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柒柒】佛经

轻捶了两下肩,韩雪莲有意无意地对着龙耳道:“今儿个呀,在船上坐得时间久了,身子骨还真有些乏了呢。”

没等龙耳应答,反应机敏的桃小夭抓住机会,忙讨好道:“小夭以前在长春大学读书的时候,周末在一些推拿馆兼职学过徒,多少懂一些按摩的手法,斗胆请命给太后老佛爷舒坦舒坦筋骨,还请您老赏个机会。”

“哦?哀家便麻烦你了,小夭。”韩雪莲眼角眉梢的笑意,渐渐漾开。

“不麻烦,能给太后您老人家服务,可是小夭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呢。”桃小夭小嘴儿跟抹了蜂蜜似的,缓步来在韩雪莲身后,手法老到地帮太后捏肩揉背。

韩雪莲被哄得笑逐颜开;“会说话你就多说一点。”

看在眼中的重锦皇上歪头对皇后道:“打听一下,这漂亮丫头谁家的?挺会哄老忒忒欢心啊。”

荣德懿不冷不热地道:“别看她嘴上取巧,心里说不定早把太后给骂了几百遍了呢!”

健忘症皇上摸摸头,又问:“大姐您哪位?”

荣皇后一瞪眼:“出门忘吃药了咋滴?”

韩雪莲给桃小夭按摩得相当舒服受用,微合双目赞扬道:“别看这丫头娇娇小小的一只,好像没啥子力气,手上的劲道硬是可以的,捏得哀家这叫一个舒服,赶啥时候书院没课了,白夫子你就给小夭准个假,放她进宫给哀家舒舒筋骨,听到了没?”

白首相:“说好的填鸭式教育培养帝国四有新人建设帝国四个现代化呢???”

白首相躬身礼道:“微臣遵旨。”

桃小夭不骄不傲地躬身:“太后您谬赞,您开心就好。”

韩雪莲关心问道:“在书院功课还好?”

桃小夭不好意思地道:“上周六科小考,书科99分,术科16分。”

韩雪莲一本正经道:“孩子你这有点偏科啊。”

下面摄政王等一干人憋笑很辛苦:“这是有一点偏科吗……”

桃小夭脸儿红红地为自己遮羞:“小夭理科不中用,不过字写得还凑乎。”

“你要是说这个,我可不困了。”韩雪莲一听,立刻来了兴趣,摆手制止了小夭的按摩动作,目光瞥向龙案上的文房四宝:

“那你写几个字,给哀家瞧瞧。”

桃小夭当时恨得真想抽自己两大嘴巴,吹什么牛皮不好啊,非得说自己字写得好,哪怕是说自己能大石碎胸口呢?就自己那丑不拉几的狗爬啦字,实在拿不出手啊!

牛都吹出去了,大家都瞅着呢,自己挖的坑,跪着也要填完啊!

“昂~”桃小夭慢腾腾过去,硬着头皮抓起狼毫毛笔。

荣德懿、叶星舞等,都是一副抱膀子等着看笑话的姿势。桃小夭心中一动,眉头舒展,执笔飞快地在宣纸上写了两行大字。

皇族亲贵们好信地围拢过来,一看纸上那几个丑不忍睹的毛笔字,有几个忍不住笑出声来。

“小夭同学,你这是草书吧?也忒潦草了点吧……”叶星舞掩唇窃笑。

荣德懿不忘打击道:“都说字如人品,弟妇的字和人品,可都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啊!”

楚笙歌默默无语地双手捂脸转过身:“丢人丢到家了……”

除了楚德纯满脸担忧,其他人都是幸灾乐祸的神情,独有白清野拢目一看之下,眉间的肉疙瘩顿时舒展开来,眼中有了悄然的笑意。

韩雪莲拿起桃小妖的字,念出声来:“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稍顿,太后惊奇地再度重新审视桃小夭,诧异地问道:

“你这丫头居然懂佛经?”

“谈不上懂,太后。”桃小夭颔首道:

“小夭在四平读中学的时候,学校附近有座大庙,心浮气躁的时候,丫头总喜欢去听里面的大师傅诵经,听一段经文,整个人儿都心神宁静了,久而久之,耳濡目染,多多少少也了解了一些。”

“不但会按摩,还射涉猎佛学,咱家小夭还真是个宝藏女孩呢!”一心向善终年吃斋礼佛的韩雪莲笑笑:

“虽说字写得丑了点,但那不是关键,诵经写文,能使人减少戾气贪欲,德懿,你平时雷厉风行的,太躁,都须得跟小夭这丫头学学,她可不是一般的女孩子,哀家看她面相,合该将来是个多子多福的好命人儿,笙歌,你可要好好待这孩子,莫欺负她。”

两个被提及的晚辈纷纷称是,一个撇嘴,一个哂笑。

机智度过“婆婆”这一大难关,给韩太后留下了不错的良好印象,桃小夭两个小酒涡若涟漪般荡漾于玉颊上,香唇间现出雪白整齐的皓齿,以其充满温柔甜的声音道:"太后么么哒(*  ̄3)(ε ̄ *)。"

正此时,忽听得湖岸柳题跋上蹄声隐隐,有数百骑马沿着“小西湖”沙滩自西而来,来势急如风火,岸边游人纷纷尖叫躲避。

摄政王神色一凛:“方圆十里不是戒严了吗?是哪一部分的军马擅自离守?!”

荣德懿惊诧问道:“是布置在周围的御林军换防吗?”

“不会。”群臣中的陈昂驹摇头道:

“没有微臣手谕,御林军各部不敢轻动,况且听这马蹄声响,只图快进,全无章法,绝非训练有素的御林骑兵。”

说话间,又听得东边柳岸上,也有数百乘骑狂如风雷般疾奔而来。

陈昂驹带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兄弟陈渥丹,挺刀跃上船头:“王爷,这不明武装突然出现,看马上身姿,都是当过兵的,挟弓佩箭,看着来者不善!”

众人只听得东西两边河堤上,响起尖锐的口哨声,此应彼和。

桃小夭第一个反应过来:“红蒙巾!”

摄政王警声喝问:“太尉,来骑脸上,可是人人罩着一方红色丝巾??”

脸罩青铜魔鬼面具的陈昂驹左右环顾:“正是!”

楚笙歌沉声道:“马贼来了!”

两岸千余匹响马驰到龙舟之侧,有一红丝巾女匪人如娇龙马如虎,跃马横刀,长声叫道:“狗皇帝!你被包围了,出来受死吧!”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正文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零柒柒】佛经
确 定