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红高跟会告诉你答案

【第一次就和你说过——】

【——本家是个肤浅的人。】

【看见漂亮的,就喜欢了。】

【要说喜欢个嘛?看上哪儿了?】

【别忘了你英雄一样的童年。】

【大人才做选择题,小孩子当然是全都要!】

……

……

无业青年在联体排屋里吃土,巴士外五六十个爷爷奶奶搁十字路口跳着广场舞,出了西街口那火锅店叫龙王府——苏绫坐在一辆破巴士里,她所见所听就是这些。

夏夏和她坐在一块,珍妮姐邀来修车铺老板阿陈——也叫陈伯,两人坐在巴士小桌对面,给两个小姑娘倒茶。

苏绫不是很明白火星的风土人情,不过眼下看珍妮姐掐表皱眉的模样,想来也是五哥迟迟不来,人家等得不太耐烦。

陈伯一眼看上去和蔼慈祥,笑眯眯的,穿着身大红马褂唐装,两鬓斑白,手掌宽厚,上边全是杂纹,看来是个修了很多年车的老工人。

他一直朝着苏绫笑,口音上听来,是书上写的“天津人”。

阿伯:“介丫你家的?”

苏绫同样报以笑咪咪的表情。

“没跑儿。您看她这缺心眼儿的德行,脑子不都到我这儿来了嘛?”

阿伯拍了拍夏夏的脑袋:“哎你介(这)姐姐爽利银(人),大嘴一张扯犊子,丫头会修车,机灵得很,算不上破落户。”

夏夏:“嗯!我很厉害的!谢谢阿伯!”

苏绫谄媚道:“那是老爷子教得好。”

陈伯不动声色,收笑沉声又问:“先生姓?”

先生?

苏绫一愣。

“姓苏,苏绫。”

陈伯:“好姓,《橘颂》说苏世独立的苏——混沌清浊,独往独来,横波不随江流渡。”

“谬赞谬赞……”苏绫挠着脑袋半天没想明白这阿伯什么意思。

陈伯二话不说从小桌底下抽出个塑料袋:“来,买个橘子。纯天然非转基因。”

这手推销叫苏绫头皮发麻……

“你是个狠银(人),介橘子该买,又想出星海捞大鱼,不能没了它。”阿伯此话一出,倒是将苏绫的想法点了七七八八。

“多少钱?”苏绫也收了脸上假惺惺的媚笑,正儿八经问起价来,想来了这块地盘儿,怎么也得先向主人家交个租。

“不要钱,帮帮小李。”陈伯说得声儿小了,苏绫和丫头都得凑近了听,从那老头儿喉舌里能嗅见茶叶和桂花的香,和珍妮姐完全不同。

“介先生大鱼大肉一天三顿小烧烤,撸串儿口味贼重,看上的男人也是——鬼佬肯定收不住心,伯稀罕人笑,不稀罕人丧,妞儿白豁(侃、吹牛)了半天,抽冷子就给伯哇哇哭出来惊狗的动静。”

珍妮姐听了,脸一红,往巴士外看着。

“老陈你别拿我打镲(开玩笑)。”

陈伯接着说道:“李先生平日里照顾的多,伯关钱(领工资)放薪也受她不少,归齐(说到底)是个虎逼娘们儿(傻愣子姑娘、一根筋悍妇),伯见不得先生丧,想拉上你们拨闯(抱不平、主持公道)安排咯。安排得明明白白。”

苏绫拿了橘子,剥了皮,自己先尝了一口。

夏夏急了眼,嚷嚷道。

“给我!阿绫给我!!!”

阿伯敲了敲桌,满脸愠色。

“静——”

夏夏噘着嘴消停了。

阿伯又说:“苏先生在给你尝橘子呢,谢谢银家。”

夏夏看着阿绫吃完第一瓣,心思像是在别处,直到阿绫尝了个仔细,把果粒儿都吞了个干净。

“嗯!甜的。”

苏绫这才把剩下的交给夏夏。

“丫瞅瞅,介丫的福分。”陈伯说:“明白了嘛?李先生?”

李珍妮:“嘁——求人?我学不会呀!”

苏绫:“阿伯,我想先生……是不太配。”

这么个先生来先生去,谁受得了呢?

陈伯又说:“叠了~(不干了、不说了),先生是先,达者为先。”

这文绉绉的老先生也不着急,拍了丫头的爪子。

“一银一个!吃多了上火。”

夏夏听罢,闷闷不乐地剥开另一个橘,阿绫也帮着尝过,酸得夏夏吐泡泡了,又连忙递给苏绫。

“不要啦!不要啦!”

陈伯眉头一皱:“丫不要的就给先生,这不糟践人嘛。”

苏绫也没在意,拿过橘子吃了个干净,觉得眼下这位是个妙人。

“阿伯,这就不是个橘子!”

