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融点与燃点

【前言:关于钴,在早期的中国就已知并用于陶器釉料,古代希腊人和罗马人曾利用它的化合物制造有色玻璃,生成美丽的深蓝色。德语中,钴由于毒性,被称为:妖魔】

后来,维哈先生还是带着丫头去了九十九里滨的香薰坊。

夏夏说,有个熊孩子来招惹她心中的“伟大阿绫”,她抱着被子擤鼻涕,咳得一颤一颤,冒着雨水寒风也要争个高低出来。

这下,她的感冒用药可治不好了。

维哈先生牵着这个满脸写着“不高兴”的小丫头,带着她到了九十九里滨的香薰坊里找红婆婆,让理疗医生给她治治病。这种做法很像是“没头脑”能想出来的馊主意。

他们坐在一家小香水铺的前台,夏夏丫头咬着指甲,忍着呕吐感,浑身不适。维哈先生连抱一抱她的心思都没有。

——他盯着冰冷的电视荧幕。

——他看着炙热的转播画面。

“你爱上别人了,阿尔弗雷德。”从小雅居侧门走进来个体态婀娜的女人,披着红头纱,身上画着北欧神话里的塞壬女妖彩绘,一股香风扑面而来。她的嗓音让人感觉很老,很旧,就像五十来年前的少女渐渐成了满是皱纹的老妪。是一位皮囊依然光鲜亮丽的阿婆。

维哈先生垂着眉眼,双目有点点丧气之感,他将夏夏的手递给红婆婆。看见柜台后,小隔栏的电视里,苏绫即将登台的画面。

他如此说:“我是不是管得太多了?”

红婆婆如此答。

“你想认真的活。”

“可这世上不认真的太多。”

……

……

“你想认真的活。”

苏绫说。

“可是这世上不认真的太多。”

对其,贴合,裁剪。

穿针,引线,缝接。

苏绫站在休息区,旗袍褪下一半,绑在腰上,露出干练结实的小臂大臂,用一面白旗做着马褂长衫。

她的手艺活很好,和养育她的维哈先生一样。

很快,贴着两颗五角星徽的衣袍做好了。她即将去台上取第三颗星。

“我花了二十四年。”

她闭着眼,褪下旗袍,宽松的长裤,简单的腰椎,背心的汗渍与整身锐利的线条——看在观众眼里,这个女人凌厉又果敢。

“才稍稍明白,我想要什么,我想听什么,我想看什么,我想嗅什么。”

她听着此起彼伏嘈杂人声。

她嗅着远远近近香水汗臭。

“赢下去。”

她双手合十,仰头朝上,叫舞台天顶的灯光迫得睁开了眼。

那一瞬间……

天蝎远远地看着这个对手。

看着这奇妙又奇怪,可敬又可爱的人。

“喂!”

天蝎爬上了八角笼。

“你在想什么?时候不早,速速来领死。”

他开怀大笑着,向贪狼下战书。

“嗯。”苏绫简简单单应了一声,依是没披上临时现做的战袍,那面“白旗”安安静静地躺在休息区的小桌上。

当苏绫低下头,两眼从天花板回到擂台时——

——天蝎窥见,那个姑娘……

她的脊梁很直,从来没有弯曲的意思。

她微微颌首的样子格外认真。

她赤着脚,粉粉的脚趾和光滑的指甲扣在冰冷的铁板台阶上。

她吐着舌头,对观众席里喊出污言秽语的人渣们比着中指。

她哼着天蝎叫不出的曲。唱着天蝎不知道的词。

她说……

“五花马,千金裘。”

天蝎觉得……

那是个像神仙一样的人。

“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嗙——

空气中浮出如水纹细腻的涡流。

苏绫振臂空挥。激荡出劲风钻了个大坑。

带下天蝎耳畔的点点红发。

——这算是战前示威。

【主动关闭【英雄制造】单元。你的对手体长远超于你。】

【贪狼——】

苏绫脑中传来117的告诫。

【——你需要在第一回合适应他的右臂,117侦测到了AI【心宿一】的秘藏单元信号,天蝎决定放手一搏。那种量产机的极限,117无法保证你保留完整的脏器,走下擂台。】

【毋需去注意他的双腿,由于上肢躯干与中枢神经系统能有很高的物理相性,故而多为强化上肢。所有的量产型VENOM所使用的元素也多为上肢强化。】

【去了解他。】

【去看透他。】

【去击败他。】

【去证明你的血与DNA,比他的更加高级,更加优秀,更加强大。】

【117会继续选择你,直到你履行协议,找到我的主人。】

“你会害怕吗?”天蝎解开了手臂上的绷带,他一如当初的铁面无情,吊着眉眼,倒三角的眼睛凶相十足。

苏绫:“你指哪方面?”

