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苏醒之后

“哥哥……”

模糊之中的朱珠,下意识的说出了这两个字,但随后意识到,站在自己身前的人,并不是记忆中那张熟悉的脸。

只是刚才两手相握时的那种安全感与温暖感,却将两张截然不同的脸,莫名的重叠在了一起。

“是……是你啊。”朱珠一下子就坐起身来,也不顾身上贴着一大串连接线和导管。

说来也怪,这些注射针管,居然可以刺进她的皮肤,金蝉心想,之前可是连子弹都打不穿的。

“你终于醒过来了,那就好。”金蝉笑着说道,“吓死我了,刚才王医生说你陷入了五蕴炽盛,我以为你正要昏睡不醒了。”

“不用担心啦,这种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了……”听朱珠的口气,显然她知道所谓的“五蕴炽盛”是什么,但表现得却十分轻描淡写。

如果不是她刻意为了让别人放心,那就是确如她所言,这样的事并非初次遇见。

“你说你以前也有过这样的经历?可以说说是因何而引起的么,然后又是怎样解除的呢?”

王医生似乎对这个话题颇有兴趣,立刻插嘴问道,“我记录一下情况,万一下次……”

“对不起啊,我不想说这事。”朱珠倒是直来直去,直接一口就回绝了,让对方脸上露出些许不知所措的尴尬。

不过,她的脸上,方才难得露出了一丝阴沉。

对金蝉来说,全部印象还停留在大大咧咧、脱线少女这些标签上的朱珠,居然会流露出这样的神情,也不知她究竟回想起了什么。

“朱珠,这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我们俩之前被伊势打成重伤,多亏王医生才治好了伤势。”

金蝉看气氛略有些尴尬,只得匆忙打圆场。

“那就谢谢了,我感觉现在身体已经很好,就不打扰了。”朱珠算是给了金蝉个面子,对着王医生稍微点了下头,然后不由分说的直接拉掉了身上的所有管子。

动作简单粗暴,哪怕直接把针管从皮肤里带血拔出,居然也毫不皱眉,看的金蝉倒觉得身上一阵刺痛。

“你们再多留着观察一段时间吧,也不知道敌人的攻击,有没有藏什么后招,万一时延期爆发的。”

王医生似乎不希望他们轻易离开,重复了一遍之前劝金蝉的理由。

“应该不会吧,她说只要我们接三招就好,看她那幅假正经的嘴脸,大概不至于违背自己的诺言。”

朱珠摆了摆手,然后看着金蝉,说道:“当然,你要呆在这里,我也拦不住,反正我得先走了。”

“好吧,那我们一起走。”

实际上,金蝉也有些在意白晶晶的状况,只是他脸皮比较薄,实在不太好意思推辞王医生的好意。

不过朱珠倒是向来我行我素,大概是一个人独行惯了,行动作风都很是“社会”,自由随意,不会多在意别人的脸色。

王医生有些遗憾,只得拿出一张名片,交给金蝉关照道:“如果日后还有什么问题,可以打电话联系我,或者直接来研究所找我。”

金蝉又礼貌的和他道谢告别,再去追已经快到门口的朱珠,两人一起出了门。

“你干嘛这么急啊。”金蝉略有些不满的抱怨道,“这样对别人很不礼貌唉,好歹也是救命恩人。”

“不知道,我也说不清楚,但那个人的气味,我不是很喜欢。”朱珠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气味?他有狐臭嘛?”

“不是这个意思——”朱珠想了想,但片刻后就觉得大脑宕机了,只好无奈的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总之,他身上似乎有刻意隐藏某种意图的气味,就像是在暗中谋划着什么。”

“这好像不属于气味的范畴里吧……”

“反正,有时候我能闻出一个人的气质和心思来,当然比不上真正的读心,可还蛮准的,至少我一秒都不想在那个研究所里多呆,太压抑了。”

说到这里,朱珠忽然看了金蝉一眼,眼神变得有些复杂。

“干什么,怎么了?”金蝉被她盯得心里有些发毛,开口问道,“难道我身上也有什么阴谋的气味么?”

“不……我只是想问你,为什么之前要把降温道具,还有旃檀佛光都给我?”

不知是不是错觉,金蝉觉得朱珠的脸颊,似乎微微有些泛红,语气也变得比平常时候更……温柔点?

“你问这个干什么,总不能看着你变成烤乳猪吧?”金蝉反问道。

有人曾说过,当你不知道怎样正面回答问题时,就会倾向于用反问句来答复,将思考的包袱丢给对面。

而金蝉现在的行为,正完全验证着这个理论的正确。

“你说谁是烤乳猪!”朱珠扬起手臂,还没准备打,金蝉就近乎于瞬间移动般,躲到了十几米外。

“喂!需要这么害怕吗!”朱珠不满的叉腰问道,“我难道还会吃了你?”

“先不说吃的问题,要是被你一拳砸实了,我大概就可以被拿去包饺子了。”

“噗嗤——你这人还挺有幽默感的嘛。”也不知是不是特别切中她的笑点,朱珠笑了足足两分钟,才慢慢停下来:

“不过,难道你没有想过,救我的代价,就是很有可能你自己变成铁板烧啊?”

“……当时情况太紧急了,说实话,我人都热得晕晕乎乎了,根本没法理性思考。”

金蝉老实回答道:“现在一想,的确是太冒险了,但若是再来一次的话,我大概还是会这样选择吧——毕竟那时候我满脑子的念头,就是不能把你丢在地上不管。”

“这样啊……”刚才还在开怀大笑的朱珠,神色却又很快阴沉下来,这已经是今天的第二次了。

而且,比刚才王医生提到五蕴炽盛时的那一次,还要更加明显和夸张。

“看来,你也是这样的人——容易忘记自我的存在,甚至和美德之类的词也无关,只是自发无意识的去做这种本能的行为。”

朱珠的遣词造句,与她之前粗浅直接的对话风格截然不同,要不是还是同一个声音,同一张脸,金蝉简直以为面前忽然换了个人。

“可是这样的行为——我不喜欢。”她回过头去,望着天空,目光有些悠远。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第一卷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