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惨烈死相

现在,离最后的胜利只差一点点了,只要能接近19楼的电梯井,自己就能借着般若锁的攀附,和双腿强化过的肌腱韧带,顺着电梯井壁下去,并且从地下室的出口离开。

19楼的落点还是一个办公室,但比之前的要大上不少,金蝉小心翼翼的推开房门,走出走廊,仔细观察着走廊周围的情况。

好在,这里离楼梯较远,而且19层朝下的房间结构布局比较复杂,不像二十楼以上是清一色的走廊两边办公室。

所以,部署在楼梯附近的特警,应该不会看到自己,他们只是把守着南北两个出口,却不会想到,就在楼层的中心,也有一个让人逃出生天的地方。

当然,对于普通人来说,在这种时候坐电梯无异于自投罗网,警方一定已经监控了楼内电梯情况,而金蝉需要的并不是电梯本身,而只是一个能够让自己下行的通道就够了。

踮起脚尖,屏住呼吸,几乎是一路贴着墙壁,大气不敢出,非常小心翼翼的走到了活动教室附近。

在夜晚的黑暗之中,金蝉凭借着照进窗口的,仅有一点的月色,看清粗了面前那两间约有20平米的教室之中,夹着一个不算太大的电梯。

这电梯大约只够六七个人乘坐,是因为平日里来大楼询问外教公开课的学生较多,因此学校才特意架设用来分流人群的。

而现在,这就是自己的自由之路了,金蝉举起左手,启动放电器,试图让电梯门因为短路而打开。

但就在这时,他却忽然听到天花板上传来一声惨叫。

“怎么回事?”金蝉心中一惊,本来就在亡命之路的上他,稍微有些惊弓之鸟,但很快就意识到事情有点不对劲。

那群特警不是正在追捕自己么,而墨吾也早就离开了才对,因此这里只存在自己和特警之间的对抗,不会再有其他彼此敌对的势力。

可刚才的一声惨叫,显然是有人被突袭重伤时的呼号,从方位来辨别,应该就是自己刚才离开的20楼办公室方向。

金蝉心里,一股强烈不安的预感,如同绵延的野火一般蹿起,他感到自己的心脏在剧烈跳动,仿佛自己无意间,落入了一个更深的阴谋之中。

“队长!!!”

与此同时,在20楼办公室的门外,钟旭如同队长之前的命令所说,已经静静等候在办公室的门口,随时准备里外双重包抄,只要嫌疑犯打开房门,他就会立刻将其制服。

但诡异的是,房间里除了有偶尔的碰撞声外,居然意外的安静,队长迟迟不发布命令,钟旭也不敢自作主张冲进去,万一他是有什么计划呢?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转眼都已经五分钟了,不管怎么说,这个时长都太诡异了。

但更诡异的,却是那死一般的寂静,这漆黑的楼道中只有自己一人,而那本该是嫌疑犯藏身的房间里,却静谧如死,一种诡异的预感从钟旭心中升起,他心中第一次有些焦躁不安起来。

怎么回事?难道队长还在仔细排查,屋子里有没有人么?

可是需要这么久么,这间办公室本来就不算大,就算前前后后仔细排查两三圈,这点时间也差不多了,又不是在找什么很袖珍的玩意儿,一个那么大的人能藏到哪里去?

然而,更令人难以释怀的,是就连办公室里的灯都没被打开,现在已经是晚上,队长也没什么夜视观测类的异能,他如果真的是在仔细寻找,那至少也该打开办公室的灯才对,这样对方如果藏在阴影里,就会变得无所遁形。

那么,队长到底在干什么?既不开灯,也不说话,甚至连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他是睡着了么?

又或是——被人束缚或者打晕了?

尽管没有直接证据,但钟旭意识到,队长现在的状况一定不太好,于是再也不迟疑,直接冲进了房间。

房内一片黑灯瞎火,没有一个人存在,只是地板上有一个洞。

难道,队长和嫌疑犯都跳到了洞里,去了19楼?可他为什么不出声暗示自己。

就在这时,钟旭忽然瞥到,房间角落里的橱柜,似乎有被搬动的痕迹——确切的说,是被砸歪了一点,依稀记得刚才听到了碰撞声,也许这是线索?

钟旭打开柜门,却赫然看到身处其中,被锁链五花大绑,怒目而视的队长。

“队长?您怎么……”

钟旭没有继续问下去,因为他看到对方的嘴巴也被紧紧缠住,显然嫌疑犯是不愿意让其说话发声。

他抽出铃刀,想要试图斩断那光之锁,就在这时,却听到身后传来一阵风声。

办公室的窗户紧闭,外面大楼的窗门也没有开启,哪里来的风声?

钟旭警觉地将铃刀抽回,凭着直觉反手朝身后砍去——

一种钝钝的感觉从刀尖传来,显然,他的确砍中了人的血肉,自己的第六感天生就异常灵敏,尤其是在近身交战中,常常能从意想不到的角度发出攻击,这也是他选择铃刀这种可以用来劈砍的法器,作为自己武装的原因。

顺着刚才的手感,钟旭知道自己大约是砍到了敌人的肋骨处,因为除了血肉的钝感之外,还有一种坚硬的夹阻力,差点卡住了铃刀的刀刃,这种感觉像是人的肋骨缝隙。

没有多想,钟旭抽刀回手,身子整个转到背后,与此同时铃刀朝着斜向上轻轻一劈。

噗呲——

天花板被割出一道裂缝,但眼前却并没有半个敌人。

怎么回事?敌人呢?

“啊!!!!——”

凄厉的惨叫声从身后传来,一股温热的液体,喷溅式的洒到了钟旭的背后,他心中大呼不好,连忙转过身子。

又是一阵疾风从身旁划过,然而他已经没有多余的注意力去在意这件事,因为,在他面前的,是一具被斩断的尸体。

熟悉的队长从头顶天灵盖到下腹鼠蹊部,被直直一刀劈成了两半,一道笔直的血线从鼻尖蔓延,划过脖颈、胸口和肚子,最后贯穿全身。

左右两侧的身体失去了彼此的联结,在重力的作用下裂开,无力的朝着橱柜两旁倒去,脊椎被从中竖截成两半,血淋淋的内脏哗啦啦的流了一地,只有溅出的血液,浸透了钟旭一身。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第一卷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256章 惨烈死相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