“贪生怕死那方面。”天蝎解开手臂上的绷带时,两臂已有浅浅的蓝色荧光浮现。

【检测到VENOM高能反应。】

【一态VENOM,量产机:心宿一】

【放射源:钴】

【VENOM解放形态ID】

【Rabiit Mode】

【野兔形态。】

“我堂堂七尺女儿。”

“定然要顶天立地。”

苏绫看见,对手一头茂密的红发,钻出了两条荧光触须……

许许多多如萤火虫一样的光粒汇聚到天蝎的头顶,变成了一对耳朵——

【武器模组:听感强化型II:波波夫通感天线。】

一对兔耳朵造型的天线,安在这汉子身上还真是违和感十足。

天蝎说:“小心了,贪狼。”

苏绫:“嗯。”

天蝎回忆着过去,他在这张擂台上度过了十余年。

“我要让人们都看到我。”

“我扔掉了真名。”

“我叫天蝎。”

“我想让他们记住我是谁。”

天蝎两臂的蓝色荧光快速蔓延开来,就像是纳米机械高能运转时,通过皮下毛细血管通向了身体各处。

“喂!你也是这样吗?”天蝎摆出了架势,是非常非常非常普通的……

拳击抱架,两臂平于头,佝身防备。从两只手臂中能看见他凶狠的眼神。

“不知道!”苏绫的回答粗糙又敷衍:“我想……”

天蝎的双腿……在运动短裤下的皮肤,大动脉就像是矿山里的一条条晶石矿物。散发着诡异的蓝光。

“能遇见你真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天蝎说。

“啊……幸会!”苏绫低吼着,喉咙已经开始燥到冒青烟。

【武器模组解析中……】

117陷入了沉默,嘈杂的电流声传来,仿佛无法解读天蝎干了什么。

【解析失败,需要更多的数据支持。】

苏绫:“你只能帮我到这儿了。”

【117拒绝打开秘藏单元。】

【117只为主人服务。】

【117向贪狼下令。】

【逃跑。】

苏绫朝着天蝎奔跑,身子前倾,两眼霎时一片血红。

她感觉得到,空气中有种能令人发疯的热。

能将她融化,让她开始燃烧的热量。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

……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红婆婆向维哈先生递去一沓塔罗牌。

她不光是个医生,也不光是个调香师。

她也是个神婆,更是维哈的母亲。

亲生母亲。

维哈从中抽出了一张牌。

那张牌翻过来时,露出了真容。

【魔术师】

红婆婆给夏夏换了个姿势,那个小姑娘闻了安神香,睡得很熟。

她说……

“想听听一点儿都不科学的寓言吗?”

维哈看见电视里的赛场直播,心情五味杂陈。

“说来听听。”

红婆婆如此说。

“有个人爱上了贪狼。”

“他/她尚且年幼,不谙世事。”

“他/她试图杀死贪狼,”

“他/她会死去。”

维哈说:“对,乔伊死了。”

红婆婆收拾完熏香和香炉,拍了拍儿子的脑袋。

“你的父亲也是这样……哈哈哈哈,一点都不可爱。”

维哈惊醒——恍惚间跟着说。

“对,她也一点都不可爱。”

红婆婆收了塔罗牌,揉着儿子的耳垂。就像是做过了很多很多次。

她对着电视里的人和事说。

“我想,她/他会燃烧到最后一刻。”

维哈不知道母亲说的“他或她”到底是谁。

他也并不想去深究这些神巫口中玄而又玄的两三事。

他只知道,在送苏绫去场馆之前。

他将那个小秘密告诉了苏绫。

关于夏夏的小秘密。

夏夏并不是天宫人。

维哈如此说。

“天宫人只会将条形码印在额头。”

而夏夏的条形码在手臂上,是常识性错误。

在一堆假货里,苏绫手边唯一的一件“真货”也是假的。

苏绫当时如此说。

“我早就知道了。”

维哈沮丧又落寞。

这时他知道,决定这个姑娘去处的,并不是某个人某件事,也不是钱,更不是性命。

而是……

她刻在骨子里,浪漫得一塌糊涂的“冒险基因”。

他听见苏绫说。

“丫头未满十八!”

“那可是公主梦最甜的时候!”

可维哈想起来……

这个嬉皮笑脸的贪狼。

她自己十八岁的时候,又在干什么呢?

苏绫:“我怎么舍得叫醒她?怎么舍得…你要我如何舍得?”

维哈想——夏夏丫头那个小小梦想,可能正是苏绫一直想要呵护的少女心。

从回忆中惊醒时。

维哈扭头看见,电视里,苏绫脑袋一歪,头部遭受重击,颓然倒地的一幕。

“喂……”

维哈“爸爸”的表情变了,商品化的笑容瞬间消失,脸色变得惨白。

“喂……丫头……”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十八章 融点与燃点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