缝衣针撞上子弹底火,弹丸轰进输氧管,火焰一路冲进后门旁的厕所里,跟着地下沼气池的爆炸轰出了一朵巨大的火球。

两个人影应声而飞,落在酒馆前的荒地上,已是血肉模糊面目全非。

她散步一般回到了后门处,一脚踹开摇摇欲坠的破木门,从门口拿走了WALKMAN,它还在循环播放着“哒哒哒”的敲门声。

再听吧台一声清脆的枪声。

玛丽小姐兴奋地冲出门来。

“我突然就不想赌马了!”

“头儿!以后你就是我头儿了!”

“你真是个天才!咱们去干一票!现在就去!”

玛丽小姐满眼的小星星,眼中的神情都叫做“爱慕”。

“走吧,小姐姐们。” 苏绫说:“我终于明白什么叫民风淳朴了。”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四章 乔治圣经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