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斩落之时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那是须佐之男的力量,他不满于屈居于这孱弱的人类之躯里,如同挤牙膏似施展自己的力量。

它要让金蝉将一切的拘束都抛开,把所有理性得束缚都丢掉,化作纯粹的风暴与破坏之神。

它要取回真正属于自己的那柄神剑,而不满足于手上的这把布都御魂。

内外两种声音不断冲击着金蝉的思绪,他感到那薄弱的自我,就像是一叶漂浮在海面上的小舟,随手都要在对立的两股飓风面前,被吹散成零落的碎片。

叮——

终于,炫毗古剑将布都御魂从金蝉的手中斩飞,灵剑脱手的那一刻,雷光与灵性从上面尽数褪去,它仿佛又变回了一把普通的太刀。

“看来,你也就只有这些程度了么,真是遗憾,作为我诞生后,第一个能坚持到这种地步的强敌,我还很期待你能够给我带来更多的出乎意料。”

炎剑缓缓落下,朱珠、孙空空和沙净想冲上前去,却被剑气掀起的热风吹飞。

刀锋划破了头部的机甲,即将刺穿金蝉的头颅,一切都是这样沉重而迟缓,时间似乎完全凝固在了这一刻。

就在这时,一道仿佛能照彻三千大千世界的绚烂光芒,忽然出现在了迦具土男的眼前。

“泪子,你辛苦了,差不多可以了哦。”

虽然金蝉他们正在和迦具土男鏖战,但是船底的一个房间中,雅子却是春风得意,丝毫没有意识到,一个多么可怕的怪物已经诞生。

“好的,说实话我也有点累了,刚才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量,居然也能操纵水流,还偏偏跟我对着干,好在它完全没有我厉害。”泪子有些得意的说道,不过语气中有些疲惫。

“辛苦了,来,雅子姐姐给你吃颗糖。”

雅子从怀中拿出一罐色彩鲜艳的糖果,看上去十分普通,就和超市中随处可见的那种硬糖,外形上没有任何区别。

然而,若是有特化感知能力的觉醒者在这的话,就会发现,这是一罐多么危险的毒物。

“唉,可是月山哥哥平时从不允许我随便吃零食……”雅子眨着两只大眼睛,有些眷恋不舍的盯着那罐糖,然而却强行忍住,没有伸出手去。

“没关系的,就吃一颗,我不会告诉他的。”雅子笑道,“难道你还信不过我么?”

“也不是信不过,只是……我不想有隐瞒哥哥的秘密,他说过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不能欺骗他。”

“这不是欺骗啊,如果以后月山大人问你,你有没有吃过糖,你就说是我硬塞给你的。”雅子仿佛早就在心中打好了草稿,笑着说道,“如果他不问,你当然就不说,那也不算骗人。”

“唉,这样好像不错哎,他从来没有问过我这样的问题。”泪子也有些兴奋的笑道,“那太好了,我要吃——”

“嗯,多吃点,还有很多的……”看着泪子抓了一大把色彩各异的糖放到口中,雅子的嘴角,露出一丝狡黠的微笑。

终于,就要到最后一步了,这么多年夹着尾巴的潜伏生活,还差最后一步,就可以功德圆满。

原本在大快朵颐的泪子,忽然停住了口,任凭还没有嚼碎的糖果,从嘴角滑落下来。

她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十分空洞,失去了原本兴奋的神采,若不是还有呼吸和心跳,甚至会让人觉得这是一具尸体。

“这么快就起效了?艾丝丝大人的毒液,还真是立竿见影。”雅子笑眯眯的弯下腰来,在泪子的耳旁轻轻说道,“去吧,帮我把八咫镜找来。”

“是。”

泪子的声音和她的眼神一样空洞悠远,她没有任何迟疑,一步一步的走出房间,然后朝着之前伊势所在的那间仓库走去。

——之前由于八咫镜被弑神之炎覆盖,所以伊势和丰武都无法取回,只能先跳下船去。

后来,迦具土男发现自己在吸收了封存的能量后,并无法进一步的操纵和使用八咫镜,再加上他的高傲与自大,认为自己根本不需要借助其他神明的力量,便将它随意丢弃在了房间中。

然而,却有一个人从头到尾都瞄准了这个目标,又或者说,当她在多年之前,卧底到扶桑之刃来的那一刻,目的就只有一个。

偷走八咫镜——这是艾丝丝派给雅子的唯一任务,至于窃取情报之类的事,那反而都是雅子自作主张的决定,艾丝丝似乎并不感兴趣。

虽然雅子也不清楚,艾丝丝为何会对这异国的护国神器感兴趣,毕竟神器只有在因缘关联的觉醒者手中,才能发挥出真正的威力,如果相差甚远,恐怕不比普通的废铁有用多少。

雅子也很清楚艾丝丝的神名,或者说,那从来不是一个秘密,但那与八咫镜的关联相差甚远,显然,在她的手中,这面镜子也不过是敞亮一点的梳妆台而已。

不过,艾丝丝大人所做的事情,绝不会没有道理,即便无法理解,那也只是自己的见识太过肤浅而已。

如今,终于将要完成这多年的夙愿,雅子甚至兴奋的开始展望起了回到艾丝丝身边后的未来。

就在这时,忽然门口传来奇怪的动静,那绝不是泪子的脚步声,因为声响十分沉重,完全不似女孩的轻盈步伐。

心中忽然警觉起来,雅子悄悄的沿着靠门侧的墙壁,小心翼翼的挪动过去,将自己藏身在若有人进来,就位于他视野的盲点之中。

脚步声越发靠近,雅子的一颗心也扑通、扑通得跳到了极致,她几乎感到心脏要蹦出喉咙,在内心暗自祈祷如果真的是敌人,也请快些进来吧。

这距离胜利只有一步之遥时的突发状况,比从一开始就彻头彻尾的失败,更加令人难以接受。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那脚步的目标和终点,似乎并非这间房间,它居然逐渐朝着货船的上层而远离。

雅子大着胆子,悄悄伸出头来,透过门上透明的玻璃,却只望到了一个佝偻的背影。

“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第一卷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