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柳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

……

“可恶!”

新上海市某处地下库房,临时作战会议桌前挤满了人,他们都是五仙会的兄弟,围着老鼠大仙的远程终端机观望着战局。

视频画面最后停在苏绫敲下响指,露出微笑的一幕,小虎牙闪闪发光,紧接而来的就是肥皂泡惊天动地的爆炸声,然后信号中断,荧幕也变成了一片雪花白。

人群当中钻出来个小个子,他不过一米五的身高,体态娇小,长直发还留着半截黑,就像是染发过后便没了心思去打理,看面相二十三四岁,眼神中透着股机灵劲。

“可恶啊!我的机甲……”

他便是鼠哥,是五仙会的灰胡堂的堂主,他皱着眉满脸不爽的样子,拿着对讲机向同伴告知了维哈一行人的踪迹。

“喂!柳!交给你了!本大爷拦不住他们!”

对讲机中冒出个纤纤如玉的知性女声,有种柔软温暖的感觉。

“辛苦了,接下来交给我吧。”

鼠大仙骂骂咧咧道:“为啥只有本大爷一个打头阵的!你若拿了维哈,功劳算我一份!”

“他值得多少钱?”女人问。

鼠大仙:“老大说了!活的五百万,会说话的一千万,神志清醒会说话的两千万!”

“另外两家呢?”女人问。

“黄那个没用的东西已经叫人抓起来咯,游戏早就结束啦。至于白……他应该还藏得好好的,你若比他慢,我就去找他要钱去。”鼠大仙补充道:“看维哈身边那么多打手,一个比一个恶,你要小心。”

“你在关心我?”女人又问:“谁拆了你的铁壳?听兄弟们说,是个很厉害的姑娘。”

“才不是关心!少啰嗦!”鼠大仙努努嘴,满脸不屑:“能打败我的家伙,肯定不简单。”

“嗯,维哈身边只有白一处暗桩?如果离了白?维哈逃了如何去寻?”女人问。

鼠大仙回道:“二五仔也不是那么好当的,天底下哪儿有十全十美的事,你这傻妞的想法未免也太天真了些,好好干活!废话少说!”

“嗯……”女人迟疑了会儿。

鼠大仙见联络人半响没答话,又问:“喂,柳!你到哪儿了?你看见维哈了?你说话!”

女人:“我看见她了。”

“看见谁?”

“看见把你打得自闭的那人。”

“好呀!她受了伤!做掉她!”

“灰,我很害怕。”

鼠大仙愣住了。

“什么?你说甚么!?”

“她是个怎样的人?”

“为什么你会问这种蠢问题!”

“因为我想知道。”

鼠大仙思索再三,慢悠悠地答了一句。

“虽然不知道她和维哈是什么关系……”

“……但总感觉。”

“是个友善又亲切的人呀。”

……

……

小西是个很开朗的女孩子。

她抽烟、打架、赌博、纹身、染发,吃软怕硬——对厉害的家伙轻声细语,对弱小的废物拳打脚踢。

她姓柳,妈妈给了她一个很文艺的名字,叫柳楠西,是很多很多年以前的台湾台南市阿里山的区名。

她依然会学着阿妈的湾湾口音,对大人们吐几句甜言蜜语。

小西自幼缺少管教,爸爸死得早,妈妈也改嫁去了别家,她便一个人在新上海市的地下世界讨生活,她学了一手理发手艺,帮客人烫头修眉,剪发挑染,说出来的话也甜到了人家心里。

不过,后街口时常有敲诈勒索的小混混,也叫这姑娘一边吐着骂娘的脏话用拳脚打发,往往受害者都会受她的耳光。

理由很简单——他们全都是小西的出气筒。往往在客人们那儿受的气,她都要从更弱的人身上讨回来。

有一日五仙会的BOSS见了她,心生怜爱便收进了青蛇堂。

直到今时今日。

小西拉了刹,下了重机车,踩着一双白凉鞋,吊带裙和草帽的装扮与身后摩托的风格完全不搭,脸上的表情也与这身甜美的扮相格格不入。

她很好看,丹凤眼配着一只俊俏笔挺的鼻,樱桃小口润上点点淡香唇彩,看上一眼都会说这是个温柔的邻家小妹。

而小西看见,高速路上不远处,有个女人正比着大拇指,想要拦下便车。

那人便是鼠大仙说的贪狼了?

“哟!你好呀!”

