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捌叁】上邪

粉袍公子又吹起箫来,忽尔换了首令人听了潜然泪落的曲子。

这秦绣虎在音乐上的造诣,恐怕已登峰造极,箫声隔了十余丈,断断续续传来,曲调一点也不高昂,才吹了几个音符,连李阳秋听了都眼溅热泪,心起哀伤:“‘曲不离口’秦绣虎,秦朝宗大人若知有子如此,不知该作何感情?”

雨街上的两人,一个吹着箫,一个唱着歌,就如同一对偶尔邂逅的路人,在点首打过招呼之后,擦肩而过,各奔前程,不再有所交集。

“而你嫁衣比飞花还要艳烈,你启唇似又要咏遍上邪,说的却是我愿与君绝……”悲凉哀怨的歌声,渐行渐远。

“上邪、上邪……先生始终不肯见我一面……”季朝雨轻声呢喃着。

李阳秋冷森森地眼色看进了季朝雨的眸子里,喜怒不形于色地分析道:

“秦绣虎的父亲秦朝宗,与布衣先生有师徒名分,他们父子都受过先生的大恩,所以他今日并没有出手;宋惊梦太过清高,又被先生的气势所镇,不战而退,以待日后卷土重来,是绝顶聪明的人物,日后必定是我们楚国的心腹大患;至于雷老,死得其所,今日血债,阳秋日后当十倍讨还。”

“朕若逢高皇,当北面而事之,与韩彭竞鞭而争先耳。”说罢,季朝雨拉拉帷帽帽沿,哼着那首《上邪》,隐没在茫茫的雨夜里。

望去季朝雨消失的尽处,李阳秋轻笑接道:“朕遇光武,当并驱于中原,未知鹿死谁手。”

……

端午节假期,一晃就过去了,“天子门”门生们,被迫收起玩耍嬉闹的好心情,重新坐回到了书院里,继续苦逼的学习生活。

回到书院,桃小夭马上就得知的两个不好的消息,一个是自己月事提前来了;另一个就是被斋长罚到禁闭室禁足一个月的隆娉娉“刑满释放”了。

相比之下,隆娉娉那个烦人精,比大姨妈还让人讨厌。

课堂上,桃小夭很明显得能感受到,来自背后隆娉娉那要吃了自己的恶毒目光。

对着死对头的回归,桃小夭并没有太放在心上,如今她已经成长为学渣四人组的核心,羽翼渐丰,战斗力满格,萧紫陌都不是她的对手,隆娉娉那种战五渣,谅也翻不出什么大风浪。

节后第一节课,是“兵部”总长武承德讲授的兵科,虽然同是不被列入毕业考核成绩的不重要副科,显然门生们对这兵科有兴趣太多了。

辅师武总长是个五短身材孔武有力的车轴壮汉,多年养尊处优的官宦生活,让原本刚毅黝黑的面容变得圆滑浮肿起来。

“所谓兵法,泛指兵作战的方法、策略。”武承德翻开教案,煞有介事的开讲:

“兵家又分为兵权谋家、兵形势家、兵阴阳家和兵技巧家四类。代表人物有孙武、司马穰苴,孙膑、吴起、尉缭、公孙鞅、赵奢、白起,张良、韩信等。”

倒霉例假来了,桃小夭肚子一阵一阵的抽痛,嘴唇发白,表情发苦,身体左歪右扭,心里不住地暗骂:“大姨夫,你快点把大姨妈带走吧!”

“报告!”隆娉娉抓住机会打小报告:

“辅师,桃小夭不安分听讲,打扰其他同学上课。”

窝草!你个死三八!一回来就针对小姑奶奶是吧?!

桃小夭恨得牙根直痒痒,但那种恨不得掐死告状者的冲动,很快就给小肚子的绞痛给淹没了。

武承德低头一看桃小夭龇牙咧嘴的鬼样子,果然生气地质问:“桃小夭,听我的课如此的不耐烦,想必是令尊桃都督对兵法一道独有心得喽?既然家学渊源,不妨说说你的想法,也让我这个帝国‘兵部’总长涨涨见识。”

感情这矬胖子对我老豆升官这件事儿一直耿耿于怀啊,桃小夭满头冷汗站起身,看着台上一张长满横肉的大脸,想了想道:“武大佬,您是帝国军方最高领袖,出了名的兵法大家,门生的爹那几把刷子,在您面前,就是个孙子,我在您这儿,孙子都不是,怎么敢孔子面前念圣经关公面前耍大刀呢?”见武承德面色稍霁,美少女趁机道:

“刚才门生之所以无状失仪,绝非对大佬不尊重,实在是亲戚来串门了,腹痛难当,请大佬原谅。”

武承德也是有儿有女的,听小夭声音抖颤,嘴唇苍白,心里也猜到了七、八分,颔首道:“既然身体不舒服,辅师就准你假,回宿舍好好休息去吧,记着去食间请廖婆婆给煮些红糖水,实在不行的话,就去卫生室找薛医官抓两服药,别耽搁了。”

桃小夭深揖一礼,感激道:“谢谢辅师。”

看到桃小夭捂肚子出了兵室,隆娉娉急道:“辅师,门生也来亲戚了,要求请假。”

武承德瞪了她一眼,没好气地丢过去一句:“让她明天再来。”

“哈哈哈~~”课堂上响起一片哄笑。

回到宿舍,桃小夭和衣而睡,迷迷糊糊睡到了中午,醒来的时候,正好看到温文尔雅的白清野提着食盒过来看她。

“听舍妹说,你身子不舒服,还好吧?”白首相温柔地摸摸美少女的额头。

桃小夭精神不佳地坐起来,食欲不振地慢吞吞吃东西:“没事啊,女人就是每个月都流七天血而不死的生物。”

门口人影一闪,摄政王带着食盒也到了,先白了白清野一眼,然后转头目光担忧偏又要装出一副高冷地问道:“死不了吧?要不要本王提前给你想个谥号?”

“不劳大叔费神。”桃小夭差点给瘦肉粥噎死。

一把推开白首相送来的粥,楚笙歌霸道地把自己的蛋糕盒子放在美少女面前:“这是本王专门给你买的蛋糕,你看上面还有字呢。”

桃小夭歪过头:“这是个啥字啊?”

楚笙歌道:“缘分的‘缘’字,本王请蛋糕师傅刻意雕的。”

“不对啊!”旁边伸过来白首相一张探索科学的脸:

“我怎么瞅着像个‘绿’字……”

“‘剑齿虎’,去把蛋糕店给本王砸了!”摄政王气得随手把蛋糕连盒子都扔到了窗外。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正文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零捌叁】上邪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