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机关盒

回到了家中,金蝉又从怀中掏出,刻瑞斯教授留下的那个盒子,因为此物事关重要的缘故,因此他一直都带在身边,从没有远离放置过。

渡过了人生中最完美的,也是最热闹的生日,当一切再次归于夜晚的静谧时,金蝉看着窗外月亮,心中油然生起一股惆怅。

是啊,快乐的时间总是短暂的,当肆意纵情的愉悦过后,剩下来所要面对的,就是呼啸而来的现实。

敖烈在那之后就没有给自己发过消息了,显然他不打算在电话里多说什么,关于刻瑞斯的事,无论敖烈知道多少,都必须要自己明天亲自去了才会知晓。

不过,在那之前,还是让自己好好研究一下这个盒子吧。

那个惊魂之夜结束,回家之后就一直躺在床上,没多少精力仔细参详,今天一整日又在庆生,如今终于能定下心来。

简单来说,这是一个机关盒。

就如同市面上流行的某些益智玩具一样,盒子在被紧闭扣合之后,需要按照一定的规律与顺序,错动盒上的许多结构和拉片,使得其内部紧紧咬合的榫状结构被逐渐抽离,最后达成打开盒子,拿出其中所藏事物的目的。

一般来说,这类盒子虽然对于初尝试者难度很大,但在反复探究多次后,终究能够摸清一些门路,毕竟即便采用穷尽举例的方法,也可以在有限次数内,找到扣动机关结构的顺序和方位。

造成这样的原因,是制造这种机关盒时,为了不让玩家因为迟迟破不开盒,又无法感到胜利的希望而放弃游戏,因此当完全正确顺序的动作时,盒子上会有一些正反馈,例如某个后续机关变得松动,或者发出清脆的声音。

即便没有这么明显,但也会安排几个结构之间进行联动,只有最正确的扭动顺序,才能令它们之间产生足够顺畅的互动。

概括来说就是一句话,让破解者所面对的问题,虽然有一定挑战性,但不至于完全磨光了耐性,又得不到一点过程进展的回报。

这一是制作厂商的有意行为,二是机关盒制作过程中,各个封锁部件因为犬牙交错,彼此咬合,自然而然也会造成类似的联动。

另外,一些存放比较重要事物的机关盒,一旦你试图蛮力强行打开的话,很可能会触发其中的自毁装置,将里面的东西一并毁掉。

可是,刻瑞斯教授的这个盒子,除开最表面一层的木滑块,以及几个相互勾连的九连环锁以外,居然就找不到任何可以下手的地方了。

或者说,它蜕变成了一个最简单的木盒,可是却被完全封闭而来起来。

外侧那些机关虽然需要一定空间想象力,但对于有三藏辅助的金蝉来说,在一通分析和试探后,大约只画了一个小时,便将外层的几处机关锁打开并取下。

然而剩下的,袒露在内层的盒子,却让人根本无从下手,它的上面画着无数方与圆交叠的图案,有些类似于佛教的两界曼荼罗图,但仔细一看,又有不少微妙的差别。

它焊接的十分牢靠,没有一丁点缝隙,也没有什么凸出或者凹陷的地方,除了每一面上都有那种反复如波纹的花纹外,就没有什么区别了。

“……怎么办?”金蝉端详着盒子看了一会儿,也没发现出什么所以然。

刚才他已经让三藏快速检索了一下,网上现有的,关于解锁机关盒的经验分享。

的确,有些异常优秀的机关盒也会存在类似情况,例如日本箱根的寄木细工,利用各种木材深浅不同的本色,拼接成表面光滑平整,乍一看无从下手的机关盒。

不过,也正因为是拼接而成,所以终究还是能够找到可以插入的缝隙,或是可以移动的凹陷,令整个盒子的机关重新“活动”起来,从而一层层抽丝剥茧。

无论怎样,都不会出现破解进行到一半时,发现盒子上已经一个活动结构都不剩的情况。

“会不会……这本来就不是一个机关盒?外层那些装饰是在混淆视听?”金蝉随口说道。

“在盒子真正打开之前,谁也不清楚答案,不过主人,我认为机关盒的定义其实可以拓展。”三藏说道:“我认为,只要是出于隐秘目的,将事物藏在只能通过特定手段才能打开的封闭盒子中,这样的道具就是机关盒。”

“——你是想说,所谓的‘机关’,并不见得一定要肉眼能一眼看出来么?”

三藏的话似乎给了一些启发,金蝉沉吟着说道。

“嗯,也不见得是常见的木榫类、锁类或是勾连类机关,既然是觉醒者一心想要保管起来的遗物,说不定还需要通过神秘侧的手段才能解开。”

“——果然,没有更多的信息还是不行。”金蝉将手扣在盒子上,试图把灵力小心翼翼的打入盒子中,在不破坏结构,不触发自毁的状况下,探查其中的情况,但是失败了。

灵力落入盒中,就像是泥牛入海一样,没有一丁点反应。

显然这也是制作者的本意,用以隔绝使用灵力作弊的手段,否则岂不是形同虚设。

“显然,这盒子不是能凭空破解的,我们至少需要知道一些背景信息。”金蝉放弃了继续浪费时间,将盒子再次细心收起来;

“明天和敖烈的谈话里,至少我们要问出刻瑞斯教授过去到底是做什么的,或许这会和盒子的背景有关系。”

当然,如果情况顺利的话,他还要旁敲侧击的询问,那个叫墨吾的极速能力者的事情。

既然他和刻瑞斯看上去像是多年旧识,又跑来抢走刻瑞斯的保险箱,说明他估计和此事也脱不了干系。

只不过,自己一定要问的非常小心翼翼,因为暂时还没人知道,自己遭遇了墨吾凶杀现场的事,一旦暴露出来,自己就很被动了。

虽然敖烈这阵子倒是帮了不少忙,之前扶桑之刃那些流落在海外的孩子,他也的确兑现了诺言,在配合神迹特警寻找,但他能不能完全信任,却还是两码事。

怀揣着各种猜测和思绪,金蝉陷入了梦乡中。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第一卷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