“你瞎了眼吗?”苏绫一句脏话扔了出去:“我的胳膊都快变成晾衣杆的形状了,居然还能吐出‘你好呀’这种问候语。我说你这类面相甜美的绿茶二五仔能不能专业一点儿。下次套近乎好歹稍稍练习一下演技,我哪里好了?”

小西一惊,再看那人浑身浴血,气焰嚣张的模样,哪里有鼠哥说的“温柔友善”?

——是个不好相处的人呀……

“还有!”苏绫补充道:“你要是朋友,车不错!马上就归我了!你要是敌人,还是个靓女,我劝你弃暗投明,有钱的凯子大把上门倒贴,年纪轻轻混什么黑社会。”

小西脑门上写满了问号。

“嗯……请问,您是维哈先生的保安吗?”小西小心翼翼地试探着苏绫的口风。

苏绫见小西没什么实质性有营养的行为,索性自顾自地向摩托走去,与之错身而过时,小西眉头一皱。

——这个女人,全身都是破绽。

小西两手捂着裙摆的腰线,一手拈花似的拿住了腰带。

她在等,等一个机会。

“喔,车不错呀!”苏绫盯着那台重机车,造型浮夸,还是一辆复古的汽油动力四缸摩托,六条排气管在说“它不好惹”。

小西有些急躁了,“能不能先回答我的问题,贪狼。”

【小主你可别逗她了。】

苏绫摸着摩托把手,满脸痴汉的样子,“我不是他的保镖。”

小西又问:“那你是他的女儿嘛?”

苏绫:“我没有这么丢人的爹。”

小西:“我知道你很厉害,维哈给了你多少钱?”

“你出双份嘛?”苏绫两眼一亮,随手指了个方向:“喔喔喔!双份!先结了吧!一千五百万火星通用货币!他给我这个价,来来来,太君这边请,他们朝那个方向去了!”

【哈哈哈哈……】

小西小声嘀咕了一句。

“好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不消一会,她又回过头来轻声细语地讲。

“嗯,谢谢贪狼。”

“不客气!我还要谢谢你呢!谢谢你给我送摩托来。”苏绫一手比着下巴,负伤手直指小西。

“人家不想和你打架啦……”小西面露难色。

“那把你的手从腰带上放开。”苏绫的语气转冷,本是一对死鱼眼养神之态,陡然放出精芒。

3:22 S

【检测到敌信号:【开元通宝】,设备ID不明,小心了。】

小西从腰间抽出了一条布带,它像是装饰品,但布条上不时窜过的微弱电流可不像是什么好打发的东西。

“请别让我为难……贪狼。”

“你遇到我时就做好了打架的准备,每一步都站在了伏位,我比你高,为了摆脱臂长的劣势,你便早早摆好了钳羊樁,随时要冲进我怀里的样子,架势很稳。” 苏绫波澜不惊地说道:“你的手很白,只有虎口带着点茧,武器很轻,留了无名指的指甲,浑身没有半点护甲,伪装得人畜无害,是很高明的人呀。”

“你在说些什么?为什么小西听不明白呢?”小西笑容灿烂,丹凤眼眯成了缝,可手中的布条已成了一柄软剑。

“来用更简单的方式沟通吧!”苏绫振臂一挥!

【应用武器模块:贝奥武夫】

“真是麻烦……本想不必在你身上浪费太多的时间,若是个妙人,也能用甜言蜜语打发了。可惜……”

楠西所见,那贪狼身上的衣裳无风自动,一条丝绸裤叫血染得一片红,不过一呼一吸,让狂风卷成了丝线,又纠缠在她四体手脚上,成了一缕缕白里透红的毛皮护臂护胫。

贝奥武夫是老阿福留在库房的最后一件武器蓝图,也是他从海盗手中夺来的武装,算是苏绫最后的底牌了。

好可怕的眼神——小西第一眼看见苏绫时,对鼠大仙所言便是“害怕”,她远远见着苏绫倚在护栏边上,一点点用绸布绑住伤手,一点点擦净脸上的污尘和汗水。却没有喊一句疼。

小西害怕极了,仿佛那人就像个魔王,从地狱里爬了出来,伴着她身后浓烟恶焰,还有冷酷无情的眼神。

——那时,小西的内心甚至产生了几分崇拜感。

压力如潮水般涌来,单单一条马褂之下,贪狼四平八马的腰肢矫健又漂亮,手臂和大腿都泛着奇异的油光。

夜空中黑云压下,不时有飞鸟成片掠过。

“为什么会在你手上……”

是【青丘】——小西的瞳孔微缩,露出了疑惑的眼神,不过几秒,她就明白了对手的开元通宝是何物。

不等小西说完,听前方传来一记空爆炸响!

