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喂食play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好啦,我出去就是了,你记得把衣服快点穿上哦。”

拉克什米见到金蝉的脸,红的跟熟透要烂的番茄似的,便也不再逗他,而是将手中的食水放在台子上,随后径直走了出去,将房门轻轻扣上。

金蝉松了一口气,好在拉克什米虽然热情豪放,却是一个非常懂读空气的人,知道做任何事情都该有的分寸和尺度,绝不会让他人陷入尴尬和不适中。

当然,金蝉要庆幸的是,还好朱珠不在这里,否则按照她一贯的尿性,恐怕要直接掀掉自己的毛毯了。

毕竟之前同居的那段日子里,朱珠可是基本上一点都不避讳,看上去比寻常女性要粗神经的多。

穿上放在床头的衣服,金蝉起身拿起稀粥,几乎是毫不咀嚼的一饮而尽,稻谷的香气在鼻中回荡,粮食的甜美于舌尖蔓延,这碗粥中不仅仅是普通的大米,还放了少量的小米、薏仁、红豆、桂圆,还有几种说不清名字的豆类,可以说于清淡之中带着补血益气的养分,最适合金蝉这样重伤初愈的人食用。

显然,这是拉克什米花了一些心思炖煮的,金蝉知道她私下里也是一个非常贤惠的小厨娘,常常在寝室里炖煮汤品甜点给室友大快朵颐,尽管作为学生会长,这行为显然违反了寝室安全守则,不过因为她总能机敏的在查房前将一切清空和隐藏,所以宿管也对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粥里的那些食材应该是她从家乡带来的土特产,咬入口中鲜甜酥硬的口感都有,却又不像是平时吃过的任何一种豆子,恐怕是好几种谷物和豆类混在一起的结果。

显然,这样一碗粥,对于饥肠辘辘了好几天的金蝉来说,虽然营养或许够了,但分量却是远远不足,就算把整整一碗囫囵吞下,也无法让人感到餍足,缺少了那种大餐一顿后的饱腹感。

至于旁边的药丸和水,金蝉觉得自己既然已经醒了,身体除了饥饿以外,也没有什么明显的不适,便知是将凉白开一饮而尽,却没有去管药。

“拉克什米,我穿好衣服了。”金蝉打开房门,却发现她已经不见了,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副熟悉的景象。

原来,面前的房间,就是平时他们开会所在的学生会主。席办公室,而自己则是在角落中的一扇不起眼的门 后,大概,是类似值班休息室一样的地方。

因此除了沙发以外,绝大部分地方都用来堆放资料,也很少有人来擦拭灰尘。

这么说来,自己这几天,一直睡在学生会办公室里?金蝉略有些惊讶,不知为何他们不将自己送回家里。

不过仔细一想,也不知道朱珠能不能照顾好自己,拉克什米和关导的确是要更加细心柔和不少。

一想到自己关着身子,天天被拉克什米喂粥,他不禁脸色又涨的通红了起来。

“呀,你怎么都跑出来了呀,快回去继续躺着。”

拉克什米的声音再次传来,这次她手中端着的餐盘里,菜品又更丰富了。

除了和方才一模一样的一碗粥,以及配着的一小碟酱黄瓜外,还有一盘青金色的……瓷砖?

完全看不懂那是什么食品,上面金黄色的部分,似乎应该是蛋皮,然而作为主体的青褐色部分,看着却像是一块柔软的地砖,上面布满了纹路参差的青苔。

尽管从视觉上看,令人心中稍稍有些抗拒,然而它却散发着甘甜的糕团香气,还有油炸过后,混合着鸡蛋的浓郁香味,比起清粥小菜要令人更有满足感。

原本就已经告急的饥肠,这次更是嘟噜噜的抗议起来,仿佛迫不及待的想要抢来大快朵颐。

“拉克什米,这些是……?”金蝉话说道一半,不争气的口水就快要没过牙齿,他急忙狠狠的咽下了一口唾沫,夸张的声音顿时让对方大笑起来。

“我就猜到你一定饿了,所以给你准备了这个。”拉克什米笑语嫣然,“毕竟躺了这么多天,突然醒过来,一定想要吃一些更能让嘴巴满足的东西,之前你昏迷的时候,怕你会呛到,所以没有给你吃。”

“你……在那里料理的?难道学生会楼里还有厨房么?”为了掩饰方才不小心的失态,金蝉试图转移话,来(自以为能)证明自己并没有很馋嘴。

“当然没有,大家都是去食堂吃的,不过嘛……”拉克什米的双眼狡黠的闪了闪,说道,“我把电磁炉带进办公室里了。”

“等等,这是违规的吧,这绝对是不允许的吧——”

“嘘,只要不被发现,就不算是违规。”拉克什米神秘的笑道。

在那一刻,金蝉忽然觉得,若不是她已经成为了学生会长,在对大众外界的表面行为上必须保持自律。不然的话,恐怕已经变成问题学生中的大姐头了。

“好了,坐下来,我喂你吃。”拉克什米指着沙发,说道。

“唉?什么,不用了吧。”金蝉抗议道,“我现在已经醒过来了啊。”

“但你还是病号啊,在关导说你身体恢复正常之前,必须以对待病员的方式来对待你。”拉克什米一边勺起白粥,送到金蝉嘴边,一边笑道,“乖乖的,不要反抗了。”

你绝对是非常享受这种喂人吃饭的动作吧!——虽然心里是这样说的,但最终还是没说出来,金蝉只能张开嘴,啊呜一口把粥吞了进去。

毕竟他很清楚,作为学生会长的拉克什米,果断坚决的执行力,和锲而不舍的毅力,有多么强大。

“是不是有点烫,我帮你吹凉一些。”拉克什米将勺子放到嘴边,轻轻吹了两口,然后才送到金蝉的口中,全然不顾这个看着有些暧昧的动作,让对方脸色已经从胭脂红升级成了猪肝红。

终于在不知道到底算是香艳,还是屈辱的“喂食play”结束后,拉克什米心满意足的收起碗来,将那盘“炸地砖”推到金蝉面前,说道:“这可是我们家乡的特产,很好吃的,这个不能喂你,一定要自己实打实的咬在空中,才能体会到真正的美味。”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第一卷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