陈叔突然叫小妞的话引去大半心思,看着手里洋怀表的针跳去一点四十七分。再看李珍妮脸上焦虑又期待的情。

“对!那玩意儿就是个橘子!”陈伯拍了拍腿,一叹气,将小桌上的茶一饮而尽。“酸的也有人稀罕,先生说得有道理呀。”

苏绫点点头,对着丫头嘴巴子啃了一口。夏夏皱着眉毛嫌弃了半天。

“酸的!酸的好酸呀!阿绫好酸!”

陈伯又问:“苏先生眼睛是何故?”

他指着苏绫那红眼罩——苏绫本就不想让这只义眼露出来,毕竟这是她的故乡,满地的华人来了只蓝眼睛未免太过招摇。

她也不见外,掀起眼罩给陈伯看了看。

陈伯一改之前的天津人语气,用着一口标准的汉语说道。

“如果不需要,可以捐给需要它的人。”

李珍妮:“哈哈哈哈哈!——”

苏绫:“哈哈哈哈哈!”

夏夏也不晓得为什么两个姐姐突然笑出了声,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

直到苏绫罩住了左眼,危襟正坐,大家又开始等待五哥。

估摸十来分钟之后,从五道场那头的广场舞队伍中钻进来个鬼鬼祟祟的家伙。他全副武装,前后的防弹背心都垫了钢板,头脑上顶着个迷彩盔,口罩和墨镜盖得严实。

路口巴扬小哥给他指了路,他这才一路小跑看着表跑了过来。

等这身上挂着全武行的家伙哐当哐当上了巴士,又鬼鬼祟祟偷偷瞄着车前车后的皮座椅,像是拆炸弹似的,最后发现没啥埋伏,拉了条椅子自顾自地坐下了。

“嗨——”五哥打了个招呼。“你们这动静……不像是绑架呀。”

苏绫此刻无比怀念那个嚣张跋扈敢爱敢恨的老Vha。

都说是虎父无犬子,怎么儿子就这么孬呢?

见大家都不说话,五哥莫名心虚起来。

“呃……死丫头你玩儿我?跟着这姐们儿一块演我?”

陈伯:“这大梨二五眼老坦儿(看上去很唬人稀里糊涂土老帽儿的人),奏是你稀罕的?”

李珍妮的眼神儿都变了——原本姐姐望着窗户外边儿,听着十字路口那魔性的“新时代冻龄二次元广场舞”,好像还是什么东瀛舞曲恋爱循环,也是时代金曲了,心情还算不错。

现在珍妮姐两眼能冒出火来,翻着眼白瞥视五哥,那情绪中的“咬牙切齿”和“不屑一顾”都写在脸上。

“你可算来了?”

五哥一哆嗦,坐正了,给陈伯倒上一杯茶。

“我不就在这儿?”

李珍妮:“为嘛来?”

“不还是为了她俩?”五哥指着苏绫和丫头,“相位差空间门一次车票得多少钱,没点关系的人根本就上不去!平时都运货呢——一趟好歹还有点儿毛利,这回得亏多少?亲娘呀。”

苏绫算是看明白了。

她搂着夏夏的肩,说:“没错,饶是丫头你也知道了吧。”

夏夏感受到了养父唯利是图的丑恶嘴脸,学着陈伯的口吻。

“他奏是个弟弟!弟中弟!”

李珍妮:“行了,你回去运你的货吧。”

“那?我俩姑娘带不回去呀?”五哥挪了个位,他明显感觉到车内气温在上升——是体感温度,珍妮生气了。

“我喜欢漂亮的东西。”珍妮姐皱着眉,“你很漂亮。”

“谢谢~”

五哥摘下了口罩墨镜,说实话他在火星的仇家很多,这次跑过来也是冒着“生命危险”,只要是个火星殖民地的华商,要提起维哈,这家伙坑蒙拐骗的恶名谁人不知?

珍妮姐对窗外打了个招呼。

“巴巴!叫二狗子,亚夫,娃娃和大刘过来。今天把他的脸给我割了留下,人可以放走。”

“不是……”

五哥一听慌了,听见巴士外边熙熙攘攘人来人往的动静。

“卧槽!这不行!”

五哥连忙朝夏夏使着眼色。

“女儿!我可爱的女儿!快用你万能又无敌的阿绫想想办法呀!”

苏绫捂着脸,惊出了一句粤语:“冇眼睇呀(没眼看)。”

陈伯一改之前和蔼可亲的模样,从马褂中抽出一支复古漂亮的枪——它就像是香水瓶。

砰——

五哥的脑袋瓜如遭雷噬。

地上翠绿色的迷彩钢盔打着旋,转个不停。

陈伯恶狠狠地说道。

“没过门就要戴绿帽,介猴儿不买!”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二章 红高跟会告诉你答案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