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传信

扶桑之刃中出现了内鬼,而且就在那艘船上,是他阻止了众人支援,甚至强行提前开动了货船,这几乎是非常容易想到的要点,不过仔细内部搜查和清洗的事,暂时还并非最紧急,毕竟要先靠岸再说。

如今最让伊势挂怀的,还是金蝉也在那艘货船上,甚至即将和迦具土男相遇的事。

“好吧,事情是这样的……”丰武将之前自己所见到的景象,还有他的猜测包括一部分误解,都家的男概述给了伊势。

“……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我们不是一直在监视,敖氏集团和江金蝉之间的联系么?”伊势不解道,“这两人似乎从那件事之后,就再也没有直接接触过了,难道是有人在中间传话?”

“我也不清楚,不过介于船上都有可能藏有内鬼,恐怕我们的耳目和情报网,并不如同之前想象的那样全面和强大。”丰武闷声回道。

“但是,不能让金蝉一个人去面对迦具土男。”伊势的语气变得严肃而来起来,“无论如何,他也不能在这种地方被夺走性命,他必须继续活着才行。”

“您的意思是……”丰武的心中忽然有些不好的预感,多年的守护与陪伴,他对伊势的性格和风格,几乎是了如指掌,很容易就能读懂言下之意。

“我的八咫镜丢失了,之前被黑焰缠绕,所以无法触碰。”伊势说道,“丰武,只能借你的神器一用了。”

“是。”没有任何犹豫,也没有询问原因,丰武只是应了一声,随后布都御魂就飞出了水面。

他很清楚伊势想要干什么,虽然他并不赞同对敌人施以援手的行为,但只要是伊势的命令,他就会严格照做。

并非是因为“尽管难以理解,但相信伊势这样做,是有更深层的用意”这样复杂的原因,而是他本就以绝对服从伊势的指示,为自己的行动纲领和宗旨。

伊势伸出手指,在剑身上镌刻了一丛细密的光之文字,随后朝着货轮的方向,用力一抛,并说了一声去吧。

布都御魂便立刻脱手飞出,如同带电的流星,划过临近黄昏的天空,朝着船中落下。

“至少,要让他知道面对的是怎样的敌人。”伊势看到灵剑消失在船中,这才松了一口气,“剩下的,就只能看他的天命了。”

与此同时,货轮中的金蝉,已经走出了档案室,准备根据之前丰武的指向,去找那间关押了孩子们的房间,并且与应该早就在那的朱珠与孙空空回合。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雷光突然穿破天际,贯穿天花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眼前闪过,随后雷光褪去,一把武士刀直直的钉在面前。

金蝉吓了一跳,还下意识的倒退了两步,随后才注意到,那把武器很是眼熟,似乎是布都丰武的佩剑。

“这把剑怎么会在这?”金蝉伸出手去,犹豫了片刻,没有直接拿起来,毕竟那是敌人的神器,这样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自己眼前,怎么想都太怪异了。

不过,布都御魂插入地面之后,便再也没有动弹,更没有暴起伤人,这人金蝉意识到,似乎它并非是来攻击自己,而是有别的用意。

他伸出右手,用力将剑拔起,上下打量,忽然却看到剑身之上,刻着一行闪着光芒的蝇头小楷。

下意识的用手指轻轻拂过,那些文字居然像是活了一样,居然纷纷跃动起来,一齐离开了剑身,并且有规律、有次序的在金蝉面前的空气中排列,等比例扩大,最终变成了一篇以日光绘写而成的文书。

“——什么?居然是伊势给我的信。”金蝉仔细读了开头几行,立刻明白这是伊势写给自己的书信,随后又向他大致解释了关于祭子、荒御魂与迦具土男的事。

“这把灵剑·布都御魂先暂时借你使用,如果能引动出体内【须佐之男】的力量,那么操纵此剑也不在话下,若是不敌荒御魂,请及时撤离以保全有生力量,珍重。”

信的最后是这样写的,当金蝉目光从文书上游离开后,那段文字便如同自动感应一般,化作光点,消失在了眼前。

而灵剑似乎也完成了传信的任务,跌落下来,躺在了船板上,仿佛变回了一把普通的太刀。

“还把神器借给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金蝉捡起布都御魂,心中不免有些疑问,但想到对于伊势的一贯印象,却又让他觉得,即便出于扶桑之刃,但她并不是一个落井下石、欺瞒陷害之辈。

即便难以理解动机,但她应该是真心在助自己一臂之力,只是这灵剑重新化作寻常的太刀,除了看起来锋利些,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

也许真的如她所言,必须唤醒体内的【须佐之男】,才能够与神器之间产生因缘和共鸣,发挥出它的力量。

正如之前朱珠也说过,九齿钉耙在落到她手上之前,也是明珠蒙尘,毫无神异。

只是,上次在面对追杀沙净的三人组时,一时之间爆发出的须佐之力,就让金蝉几乎丧失自我意识,如今的自己,难道就可以在保持理性的条件下,掌控这种力量么?

忽然,他脑中闪过一道惊雷,他猛地想起,除此之外,首先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去做。

“朱珠,你们在哪里?到了那间仓库么?”

如果说伊势说的全是实情的话,那现在正朝着仓库而去的朱珠和孙空空,岂不是状况非常危险?

运气最差的情况下,他们很可能直接正面迎上迦具土男,而被付之一炬。

“嗯…是……”

朱珠那边的回应马上传来,这让金蝉狂跳不止的心稍微安定了些,但她的声音似乎刻意压低,也不多说话,更不像平时那样大大咧咧的,反而语气极为小心翼翼。

金蝉的脑海中闪过了数种猜测,随后定格在唯一的可能性上——他们没有直接遭遇迦具土男,但是却已经远远的发现了对方,因此在竭力隐藏自己。

就在这时,的那一头,忽然响起了一个陌生而粗犷的声音:

“原来还有老鼠在偷看,虽然早就感应到附近有觉醒者,不过似乎跟他们不是一伙的。”

金蝉明白,他们已经暴露了行踪,于是立刻对朱珠说道:

“我马上就朝你们这赶来,但在那之前,帮我确认一件事情——”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第一卷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