白花花的绒毛拳头已经蹿到了她额前!激得头发都横了起来。

唰——

优秀的动态视力救了小西一命,一个矮身,咏春拳樁的钳羊马让她的步子分外灵活,擦肩而过的拳头就像是闪电,瞬间收了回去。

好快!——小西惊得退开了好几步。

苏绫脸上带着微妙的表情。

“对她好像没用。”

【嗯……也就对她没用。】

没错,甘油由护臂的皮毛顺利地洒上了小西之身,可这姑娘机灵地脱了鞋,两腿覆上了细密的黑鳞片,宛如一条大蟒,身形摇摆不定,但重心却稳如泰山。

【你的硝石用光了,得另寻出路。】

小西一步步试探着,手中软剑挑着剑花,如蛇吐信,振打出声声清音,一步一换的虚实架势。

苏绫箭步冲上便是对着敌人的嫩脸挥去一套组合拳。

听得玎珰几声,进退维谷之间,小西边打边退,错步要绕行往大道中寻退路,却叫苏绫的高跟鞋夺了先机,四平马的跨幅远比她短手短脚要来得直接实在。

好凶悍的拳头!——小西的两臂发麻,一剑剑敲在那双臂上,反倒是自己吃了不少苦头。

苏绫的脸色渐渐泛青,她感觉到离这妞越近,就再难进半步,仿佛力气都被抽空了,围追堵截之下迫得对方到了护栏隘口,想要喘一口气难如登天。

其中定有古怪!

【气压异常……检测到空气含量中有超过了百分十九十四的氦——小主,当心。】

仿佛让蟒蛇缠上了身体,苏绫就像是一脚踏进了虫豸四步的泥沼,氦气一点点抽离着她的氧与体温。

而氦II同位素也是超流体,分部在小西体表甘油中的纳米机械完完全全失去了效用。

她滑得像一条蛇——立马要露出尖牙。

在苏绫稍显疲态的瞬间!那软剑陡然变得坚硬如冰!直直朝着苏绫的眼睛啄来!

剑刃叫苏绫以伤手卸开!缠布上迸出血来,一瞬右拳跟上!

电光火石之间,小西松了手,仿佛剑刃有了生命,像是一条灵活的小蛇窜到了肩头,寒光乍现!

咚——

苏绫一脚狠狠踹在了小西的肚子上,可剑刃却不知何因,本朝着苏绫眼睛而去,却只划开她的脖颈,蹭破了皮。

剑刃似是流光射在隔离带的路灯上。小西失了兵器,叫苏绫一腿蹬飞,挂在悬崖边上。

“呜……”她满眼惊慌,【开元通宝】的失氧症状在自己身上也开始发挥效用,两手肌肉无氧运动下酸疼难忍,难动半分。

苏绫离了小西那一身氦气,脸上带着惊讶和不解,她立马冲到了崖边,武器模块也跟着解除。

小西身上的甘油让她抓住护栏都成了难事,此时若选解除武装,那结果就是迎接四千余米的深渊,若保持武装,她会因为缺氧而窒息。

一切一切……都是……

马路边,护栏上,苏绫冒了出来。

她紧紧抓住了小西的手。

“你干甚么呀!?”

小西又是气又是羞的。

苏绫:“喂,你连只小鸟都不杀?却想杀了我?”

有很多很多鸟类跟着这条温暖的高速路南行。

而楠西决胜的一击,迸射而去的剑光若是削了苏绫的眼睛,必然会杀死其中一只低飞的麻雀。

“我说,你连一只鸟都不愿伤害!是个温柔的家伙!”

苏绫大声吼着,她穿着粗气,生怕气力不济松了手。

“我们是朋友了!”

楠西在那一刻感觉鼠大仙说得没错……

贪狼的伤手还在淌血,死死抓着护栏,她仿佛不知疼痛为何物,和纤弱的身形迥异的力气,握住臂膀的感觉令人无比安心。

苏绫一把将楠西拉了上来。

“记得!”

小西还处于蒙圈状态:“什么?”

苏绫二话不说,给楠西戴上了墨镜。

“对付恶人,要扮作恶人模样,够酷才能打到车!”

没等她反应过来,自己的摩托就成了那贪狼的座驾,留下一路烟尘滚滚。

小西的脸颊微微发红,感觉像是受了欺负,她原地跺了几下。

“好气哦!”

刚想去掏腰包的大哥大,联络帮会的兄弟。

但是……

“还是保持微笑。”

小包空空如也,早就叫贼人得手,逃之夭夭。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十章 柳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