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壹玖】跋扈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来人,把地上打扫一下,别影响小主儿们进餐的心情。”

发下话去,廖婆婆重重地留意了桃小夭两眼:“丫头你很好,老身记住你了。”

桃小夭心头一苦,嗓子发涩道:“婆婆您很像孤儿院带我长大的那个刘奶奶诶,刘奶奶找牛奶奶买牛奶,牛奶奶给刘奶奶拿牛奶,刘奶奶说牛奶奶的牛奶不如柳奶奶的牛奶……”

“唉,挺好一姑娘,可惜年纪轻轻脑子就坏了。”廖婆婆叹口气,哆哆嗦嗦迈着步履蹒跚,留下个生无可恋的背影。

这时候,从厨房懒懒的答应数声,陆续走出几个男女杂役,各持扫帚抹布,无精打采地开始清理现场的狼藉秽物。

“贱婢!”

忽然,其中一个似曾相识的女工,猛地看到人群中舔盘底的桃小夭,丢了抹布发疯似的冲过来,“啪”地一声脆响,一个结实的耳光过后,桃小夭白皙的脸颊上登时多了五个指印!

冤家路窄!

打人的不是别个,正是被自己亲嘴送进食间劳改的镇国府千金隆娉娉!

“桃小夭!还记得我吗?跟本大小姐在玩阴的呢?装什么好人?你就是个被贪污降罪老爹当做礼物送给摄政王把玩的臭婊子!敢误导戏弄镇国将军家的千金,你是活腻歪了吗?!”

这一记耳光下手极重,桃小夭水一样粉嫩的半边脸蛋,顿时红肿起来。

令门生们费解的是,那个桃小夭挨了打之后,仍旧逆来顺受木然坐在那里无动于衷地盛饭夹菜。

太子楚德纯和将种陈渥丹不约而同将目光投向了明显当做他们阵营中一员的桃小夭,只见少女放慢了咀嚼食物的速度,却没有丝毫想反击的态势。

“唰唰唰”抽出一堆餐巾纸,陈渥丹抄起汤勺“呼哧呼哧”吃起来:“现在的小崽子脑袋瓜子里都不知道咋想的,兵部总长武承德那个大小子,死皮赖脸非得要跟我哥混行伍,头发染得黄了吧唧的,跟坨屎一样……”他音量突然降低:

“隆娉娉,众目睽睽全看着呢,都是一个书院的同学,别做得太绝。”

隆娉娉没搭理跛子的话茬儿:“让我放过这个贱婢也行,除非她滚出书院大门!‘天子门’里有我没她,有她没我!”

桃小夭咀嚼的动作似乎稍稍顿了顿,筷子搅起汤锅里一卷宽粉,伴着海碗里的白米饭,埋头往嘴里“噗喽啪啦”猛劲划拉。

太子楚德纯满脸憨傻,笑容可掬地直勾勾端详着隆娉娉,嘴里咀嚼饭菜的声音越来越响。

陈渥丹龇牙咧嘴口沫四溅:“听我大哥手下人说,军中‘浣衣坊’新来了批燕国女战俘,个顶个的胸大腚圆,身材那叫一个爆,改天我做东带大家去换换口味。”话语一缓,他那缅刀锋刃一样的犀利目光,直似欲刺透隆娉娉的五脏六腑:

“杀人不过头点地,别欺人太甚,卖我哥一个面子,到此为止,成不?”

“吓我啊?”隆娉娉这次想是豁出去了:“陈太尉是吧?我听说过你们兄弟,近几年帝国混得风生水起的双子星、太子党,英雄救美,很拽嘛!”

说到最后一句话,隆娉娉那纤细秀气保养极好的手掌,用力杵了桃小头几下,让本以为要打起来的白清浅感到意外的是,面对对方的叫嚣挑衅,桃小夭非但没有被激怒,反而脸无表情的继续夹菜吞饭,屁都不曾放半个。

白清浅转过头,眼中有了鄙夷的颜色。

“不给咱们太子面子是不是?”

陈渥丹猛一拍基友胸脯,那满胸口赘肉不断晃动作响:“看到没?肌肉啊!真材实料,不是虚胖的哦!不是我吓唬你,太子很能打的,三年前一个太监偷运东宫宝贝出去卖被太子爷一拳打断三条肋巴骨这事你该听说过吧?我就问你砂锅大的拳头你怕不怕?”

“我好怕怕啊!”隆娉娉面带戏谑,不屑地看了看稳坐如山的楚德纯,突地扬手“啪”的就给了小胖子一耳光,打得他直眉楞眼歪到一边,画面有点滑稽。

楚德纯原地不动鼻孔喷白气:“我警告你别碰我啊,本太子疯起来连亲爹都打……”

隆娉娉狠狠又连续抽了小胖子头几下:“太子啊~摆谱啊~打不得啊~”

楚德纯吃痛抱紧脑袋,连声傻笑:“别打别打,打断太监肋骨那事儿是我瞎编来唬人的,是他爬宫墙不小心跌下来摔断的啦……”

“噗——”陈渥丹一口汤没忍住,喷得对面叶星舞学群星星点点,叶大小姐眼底闪过一丝隐晦的憎恶,手指捏过两张餐巾纸小心翼翼去擦拭裙摆上的污渍。

“叭!”

隆娉娉翻手一巴掌拍飞陈渥丹脑袋上的书生帽,盛气凌人地喝问:“很好笑吗?”

露出一个虎头,陈渥丹老老实实拾起缁布冠,忍笑摇头:“不好笑。”

“你个小虎犊子,不就仗着你大哥的军功嘛,装令堂啊!你们这种狗屁本事没有还特能装的大院子弟小军门我见多了!”

陈渥丹刚拿起勺子要去盛汤,就又被隆娉娉重重一巴掌轰在光头上,整颗脑袋直接砸在面前菜碟子里。

周围看热闹的门生都不禁目瞪口呆地轻“啊”半声,谁会想到身为大家闺秀的隆娉娉,发起火来竟然如此的暴躁?那废太子被人欺负惯了倒也罢了,可这陈家的二愣子,光看面相也绝对不是任人欺负的脓包,怎么今天就歇菜了呢?

陈渥丹抬起头,憨厚笑容透出诡异,也不感觉丢人现眼,挥袖一抹脸上的菜汤米粒,旁边的楚德纯目不斜视得努力憋笑。

整个过程里,桃小夭始终没头抬头,但他能很清晰的感觉到陈渥丹在扒饭、楚德纯在憨笑、甚至可以感受到隆娉娉阴晴不定投射在脸上的杀人目光。

食间斜刺里阁楼上,一支单筒伸缩军用望眼镜正观察着彼间的一举一动。

“王爷,用不用小将过去瞧瞧?”屈鹰扬征求年轻主子的意见。

“不必!”楚笙歌眯着一只眼:

“这点小麻烦都摆不平,她桃小夭就不配做本王的女人!”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正文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零壹玖】跋扈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