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接连灾祸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刚才调查过田雄的档案了,的确如他说的一样,是建筑学院的大二学生,不过,他并不在我曾经搜集的觉醒者情报范围里。”

拉克什米这样说道:“所以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他隐藏的太好了,就连我都不曾发现,要么就是他根本就是最近才刚觉醒的,所以我还没来得及发现。”

“这么肯定?不会是因为你调查疏漏了么?”金蝉打趣的说道。

“不可能,不要小看我啊。”拉克什米在这个问题上,似乎全然不退让,“除非实力超过我太多,或者真的有专门用于隐藏气息的能力,否则在我这几年的地毯式摸索下,应该不可能再有漏网之鱼了。”

“也对,光是你的水镜能力,就是侦查和感知的一大利器,寻常的觉醒者如果就生活在这个校园之中,是不可能不被你捕捉到蛛丝马迹的。”金蝉想了想之后,回答道:

“既然如此的话,那我觉得还是第二种可能性比较大,因为他似乎有表达过,作为觉醒者他比我要更晚、却更出色的意思。”

“那就有点奇怪了,作为一个刚刚获得力量的新人,居然就已经可以熟练掌握到这个程度,引起这种程度的灾害……”

拉克什米沉吟着说道,忽然,她口中的某两个字启发了金蝉。

“灾害——没错,灾害!”金蝉忽然抬起头,看着拉克什米,说道:“你不觉得有些事太巧了么?”

“嗯?”拉克什米反应也很快,她只是稍稍愣了一瞬间,便立刻明白金蝉的意思:“对啊,前几天刚在寝室楼发生过火灾,也是因为觉醒者力量暴走的缘故,这一次又是蓄意的屠杀,似乎有点太巧合了……”

“是啊,之前许久都是相安无事,也从没听你说过那个觉醒者学生引发了灾祸和事端,但这短短几天里面,就发生了两起恶性事件,很难说这不是……”

“有人蓄意所为?”拉克什米接过话茬,试探性的问道,“不过,除了我们表面看到的现象外,这两件事还有什么共通性么?”

“进一步说,如果是教唆犯罪,或者强迫觉醒者力量暴走的话,都有些说不通。”

金蝉仔细回想了一下两件事的细节,似乎的确有许多很不同的地方。

最明显的区别,就是引起火灾的严玲,本身并非觉醒者,体内的神性基因几乎处于完全的休眠状态,就连每天和她住同一层楼,一起上课的拉克什米都没察觉到灵力苏醒的迹象。

她是在仓促之间突然就被唤醒了神性,从而导致神魂失守,异能暴走,无意间将整层楼都点燃,而且最令人在意的,是她在那个过程中,一直像是看到了什么令人恐惧的东西。

直到今日,当有人询问她那天到底看到了什么时,严玲依旧无法清晰表达,只是说似乎看见了极为可怕的危险,身子才不由自主的行动起来。

而另一边田雄的状况则完全不是这样,至少他的神智非常清醒,也不像是因为单纯神魂失守而暴走的姿态。

或者不如说,他一直都很清楚自己的身份,自己要做什么,并且通过何种手段来达成目的,甚至为此还阴了金蝉一把。

能够有这样的手段和计划,显然不是用“力量失控”,“精神混乱”等理由可以搪塞过去的,而是田雄本人认真的准备这样做,并且设想过会遇到怎样的阻拦。

从这一点上来看,显然和严玲的事情又有着非常大的区别,甚至可以说两者之间在本质上的成因就不相同。

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背后有一双黑手,突然激活了严玲体内蛰伏的基因,让她失控暴走。

还告诉了田雄关于自己的事,甚至添油加醋吹捧了三藏的作用,却隐瞒了三藏只能绑定第一个主人的事实,让他竭尽所能的想要夺走神性机甲。

“话说,田雄被特警带走了吧,拉克什米你如果方便的话,可以帮我打听下调查和审讯情况么?”

“可以啊,毕竟是在我们学校内发生的恶性杀人事件,我可以请校内相关的负责老师去打听,不过真奇怪,你为什么当时不跟特警一起去接受调查呢?”

拉克什米有些不解的问道:“毕竟你是第一犯罪现场的目击者,也是制止他的人,即便是出于方便警方调查取证考虑,你也应该呆在现场跟特警一起回去吧,这样也不用通过我绕着弯子打听了,你直接就可以现场目睹。”

“呃……我也不想多惹麻烦嘛,反正我知道的情报也近乎于零,只不过是出手阻止了他而已。”金蝉略微有些尴尬的回道。

“是这样么……唔,总觉得你这几天好像有点什么心事。”拉克什米虽然不可能直接猜到,金蝉这样做完全是为了尽可能的回避与特警正面接触,但也敏锐的察觉到,他这些天以来,似乎在心中积压着很多秘密。

“的确是有一些烦心事,不过不用担心我,我自己会好好处理的。”金蝉轻描淡写的说道。

“我不是在担心你,我相信你有能力处理自己的事,只是……”拉克什米顿了一顿,才说道,“就像你曾经对沙净说过的话那样,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众人一起想办法的话,总会更容易解决些。”

“嗯,谢谢你。”拉克什米的话,倒让金蝉想起了另一件事,那就是沙净。

显然,从上次生日聚会之后,询问拉克什米的情况来看,沙净前一天的晚上的确是不知所踪了,而不是他之前解释的,在画那张当作生日礼物的图。

本来,沙净去哪里也没必要向自己汇报,他有他自由行动的自由,可是这突然失去音讯,问起他来又用扯谎掩盖过去的行为,就非常耐人回味了。

“你怎么又走神啦?又在想什么心事?”

拉克什米清脆的声音将金蝉的思绪拉了回来,这次他没有踌躇,而是直接告诉了对方这个疑问。

“你是担心沙净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么?”拉克什米听罢问道。

“倒也不能这么说,和沙净接触认识了这段时间,我觉得他的人品至少是可以信任的,只是……”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第一卷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