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梦回海国

可惜,它们并不是人,所以不会有人为其站出来说话,甚至不会有人觉得那有什么不妥。

听着耳旁的叫声,金蝉已经逐渐麻木了,是啊,久入芝兰之室而不闻其香,凄厉的惨叫听多了,也不过是毫无意义的高频声波罢了。

他掩着面,看到床上,那不知是孙空空,或是他的兄弟姐妹的猴子,被当做一件积木般摆弄、拆解和组装,内心惊涛骇浪早就平息,只留下浓浓的同情和悲伤。

看来,这就是属于孙空空的记忆了吧?属于那遥远过去的,他自己声称的五百年前的记忆。

他是如何从一只在森林中无忧无虑的金丝猴,转变为如今近乎于人类一般的觉醒者,金蝉曾经想象过不少设想,可没有一项如同眼前事实重演的那般残酷。

对了,或许他也只是克隆品中的一只,原本就不存在所谓的“无忧无虑的过往”,那来自森林深处的印象,只不过是来自于哪一只早就烂在泥土里的克隆母本而已。

不过,很难想象经历过这些的他,现在居然脸上没有一丝阴霾,和他的日轮神棍一样充满了朝气与阳光。

或许是得益于自己是猴子的关系,在这些实验进行的时候,大脑还没有完全进化发达,所以不会像人类一样,留下愈久弥新的伤痕和阴影。

只是当他每个最深邃的梦境中,一定也会出现这酷刑般的实验,否则,泪子的神术,怎么会成功引出这样的回忆呢?

时间仿佛过去了很久,但没有参考系的金蝉,也只能认为眼前的景象,是如同快放的影片一般疾驰而过。

转眼间,那只浑身都绑着绷带,到处缺失的金丝猴,已经可以下地行走了,一瘸一拐的,像是一块被随机拿走好几片的七巧板,看着滑稽而令人心酸。

在看完这一切后,金蝉差不多已经明白,泪子的能力大概是怎么回事了。

她可以通过泪水为媒介,将触碰之人心中最可怕和悲伤的回忆调集出来,融入到泪水幻化成的境界之中,让每一个人在过往的痛苦悲伤中无法自拔,在外界看来,就像是变成了行尸走肉。

不过,可能是自己最晚进来的关系,所以只是闯入了别人的悲伤之中吧?

金蝉决定起身四处走走,或许可以撞进沙净和朱珠的幻境之中。

果然,和他猜想的一样,当他走到木屋边缘的时候,周围的墙壁忽然幻化成为水光,一切景色都氤氲碎裂开来——不,不仅仅是景色,甚至连耳旁听到的声音,鼻孔中闻到的消毒水气味,都跟着一同朦胧模糊,如同井水中被搅散的月光。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身处一片水中,原本以为那是周围的景物还没凝聚,但过了好一阵子,一切依旧没有变化,金蝉才意识到,自己是真的跌入水底了。

顺着地上的海草朝前走了一段,他讶异的发现,自己似乎来到一片富丽堂皇的海底王国中。

到处都是忙碌的行人,他们有着和沙净差不多的肤色,以及部分鱼类的特征,没错——这里恐怕就是沙净所说的,他的故乡海之国了。

不过,之前金蝉一直以为,所谓的海国是海中之国,位于某片汪洋中央的巨大岛屿,因为与世隔绝所以才不被人所知。

但如今看来,反而是自己先入为主,觉得人不可能在水下生活,实际上,整个王国都建立在海面以下,周围都是深蓝色的海水,以及五彩缤纷,争奇斗艳的珊瑚丛。

这似乎是极为富裕的国度,每个人身上都穿着轻盈美丽的绡纱,身体健壮结实,面色红润,显然不曾遭到饥饿的威胁,海底之国的建筑也是巧夺天工,完全超出了陆地人类能够想象的范围。

可能是因为有浮力的存在,所以不需要克服重力的原因,海国的绝大部分建筑,都建造的极为高耸,但靠近地面的地基却极为细长,甚至有时候只是几根铁杆,下方留出极大的行走空间。

若是在陆地上还原此类建筑的话,恐怕还没有竣工完成,就会直接折断倒塌了。

但在海底,强大的天然浮力会托住这诡异而带着奇特美感的结构,只需要有几根足够坚固的钢筋,固定住房屋整体不被海潮卷走,纵向的平衡几乎是不需要考虑的因素。

每个人都在建筑之下开辟的广场行走,因为海底阳光稀薄,所以每幢建筑的底面都安装着照明的灯光。

透明如同宝石的灯罩之中,有比白炽灯光更耀眼的青色光芒,照亮了幽暗寂静的海底,金蝉也不清楚那到底是什么发光原理,正如他不知道,人类还可以在海中建立文明一样。

既然这是沙净的回忆,那一定是出自他的童年吧?毕竟成功之后,他就在大陆上四处奔波,再也没有回过那个危险的地方了。

虽然不知道沙净位于记忆里的何处,但顺着直觉,金蝉还是来到了一处看似宫殿的建筑前。

和外面那些普通的建筑群不同,这里的房屋都是直接由珊瑚礁改造而来——并非是从外面搬珊瑚过来,而是直接就地取材,依照着珊瑚的生长走势,铸造这位于自然奇观上的人文奇迹。

走进宫殿里,穿过几条幽长的小道,来到一处海葵绽放的园圃中,金蝉终于看到了熟悉的身影——不,要稚嫩很多,那是十年前的沙净,看上去还完全是个孩子,不过依稀已经可以辨认出容貌特征。

然而,他的面前却躺着一个胸口插着一把刀的女人,与陆地人类一样的红色血液,迅速融入到海水之中,扩散成怪异而血腥的棕红色。

沙净幼小的眼中写满了震惊、疑问和不知所措,片刻之后,才转变为涌上心头的悲伤,他大叫一声,朝着女人的尸体扑去,却被忽然闯进来的一个老人一把抓过,夹在肩上,行色匆匆的带他离开了园圃。

如果说那个幼小的孩子就是沙净,那么闯进来的人,就是带他逃出生天的忠仆吧?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第一卷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