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血腥玛丽

就在糖浆即将滴光,剩下被烧焦的部分,要跌入酒浆内的一刹那,酒保眼疾手快,用力一抽,那焦炭便掉在勺子上,被一同从高脚杯上抽离,只剩下一杯完美的苦艾酒。

“厉害——”金蝉不由得感慨出声,他听说过苦艾酒这种饮料,炮制方法非常特别,而且深受艺术家的喜爱,因为在喝下苦艾酒之后,眼前可能会出现流光溢彩的幻觉,更加能激发艺术创作的灵感。

听说梵高的名作《星空》,那绚烂奇诡,立足现实却又超脱实际的宏伟夜空,就是在喝完满满一杯苦艾酒之后所创作的,但随后不久他便割下自己的耳朵,再之后迎来了自杀的结局。

根据现代医学研究,苦艾酒之中的确存在着一些精神致幻成分,因此已被许多国家列为禁止食品,只不过现在这里是上世纪二十年代的申城租界,一个除了金钱以外,什么都无法支配和渗透的地方,因此金蝉才有机会亲眼目睹这百无禁忌的饮料。

“谢谢您的夸奖。”酒保抬头对金蝉微笑道,“下一杯是您的饮料,我也会更加认真调制的。”

“唉,你记得哪一杯是我的?”金蝉微微有些惊奇,毕竟给自己点单的服务生,和现在正在配酒的酒保,显然是两个人。

“嗯,每一位进来的客人,都是我们的上帝,因此对于您的要求,我们每一个员工都会铭记在心。”

到底是几百块一小杯酒的高档服务,金蝉心中想道,比起学校食堂里说了三遍不要给我香菜,还抓了一大把的老阿姨,简直就是两个世界。

猩红玛丽的调配就比较传统,不像刚才的苦艾酒那样神奇,但看着酒保流畅潇洒的动作,也无异于一种享受。

火红的辣椒酱滴在冰块堆成的冰山上,给人一种冰火二重天的奇妙观感,随后倒入的番茄汁和伏特加,却如同淹没了冰火之山的鲜血之海,只有漂浮在上面的柠檬片与欧芹根,点缀着一丝清脆的绿意。

最后,酒保居然还撒上了几粒黑胡椒粉,让金蝉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点了一道菜。

“客人,请您品尝。”因为金蝉就在吧台前,因此酒保也不叫服务生,而是直接将盛满血色的酒杯,送到了金蝉的面前,顺便还呈上了一碟厚切的奶酪片,中央还点缀着几枚半切的黑橄榄。

“唉,可我没有点奶酪啊?”

“这是附送的小食,我们会根据客人点的酒品,以及客人的年龄、性别、身体风貌等状况,为您送上最适合的下酒小食。”

酒保说道。

“是这样啊。”金蝉回想一下,似乎的确没在菜单上看到吃的东西,原来是因为这个。

端起酒杯入喉,火辣、冰凉、酸甜与醇香,四种刺激的感观在不断冲击着大脑,虽然能够感受到伏特加的酒味,但精神却完全不会陷入迷醉,反而被这冲击性剧烈的酒饮,而波动的越发清醒。

只不过,仅仅是单纯的一口,就让金蝉感到口腔中充满了各种浓郁的回味,若是要让他再接着立马来一口,似乎就有些过于刺激了。

对了,不是还有送给自己的小食么?

金蝉拿起一片醇厚的芝士送入口中,他平时虽然不讨厌奶酪,但也很少直接拿一片单吃,因为觉得奶臭味太重,而且嚼起来也略显单薄。

然而,口中的这块芝士却完全不同,它仿佛感受到了口中那火热的氛围,在接触舌尖的刹那,便融化在了整个口腔之中,香甜馥郁的滋味立刻扑灭了方才的火焰,但回味又很是清淡,虽然滋味无尽,却并不占据味蕾,反而让人更迫不及待想要饮下一口鸡尾酒。

“因为觉得客人像平时不太喝酒的人,而血腥玛丽口味又非常重,因此这种口味偏香甜的荷兰产嫩芝士,应该比较适合您。”酒保看到对方脸上露出的满意笑容,便插了一句。

“原来是这样,你怎么看出来的?”既然对方是行家,金蝉也就不装了,毕竟,他本来就准备从酒保这里套话。

“因为平时不太喝酒的客人,第一次去酒吧点鸡尾酒的话,要么是选择汤力水这类十分平常普通的滋味,要么就是因为在各种地方听说过血腥玛丽的名字,因此好奇想要一试,我猜想您或许是后者。”酒保礼貌的说道:

“不过,这种酒实际上并不适合大众饮用,我方才没有将八分之一柠檬汁挤进,也完全没放辣根和盐,不然口味太重太刺激,您可能会接受不了。”

“那还真是体贴了,没错,现在这种口味对我来说已经有些刺激了,配上这种芝士倒是刚刚好。”金蝉立刻接过话题,转而问道,“你这么有眼力,平时一定接待过很多客人才练就出来的吧?”

“是啊,毕竟各个年代,各种潮流的客人都有可能光临本店,因此也必须磨炼出刁钻的眼力来。”

“每个年代都有么?”金蝉装作不经意的笑道,“万一秦朝人过来,你给他喝什么啊?”

“哦,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这里的时间流,被闭锁在了1925年到现实时间,也就是2018年之间,因此来这里的顾客,至少也都是民国初年的人,不可能再更早了,毕竟要和古代老祖宗交流也实在太难了。”

1925年?金蝉想到门外街上的那个路牌,的确也是1925年,看来,时间断层就是从那开始的。

“话说能造出这样一条超出时间之外,如同世外桃源的街道,可还真是大手笔啊,也不知道是谁才有这样的力量呢。”金蝉晃动着杯中的血红酒液,继续套话道。

“是啊,可惜我无法亲眼目睹幕后那位大人的真容,毕竟可以得见他的人太少了。”酒保同样不经意的答道。

果然,造成这一切反常现象的,并非是自然成因,而是有一个人在暗中操纵,只是从酒保的话来看,那人显然神秘的很,别说是真实姓名,就连真容都不曾对外开示过。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第一卷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