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房梁

不过除此之外,倒是有另外一个细节,引起了金蝉的注意。

那就是日记的标题处,旁边的天气情况,本来这也没什么特别的,但仔细一看的话,就会发现有些不合理之处。

例如在1999-07-03这天,标注的天气居然是“大雪”,这可是在一年之中最炎热的夏季啊,就算是寒冷的地区,也不至于会是雪天吧?

当然,如果是南半球或者某些特殊地方的话,或许的确有气候与我们常规认知相反的现象存在,姑且不计较这一点,那么却仍旧有两天的气候十分奇怪。

那就是1999-08-13和1999-12-25这两天,它们的标题旁所标注的气候,居然是“黑暗”与“赤红”。

这显然不是一种正常自然的气象,反观这个孩子的日记内容,思路清晰,文笔合理,应该已经具备一定的写作能力,不至于分不清天气状况。

就算强行把黑暗解释成永夜或者日食,那赤红也很难理解,总不见得是起火灾了吧?

根据每一篇内容与气候的对比之后,金蝉发现了一个十分值得注意的现象——那就是,似乎日期旁边的天气,并非是记录真正的气候状况,而是在描述那一天的心情。

例如有阿姨过来,送来玩具的时候,基本都是晴或多云,又或者在挨饿多日,叔叔送来食物的时候,大多天气也很不错。

但相反,当有人挨揍甚至消失,或是被关在房间里挨饿、不安等状况下,天气则会变得阴沉、从雨到雪,从小到大,暗示着日记主人越来越趋于负面的情绪状况。

仔细重复阅读了一遍后,金蝉发现这个假设几乎没有任何反例,完全就能站稳脚跟,每一天的气候都完全切合日记内容中所描述的心情。

这样一来的话,黑暗和赤红,或许就能够解释了,它们已经超出了能够用气候所描述的范围,那是因为绝望和恐惧而词穷的女孩,唯一能够想象出,最贴切的形容词。

而这两天她们遭遇了什么呢?

99年圣诞,是日记的结束日,这一天的内容,直到现在金蝉仍未能够理解,姑且放在一边不提。

但99年8月13号的事情,就几乎可以说非常明显,虽然写下日记的孩子,或许不懂其中的状况,但从种种迹象来看,是有一个少女怀孕了。

在吃下叔叔送来的打胎药剂后,她独自在厕所中流产,这便是那具死胎的来历。

不过在这种卫生环境不过关,又缺医少药的地方流产,恐怕那个少女也支撑不了多久,很快就因为失血过多,在厕所中永远闭上了眼睛吧。

可惜她的孩子还没有来得及看一眼世界与母亲,就被冲进了肮脏的下水道里,归于一片潮湿与黑暗之中。

是的,如果要说用黑暗来形容这一天的话,那么实在是太适合不过了。

就在这时,金蝉的脑海中忽然灵光一现,有两件原本看似不相干的事,似乎被联系到了一起。

那架诡异的钢琴中,所弹奏的曲子,正是臭名昭著的《黑色星期五》。

而所谓的黑色星期五,是欧美一种流行的迷信称谓,因为天主教文化圈的人,认为出卖上帝的第十三位门徒犹大,代表着不祥和背叛。

而位于安息日之前的周五,则是一切工作止息下来的日子,代表着终止和死亡。

因此当日期的十三号,和星期的周五,这两个不吉利的数字撞在一起的话,便是所谓的黑色星期五,代表着不幸和灾祸的日子。

黑色星期五在每年的时间并不固定,只有符合当某月的13号,正好是周五时,那一天才是今年的黑色星期五,因此需要翻看日历,才能确定每一年的这天位于几月。

日历?没错,这日记本的扉页上,上正好就印有缩略日历,分别是95年到99年的。

不过,现在不需要费力费神去看如此密密麻麻的小字了,金蝉有更方便的方法——

“三藏,告诉我,1999年8月13号,是星期几?”

“是周五,主人。”

几乎不需要任何思考时间,对于三藏来说,调用出日历中的某一天,就和人呼吸一样简单。

没错了,那架钢琴正是在自己用皮搋子吸出死胎的时候,开始自动弹奏起来,而这首《黑色星期五》就是提醒自己,找到日记上的那一天,了解发生了什么事。

而接下来应该做什么,也很清楚了,日记上写过,叔叔把买来的药,都藏在了房梁上。

只有这件事是与现在的自己,也密切相关的信息,毕竟其他事情都已经过去,只有那个药箱,恐怕还留在原地,里面或许藏着什么要紧的东西。

只是,房梁离自己很远,要怎么上去呢?

金蝉想要去搬动地上的床,但当目光落到床前时,却在阳光的照耀下,看清楚了床下藏着的东西。

如同金属般反射的银色光芒,虽然之前因为屋内环境过黑,看不清楚,但自从太阳出来之后,就无所遁形了——那是一把梯子,折叠梯。

没错,即便是日记本中的叔叔,除非他是一个居然,否则也不可能凭空够到房梁的。

金蝉趴到地上,将手伸进床底摸索了一番,本想将梯子抽出来,却发现它似乎卡在了床底,就像之前刚开始时,自己也曾试图过却拉不出来。

不过现在就好办了,借着光,看清楚了卡住的角度和构造,朝着反方向稍稍用力,将梯子顺着最宽敞的空当处,一点一点的磨出来。

虽然沾了一身的灰尘,不过现在也顾不得干净了,金蝉打开折叠梯,架在房梁处,迅速爬了上去,果然在房梁的边缘,看到了一个橙色的盒子。

盒子不大,里面似乎有些瓶瓶罐罐的液体,所以拿起来还是蛮重的,金蝉小心翼翼的捧着它回到地面,打开盖子,果然看到了一堆常用的药物。

创可贴、紫药水、双氧水、挫伤软膏、消炎药、感冒药、止痛片——而其中的一个空盒子上,字迹已经磨灭,仿佛被人用手紧紧攥着蹂躏过一样,血水和汗水都渗透其中。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第一卷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