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人类研究所

沉睡的迷梦中,到处都是灼热的阳光与滚烫的大地,就像是行走在一片熔化的金属沙漠之中,浑身上下,从脚底板到天灵盖,都被不断上涌的热气所充斥。

血液在不断的沸腾、膨胀,金蝉感到自己就像是一个气球,随时都要被翻腾的热流撑爆,变成零落飞散的碎片,在高温中燃烧殆尽。

热浪的混沌之中,他隐约似乎看到有一个女孩,拿着一把巨大到夸张的武器,还在奋力战斗。

大概是体温太高,脑子里也像是被人灌进了热汤,有些不太好使。

他几乎快忘了对方是谁,但心中却有一个想法,那就是马上起来,并肩作战,决不能让她一个人在那里孤军奋战,独自面对压倒性的敌人。

每一次试图挣扎着靠近,抬起头却又发现,世界连同那个女孩,都在不断的远离自己,空间和时间都在模糊之中被推移,距离的界限犹如天涯海角,除了徒劳的仰望,没有任何的办法。

已经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就在他感到灵魂都要被蒸发殆尽的时候,一阵清凉的风,忽然吹拂了整片大地。

怎么回事?

四肢重新恢复了力气,头脑也取回了理智与清醒,就当他振作精神,准备再次尝试的时候,却发现眼前已是一片黑暗。

之前的一切,好像都是完全的幻象,只是体温过高的自己,所想象出的幻觉而已。

我是昏迷了么?那么,白晶晶怎么样了?还有……朱珠呢?

猛然睁开双眼,看到的却是雪白的天花板,身旁传来药水的刺激气味。

身上似乎连满了各种导管,有些在灌输药水,还有些则在测试自己的生命体征。

“这里是医院?”金蝉不禁脱口而出,但是没有人回答他。

挣扎着爬起身子,实际上,之前伊势所留下的伤势,都已经恢复得差不多,除了皮肤还有些发痒外,基本没有大碍了。

只是身上缠着的管子实在太多,因此挪动起来有些费力。

他望了一眼四周的环境,随即得出了结论——虽然很像医院,但绝对不是。

且不说各种陈设和装修风格,就和寻常的医院不同,哪怕是最基本的,挂在病床前的病人情况记录牌,这里也没有,这意味着这绝不是对外开放的诊所。

一定要找个比喻的话,更像是私人开设和准备的医疗设施。

——等等,难道是扶桑之刃?

这个令人不安,但又颇为顺利成章的想法,瞬间盘踞了金蝉的心头。

细细想来,似乎这是最有可能的答案,毕竟伊势也说要自己加入,应该不会自己任凭昏死在那里。

而扶桑之刃这样的组织,显然有足够的财力和人力,可以开辟出一块私人领域作为医疗之用。

想到这里,他甚至连身上的那些导管,都不太敢相信,谁知道里面注射的是治疗的药物,还是用来毒害和威胁的慢性毒药?

找到床头放着的一盒酒精棉花,他取出一块,想要按在注射处,一根根拔出针管。

就在这时,一个人进来拦住了他。

“喂,你干什么呢!不要命了吗!”

说话的人穿着白大褂,是个中年谢顶的大叔,戴着一副黑框眼镜,颇有医生的感觉。

然而,那白大褂下摆上印刷着的【申城第三人类研究所】字样,让金蝉明白了这是那里。

“你们是谁?为什么我会在这?”

既然是人类研究所,好歹不是扶桑之刃,这让金蝉微微松了一口气,但还是不敢彻底放弃警戒。

“你和朱珠姑娘身受重伤,但因为都是神性觉醒者,普通医院无法治疗,因此神迹特警将你们转交到了我们研究所,进行对症下药的诊治。我姓王,是负责你的主治医师,也是这个研究所的常驻人员之一。”

“是这样么……王医生,你刚才说神迹特警,那是什么?”

金蝉这才想到,上次去演唱会的时候,婵娟从舞台上突然失踪以后,就有一行人打扮类似警察,但又有许多细节微妙不同,进来与保安一起搜查情况。

“所谓的神迹特警,就是全球范围内神性觉醒现象高频率发生之后,各国政府所建立的特别行动部队,专门用以处理觉醒者相关的各类超自然事件,其中有一部分成员自身就是觉醒者,而且都经受过特别的培训和教程。”

王医生似乎很平易近人,笑笑说:“他们所知道的专业知识,比绝大多数觉醒者自己了解的还多,因为许多人只是单纯以为,自己一觉醒来之后多了奇奇怪怪的超能力,却不知道其本质为何。”

“那医生您也是觉醒者么?”

“我?姑且可以算吧。”王医生伸出他那皱巴巴的左手,实际上之前他走进来的时候,金蝉已经注意到,他的左手似乎有些异常的干瘪褶皱,和他那圆润发福的身材,血肉饱满的右手,形成了鲜明对比。

“虽然和你们比起来,只是一个小把戏而已,别笑话我啊。”

王医生的左手,忽然蔓延扩张开来,尤其是五根手指,伸长得最为迅速。

但与此同时,它的质地却变得更为枯皱和干涸,仿佛水分都被压榨到了最里面,外在露出的部分,只有坚硬、皱褶甚至蜷曲的表皮。

看上去,简直就像是——

“树枝?您的手能变成树枝?”金蝉问道,“这是什么神性基因的力量啊?”

“只有这个问题我必须保密,不要忘了,对于一个觉醒者来说,尤其是像我这样不怎么强大的人,神名是最重要、需要牢牢保守的情报。”王医生正色道:

“毕竟要是真的碰到什么不测,这些能力说不定会变成我的救命稻草。”

“这样啊,抱歉,您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吧。”金蝉答道。

“不过你也看到了,这就是我能做的全部了,除了左手和部分左臂外,身体的其他部分,还是无法化作树枝,所以实力也十分有限。窝在安全的地方,做一个神性基因课题的研究员,也是最契合我的工作了。”

“人各有长吗,作为一名研究员需要的知识和智慧,比起单纯的力量来,才更加难得啊。”

金蝉倒不是在给对方戴高帽,而是下意识的想到了自己的父亲。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第一卷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