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奢靡宴会

灯红酒绿、纸醉金迷,若说这两个成语就是为眼前的场景所发明,也不会有人有任何异议。

这里是几乎整个申城中,最高规格的酒店,而将这里完全包场所举行的豪华酒席,几乎囊括了整个城市中,绝大部分的政、商、军、学界的社会名流,全都受邀汇聚于此,而且除了不可抗力之外,几乎没人敢无故拒绝。

只要能够踏进这扇门中,那便是一种无从质疑的身份认证,证明了你是位于金字塔最顶尖的人群,是万人之上的高贵存在,攀登到了绝大多数人,三辈子都无法仰望的高度。

这场宴席的邀请者是谁?没有人知道,所有的人只清楚一件事,但凡将那份请柬嗤之以鼻,随意丢弃的人,在三个月以内,或是身败名裂,或是资产清零,更有甚者,竟然直接暴毙而亡。

说来也好笑,从此以后,每当那封落款注明为“商羯罗之主”的请柬再次寄来时,尽管还是不清楚主人的真面目,但每一位的财可敌国的富豪、只手遮天的高官、名誉震响的教授,都会屁颠屁颠、争先恐后的前来入席,生怕只要晚进来一分钟,就要接受那隐藏在黑夜之中的震怒。

这样的宴会,差不多每隔一两个月就要举行一次,对于经常交际应酬的客人们来说,到也不算是什么难以抽身的负担,经过一开始两三次不可避免的紧张与约束后,绝大部分人都慢慢的放开了手脚,舒展了眉头。

因为,撇开那从不出现的主人,这场宴会的确是无可指摘的周道俱全、豪华奢侈,令人感到无比舒适,每一道餐肴,都选用从世界各地直接空运而来的,最为考究的新鲜食材,由米其林三星餐厅的顶级厨师精心烹调,即便是在后厨打下手的小卒,都是本地各个著名餐馆中的领头大厨。

而宴会的酒饮,更是出自巴黎、北爱尔兰、北欧、密歇根和札幌的五处精选酒窖,从成千上万的精品中精挑细选,每个月只是为了管理、挑选和储藏而使用的人员,就可以再盖一座眼前的酒店,据说每一瓶流入到酒市中,都会直接引发整个市场的大地震。

至于宴会的服务生,自然是更不必多说,他们会尽可能的完成客人提出的每一个要求,即便那是极端无礼,甚至在常理上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当然,谁也不敢做的太过分,因为谁都不知道,安排了这一切的主人,是否就藏身于人群之中,默默注视着自己缔造的一夜王国。

而有一个女人,即便在这群人类团体的精英之中,仍旧显得那样的出挑和显眼,她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裙,浑身上下的眼影、唇彩和耳环吊坠,也都是沉暗的色调,但却偏偏显出一种夺人眼球的明艳来。

她的眉眼和身材,简直就是为了勾引男人所生,那令人稍微多看一会儿,就会口干舌燥、面红耳赤的腰部曲线和丰满双胸,贴合着如同裁剪了一段黑夜,直接披上的夜礼服,甚至比赤身裸体的美人,还要能够勾起男性的原始欲望。

然而,她所拥有的,绝非只是肤浅的完美肉体而已,恰恰相反,比起美丽来,更适合形容她的词是“诱惑”,或许世界上还有比她更美丽漂亮的女子,但是,没有一个人,能像她那样,举手投足,言谈笑容之中,都带着发自骨子中的媚态横生。

她游走于无数客人之间,游刃有余的和每一个人调笑、敬酒甚至是拥抱亲吻等更亲近的行为,仿佛每一个人都是她相识已久的朋友——不,应该说缠绵多年的情人,才更为恰当。

水性杨花、放浪形骸,任凭是谁,看到她以后,脑中一定会跳出这样的词来,然而这却掩盖不了她的魅力,仿佛她就是为此而生,其他的女人如此放荡是荡妇,而她这样放纵情欲,却是理所当然。

每个和她接吻,拥抱的男人,都微微红着脸,笑着看她飞向另一个怀抱,脸上满是陶醉和留恋的表情,却不带一丝的愤怒和埋怨,或许,能一亲那个黑色女王的芳泽,就已经是上天最大的恩赐。

艾丝丝,就是这个夜之女王的名字,也是这场宴席的最得益者,和最享受它的人,曾经有人猜测过,会否她就是这些宴席背后的真正主人,因此才会这样悠然自得。

然而,她总在合适的时候扬长而去,仿佛对此从不抱有多余的留恋,就像她的每一个男人一样。

她想要征服的目标,几乎没有落空的时候,所以没人知道她真正的工作是什么,但她却享受着最为丰厚的社会资源,过着奢侈至极的贵妇社会——

当然,凡事都有例外。

尽管绝大部分的商界龙头,都成为了她的裙下之臣,可偏偏有这样一个白皙得有些过分的少年,仿佛示意要和她黑白分明一般,从不将她多余的殷勤放在脸上。

“敖少爷,听说你们集团今年的盈利总额,又比去年翻了两倍,我在这敬你一杯。”

艾丝丝端着流淌殷红液体的夜光酒杯,笑意盈盈的走到敖烈面前,伸出手温婉的勾住他那有些过于纤细的腰,在他的耳旁,如同情人低语一般的软声说道。

那酥糯糯的声调,仿佛要将人的骨头都划掉,尤其是身上飘来的,女性特有的魅惑的体香,即便是身处附近的其他客人,也有些蠢蠢欲动。

然而,偏偏只有敖烈,还是那张对方似乎欠了自己几百万的脸。

“谢谢你了,艾女士,不过我们好像还没有这么熟。”敖烈不动声色的和对方碰了碰杯,却完全没有去理会她几乎写在脸上的勾引。

“呵,敖少爷似乎放不太开手脚啊,是因为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么?”艾丝丝笑道。

“我只是有些累了,喝完这杯酒,我就准备退席了。”敖烈的话语,简直就像是逐客令一样。

“好吧,那我就不打扰了。”艾丝丝知趣的起身,离开,只留下身后的敖烈,接受周围一群男性的怒视——他们并非是嫉妒,而是恼怒于敖烈对自己的态度。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第一卷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