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7章 火龙与过山车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我看到了张牙舞爪的火龙,不,我就坐在火龙的脖子上面,从最高的地方一直跌落到谷底,火龙不断的甩动脖子,想要将我丢在地上,我只能死死的抱住它,不断的尖叫、尖叫——”

程凝的神色从之间的平淡无波,开始变得异常激动,就像是一池被搅乱的春水。

听到这里,众人脸色都露出了有些疑惑的神情,唯有拉克什米皱起眉头,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事。

“有许多和我一样,乘坐在火龙后背或是脖子上的人,但他们之中有些承受不了冲击和惯性,就这样从半空中被甩了出去,掉在地上,死了——死的好惨,完全没有了人的样子,血肉涂了一地——”

随着情绪越来越激动,程凝的语调又再次高出了三个八度,此时的萱妍已经赶到耳膜不断作痛,甚至有一种要吐血的眩晕感。

只是,真相已经被揭露,只要自己再多坚持一下,就能够知晓更多的情报,事到如今,又怎么能够放弃——

“火龙不断的回过头来,想要攻击我,而我手上没有任何武器,只能不断的尖叫,但它似乎惧怕我的叫声,每当我声嘶力竭的叫喊时,它就会稍微平静一些,可一旦当我想休息一下后,它就,就——”

“就·什·么?”施法过程中,每一次的引导性问话,也都需要额外消耗精神力,因此从刚才开始,萱妍就几乎不说话了。

但在听到如此关键的信息时,她终于还是强行挤出了残留的一丁点精力,硬是从牙缝里抛出了这三个字。

“就————啊啊啊啊啊!!”

猝不及防的毁灭之声,猛然从程凝的口中爆出,萱妍根本没有一丁点提防,也没有余力且完全来不及防御,就这样首当其冲,竟然被猛烈的声波直接震飞了出去。

金刚孔雀吓了一跳,连忙飞蹿起身,抱住了她,而金蝉也立刻射出一道般若锁,捆住了被吹飞的萱妍。

因为近距离被震飞,她已经昏了过去,鼻子和耳朵中都有些血流出。

与此同时,在场的众人也都感到耳膜无比阵痛,平衡感与方向感逐渐从身体中丧失,眼前的一切伴随着程凝的嘶吼,开始搅乱模糊成一团无意义的色块——

“真言锁,闭合——”忽然,金蝉勾了勾手指,无数银白色的透明锁链,立刻覆盖了程凝的身体,并且延伸到了她的喉咙之中,将方才还在吼叫的她,硬生生的把嘴锁闭了起来。

虽然隔着紧闭的双唇,仍旧能够听到一些挣扎的呜咽声,但比起之前的感觉,实在要好受太多了。

“你是什么时候给她上的真言锁?”朱珠惊讶的问道,“你可真有先见之明啊,不然刚才恐怕又要差点变聋了。”

“在她刚才说‘闭嘴不说’那四个字的时候,我悄悄设置了真言锁,本来只想作为一个保险手段,却没想到……”金蝉沉吟着望向正在挣扎的程凝,随后又立刻转头看向拉克什米。

“我注意到,你刚才的脸色有些变化,总觉得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金蝉问道,“是程凝的话,让你想到了什么过往的事么?”

拉克什米摇摇头,回忆道:“不,也不算是过往的事吧,就是曾经她还在学生会时,一次团队建设活动上,那次的主题是每人说出一件自己曾经历过的,最可怕的事,而程凝……”

“她曾经看到过刚才说的那条火龙?这怎么可能??”朱珠惊讶的插嘴道。

“不是,并不是火龙,而是……过山车。”

“什么,过山车??”朱珠吃惊的说道,“这跟火龙的差别有些大啊。”

“虽然如此,但其实她刚才的描述中,把火龙换成过山车,却一点违和感都没有呢。”金蝉点头道,“或者说,反而更加合理才对,毕竟那么多普通人,是怎么坐到火龙的后背和脖子上去的?如果那是对过山车的隐喻,反倒是就合理多了。”

“到底是什么事情,难道她曾经坐上过坏掉的过山车吗?”朱珠忙问道。

“差不多吧,据她所说,那是她才上初中时候的事了,有一次去游乐园的途中,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故——她所坐的过山车的限速器突然故障,导致非但速度无法减缓,甚至都不能中止,那些乘客就一遍一遍、不断的在轨道上,越来越快的反复上上下下。”

“这……还蛮刺激,不对,蛮可怕的。”朱珠感叹道,“等到了后面几圈,应该已经超过一般人的承受范围了吧。”

“是啊,据说有很多人心脏病发,或是血压过高昏迷过去,被从过山车上甩了出来,掉在地上当场死亡——只有当时保持清醒、死死的握紧栏杆,抱住车座的人,才在最后幸存了下来。”拉克什米说道:

“本来,程凝一家是在国外侨居的,但在那之后,为了远离那个给她留下心理阴影的国度,才搬回国内生活的。”

“是这样么……那我倒是开始有些同情她。”朱珠喃喃道。

金蝉一面将钟萱妍从地上抱起,缓缓的放到沙发上,用旃檀佛光为她治疗,一边问道:“不过,她记忆中很明确那是过山车,不是火龙吧?毕竟都是已经上初中的孩子了,没道理分不清楚的。”

“对,是过山车,这一点她的记忆很清晰,当时诉说时也说得绘声绘色,并没有一丁点幻觉。”

“那么看来,是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因素,导致她在那个图书馆的夜晚,重温了那次乘坐过山车的惨痛经历,而且甚至还把记忆模糊替换成了外形更可怕的火龙——”

程凝这样一个思维清晰的成年人,已经不可能再突然莫名奇妙的发梦,以为自己回到了过去,还陷入如此魔幻的情节中。

这就说明,一定有外在的推动力量,而当时最靠近程凝的人,就是——

想到这里,金蝉忽然猛地抬头,看向了藏在拉克什米身后的党夏青,目光锋利而尖锐。

“你那天端给她喝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第一卷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