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和尚睡觉,道士下山

……

……

大巴越开越慢,车窗之外的楼厦似是古朴巨物,给昏黄的火星太阳留了一线生机。阴暗的狭窄甬道两侧商贩住客人来人往。

脚手架和违章建筑屡见不鲜,拱顶宫阙风格各异,更多的是窝棚涂鸦以及一个个行人身上脸上的刺青。

华裔们都很喜欢彩绘,不论是留在身上的,还是衣服上的。

“喂!姐!”

大刘邀苏绫坐在车尾的小餐橱前。

“我不是中国人,但我很喜欢这里!它像以前的美利坚,欢迎任何国籍任何种族的客人。”

收拾了第一波敌人,苏绫只觉身体有异,她休息了两周,刚刚复苏的肌理还有些不能适应火星重力,浑身上下的气血涌向七窍,泛着腥气。

苏绫应了一声:“嗯。”

她看了一眼夏夏,丫头侧躺在皮椅上,睡得很香。至于其他几个……

五哥和珍妮姐坐在车中部靠后门的位置,两人相谈甚欢,就像是这油头粉面的老哥一直都擅长的那样,当个牛郎就行。

陈伯靠在副驾的位置,两手捂着小腹,呼吸声悠长深沉,两眼透着精光。

亚夫擦净了头上的血,依然有黄污色杂纹留在脸颊,感受到苏绫的目光时,会机警地还以眼色。

北辰则是站着,在确定“不能把背后交给任何人”这件事时,他便握着拉环,一言不发地玩着珍妮姐送给他的香水瓶。

只有巴巴开着公放,听着火星社会摇,一路小心翼翼踩着油门,往城寨更深处开去。

大刘双手拄着小桌板,从厨柜里拉出来两张盘子,又给苏绫放好餐具。

“诺!新来的。”

苏绫:“我有名字。”

大刘挠了挠头,和他与常人有异的性格一样,这几人或多或少都有一些语言上行为上的怪癖,不过比起天宫的半机械AI半人类来说算正常得多。

“我记不住呀!中国人名,太难记啦。”

“Darling。”苏绫辩道。

“哦!妲绫——”也不知大刘是装傻还是真傻。

不过毋需在意细节,他给苏绫上了双筷子,又从橱柜里拉出来饭盒,两人的盘子各多了一份蘑菇烩肉。

“来,趁热。”

苏绫也不客气,接过筷子吃了起来。

嗅见食物的香味,亚夫吐来一句。

“好心情,还有时间吃东西,我们这个速度需要一个多小时才能到目的地,红头发的,你要时刻保持警惕。”

大刘心不在焉地答道:“没关系~陈老师说过,吃饭是天底下最重要的事。也是做课修行。”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苏绫问:“陈伯……是你们的老师?”

“陈伯是所有人的老师呀。”大刘拿着筷子的手胡乱挥舞,一刻都停不下来,但汤汁酱蒜都仔仔细细收进了碗里,滴水不漏。

“他教我拳,教我手眼心身步,还教我……”

“哦!”

大刘一拍桌,阿绫面前的食盘都跳了一跳,见苏绫不动声色收了那飞溅的汤水,大刘的眼皮也跟着跳了一下。

他拿着筷子比划道。

“他还教我,吃饭最重要!筷子是阴,嘴巴是阳!天圆地方。筷尾是阴,筷头是阳。”

苏绫:“妙人。”

不晓得这几个老哥那阴阳和合的中性装扮,是否也是陈伯教的。

但看起来,都有种别样的美感。

苏绫与开车的巴巴第一次见面时,其人一副自来熟的样子,可论及珍妮姐时会露出异样的攻击性,很护短的样子,而且一旦进入工作状态,仿佛变成了机器人,除了“请系好安全带”之外没有透露过半点信息。

看北辰的面相那双唇便是尖酸刻薄之人,出手不知轻重,却动不动就要将最薄弱的背后托付给别人。

又见亚夫小哥哥那一副“无个性”的样子,却能在简简单单确认眼神之后大胆地求爱,赤裸裸的“大眼无神”都成了简单直白的“浪漫天真”。

然后是这个达里欧,大刘……

他本是个外乡客,却是这帮子华裔中,对新来者最热情的,愿意给新人喂饭讲规矩,转述阴阳哲学的人。说话答话都要慢半拍,不代表他听不懂,而是他喜欢“听不懂”,说来复杂,但稍微理解一下,想来是因为这头发色和瞳色让几个兄弟头疼,所以才会刻意用语言来疏远距离吧。

一口口烩肉饭送进嘴,酸甜苦辣咸都有的味道冲击着味蕾,说来实然奇妙,苏绫已经很久很久没尝过故乡的料理了。

自从和云姨道别之后,她面对的就是代餐和能量棒,还有一罐罐电解质饮料。

此情此景不由让她两眼一红,感情丰富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喂喂喂!~”大刘惊慌失措道:“喂喂喂!你怎么哭啦!姐!大姐头!她怎么哭啦!”

