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章 调查开始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说吧,你们找我到底有何贵干——”

与此同时,千里之外的陆地上,金蝉一行人终于浩浩荡荡的开进了程凝的家中,看到对方坐在别墅后院的花房里,端着一杯红茶,没好气的说道。

“朋友来看望你,不应该先请我们喝杯茶么?”

因为绝大部分人跟都程凝不熟,不是完全没有交集,就是甚至还有过节,因此最后还是拉克什米先开口,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朋友?哪一个,是你手下那个毛手毛脚的丫头,还是这个毫无优雅可言的暴力女,还有剩下那个男人和小女孩又是谁?能不能别什么阿猫阿狗都往我家里带——”

程凝开口一番话,夹棍带棒,直接把这群人全都批了一通,每个人的脸色都露出了些微怒色。

“你又这么说话了,明明作为模联主。席的你,应该是最熟悉语言和交流技巧的人才对。”拉克什米走到程凝的面前,弯下腰,低下头,目光专注的注视着程凝的眼睛,脸颊与对方只相距了才十厘米不到。

“你,你干什么……”看到对方突然这样靠近自己,程凝下意识的想向后面闪过,但她的背后是坚硬的椅背,因此仍旧是无处可匿。

“我要你好好说话,大家都是来看望你,并且调查那一天情况,好让你日后不再遇到类似的事,你可不能继续耍小性子啊。”

拉克什米语重心长的说道,那种口气,让金蝉顿时想起,如同一个大姐姐对任性耍脾气的弟妹在敦敦教诲一样。

“你,你说谁耍性子,我的确跟这群人都不熟吗……”

不知为何,在于拉克什米的目光相迎片刻后,程凝那原本犀利尖锐的态度,居然开始稍稍缓和下来,有些抱怨的咕哝道,“我不都让你们进来了么,平时那些莫名其妙的访客,我都直接回绝的。”

“虽然跟他们不熟,不过我们不是朋友么?”拉克什米笑道,“而他们是我的朋友,所以代换一下,也算是你的朋友嘛。”

“谁跟你是朋友了——”程凝似乎是不愿意再直视对方的目光,直接把头别了过去,对着远处站着的佣人挥了挥手,示意她拿些招待客人的茶具和点心过来,随后嘟哝道:

“你们不是要调查么,现在可以问了,我回答完你们就快走吧。”

“好吧,第一个问题,那天晚上,在你的能力失控暴走前,你有遇到过什么特别的事件么?”

询问侦查是钟萱妍的专长,因此她第一个冲出来说道。

“特别事件,当然有啊,一个笨手笨脚的大一小鬼,把咖啡倒在了我的身上,还遇到另一个没品的暴力女强出头呢。”程凝挖苦的看向朱珠和党夏青,而前者开始摩拳擦掌起来。

“程凝同学,我建议你还是注意下自己说话的分寸,毕竟那个暴力女要是真的想动手的话,你这件花房可能就要变肥料间了。”金蝉一边按住朱珠撸起的袖管,一边对程凝说道。

“切,我是被吓大的么……”虽然嘴上这样说,但程凝果然还是很老实的结束了刚才的话题,转而继续说道,“在那之后,我坐在位置上觉得越想越气,大概是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左右,我感到胸中的怒火似乎转化成一种十分特别的力量,不断汇聚到咽喉里,让人想大喊大叫——”

“就因为这样,你才在图书馆里放声尖叫的么?”

“不,当然不是,我明白那里是同学安静自习的地方,就算真的是愤怒难耐,也不可能当众出这样的丑。”程凝忙矢口否认道。

“既然如此,那你后来为何又——”

“后来的事,我的记忆也非常模糊。”程凝用手揉搓着太阳穴,似乎也在竭力回忆,苦思冥想,却抓不住什么记忆的碎片,“实际上自从那天清醒后,我本身也一直在奇怪,自己这是怎么了,刚才到底发生了哪些事情。”

“也就是说,你自己都完全不记得,能力暴走失控后,袭击了众人的事么。”钟萱妍确认道。

“是啊,更何况我甚至都不知道,这种从喉咙中释放破坏性音波的能力,是从哪里来的!”程凝有些委屈的说道:

“以前我从来没有察觉到,自己居然还有觉醒者的潜质,这次的事件对我来说也过于不可思议,直到现在我都感到很不真实——你们既然来调查这件事,应该都是觉醒者吧,你们知道有什么契机,可以让一个正常人突然转变么?”

程凝那无辜的样子,似乎并不像是刻意伪装出来的,她脸上的无奈、疑问与迷茫都颇为真切,并不像是刻意有所隐瞒。

“唔,引起一个有觉醒者潜质的人,唤醒体内灵力的办法有很多,不过绝大多数都需要宿主本身陷入莫大的危难和灾祸之中,才会诉诸于身体内部寻找力量,像你这样坐着坐着就突然觉醒的,实在是有点少见……”钟萱妍沉吟道。

“危难和灾祸么……”程凝重复着这两个词,若有所思。

“对了,那天晚上,你有没有见到过什么怪物或是可怕的东西?”

见到对方的这种反应,金蝉忽然想起那次的女生宿舍失火案,当事人在被拉克什米和朱珠救下后,眼神中似乎写满了恐惧,口中还凌乱的说着一些害怕危险接近的话语。

不知道这两件事之间,有没有什么共同的联系。

“可怕的东西……”程凝感到一阵头痛,她闭上眼睛,似乎是在竭力回忆过去,并且已经找到了那么一丁点的端倪。

这是这微小的端倪,却如同深埋在衣服下的线头一样,虽说顺着一根丝可以牵扯出一整件衣服,但若只是单纯用手去拔的话,却也只能将线头粗暴的折断而已。

“既然如此,让我来帮帮你好了。”钟萱妍唤醒了背后的金刚孔雀,说道,“我在接受特警训练的时候,学过一些帮助当事人强制唤醒记忆,整理思绪的催眠类法术。”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第一卷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