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逃离酒吧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这就是她的异能么?看着有点莫名其妙啊。

甚至连那是什么原理都不清楚,更别说去推论神名了,现在似乎只能明确一件事,那就是水柱这样的远程攻击,对黛丝似乎没有效果。

沙净当机立断,一边将涡旋湍流炸开,在两人之间形成一道遮住视野的水幕,一边双脚用力蹬地,急速向前冲来。

流刃似水的力量在双手中流转,右手是沉重有力的水锤,而左手则是锋利绵长的水刃——沙净决定抢占先机,用自己熟悉的体术来解决战斗。

水锤冲破了薄薄的水幕,从黛丝右边拦腰劈去,不过后者也是反应机敏,迅速朝着左边一闪。

锤法势大力猛,但是变通不足,一旦失手就很难调整方位追击,只是堪堪从黛丝的腹部前掠过,没有伤到她一点。

然而,沙净却趁势一跃而起,直接朝着黛丝脸上丢出了水锤,在她的视线全集中在眼前的锤子上时,才是沙净等待的机会。

——自左侧而来的锋利一击,寻常人很少使用的左手剑技,在黛丝全神贯注准备躲避水锤时,却出乎意料的从左面而来的锋锐一刀。

“幼稚——”

然而,黛丝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一招,又或者说,当她看到沙净双持两把不同武器的时候,就猜到对方恐怕会有这一手。

她身子稍稍向右边倒退几步,已经被丢出而无法改向的水锤,便重重砸在地上,激起了一片水花。

其次,由于她的身子角度发生了变化,和沙净的左手之间距离被拉长,因此沙净那原本犀利干脆的一刀,也被强行拉长了攻击范围,在中途仓促加力,扩大角度,继续朝着她的头顶砍去。

只是这强行拉长的过程,便没有了之前一击必杀的犀利,在刀痕与水光可以被察觉的情况下,黛丝举起左臂,一把捏住沙净的手腕。

刀刃停留在她削瘦的脸颊前,却无法继续寸进,而黛丝则猛然低下头来,绕过水刃,右拳如同长枪一般朝着沙净的胸口突刺。

不过,她也漏算了一件事,那就是沙净的武器,并不是普通的刀刃。

这一刹那,沙净立即解开了“流刃似水”的束缚,将左手的水刃重新还原成湍急的水流,又在仓促间凝聚成长鞭,紧紧的捆住了黛丝突袭的右手。

如果,黛丝的左手紧扣对方的一只手腕,右手却被沙净的水鞭捆住,两人互相角力较劲,又彼此牵制,一时之间,竟都分不出手来。

不过,如果再继续这样拖下去的话,那些狂猎徒也迟早会赶来支援的,或者不如说,他们在看到了监控里的情况后,恐怕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

沙净知道,要对付一个黛丝已经很不容易,如果再来几个狂猎徒的话,就算实力不如自己,也是很大的牵绊,毕竟他的双手都相当于被黛丝缠住,无法轻易抽开。

然而就在这时,他却看到原本摔在地上的金蝉,慢慢爬了起来,将手背到腰后,似乎拿出了一把反射着金属光泽的东西。

那是——切牛排的餐刀!他在出来的时候,居然也没忘了带一把在身上。

餐刀出手,朝着黛丝腰间猛力一刺,就算它不够锋利,但在两人对峙之中,这突如其来的腰间一击,便足以决定走向。

“唔——”

黛丝感到腰部传来猛烈的刺痛,这才发现竟然是金蝉捅了自己一刀,虽然餐刀只划破了一点皮,并没有伤的太深,可突然起来的疼痛让她不由得松开了紧紧扣住的沙净手腕。

“可恶,你——”黛丝含恨出手,一指点在金蝉的脑门上。

刹那间,金蝉感到忽然有一种奇异的波动,仿佛在脑海中炸开了锅,似乎有无尽的漩涡、狂风和雷鸣,在大脑中咆哮翻滚。

身体瞬间失去了平衡,就连思维也都被这如同灾厄一般暴走的波动所吞噬,无法理解自己究竟中了怎样的招式,只感到有一股强烈的波动,在头颅中不断震荡。

与此同时,沙净急忙抽回了重获自由的手腕,然后松开了捆住黛丝的水鞭,反而缠住了金蝉的腰部,将他一把卷起,反向朝着刚才的包厢中奔去。

虽然不清楚他的用意,但现在的黛丝也只有继续追了,至于腰间的伤倒不太要紧,那刀本就不尖锐,金蝉又被蛛丝限制了力量,无法伤到太多。

沙净冲进了包厢之中,而黛丝也来到了那熟悉的门口,然而下一刻,她就后悔了自己莽撞的决定。

“神术·华纳水雷——”

水龙头早就被沙净斩断,这里是1925年的申城,游离于时空之外的街道,还并没有自来水厂,因此所谓的自来水,实际上都是事先储存在水箱中的存水。

沙净在脱困之后,就砍断了水管,切开了水箱,让其中储存的水流满了地面。

而现在,它们即将变成最强大的武器。

青蓝色的光芒,在黛丝的面前闪耀,脚下的水面,都化作剧烈闪动的光华。

轰——

水雷完全炸开,黛丝急忙朝着屋外退去,但还是被冲击力震飞在墙上。

等到一切归于平静时,她看到靠近厕所小窗的墙壁,已经被炸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

而沙净和金蝉,早就不见了踪影。

“是从那里逃走了么——”黛丝狠狠握紧了拳头,内心充满了愤恨和懊悔。

既然已经跑到了街道上,自己就无法干涉了,因为就算是艾丝丝大人,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在这条街上抓人。

只能承认自己失败了,黛丝面如死灰,心中却暗自下定了决心。

等下一次再见到他们时,一定会将今日的屈辱,全数奉还。

而另一边的沙净,则带着思绪有些不清的三藏,一路狂奔到了那个如同九曲回肠一般环绕的胡同口。

事已至此,只能先逃出去了,金蝉之前说的对,艾丝丝如果想要继续要挟自己的话,那就不会停止对沧伯的救治,至少不会让他离开死去。

之后的事情之后再说,现在还是先回到学校再说。

好在已经不是第一次来这里,沙净轻车熟路的绕过了一道又一道转弯——那些岔口,只要走错一个,就会落入未知的时空中,永远迷失。

终于,他回到了熟悉的校门前,而金蝉也在迷迷糊糊之中醒来,从沙净背上下来,有些晃晃悠悠的踱着步。

沙净刚想要松口气,忽然却发现校门前有些异样,原来是有几辆神迹特警的警车停在那里。

奇怪,学校里又发生什么状况了么?

就在两人感到奇怪之时,一个面带怒意的特警,朝着他们走来。

“你就是江金蝉么?我是特警第一行动分队的钟旭,我现在要求你和我回警局接受关于刻瑞斯命案的调查。”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第一卷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