“你他妈一顿撒白敷椒两个小米辣配黑胡椒粉和芥末,谁吃了都得哭!”陈伯不动声色,用标准汉语骂娘。

“这不是一阴一阳一黑一白一红一绿嘛!很Chines!”大刘辩道。

亚夫:“放你娘的屁。”

北辰:“放你娘的屁。”

巴巴:“红灯!”

巴士停下了……

苏绫捂着鼻子咳了半天,眼角淌下的泪水叫幸福。

“好吃到哭。别担心,他们欣赏不来你的美学,我能。”

大刘脸色一滞,他着实没想到……

……用来考验新人意志力的料理,居然意外地受欢迎。

没错——从她认真认可六亲不认的眼神里,她不是在说谎。

“她好像……喜欢我——”

苏绫:“抱歉,你是个好人——”

大刘:“——做的饭。”

苏绫:“谢谢款待。”

话说回来,苏绫确实很喜欢辣椒,它通气血养经络,健胃消食,还能预防心脏病,是冬天衣服不够穿时的暖身不二选。

话说回来,大巴停在了人潮涌动的巷口,红绿灯后一条T字路口贯穿了三马城寨的整个街区。

这儿遍地黑帮,黄赌毒三害屡禁不止,治安差得像第三世界,娱乐业又与第一世界无异,百乐门的大灯牌高悬于顶,赌场夜总会和禁品小食摊屡见不鲜。

躁动的电子乐中夹着复古和弦,许是听得烦了,陈伯从马褂里拉出来一杆二胡。

没错……就是二胡,也不知它是如何藏下的。

但苏绫看得真切,那分明就是VENOM的武器蓝图,它独有的分子结构层级操控,让武器蓝图实装瞬间成型。

琴弓上的反射光刺目耀眼,而胡琴上标着它的名字。

【文宇】

“喂……这红灯也太久了吧。”巴巴埋怨着卫星城糟糕的交通。

陡然响起的二胡声叫众人精神一振。

陈伯:“午时一过,极阳转阴,是休息的点儿,听得聒噪,也毋要心躁。”

这意思是让哥哥几个打起精神。

大刘:“陈老师。”

北辰:“师傅。”

亚夫:“师父。”

巴巴:“明白了!老头儿。”

最后是李珍妮——她握着五哥的手,像是大爷进了小镇遇上钟意的姑娘,舍不得放开。

过了许久,久到苏绫嗅见了焦臭味儿。

“什么味道……”

“糟糕——”大刘站起身来,往窗外探着身子。

“小孩子!是小孩子!”

巴士却像是一艘将沉的大船,突然陷地一尺——车里众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聚在窗边探头望去,每个车轮底下跑出三三两两个孩子,手里拿着铝热棒,扮着鬼脸飞也似的跑了,不消一会就藏进了城寨里。

“嘁……”李珍妮脸色极差。

轮胎一个个瘪得像是烂番茄,还有黑汁水从车底淌出来。可由不得众人多想,四周的行人如惊弓之鸟,察觉到地头蛇械斗的动静,纷纷如归巢燕,作走兽散。

“下车吧。”珍妮姐说。

见四个小哥和珍妮动身,苏绫也跟了上去。

又问:“夏夏要下去吗?”

“不,小丫头留在车上更安全。”珍妮答。

“我呢!我呢!!!——我超能打!别看我这么……”不等五哥说完,叫珍妮一巴掌捂回了车上。

珍妮恶声道:“你只能死在我手上,跟上来更危险。”

苏绫下车时瞥见陈伯依然在拉二胡,气息稳定,面目和蔼,莫名有种令人心安的感觉。

见云彩盖了太阳,天阴了下来,T字路口一时阴风大作,几个老哥插兜叼烟,站在道口中央。

三路来车,都叫一辆巴士堵了个严严实实,可车上的人早就溜之大吉,一楼的商铺也是人去楼空。

“真的没问题吗?”苏绫很担心夏夏的安危,留在几个老幼妇孺在车上,那种感觉就像是命门大开。

“没关系哒!”大刘上来想抱苏绫的肩,叫这姑娘一个闪身避过。

可他也不沮丧,光是哈哈笑道:“你看,一动一静分为一阴一阳,阴中有阳,阳中有阴。”

大刘的话,苏绫不太懂,这类隐隐约约的哲学课题她听过无数遍,但始终不得要领。

“和你的肌肉一样哟!在你昏过去的时候,大家都来看过你——一开始大家说,要用药,陈伯不许。”

从城寨的阴影里冒出两三双眼睛,打扮上看起来像是路人,可手里多多少少拿了“器”——汤勺、菜刀、铁棍、扳手。

慢慢围了上来。

一开始只是十来个人,仿佛嗅见腐肉的秃鹫那样,观察着道口中几人的状态。

大刘接着说:“我们用纳米机械强化了皮肤和肉,神经也行,但有一些东西得从头练起,叫气和心。”

这说法是……

……巴士里的那位陈先生,要比眼前这几个老哥都厉害得多?

“我只知道VENOM会告诉我,我的生理状况,伤处,剩余能量。”苏绫坦言。

“嗯,就像是尸体解剖,但人活着的时候归阳,那可不一样,就像是肌理组织的空隙,还有经络中的穴位,人一死,这些都没了。于是陈先生教导我们,要去练它们,要与器融为一体——所以呀,他也不让我们给你用药,他说,你的器很特殊,不需要外物来调整,是有伤天和。”

大刘又说道。

“原来你叫它VENOM,我们这儿的纳米机械,经过好几代的更迭,现在有了个通汇易懂的中国名字……”

啪——

啪——

啪——

从人群中走出来一位身形矮小的男子。

不是侏儒,也不是佝偻病,他看上去只有十二岁,当真是个孩子。

而人群立马分为两侧,就像是列了仪仗队,对此人恭恭敬敬。

大刘:“它叫【开元通宝】。”

苏绫所见,那男孩戴着高帽,穿着一身藏蓝色中山装,胸口上别着彩章,像是将军的功勋一样,绸带华丽装裱精致,长裤一尘不染,小尖头皮鞋,眼睛很大,眉毛也粗,是个很精神的男孩儿。

“维哈!你在吗?”

没人应他。

他又问。

“我来见你啦。维哈……”

“……骗了我三块钱的维哈。”

苏绫撇撇嘴:“哇……小孩子都骗,真是没人性。”

对于养父这类厚颜无耻之行,苏绫已是司空见惯。

男孩言道。

“还记得我嘛?维哈先生!”

车内,维哈满脸问号偷偷瞄着外边那熊孩子。

陈伯:“您认识他?”

“我骗过那么多人!哪能一个个记啊?”维哈摇摇头。

陈伯:“他叫顺儿,是个流浪儿,跟着倒爷起家,最初是地下毒品交易的‘走鼠’,也就是运毒的,后来叫人看上,进了竹帘会,跟了马三爷四年,马三爷全家叫人毒杀暴毙身亡,最后居然是他顶了位嘛……”

“夭寿……”五哥自觉倒霉透顶,没想到当年欺负的小孩儿都能变成现在的BOSS。

“喂!回答我!我知道你在里边儿。”

顺儿脱了帽,捂着心口。

“你拿了我三块钱,还留了我一块,多亏了这笔钱我才能好好过冬,要是没这一块钱……我可能就活不下来啦。您真是个大善人,我能和您聊聊天儿嘛?”

五哥刚从车窗伸出去半只手。

砰————

他的巴掌叫不知何方的狙击枪打了个血窟窿。

顺儿一副孩童脸庞上,原本“天真无邪”都变成了“暴戾狂怒”。

“谁开的枪!谁他妈开的枪!”

“谁让你们动手了?”

“还有你!给我滚出来!给我滚出来啊!”

“你拿走了我人生中财富的三分之二!”

“如果还有那两块钱,我也不用活得那么辛苦啦!我的钱会是现在的三倍!”

“喂!——”

“滚出来!”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四章 和尚睡觉,道士下山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